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

 《梅次故事》

  朱怀镜在办公室坐上一会儿,就疲惫不堪了。他昨晚没睡好,翻来覆去想着自己同舒畅说的那些不着边际的废话。他从没想到自己竟会如此乏味。而他同刘芸说舒畅是谁谁,却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他本不是个芝麻小事都耿耿于怀的人,这回却为自己的刻板而后悔不迭。直到天快亮了,才勉强睡了会儿。醒来时,脑袋有些胀痛。便又想自己本不该为这些事劳心的,这算什么呢?真是小家子气。

  舒天突然敲门进来,说:'朱书记,我姐夫……他想拜访一下您。'朱怀镜本已昏昏欲睡,却猛然间清醒了。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已站在舒天身后了,正朝他点头而笑。朱怀镜微笑着,慢慢站了起来,伸出手,说:'欢迎欢迎,请坐吧。' '你是……'朱怀镜含混道。

  舒天听出他的意思了,忙说:'这是我大姐夫。我二姐舒瑶还没成家哩。'朱怀镜心里莫名其妙地打起鼓来,却故作从容,招呼道:'舒天,麻烦你给你姐夫倒杯茶吧。'舒天姐夫忙摆手说:'不客气,不客气。'他说着便躬身上前,递了名片。

  朱怀镜接过名片一看,见上面印着:华运商贸公司总经理,荆都市音乐家协会副主席,梅次地区企业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梅次地区广告艺术研究会会长,贺佑成。

  不知怎么的,见了这名片,朱怀镜心里轻松多了。他把名片往桌上轻轻一放,说:'小贺,有什么事吗?'贺佑成说:'没事没事。我到大院里面办事,想过来看望一下朱书记。'朱怀镜笑道:'谢谢,你太客气了。你们公司怎么样?效益还好吗?'贺佑成摇头说:'我那叫什么公司?我原来在市物价局,早几年兴下海,自己出来办了这么个公司,凑合着过吧。还要请朱书记多关心啊。'朱怀镜听了,嘴上只说:'好啊,好啊。'这话听上去像是同意关照,又像是赞赏贺佑成自己下海办公司,其实毫无意义。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眼泪都挤了出来。忙拿身后衣帽架上的毛巾擦了眼睛,掩饰着窘态。

  贺佑成便说:'领导太辛苦了,没休息好吧?'朱怀镜摇摇头,笑笑。贺佑成却说了一大堆奉承话,嘴里蹦出了好些个成语,什么日理万机、殚精竭虑之类,不是个味道。朱怀镜有些没耐心了,再说马上要去开个会,他便站了起来,伸出手,话还算客气,说:'今后有事让舒天同我说声吧。'贺佑成这才起身告辞。舒天走在他姐夫后面,回头朝朱怀镜笑笑。他见舒天似乎很难为情,却又不便表示歉意。朱怀镜总是善解人意的,也朝舒天笑笑,消解他内心的难堪。像舒天这么精灵的小伙子,陪同这么一位姐夫来拜访他,背上不一阵阵发麻才怪。

  朱怀镜掩上门,说不上为什么,心里就是不痛快。他不知要同多少人打交道,舒畅也好,贺佑成也好,本可不在意的。无数熟悉或陌生的面孔,在他的脑子里,都被'群众'二字抽象掉了。可是舒畅,这位他并不了解的女人,竟成了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具象。朱怀镜忙着批阅文件,没工夫细想什么抽象或具象,只是种种怪念,如同若有若无的背景音乐,在他头顶漂浮。

  快十点钟了,朱怀镜便收拾好文件夹,去了会议室。还是陆天一砸车的事,缪明说简单碰个头。仍是缪明、陆天一、朱怀镜、李龙云、周克林,都到场了。陆天一沉着脸不做声,缪明说话了:'这个事情,有关单位都按照地委要求抓了落实。通过认真调查,牵涉到的县处以上干部只有一人,地区统计局副局长龙岸同志。据反映,龙岸同志平时表现很不错,业务能力很强。所以,我个人意见,还是慎重为好。各位都说说吧。'按惯例,该是陆天一发言了。可他只黑着脸,大口大口吸烟。看样子,他同缪明意见相左。别的人就不好说话了。沉默就像看得见的投影,在陆天一脸上停留几分钟,依次就落到朱怀镜脸上了。朱怀镜便窘迫起来,知道谁都在等着他发言。他若是再挨几分钟,沉默的投影就落到李大龙脸上去了。朱怀镜也许内心定力不够,忍不住了,终于发了言。'我个人认为,我们按党纪、政绩处理干部,同执行法律还是有区别的,不存在以功抵过。'他说了这句话,故作停留。陆天一没有抬头,却舒缓地吐了口浓烟。其他人都望着朱怀镜,等着他说下去。他就像征求大家意见似的,环视一圈,再说:'所以说,龙岸同志平时表现怎么样,同这次的问题怎么处理,没有关系。'他又停下来,吸了口烟。陆天一仍然没有抬头,还将头偏了过去,可他那耳朵反而象拉得更长了。缪明像是有些急了,那正揉着肚子的左手隐约停了一下,马上又摩挲自如了。朱怀镜接着说:'我们要研究的只怕首先不是龙岸平时表现如何,该不该处理,而是他这次表现出的问题具体触犯了党纪、政纪哪一条,情节如何,够不够得上处理。只有按章论处,才能达到批评教育的目的。'陆天一终于抬起头来了,也不望谁,凝视着窗外。缪明的右手悠悠然敲击着沙发扶手。朱怀镜说完了,陆天一立马发言:'怀镜同志的意见当然很正确。但我个人认为,目前群众对少数干部的腐败很有意见,已严重影响到党和政府的形象,我们对干部的要求应更严格一些。如果认为公车私用,特别是开着公车去夜总会鬼混,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会一步步严重起来的。我们有中国特色的法律在非常时期讲究从重从快,执行党纪、政纪更应该考虑具体情况。同志们,风气正在恶化,问题不可小视啊!'李大龙和周克林就不知怎么说话了。他俩自然也得发言,既然发言就得有必要的篇幅,不然显得口才太差了。他俩说的听上去有观点,实际上什么意见也没说。缪明就着难了。他若再坚持自己的观点,陆天一就下不了台;他若赞同陆天一的意见,不仅打了自己的嘴巴,只怕朱怀镜也会有看法。于是,他的表态只好不偏不倚。'同志们都说了,基本意见是一致的。我原则同意对龙岸同志的问题作出处理。至于怎么处理,我们不在这里研究,建议由纪委、监察两家拿出具体意见,报地委通过。'会开得不长,十一点多就结束了。朱怀镜回到办公室,刚坐下,电话就响了。没想到是舒畅,'朱书记,您好。'朱怀镜笑道:'你好你好,有事吗?'舒畅说:'没事,打电话问候一下。'朱怀镜笑笑:'谢谢你,舒畅。' '谢什么?别怪我打扰你就行了。'舒畅也笑着。

  '真的谢谢你,舒畅。有空去我那里聊天吧。'朱怀镜说。

  舒畅说:'我的嘴很笨,最不会说话。昨天本想久呆会儿,陪您说说话。可我不知说什么才好,干脆走了算了。'朱怀镜很随便的样子,哈哈一笑,说:'对不起,是我怠慢你了。'舒畅说:'朱书记您说到哪里去了?'朱怀镜笑道:'我俩别在电话里客气了。你知道刚才谁来过这里吗?'舒畅问道:'谁?'朱怀镜说:'你先生。' '贺佑成?'听不出舒畅是吃惊还是生气,'他去您那里干什么?'朱怀镜道:'他没什么事,来看看我。他在我这里坐了一会儿,太客气了。'舒畅冷冷地说:'让您见笑了。'朱怀镜感觉蹊跷,却只作糊涂,说:'你先生可是一表人材啊。' '谢谢您的夸奖。不打搅您了,您忙吧。'舒畅语气有些怪怪的。

  '好吧,有空去我那儿聊天吧。'朱怀镜实在也找不出什么话说了。他感觉舒畅打电话依然是轻松自如的,并不像见面时那么拘谨。

  这时,赵一普送了个文件夹进来。朱怀镜接过文件夹,见是政法委起草的《关于改进宾馆服务行业治安管理办法的通知》。这是朱怀镜自己建议的事情,他便审阅得相当仔细。文稿上已有几位领导签字了,文件内容他大体上也同意,也就做了些文字上的修改。可他总觉得对那些滥用职权的公安人员缺乏过硬约束,便明确加上一条,大意是公安人员对几家大宾馆进行治安检查或查房等,得经分管政法的地委领导批准方可。斟酌再三,最后回头看看文件标题,发现大为不妥。'改进'二字会让公安的同志听着不舒服,好像他们过去的工作抓得不行似的。便提笔划掉'改进',改作'加强'.又发现'加强'同后面的'办法'搭配不当,却找不到恰当的词取代'办法'.略一思考,发现没有'办法',就是最好的'办法',于是又划掉'办法'.在他的一番窃自幽默中,文件标题就成了《关于加强宾馆服务行业治安管理的通知》。

  朱怀镜很得意自己对标题的修改,认为这体现了某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智慧。既然下这个文件的目的是为了加强管理,就可以封住一些人的嘴巴。如果有人硬是认为执行这个文件就是放松了治安管理,只能说这些人没有认真领会地委领导的决策。他当然清楚,这个文件的实质,就是要在某种意义上'放松管理',而名义上只能说是'加强管理'.只不过这层意思是怎么也不可以挑破的。他认为对几家大宾馆的治安管理得宽松些,利多弊少,翻不了天的。假如一位外商在宾馆里赌博或者嫖娼,被公安人员抓了,公安方面只不过是处理了一起小小治安案件,大不了就是收了几千或上万元罚款,而梅次地区却有可能丧失上千万上亿万的投资。孰轻孰重,显而易见。

  下午,朱怀镜带着赵一普去几个地直部门转了一圈。权且叫做调查研究吧。这些部门领导自然都有留他吃晚饭的意思,他都回绝了。回到办公室,离下班时间还有三十来分钟。他刚坐下来,一位年轻人微笑着敲敲门,站在门口。门本是敞开着的。年轻人有些面善,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有事吗?请进吧。'朱怀镜说道。

  年轻人轻手轻脚进来了,说:'我是黑天鹅大酒店的小刘。'朱怀镜这才站了起来,同小刘握了手,'对对,小刘,刘浩,黑天鹅的老总,对吧?'刘浩忙奉承道:'朱书记的记性真好。'朱怀镜关切地问:'有事吗?'刘浩坐在沙发里,身子前倾,'我是专程找朱书记汇报来的。知道你出去视察去了,又不敢打小赵手机,怕影响你工作。就一直在这里等。地委、行署对我们台属企业一直很重视,我非常感谢。听说,最近又准备出台一个新政策,重点保护一些大宾馆的治安环境。我听了很受鼓舞。我想请求地委把我们黑天鹅也纳入重点保护的范围。'朱怀镜点头做思考状,半天才说:'我个人表示同意,还得同其他几位领导商量一下。最初我们考虑的主要是地委、行署宾馆和几家国营大宾馆。黑天鹅大酒店是我们地区唯一一家台商投资的宾馆,软硬件建设和管理水平都很不错,是我区旅游服务行业的一块牌子,应该享受一些特殊政策。这样,你打个报告,我签个意见,再送其他有关领导。'刘浩很懂得办事套路,早有准备,忙从皮包里掏出一份报告来递上,'我们已打了个报告,朱书记看行不行。'朱怀镜接过报告,笑道:'报告只是给领导一个签字的地方,没什么行不行的,又不要写诗。'他只将报告草草溜了一眼,很爽快地签了字。见刘浩伸过手来,朱怀镜说:'报告你就不要拿走了,我让办公室的同志送其他领导,免得你自己去找他们。这样快些。'刘浩很是感激,'那就太感谢了。朱书记,我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请你今晚去我们酒店视察一下?'朱怀镜笑道:'小刘你客气什么?为你服务,是我的职责啊。'刘浩说:'我知道你很忙,不一定有时间。这样吧,欢迎朱书记随时到我们那里指导工作。你有什么吩咐,尽管指示我。'朱怀镜马上要赶到宾馆去接待上级领导,就站了起来,伸出手来同小刘握了,说:'不客气不客气,就这样好吗?'早就接到通知,范东阳会来梅次调研。梅次的农村基层组织建设搞得好,范东阳说想来看看。越是上级领导,说话越是平和。他们说下去看看,就是调查研究。范东阳从吴市过来,赶到梅次吃晚饭。朱怀镜等刘浩一走,就去了梅园五号楼。缪明、陆天一和地委组织部长韩永杰早在大厅里等着了。几个人不停地看表,说不准范东阳什么时候会到。又不方便打电话催问,只好憨等。陆天一便不停地抱怨,说:'梅次的交通太落后了,高速公路不搞,硬是不行了。'缪明问:'天一,项目怎么样了?'陆天一说:'有眉目了,但吴市还在争。'缪明说:'该有个结果了,争来争去都好几年了。'陆天一说:'是啊,该有个结果了。'缪明说:'辛苦你了,天一同志。要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个项目争下来。'陆天一说:'他们刚从北京回来,初步情况我听了听。改天向地委专门汇报吧。'缪明同陆天一的对话,外人听了,如坠五里云雾。他们说的是国家计划新上的一条高速公路项目,途经梅次。这个计划有东线西线两套预选方案。若梅次想争取东线方案,西邻吴市想争取西线方案。若依东线方案,高速公路自北而南纵贯梅次全境,而西线方案只从梅次西北角拐过,走吴市去了。吴市当然在力争西线方案,因为东线根本就没挨他们的边。就看梅次和吴市谁争得赢了。两个地市都成立了专门的班子,不知跑了多少趟荆都和北京。当然得花钱,到底花了多少钱,谁都守口如瓶。几年来,就像经历了漫长的伯罗奔尼撒战争,胜败如同秋千,总在两个地市间晃来晃去。梅次这边眼看着快赢了,会突然听到消息,上面又偏向吴市了。于是梅次这边又十万火急,赶赴荆都或者北京,挽回败局。等你惊魂未定,北京或者荆都都又有坏消息来了,说吴市正盯得紧哩。你又得跑去酣战一场。这个项目太重要了,陆天一亲自负责。

  好不容易看见一辆黑色皇冠轿车来了,是荆都车号。几个人同时站了起来,刚准备迎上去,却见下来的是两位陌生人。缪明他们只好又坐下来等待。陆天一忍不住说韩永杰:'永杰同志,你连市委组织部长的车型车号都不熟悉,不行啊。'韩永杰面有愧色,说:'唉,我这人记性不好。我们小李记得。'他说的小李,是他的司机。说罢忙打了司机电话。然后说:'八零九号,奔驰,不是皇冠。'缪明见韩永杰居然红了脸,就望着他笑笑。陆天一不管那么多,脸黑着。朱怀镜也觉得陆天一太过火了,韩永杰到底还是组织部长,不该如此对人家说话。反过来一想,似乎缪明太软弱了。当一把手,就得像陆天一,要有些虎威。

  八零九号奔驰终于来了。缪明、陆天一、朱怀镜、韩永杰围上去,依次伸过手去。缪明说:'范部长,我们本来想去路上接你的,但是……'不等缪明的'但是'说完,范东阳爽朗一笑,'你们太客气了。'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明白,范东阳还享受不到地市领导去路上迎接的待遇。他若是下到县里去,县委书记和县长们却是必须远接远送的。缪明虽然不可能去路上接范东阳,但他嘴上不如此说说,似乎又失礼了。这类客套大家司空见惯,却又不能免礼。比方说某些会议,轮不到重要领导到场,其他领导往主席台一坐,开口总会说,某某同志本来要亲自看望大家的,但他临时抽不开身,让我代表他向同志们致以亲切的问候!台下的人都知道这种客套同扯谎差不多,却也得热烈鼓掌。

  握手客套已毕,就送范东阳去房间洗漱。缪陆朱韩仍回大厅等候。又约二十多分钟,范东阳下楼来了。'让你们久等了。'范东阳再次同大家握手。说让你们久等了,这就是上级在下级面前必尽的礼节了。有时上级本可不让下级久等的,比方刚才范东阳,明知大家在等他吃饭,洗脸却花了二十分钟。说不定他三分钟就洗漱完了,故意在里面磨时间也未可知。'范部长晚上没安排吧?那就喝点白酒吧。'缪明说。

  范东阳说:'不喝吧,就吃饭。'陆天一说:'喝点吧,意思意思也行。'范东阳点头说:'好吧,就一杯。'真的举起杯子了,陆天一说:'范部长,这第一杯,我看还是干了。'范东阳笑笑,说:'好吧,就干这一杯。你们尽兴吧。'再斟上酒,范东阳就不再干了。缪明打头,依次敬酒,范东阳都只稍稍抿一小口。'梅次各方面工作都不错,我看关键一条,就是各级都重视基层组织建设。'范东阳说。

  缪明说:'离不开市委组织部的具体指导。我们地委一直很重视基层组织建设,注意发现和培养典型,总结和推广经验。'陆天一说:'我们不是空洞地喊加强组织建设,而是同经济工作密切结合。基层组织到底抓得怎样,关键看经济工作成果如何。' '是啊,离开经济建设,空喊组织工作没有意义。这是新时期组织工作的新思路。你们喝酒吧。'范东阳说。

  范东阳再怎么叫大家喝酒,可他在酒桌上一本正经谈工作,酒就喝得干巴巴的了。不过也无妨。酒桌上热闹,说明领导和同志们随便。酒桌上冷清,领导也好同志们也好,也不尴尬。他们正如斯大林所说,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什么场合都能自在。若是有心人,细细琢磨他们的谈话,也绝非味同嚼蜡。范东阳是不同下级开玩笑的,他不谈工作就没话可说。他能像拉家常一样,在酒桌上谈工作,也是个本事。缪明同范东阳有相似风格,两人可以互为唱和。陆天一强调组织工作同经济工作的关系,暗中针对着缪明所说的地委。按他理解,这里所说的地委就是缪明,而经济工作就是他陆天一。他俩的对话看似平淡,却暗藏机锋。朱怀镜明白缪陆二人的意思,就绝不掺言。反正组织工作是他分管的,功劳自有他的份儿。他若说话了,就等于自大,或是抢功,反而不好,可谓不著一字,尽得风流。

  快散席了,缪明说:'范处长,我们地委已经准备了材料,遵照您的意思,只下去看看 ,我没机会专门汇报了。明天由怀镜同志和永杰同志陪您,去马山县视察一下。梅次经验是从马山发源的。全面情况也就由怀镜同志沿途向你汇报了。我和天一同志……'又没等缪明说完,范东阳就接过去了;'你们忙吧。书记、专员是最忙的,我知道。'这又是官场客套了。通常只有市委书记以上的领导下来,地市一把手才全程陪同。就算是副市长下来,也得看他的实际份量,地市一把手多半只是陪他吃一两顿饭。何况范东阳这会儿毕竟还没当上常委。看来范东阳深谙其中奥妙,干脆不让你把话说透。心知肚明的事说透了反而不好。

  吃完饭,缪陆朱韩一道送范东阳去房间。略作寒暄,都告辞而去。只有朱怀镜留下来坐坐。缪明说:'怀镜,你正好住在这里,你就陪范部长扯扯吧。'他这么一说,怀镜一个人留下来似乎有了某种合法性,免得生出什么嫌疑。单独陪上级领导说话,多少会让同僚忌讳的。

  '范部长这次一路跑了好几个地市,够辛苦的啊。'朱怀镜说。

  范东阳那张带括号的脸,看上去永远是微笑的。'辛苦什么?你们才辛苦。跑跑好,下面的工作经验都是活生生的,对我启发很大。如何发挥组织工作的优势,是我们时刻都要考虑的问题。'范东阳将一路见闻和感谢一一道来。朱怀镜不停的点头,不时评点几句。他的评点往往精当而巧妙,好像他也深受启发。范东阳也许有演说癖,见朱怀镜听得津津有味,他更是滔滔不绝。眼看着他的演说就可以告一段落了,朱怀镜岔开话题,说:'范部长又不打牌,不然叫几个同志陪你搓搓麻将。

  范东阳摇头一叹,说:'我老婆也老是说我不会玩,是个苦命人。我平时就只是看看书,写写字,要么就画上几笔,没其他爱好。'朱怀镜笑道:'范部长学养深厚,同志们都说您是学者型领导。我得向您学习啊,范部长。' '哪里啊,'范东阳谦虚一句,说,'怀镜,那你休息吧,也不早了。'朱怀镜就起身说:'范部长您早点休息吧。'领导干部多少会有些轶闻的。范东阳的读书,就很有意思。范东阳很喜欢读武侠小说,从金庸、古龙、梁羽生,到不入流的雪米莉,他都通读了。不过他的武侠小说阅读长期处于地下状态。身为领导干部,该天天抱着马列著作才是,热衷于读武侠小说就不象话了。直到有一天终于听到金学一说,他才慢慢公开自己的阅读兴趣。读武侠小说好像并不是俗不可耐了。可还得有个堂皇的理由,便说:'读武侠小说,是大脑体操。一天到晚工作紧张,读些打打杀杀的书,可以放松放松。'朱怀镜回到房间,打了马山县委书记余明吾电话,落实汇报材料和视察现场的准备情况。听罢余明吾汇报,朱怀镜说:'辛苦你了,明吾同志。对了,忘了跟你说了,范部长的书法、绘画都很漂亮,你叫人准备些笔墨纸砚,凡是安排视察的地点都放些,说不定他有兴趣题词作画的。'余明吾说马上叫人准备去。

  朱怀镜刚准备去洗澡,电话铃响了,是刘浩,说想过来看看朱书记。他本有些累了,却不好回绝,就说:'你来吧,欢迎。'过了几分钟,刘浩就敲门进来了。他一定早在宾馆的哪个角落候着了。见刘浩是一个人,朱怀镜就意识到了他的来意。刘芸按了门铃,进来替刘浩泡茶。只要望着刘芸,朱怀镜心里就熨贴。真是怪,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同这小姑娘很亲,自家人一样。刘芸走了,刘浩说了几分钟的客气话,就掏出个信封,说是感谢朱书记的关心。

  朱怀镜笑道:'小刘,我同意黑天鹅纳入重点保护范围,完全是从工作考虑。起先没有想到你们,是我考虑欠周全。所以,你用不着感谢我。'刘浩说:'朱书记你这么说,我就不好意思了。我是诚心诚意的,希望朱书记接受。'朱怀镜仍是笑着,'小刘,我若板着脸孔,你肯定会说我假正经。我同意,有同意的理由。如果没有理由,你再怎么说,我也不会同意。你的心意我领了,钱是万万不能收的。退一步讲,如果你提着两条烟,两瓶酒,我收了也是人之常情。'话说得入情入理,刘浩也不难堪,却仍想说服朱怀镜,'我也是看出你朱书记是位爽快的好领导,有心高攀,才冒着被你批评的风险来的。你看……'朱怀镜笑道:'你说我爽快,我就爽快地把心里话说了。你先告诉我,里面是多少?'刘浩红了脸,说:'不好意思,不多,就这个数。'他说着便伸出两个指头。

  朱怀镜点了点头,说:'两万,的确不多。可我的工资一年也就三万多。能不能这样?我也发现你这年轻人不错,直爽、厚道,也是个干事业的料子。你送我两万块钱,倒不如我俩做朋友。两万块钱,可抵不过一个朋友啊。'刘浩受宠若惊,忙收起信封,说:'小刘我本来也是一番真心,没想到差点辱没了朱书记的清白。做朋友,我真的不敢高攀。今后朱书记有用得着我小刘的地方,尽管发话。'朱怀镜朗声大笑,说:'没那么严重嘛!我也是凡人。当官一张纸,做人一辈子。再说了,领导干部同群众交朋友,错不到哪里去啊。我有心把你当朋友看,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诚心了。'刘浩感激万分,说:'朱书记这么看重我小刘,我就像古书里常说的,愿为你肝脑涂地,万死不辞!'朱怀镜正经说:'不客气不客气。既然是朋友,我就没什么弯子绕,你也别说我打官腔。你今后只要一心一意把酒店经营好,为梅次树立一块宾馆行业的样板,也让外商感觉到我们地区投资环境不错,就是在我面前尽了朋友的本分。我这个朋友可是地委副书记,要让群众拥护才能把饭碗端稳啊。'刘浩连连点头,'一定一定。'朱怀镜接着说:'有什么困难,你尽管找我。你随时随地都可以找我,除非我陪着上级领导视察工作。只要能把生意做好,经营搞活一点,没关系的。你也知道,吸毒贩毒在梅次也已露头,宾馆容易成为藏污纳垢的场所,所以你要千万警惕。只要不同毒品有任何瓜葛,别的什么事都好说。要紧的是要管好下面的人,别出乱子。一条原则,你们自己惹的麻烦,我能帮就帮,不能帮的你不要怪我;要是别人找你们麻烦,我二话没说,负责到底。'刘浩不停地点头,'小刘明白。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规矩的生意人,本分持家,和气生财。我爷爷每年都会回大陆一次,就是不放心我,怕我在这边不正经做生意。我这边的生意基本上也是按爷爷在台湾的模式管理的,还算可以。'朱怀镜赞赏道:'这就好。大陆有大陆的特点,包括有时需要打点,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我保证一条,只要我在梅次任职一天,你就不要向任何人打点。办不通的事,你找我。我不相信这股歪风就真的刹不了!有人说,花钱才能办事,都成国风了,这还了得?'电话响了,是香妹。朱怀镜说:'等会儿我打给你好吗?有人在这里谈工作。'刘浩见状,起身告辞,'朱书记,那我就不多打搅了。我一定按你的指示办。'朱怀镜站起来同他握手,说:'别左一个指示,右一个指示。不是才说了做朋友吗?'刘浩走了,朱怀镜犹豫半天,不敢挂家里电话。正迟疑着,电话响了,果然是香妹,'你很忙嘛!'朱怀镜胸口一下就被堵住了,说不出一句话。香妹说:'我们的事,你要早点想好,总这么拖着,对谁都不好。'朱怀镜说:'香妹,我俩能不能先冷静一下?每天都得过一次堂,真受不了。'香妹说:'长痛不如短痛。'朱怀镜说:'你为什么这么犟呢?为了孩子,我们也应和解啊!'香妹说:'儿女自有儿女福,我操什么瞎心?也是你没有替孩子着想啊!'说了几句,朱怀镜就不想多说了。反正说来说去就是这些话,无非是互相折磨。直到香妹疲了下来,她才挂了电话。听着嘟嘟的电话声,朱怀镜胸口突突地跳。脑子茫茫然,好一会儿才清醒,就像水罐里装了半罐沙子,晃荡了一下,一片浑浊,沙子半天才慢慢沉淀下来。

  刘芸又进来了,收拾茶杯。朱怀镜马上换作一副笑脸,说:'小刘,你休息吧,这些明天收拾也不迟。真是太麻烦你了。'刘芸望着他笑笑,说:'应该的,没关系。'刘芸收拾完了就要走,朱怀镜让她坐坐。她便坐下了,憨憨地笑。真让她坐下来了,朱怀镜也没什么话说了。他问刘芸家里有些什么人,哪里上的学,喜欢看什么书,平日玩些什么。刘芸一一答了,话也不多。朱怀镜说话时,她会歪了头望着他,眼睛眨都不眨。朱怀镜都不好意思了,他却只是莞尔一笑。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四、权利与宽容 - 来自《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

◎“米兰达警告”美国人对待个人权利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法律规则和传统,而且与此相对应,社 会对于不同的思想观念、意识和生活方式也表现出相当的宽容度。这些也是美国民 情的一部分。权力和权利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权力指利用职位、威望或强制手段支配或影响 别人的能力,如政府权力、司法审查权力,等等;权利则指公民按照法律规定所享 有的免受他人或团体伤害的能力,如人身自由权、公民权,等等。在美国,维护公 民权利的法律意在防止政府权力的滥用,即以公民的宪法权利来制约政府的行为, 许多法律规定都以此为基本立足点。通常所说的……去看看 

19 - 来自《跑官》

当他们喝开酒,并赞不绝口地品尝了张三原奉献的五盘特色菜之后,刘志春才揭秘,他同陈晓南和张三原共同干了一杯,咂咂嘴说:“现在张兄的菜吃上了,陈兄的茅台也喝上了,我同赵凯的关系也该揭晓了。若还卖关子,那就对不住二位老兄了。”   张三原说:“我无所谓。主要是晓南心里着急,因为你若同市委书记真有点什么关系,对他可至关重要啊!”   “好,我说,是这样……”刘志春说,“金环湾乡西后庄村,离镇子只有五里路,可公路不通,人们就谋着修条路。前年,听说赵凯调到市里当书记,支书和村长就找到赵凯说,赵书记,人家出了大官的村子,好要钱,公路都通了……去看看 

45 - 来自《灵山》

“你要走了?”她问。“不是早晨七点的车?”我反问她。“是的,还有一会,”她又像自言自语.我在收拾背包,把没洗的脏衣服全扎在一起,塞了进去。我本打算在这县城里多歇上两天,把衣服全洗了,也恢复一下疲劳。我知道她就站在我背后,正望着我,我没有抬头,怕受不了她的目光,我可能就走不了,还会有更多的自责。  这小客房里,空空的,只有一张单人木床和靠窗口放着的一张小桌子,我的东西全摊在床上。我刚同她从她房里过来,昨夜就在她房里过的,躺在她床上,一起看着窗户泛白。  我是前一天从山区乘汽车出来,傍晚才到这小县城,在窗外这城里唯一的长……去看看 

7.公民不服从 - 来自《西方公民不服从的传统》

罗纳德·德沃尔金政府该如何对待那些出于良知而不服从征兵法的人?许多人觉得,答案颇为明显:政府必得起诉异议分子;而若他们被证明有罪,则必得遭到惩罚。有些人得出这一结论简直易如反掌,因他们有个漫不经心的观点,认为出于良知的不服从与其它违法行为并无二致。他们觉得,这些异议分子乃是无政府主义者,必得趁他们的腐坏行径未曾蔓延开来,对他们进行惩罚。然而许多法律家和学者,基于表面上更其精致的观点,得出的却也是同样的结论。他们承认,不服从法律在道德上或许自能辩解;然而他们却坚称,此一行为在法律上绝无法辩解。他们认为,这样的……去看看 

第七章 一个普通人的启示 - 来自《思痛录》

在一家医院太平间的门口,我和死者李兴华二十七年前的领导——一位军队老干部握了手。来向遗体告别的,只有我们关系最密切的二十多人。我忍不住含泪说了这么一句:“如果从前我们不把他调到文艺界,还在您那边,他大约不至于落到这个下场。”那位同志默然不语。   死者27年前调来的时候,原是天安门前警卫部队的干部。他出身很好,历史纯洁,19岁进解放区,很快入了党,参了军。他调来的时候才26岁,身穿一套厚墩墩的棉军服,显得泥土气扑人。他一来就赶上《红楼梦》批判运动、反胡风运动和肃反运动。他虽然是个编辑干部,可凡是那些搞专案、……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