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灵山》

  他孑然一身,游荡了许久,终于迎面遇到一位拉着拐杖穿着长袍的长者,于是上前请教:

  "老人家,请问灵山在哪里?"

  "你从哪里来?"老者反问。

  他说他从乌伊镇来。

  "乌伊镇?"老者琢磨了一会,"河那边。"

  他说他正是从河那边来的,是不是走错了路?老者耸眉道:

  "路并不错,错的是行路的人。"

  "老人家,您说的千真万确,"可他要问的是这灵山是不是在河这边?

  "说了在河那边就在河那边,"老者不胜耐烦。

  他说可他已经从河那边到河这边来了。

  "越走越远了,"老者口气坚定。

  "那么,还得再回去?"他问,不免又自言自语,"真不明白。"

  "说得已经很明白了。"老者语气冰冷。

  "您老人家不错,说得是很明白……"问题是他不明白。

  "还有什么好不明白的?"老者从眉毛下审视他。他说他还是不明白这灵山究竟怎么去法?

  老者闭目凝神。

  "您老人家不是说在河那边?"他不得不再问一遍。"可我已经到了河这边——"

  "那就在河那边,"老者不耐烦打断。

  "如果以乌伊镇定位?"

  "那就还在河那边。"

  "可我已经从乌伊镇过到河这边来了,您说的河那边是不是应该算河这边呢!"

  "你不是要去灵山?"

  "正是。

  "那就在河那边。"

  "老人家您不是在讲玄学吧?"

  老者一本正经,说:

  "你不是问路?"

  他说是的。

  "那就已经告诉你了。"

  老者抬起拐杖,不再理会,沿着河岸一步一步远去了。

  他独自留在河这边,乌伊镇的河那边,如今的问题是乌伊镇究竟在河哪边?他实在拿不定主意,只记起了一首数千年来的古谣谚:"有也回,无也回,莫在江边冷风吹。"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八章 视信息技术为一种战略资源 - 来自《未来时速》

信息技术到目前为止只产生数据而不产生信息——还不用说产生各种各样的新问题和各种各样的战略。高层经理们之所以没有使用新技术,是因为它没有提供经理们为自己的任务所需要的信息。                           ——波得·德鲁克   由于处理信息是商务的核心,所以首席执行官们应该像履行其他重要的商务职能一样来从事信息技术。但是太多的首席执行官都对信息技术敬而远之。信息系统往往被认为太复杂,无法把握。使信息技术与商务战略相关似乎是个难以解决的问题。讨论似乎总是陷进一些缩略词……去看看 

第四篇 使人同意你的九种方法 - 来自《人性的弱点》

第一章 如果你必须批评,这是开始的方法柯立芝总统执政时,我朋友在一次周末,应邀到白宫作客。当他走进总统私人办公室时,正好听到柯立芝在向他的一位女秘书说:「妳今天穿的衣服很漂亮,真是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平常沈默寡言的柯立芝总统,一生很少赞美过别人这次却对他女秘书说出那样的话来,那位女秘书脸上顿时涌现出一层鲜艳的红晕。总统接着又说:「别难为情,我刚才的话,是为使妳感到高兴;从现在起,我希望妳对公文的标点上,要稍微注意一点。」 他对那位女秘书的方法,虽然稍嫌明显了些,可是所用的心理学却是很巧妙。当我们听到别人对……去看看 

第一章 关于国家的哲学理论的兴起与条件 - 来自《关于国家的哲学理论》

(一)首先,用简单的几句话阐明“哲学理论”的含义,以别于不自称为哲学的那些理论,这将是恰当的。二者的主要区别在于:用哲学观点探讨问题时,是把事物当作一个整体并且是为了它自身而进行研究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研究可以跟一个小孩或一个艺术家注视一件东西相比拟。就是说,要探讨其研究对象的总的完整印象。这就要求弄清事物的真相,充分了解其全部特征和实质及其在世界总行动中的成就。历史、解释、对原因和条件的分析,只有在它们有助于对所研究的某一实际整体的性质和性能作出明智的估计时才是有价值的。我们都知道……去看看 

第廿九章 - 来自《骗官》

黄书记道:“好的,我同意你的看法。你们重案室的力量还要加强,你们可以抽出部分力量,专门查一查叶谭生这个人。看看他的屁股干净不干净!”在省市纪委的督促和支持下,原先被免去职务的张义正现已恢复了副总经理的职务,一出院就到单位里上班了。只是,叶总经理同样没有安排他干什么实质性的工作,他还是搞他的党务,三天两头开开会而已。好在他身体尚且虚弱,也就乐得一边工作一边休养。唯一让他不安的,就是丛山儿的案子,至今仍未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当初王之问他们已经掌握一些重要的线索,但是,不知怎么搞的,后来竟然都不了了之。据说丛山儿一……去看看 

2-06 宇宙,是神的呼吸 - 来自《与神对话》

尼:告诉我空间是什么。神:空间是……被证实了的时间(时间的铺展)。事实上,并没有空间这么一种东西——没有纯粹的、“空虚的”、没有任何东西在其中的空间。任何东西都是某种东西。即使最“空虚”的空间都充满了“气”(译注:英文用vapors,原意为蒸气、汽、雾、烟雾、无实质之物、空想的东西等等。在本文中,也许其意更接近中文的“气”,故采此译。)——那么稀薄,在无限的区域中如此之延伸,以致它们似乎并不存在。接着,在气离开之后,是能。纯粹的能。这能展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