64

 《灵山》

  她再来的时候剪着短发,这回你算是看清楚了。你问她:

  "怎么把头发剪了?"

  "我把过去都割断了。

  "割得断吗?"

  "割不断也得割断,我就当已经割断了。"

  你笑了。

  "有什么可笑的?"她又轻声说,"我还是有些可惜,你知道那一头多好的头发。"

  "这样也很好,更轻松,你不必老用嘴去吹,吹得够烦人的。"

  这一回是她笑。

  "你别总头发不头发,讲点别的好不好?"

  "讲什么呢?"

  "讲你那钥匙呀,你不是丢了吗?"

  "又找到了。当然也可以这么说,丢就丢了,丢了又何必再找。"

  "割断就割断了。"

  "你说的是头发?我可说的是钥匙。"

  "我说的是记忆。你我真是天生的一对,"她抿住嘴。"可总差那么一点。""怎么叫差一点?"

  "我不敢说你比我差,我是说总擦肩而过。"

  "我这会儿不是来了?"

  "没准马上起身又走。"

  "也可以留下不走。"

  "那当然很好。"你反而有些尴尬。

  "你这人就是只说不做。"

  "做什么?"

  "做爱呀,我知道你需要的是什么。"

  "是爱?"

  "是女人,你需要一个女人,"她竟这样坦然。

  "那么,你呢?"你盯住她的眼睛。

  "也一样,需要一个男人,"她眼睛里闪着挑战的光。

  "一个,恐怕不够,"你有些犹豫。

  "那就说需要男人。"她来得比你干脆。

  "这就对了,"你轻松了。

  "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

  "世界就不存在了。"

  "就只剩下情欲。"她接下你的话。

  "真服你了,"你这是由衷之言。"那么,现在正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那就来一次吧,"她说。"你把窗帘拉起来。"

  "你还是要在黑暗中?"

  "可以忘掉自己。"

  "你不是什么都忘了,还害怕你自己?"

  "你这个人真没劲,又想又不敢。还是让我来帮助你吧。"

  她走到你跟前,抚弄你的头发。你把头埋在她怀里,低声说:

  "我来把窗帘拉起来。"

  "不用。"

  她摇晃身体,低头,一手把牛仔裤的拉链哗的一声拉开。你看见了内裤花边绑紧的细白的肉体中一个漩涡,把脸贴上去,吻住柔软的小腹,她按住你的手,说:

  "不要这样性急。"

  "你自己来?"

  "是的,这不更刺激?"

  她把罩衫从头上扯下,还习惯摆了摆头,她那一头短发已没有这必要。她全都褪光了,亮出同她头发一样乌黑的一丛闪着光泽蓬松的茸毛,站在你面前的一摊衣物之中,只剩下一副涨满的乳罩。她双手伸转到脊背上,皱起眉头埋怨道:

  "你怎么连这都不会?"

  你被她怔住了,一时没明白过来。

  "献点殷勤呀!'

  你立刻站起,转过她的身子,替她解开褡扣。

  "好了,现在该你了,"她舒了口气,说着便走到你对面的扶手椅前坐下,目不转睛直望着你,嘴角透出一丝隐约的嘲笑。

  "你是个女鬼!"你愤愤甩着脱下的衣服。

  "是一个女神。"她纠正。她赤身裸体,居然显得那么在严,一动不动,等你接近。随后才闭上眼睛,让你吻遍她全身。你哺哺呐呐想说点什么。

  "不,什么也别说!

  她紧紧搂住,你于是默默融入她身体里。

  半个小时,也许是一个小时之后,她从床上坐起,问:

  "有咖啡吗?"

  "在书架上。

  她冲好了一大杯,用勺子搅拌着,到你床边坐下,看着你喝下滚热的一口,说:

  "这不很好吗?"

  你没话可说。她自己津津有味地喝着,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你是个奇怪的女人,"你望着她丰满的乳房上弥散开的乳曼说。

  "没什么可奇怪的,一切都很自然,你就需要女人的爱。

  "不要同我谈女人和爱,你同谁都这样?"

  "只要我喜欢,又赶上我有情绪。

  她那平淡的语气激怒了你,你想丢出几句刺伤她的话,却只说出了一句:

  "你真荡!

  "你不要的就是这样?只不过没有女人来得方便。女人要是看穿了,为什么不也享受享受?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她把手中的杯子放下,将一对褐色硕大的乳头转向你,怀着一种怜悯的神情对你说:"真是个可怜的大孩子,你不想再来一次?""为什么不?你迎向她。

  "你总该满足了吧?"她说。你想点点头,代替回答,只觉得一种适意的困倦。

  "你说点什么吧?"她在你耳边央求。

  "说什么呢?

  "随便什么。"

  "不说那钥匙?

  "只要你有的可说。

  "这钥匙可以这么说——"

  "我听着。

  "丢了就丢了。

  "这也已经说过了。

  "总之他出门上街去了——"

  "街上怎么了?

  "满街上人都匆匆忙忙。

  "说下去!

  "他有点诧异。"

  "诧异什么?"

  "他不明白人都忙些什么?

  "他们就好这样忙忙碌碌0"

  "难道有这必要?

  "他们要不忙点什么就止不住心里发慌。"

  "是这样的,所有的人脸上都有种古怪的表情,都满腹心事,"还非常庄严,""庄严地走进商店,又庄严地出来,庄严地夹一双拖鞋,庄严地掏一把零钱,庄严地买一根雪糕,""吸吮得也庄严,"

  "别讲雪糕,"

  "是你讲起的,"

  "你不要打岔,我讲到哪儿了?"

  "讲到掏一把零钱,在小摊贩前庄严讨价还价,庄严,还庄严什么呢?还有什么可庄严的?"

  "对着小便池撒尿,"

  "然后?"

  "店铺全都关了门,"

  "人又都匆匆忙忙往家赶,"

  "他并不急着要去哪里,他似乎也有个可回的地方,人通常称之为家,为了得到这间房,他还同管房子的吵了一架,"

  "他总算有了一间房,"

  "可钥匙却找不到了,"

  "门不是还开着?"

  "问题是他是否非回去不可?"

  "他就不能随便在那里过夜?"

  "像一个流浪汉?像一阵风,在这城市的夜里随意飘荡?"

  "随便跳上一趟火车,就由它开往哪里!"

  "他根本不曾想过,一程又一程,兴致所来,想到哪里就哪里下,""找那么个人,热热烈烈爱上一回!'

  "疯狂到筋疲力歇,"

  "死了也值得,"

  "是这样的,晚风,从四面八方来,他站在一个空场子上,听到一种声音,萧萧索索,他分不清究竟是风声还是心声,他突然觉得他丢去了一切负责,得到了解脱,他终于自由了,这自由原来竟来自他自己,他可以一切从头做起,像一个赤条条的婴儿,掉进澡盆里,蹬着小腿,率性哭喊,让这世界听见他自己的声音,他想尽情哭闹一番,却又发觉他徒有一个躯壳,内里空空,竟呼喊不出,他就望着这空荡荡的广场上站着的不知要去哪里的他自己的那个躯壳,他该招呼一声,拍拍他的肩膀,开他个玩笑,可他知道这时候只要碰碰他,就会丧魂落魄,"

  "像梦游一样,灵魂出了窍,"

  "他这才明白,他原来的痛苦都来自这躯壳,"

  "你想惊醒他?"

  "又怕他承受不了,你小时候听老人说过,对梦游的人,只要从头顶浇一桶冷水,就会死掉,你迟迟不敢下手,手都举了起来,又迟疑了,还是没敢拍他肩膀,"

  "为什么不把他轻轻弄醒?"

  "你只在他身后,跟随他那躯壳,他似乎又还要到什么地方去了,"

  "还回他那个家?他那个房间?"

  "你说不清楚,只跟着他走,穿过一条大街,进入一条巷子里,从另一头出来,又到了大街上,又进入另一个巷子里,又从这巷子里再出来,""又还回到原来的街上!""眼看快要天亮,""就再来一次吧,再来一回……"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18章 别的简单情状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二卷)》

1 运动底情状——我在前一章 中已经指示出,人心如何由感觉传来的简单观念一直扩张到无限;并且指示出,无限观念虽然在一切观念中同任何可感的知觉离得最远,可是它所含的成分都是由人心借感官得来的那些简单的观念来的,都是由人心底重复能力所构成的那些简单的观念来的。这些例证虽然足以指示出简单感觉底简单情状来,虽然足以指示出人心如何得到它们,可是我为了阐明严格的方法起见,要再略略叙述一些别的简单的情状,然后再进而讨论较复杂的观念。   2 “滑过”、“转动”、“颠复”、“行走”、“攀缘”、“弃跑”、“跳跃”……去看看 

中国人邀请美国球队访华,把美国惊呆了,把世界轰动了,基辛格这才感到面对的是一个外交巨擘。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中国人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这把美国惊呆了。把世界轰动了。成了举世瞩目的重大事件。  四月七日,上午十点半,美国乒乓球队的副领队拉福德·哈里森遇到中国代表团的负责人宋中。宋中向哈里森转达了正式邀请。惊喜的哈里森当即从下榻的皇宫饭店往东京美国驻日使馆打电话,询问有关护照问题。美国驻日大使阿明·迈耶不在,接电话的使馆官员威廉·坎宁听说后当场表示,建议哈里森接受邀请。因为大使馆已经接到通知,国务院已经宣布总统决定取消了对持美国护照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旅行的一切限制。坎宁根据自己的理解,美国政府希望和……去看看 

第十五章 哲学的价值 - 来自《哲学问题》

现在,对于哲学上的一些问题我们总算已经作了一番简略而远不完备的评论。在结束本书时,最好再来考虑一下:哲学的价值是什么?为什么应当研究哲学?在科学和实际事务的影响之下,许多人都倾向于怀疑:比起不关利害又毫无足取的辨析毫芒,比起在知识所不能达到的问题上进行论战,哲学比起它们来又能强多少?所以,现在就更需要考虑这个问题了。   对于哲学所以出现了这种看法,一部分是由于在人生的目的上有一种错误的看法,一部分也由于对哲学所争取达到的东西没有一个正确的概念。现在,物理科学上的发明创造使无数不认识这门学问的人已经认为……去看看 

第五章 经济、人口和挑战者文明 - 来自《文明的冲突》

本土化和宗教的复兴是全球现象。然而,它们在亚洲和伊斯兰世界的文化自我伸张及其文化对西方的挑战中表现得最为明显。它们是20世纪最后25年中充满生机的文明。伊斯兰的挑战表现为穆斯林世界普遍出现的伊斯兰文化、社会和政治复兴,以及与此相伴随的对西方价值观和体制的抵制。亚洲的挑战表现在所有的东亚文明——中华文明、日本文明、佛教文明和穆斯林文明——都强调自己与西方的文化差异,有时也强调它们之间的共性,这些共性常常认同于儒教。亚洲人和穆斯林都强调他们的文化优越于西方文化。相比之下,其他非西方文明的人民—……去看看 

第05章 青年联盟 - 来自《南非斗士曼德拉》

·非洲人国民大会的历史   ·苏玛博士的温和策略   ·“我们应该有一种紧迫感”   ·“老卫兵”与激进派之争   ·“宫廷政变”   ·非国大起死回生   法国早期思想家爱尔维修曾说过,每一个社会时代都需要有自己的伟大人物,如果没有这样的人物,它就要创造出这样的人物来。在40年代中期的南非,一批光彩照人的青年领袖开始活跃在黑人解放运动的舞台上,他们中有温和务实的奥立弗·坦博,有理论大师安东·伦贝迪,有富有组织才能的沃尔特·西苏鲁,有后起之秀纳尔逊·曼德拉,有果敢激进的罗伯特·索布克韦,还有姆达、罗巴洛……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