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灵山》

  你却还在爬山,将近到山顶精疲力竭的时候,总想这是最后一次。等你登到山顶片刻的兴奋平息之后,竟又感到还未满足。这种不满足随着疲劳的消失而增长,你遥望远处隐约起伏的山峰,重新生出登山的欲望。可是凡你爬过了的山,你一概失去兴趣,总以为那山后之山该会有你未曾见过的新奇,等你终于已登上那峰顶,并没有你所期待的神异,一样又只有寂寞的山风。久而久之,你竟然适应了这种寂寞,登山成了你一种痼疾,明知什么也找不到,无非被这盲目的念头驱使,总不断去爬。这过程之中,你当然需要得到安慰,便生出许多幻想,为自己编造出一些神话。

  你说你在一片石灰崖底下见到一个洞穴,洞口用石块叠起,差不多封死了,你以为这就是石老爷屋,里面住着羌族山民传说的那位神人。

  你说他坐在一张铺板上,木头已经朽了,一碰便掉渣。朽木屑捏在手里湿漉漉的,石屋里阴湿不堪,石头叠起的铺前甚至有一条水流,凡能下脚处全长满苔藓。

  他身靠石壁,你进去的时候,脸正朝向你,眼窝深陷,瘦得像一根劈柴。那棵有魔法的枪正挂在他头顶上方,插在石缝里的一个树楔子上,伸手就能请到,枪身一点没锈,抹的熊油全成了乌黑的油垢。

  "你来干什么?"他问。

  "来看您老人家。

  你做出恭敬的样子,甚至显出几分畏惧。他不像那种已不明事理小孩子一样任性的老人,你貌似恭敬哄哄也就够了。你知道他一旦发作尽可以拿枪杀人,要的就是你对他畏惧。面对他那双空洞的眼眶,你连眼神都不敢稍稍抬起,生怕透露你有垂涎他那枪的意思,你干脆连枪也不看。

  "看我来干什么?"

  你说不出要干什么,想要干的又不能说。

  "很久没有人到我这里来,"他瓮声瓮气,声音像出自于空洞里,"来这里的栈道不是都朽了?"

  你说你是从深涧底下的冥河里爬上来的。

  "你们都把我忘了吧?

  "不,"你赶紧说,"山里人都知道您石老爷,酒后谈起,只是不敢来看您。

  你说是勇敢不如说是好奇,听了便来了,你当然不便这样说明。传说既已得到见证,见了他又总还得再说点什么。

  "这里离昆仑山还有多远?"

  你怎么问起昆仑山?昆仑山是一座祖山,西王母就住在那里。虎面人身豹尾,汉墓里出土的画像砖这般刻画她的形象,沉重的汉砖可实实在在。

  "啊,再往前去便是昆仑山了。"

  他说这话就像人说再往前去就是厕所,就是电影院一样。

  "前去还有多远?"你斗胆再问。"前去——"你等他下文,偷偷望了一眼他那空洞的眼眶,见他那瘪嘴蠕动了两下,又闭上了。你不知道他到底说了没说,还是准备要说。

  你想从他身边逃开,又怕他突然发作,只好眼睛直勾勾望着他,做出十分虔诚的样子,仿佛在聆听他的教导。可他并不指示,或者根本没可指示的。你只觉得你颜面的肌肉在这种僵局中过于紧张,悄悄把嘴角收拢,让面颊松弛下来,换成一副笑容,还是不见他反应。你于是移动一只脚,把重心移过去,整个身体不觉在向前倾,你瞅近他深陷的眼窝,眼珠木然,像是假的,或许就是一具木乃伊。

  你见过江陵楚墓和西汉马王堆出土的这种不朽的古尸,没准就这样坐化。

  你一步一步走近,不敢触动,生怕一碰他就倒下,只伸手去取挂在他身后石壁上涂满了熊油污垢失去光泽的那杆猎枪。谁知刚握住枪简,它竟然像油炸的薄脆一捏就碎。你赶快退了出来,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还去西王母那里。

  头顶上便炸开了响雷,天庭震怒了!天兵天将用雷兽的腿骨做成的鼓相敲打东海的蒙牛皮做成的大鼓。

  九千九百九十九只白编幅尖叫,在崖洞里飞来飞去,山神们都惊醒了,山顶上滚下一块块巨大的顽石,石块牵动石块,山崖全部崩塌,又像是千军万马腾地而起,整座大山一片烟尘。啊,啊,天空一下子出现九个太阳!男人有五条肋骨,女人有十七根神经,都敲击弹拨起来,全止不住叫喊呻吟……你灵魂跟着出窍,只见无以计数的贿赂朝天张开一张张大口,又像一群没头的小人向苍天全都伸出双手,绝望喊叫:还我头来!还我头来!还我头来!还来头我I还来我头!还来我头!我头还来!我头还来!我头还来!还我来头!还我来头!头还来我,头还来我,还头我来,还头我来,我来头还,头来我还,来还我头……我还头来……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八篇 第七章 有限目标的进攻战 - 来自《战争论》

即使在不能用打败敌人作为目标的情况下,仍然能够有一个直接的活跃的目标,当然这个活跃目标只可能是占据敌人的一部分国土。   占据敌人一部分国土的利益如下:能够减弱敌人的国家力量,从而也减弱它的军队,另一方面则能够增强我们国家的力量与军队的力量;可以把我们进行战争的包袱部分地转让给敌人;此外,在签订和约时能够把占据的领区作为是一种纯利,我们可以占据这些地区,也可以用它换取别的什么利益。   占据敌人领土的想法是非常合理的,假如不是进攻之后必然出现的防御状态经常会使进攻者感到不安的话,这种想法本身就没有什么……去看看 

第59章 - 来自《英雄出世》

方营长最终是在汤副旅长那里弄清玉环心思的。   玉环老这么和方营长拖着,不和方营长谈结婚的事,方营长就着了急。这一着急,方营长就想到了在省城避乱的汤副旅长,就带着两瓶酒和一盒礼品,到三江货栈找了汤副旅长。   那日也是巧,玉环不在家。   汤成一见方营长的面就说:“老方,你来的真不是时候,玉环刚才和百顺一起去了小白楼。”   方营长本能的有些紧张,便问汤成:“他们去小白楼干啥?”   汤成说:“还不是为百顺么?!百顺恋着老五,老五也想从良,玉环就答应把老五赎出来,——今日大概是和老五的干爹谈价去的吧?!”   方营长这才……去看看 

第六讲 实用主义的真理概念 - 来自《实用主义》

据书上说,当克拉克·马克斯威尔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 他有一种万事都要人对他解释得清清楚楚的怪脾气,如果别 人对任何现象的解释用含糊的话来敷衍他,他会很不耐烦地 打断人家的话,说:“是啊,但是请你告诉我,那到底是怎么 一回事。”如果他问的是关于真理问题,那末只有实用主义者 才能告诉他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相信当代的实用主义者, 特别是席勒和杜威两先生,对于这个问题已经给了我们唯一 有条理的解释。这本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它的微妙的根 须深入到各个缝隙,用公开讲演这种简单的方式,是很难说 得清楚的。但由于席勒和杜威……去看看 

第四章 关于理解作用的一些怀疑 - 来自《人类理解研究》

第 一 节  人类理性(或研究)的一切对象可以自然分为两种,就是观念的关系(Relations of Ideas)和实际的事情(Matters of Fact)。属于第一类的,有几何、代数、三角诸科学;总而言之,任何断言,凡有直觉的确定性或解证的确定性的,都属于前一种。“直角三角形弦之方等于两边之方”这个命题,乃是表示这些形象间关系的一种命题。又如“三乘五等于三十之一半”,也是表示这些数目间的一种关系。这类命题,我们只凭思想作用,就可以把它们发现出来,并不必依据于在宇宙中任何地方存在的任何东西。自然中纵然没有一个圜或三角形,而欧几里得(Euclid)所解证出的真理也会永久保持其确……去看看 

第五章 加入共产国际 - 来自《蒋介石传》

孙中山决定联俄联共,派蒋介石去苏联考察。在莫斯科时,蒋介石读到一份共 产国际关于国民党的文件,立即说到:“我 太绝望了! 看看它都说了些什么? 这么忽 视一个友好的党, 它怎么能成为世界革命 的中心呢?”   蒋介石写道:“……我比以前任何时候 都确信苏联政治体制是独裁和恐怖主义的统治工具,它与以三民主义为基础的国民党的政治体制完全不同……”。     许崇智战败后,率其余部逃到福建。 1922年10月13日,他占领了福州,孙中山立即给予嘉奖,并任命他为总司令,蒋介石为参谋长。     由于其他部队的配合,这支忠诚的军队于11月……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