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梅次故事》

  朱怀镜同袁之峰一道,去几个重点国有企业转了一圈回来,见手边没什么当紧事了,专门向缪明请了假,说回荆都去一趟,动员夫人调过来。他不能不回荆都去,好歹得同香妹说出个结果。这些日子,每到夜晚,儿子的眼睛总在他的床前闪来闪去,鬼火似的。而香妹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打电话给他,死活都说要离婚。可是为着儿子,他说什么也不愿离婚了。儿子下半年就要上中学了,他打算让儿子到梅次来上学。让儿子呆在身边,他心里会踏实些。误了儿子,他会终身不安的。

  缪明很高兴,同意朱怀镜马上回荆都去住上几天,还开玩笑说,不把夫人磨动就不许回来。现在很多从市里下去的领导干部,都没有带上夫人,被称作飞鸽牌干部,迟早要飞的。所以凡带上夫人一块走的,多少会落得些好口碑。

  缪明握了朱怀镜的手,还拍拍他的肩膀,说:' 你负责回去说服老婆,我负责在这几天内把你的住房安排好了。我同地委办早说过了,让他们把你的房子安排好。他们见你夫人反正一时来不了,也就不太急吧。'

  朱怀镜是上午到家的,香妹上班没回来,儿子呆在屋里玩' 电游'.学校放暑假了。他开门进去的时候,儿子回过头来,样子说不上是惊恐还是惊喜,嘴巴动了一下,好像没发出声音。他愿意相信儿子喊了爸爸,只是自己没听清。他放下公文包,站在儿子背后,问儿子好不好玩。他想让儿子知道,爸爸对' 电游' 也很感兴趣。心里却感到可笑,自己还得在儿子面前逢迎。儿子并不在乎他站在背后,依旧只顾自己玩。他偷偷望着儿子的头顶,见儿子理着短短的平头,头发紧巴巴地贴在头皮上,很没有生气。头发还有些发枯,就像六月里晒蔫了的树叶。

  凭他说什么,儿子总是心不在焉地嗯嗯啊啊。儿子终于玩腻了' 电游' ,又懒懒地躺在沙发里看电视。朱怀镜坐过去,拉了儿子的手。儿子却触了电似的,手抖了一下。儿子的手并没有缩回去,却冒着汗。朱怀镜心里很是窘迫,抓住儿子的手不知如何是好,抓着也不是,放了也不是。

  朱怀镜突然感到背上发了汗,便问儿子热不热。儿子没有做声,头木木地摇了摇,眼睛仍瞪着电视。他就势放开儿子的手,过去开了空调。可老半天,不见凉快下来。他凑上去,伸手试试,见空调吹出的风没有一丝凉意,而上面显示的温度却是摄氏十八度。他怀疑空调是不是坏了。

  这时听到开门声,知道是香妹回来了。儿子并不回头,仍旧看他的电视。香妹见了朱怀镜,就像没见着,只问儿子作业做了吗?儿子只在鼻子里答应了一声。

  朱怀镜问了声:' 回来了?' 香妹没有应他,只是过去关了空调。他便知道空调的确是坏了。

  香妹进厨房时,问了声:' 你在这里吃中饭吗?' 她的问话冷冰冰的,没有叫他的名字,甚至' 你' 都没有叫,还把' 家' 替换成了' 这里'.朱怀镜很敏感,心里哽哽的,只答了一个字:' 吃。'

  中饭吃得很没有生气。儿子那样子似乎不在乎谁的存在,眼皮总是耷着,长长的睫毛把眼睛遮得严严的。一家人谁也不说话,只有碗碟相碰的叮当声。

  吃了中饭,香妹去厨房洗涮,儿子进他自己房间去了。朱怀镜站在厨房门口,想说几句话,香妹不怎么应他。他知道这会儿不能说她调动的事,说了弄不好就会相骂。

  他便回到客厅,站在厅中央,无所适从。站了一会儿,便推开书房门。立即闻到一股霉味。再一看,发现书房还是他走时的样子,角落散落着几本书。那是他四个月前清理书籍时没来得及收拾好的。书桌上、圈椅上、沙发上、书柜上,都落满了灰尘。看样子,这四个月香妹从来没有进过他的书房。

  朱怀镜本想独自在书房里呆一会儿,可这里脏得简直没地方落脚,只好去了卧室。去荆都之前,因为同香妹关系僵着,他多半是躺在书房的沙发上看书,睡觉。与香妹同枕共席的感觉已经很陌生了,甚至这几个月他很是萌生男人的冲动。

  可这会儿他真的躺在夫妻俩共同的床上了,关于夫妻生活的所有记忆,一瞬间全部复活了。香妹曾是一位多么温柔可人的妻子!

  可是,整个中午香妹都没有进房来。朱怀镜一个人火烧火燎地激动过后,精疲力竭地沉沉睡去。直到下午四点多,他才醒来。在醒来的那一霎时,他惊了一下,身子微微一抖,脑子一片空白。他知道香妹肯定又上班去了,儿子不是在看电视就是在玩' 电游'.他不想起来,躺在床上望天花板。他不知道香妹能否回心转意。

  朱怀镜这次下了决心,非说动香妹不可。他没有再去在乎时间,只是躺着。

  听见香妹回来了,他也不起床。听着晚饭熟了,香妹有意高声叫儿子吃饭了。

  他还是没有马上起床,想等等是否会有人来叫他吃饭。

  他听到了碗碟声,知道他们母子俩已开始吃饭了,没有谁来叫他。他有些生气,但也只是赌气再躺一会儿,最后自己起床了。他有意显得轻松,夸张地搓搓手,说菜好香!没有人答应他。一家人依然干干巴巴地吃饭。

  吃完饭,朱怀镜全身汗腻腻的,很不舒服。他想马上洗澡了,却又正是新闻联播时间。因为职业关系,朱怀镜一般不会错过看新闻联播。可他今天只是稍作犹豫,就决定去洗澡,新闻不看就不看吧。他自己的事情糟透了,什么国家大事都见他妈的鬼去!

  凉水冲澡,痛快淋漓。但洗完之后皮肤发烧,又是大汗。心静自然凉,可他的心烦躁死了。儿子晚上不做作业,在看电视,朱怀镜便陪着看。香妹却是躲着他,去了儿子卧室。他怕晚上两人睡不到一起,没机会说事儿,便硬着头皮推开了儿子的房门。没有开灯,黑咕隆咚。朱怀镜开了灯,见香妹向隅而卧,身子躬得像只虾。

  ' 我想同你商量,请你同我一起到梅次去。' 朱怀镜站在床边。

  香妹没有回答他。

  ' 一家人在一起,对儿子也好些。' 朱怀镜在床沿边坐了下来。

  香妹还是没有回应。

  ' 琪琪这孩子,性格好像都变了……' 朱怀镜抬手去扳香妹的肩。

  ' 别碰我!' 香妹肩膀一甩,呼地坐了起来,冷冷地瞪着他。

  他终于愤怒了,扑过去,压着女人,扯她的衣服。香妹闷在他身下,呜呜地叫着,挣扎。他本来兴趣索然,却强迫自己兴奋。任女人怎么挣扎,他却狂暴地揉搓她亲吻她。过了好久,女人耗尽了力气,一动不动了。他却是自欺欺人,想像着女人被降伏了。他骑在女人身上,尽量夸张着男人的勇武和尊严。

  香妹躺在那里却像一袋打湿了的灰面粉,冷冰冰,腻巴巴。完事之后,朱怀镜的懊恼比手淫还难受。他下了床,脑子昏沉沉的。他不呆在客厅,也没有去卧室,去了书房外面的阳台。他先是坐在地板上,然后就躺下了。很闷热,又有蚊子在耳边嗡嗡叫着,还可以闻到灰尘刺鼻的霉味。

  窗外天幕上,星星拥挤着,你不容我我不容你的样子。朱怀镜像位自虐者,忍受着蚊叮虫咬和酷热,躺在肮脏的地板上,遥望星空,胡思乱想。他和梅玉琴的那些事,终究会让人们慢慢淡忘的。权力、金钱和女人的故事每天都在演绎,人们听故事的心情也和欢场定律一样,习惯了喜新厌旧。不管他会怎样思念那位可怜的狱中女人,别人不会再对他们的风流韵事感兴趣。

  第二天老大早晨,听着香妹上班去了,朱怀镜才爬了起来,往屋子里走。他仍沉浸在昨夜的情绪里,身子虚飘飘的像个梦游人。可他猛然看见了儿子,浑身一热,便无地自容了。好在儿子并不望他,只顾玩着' 电游'.他忙做贼似的,闪进了卫生间。照照镜子,见自己头发散乱,面色如土,衣服脏兮兮的。

  朱怀镜站在莲蓬头下,一任冷水冲洗,顿时鼻腔发酸,眼泪长流。一切都糟透了,儿子呆得像根木头,妻子冷得像条死蛇。人一辈子,再怎么风风光光,或者浑浑噩噩,家总是最后的归宿啊!

  朱怀镜想,也许单靠自己这张嘴皮子,只怕说服不了香妹了,得请亲友们出面劝劝才是。到了这份儿上,也不怕别人说他们夫妻关系如何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都理解,没什么大不了的。况且荆都离梅次远的很呢,荆都这边有人知道他们夫妻不和,而到了梅次人的眼中,他们或许又是模范夫妻哩。毕竟在外人面前,香妹懂得护面子。

  朱怀镜冲了澡,就坐在卧室里打电话。他打着哈哈同朋友们聊天,然后再请人家这几天有空来家里坐坐,劝劝香妹。都是有些脸面的朋友,哪有不答应的道理?朋友们知道他回来了,难免要请客。他没有心思陪朋友喝酒,把所有饭局都推了。

  于是从当天晚上开始,不断有朋友上门来。朋友们多是夫妻双双上门。朱怀镜陪朋友在书房里聊天,女人便陪香妹在卧室里说话。最初几天,任人怎么说,香妹都是默不吭声。过了几天就喋喋不休,哭哭啼啼,诉尽委屈。后来又是低头不语,任人游说。

  好几天过去了,朱怀镜觉得没希望了。看来香妹对他是心死了。他无可奈何,准备第二天回梅次算了。不料这时,有天深夜,香妹躺到他床上来了。

  ' 这辈子,不想同你在一起也没有办法了。真是冤家对头啊。' 香妹叹道。

  朱怀镜伸手揽过香妹,她也不冷不热松松软软地弯在他的胳膊里。' 你想去哪个单位?' 朱怀镜问。

  香妹说:' 哪里都行,只要有工资。'

  朱怀镜说:' 你就不要再赌气了,好好想想,我好同缪明同志说去。给别人安排工作,我可以随便怎么同下面打招呼。是你的事呢,我就得请示缪明同志了。

  '

  ' 是啊,朱书记对自己一贯要求严格啊。' 香妹嘲讽道。

  朱怀镜不往心里去,反而听做玩话,笑道:' 不是我要求严啊,是你的架子太大了,我没资格管啊。'

  香妹并没有笑起来,闭目寻思片刻,说:' 方便的话,就去你们地区财政局吧。我长年搞财会工作的,去了也不会白拿工资。'

  朱怀镜当晚就打了缪明电话,说香妹答应调梅次去。缪明很高兴,说房子安排好了,是老专员范家学的房子。范老专员早就随女儿到美国养老去了,这边房子一直是他家亲戚住着的。

  第二天,一家三口刚吃完晚饭,陈清业打电话来,说来看看朱书记。不知他从哪里知道朱怀镜回荆都了。朱怀镜今晚本不准备会客的,他想好好陪陪香妹,因为明天一早就得回梅次去。可是陈清业电话里很是客气,他也不好推脱。在荆都做生意的乌县老乡中间,陈清业给他的印象最好。

  一会儿,门铃就响了,知道是陈清业到了。像陈清业这种身份的人去拜访人,总是事先做好了一切准备,到了人家楼下,再打电话联系。别人要是不在家,或者不方便接待,那就改天再来。要是别人说行,他马上就到,免得人家等候。他们最不怕走白路,最不怕耽搁时间,最不怕麻烦。他们就靠这本事讨饭吃。

  开了门,果然陈清业到了,身后随着两个人,都搂着纸箱子。一箱鲜提子,一箱果奶。这都是平常礼物,不会让人脸上过不去,朱怀镜只是说了句:' 清业你客气什么?' 陈清业只是笑笑。随来的两个人放下箱子,笑着道了声朱书记好,就要出门。朱怀镜请他们坐,两人只说车子在下面。陈清业说让他们下面等吧。

  朱怀镜也不强留,客客气气地送两人出了门。

  香妹倒了茶出来,满面春风的样子。她招呼一声客人,就同儿子去了里面房间。朱怀镜递给陈清业一支烟,笑着问道:' 清业生意越来越发达了吧?都买小车了?'

  陈清业摇头一笑,说:' 发达什么?有个车,办事方便些。'

  ' 好啊,清业,你好好干,有一天会成为荆都鼎鼎大名的民营企业家的。'

  朱怀镜赞赏中带着勉励,便不失领导风度了。领导面对腰缠万贯的老板,如果光是赞赏,不轻描淡写地勉励几句,难免露出钦羡的意思,就显得掉格了。

  陈清业仍是摇着头,说:' 哪里啊,我才起步啊。一直得到朱书记的关照,我心里感激不尽呢!您去梅次好几个月了,我早就想过去看望您,总让七七八八的事情冲掉了。这几天正准备去的,知道您回来了。'

  朱怀镜摆手道:' 清业见外了,老朋友了,又是老乡,用得着这么客气?有事去梅次的话,尽管找我。专程去一趟,就没有必要了。都很忙啊!'

  见陈清业老是擦汗,朱怀镜才意识到屋子里原来很热,抱歉道:' 热吧?空调坏了。我不在家,也没谁去找人修。'

  陈清业起身过去,看看空调机,说:' 朱书记,我前天才买了台两匹的海尔柜机,原准备放在酒店大厅里用的,功率小了,得换台三匹的。正好,我明天就把那台空调搬过来,省得去退货了。'

  朱怀镜心里明白,哪有这么巧的事?你才说空调坏了,他那里就有台不合适的新空调。朱怀镜一向喜欢陈清业,就是发现这小伙子脑子转得特别快,办起事来让你觉得来也来得,去也去得,不至于尴尬。' 清业,你赚钱也不容易,还是省着些用吧。这空调修修或许还能用的。'

  陈清业便说:' 朱书记硬是舍不得这台旧空调的话,我拿去修好了,放在我酒店里对付着。'

  朱怀镜说:' 谢谢了,清业。你嫂子马上也要随我调梅次去,梅次那边气候凉爽,空调不怎么用。' 这话听来,不像是不要空调,也不像是要空调,只像在讨论梅次的气候是否用得着空调。

  陈清业用不着朱怀镜明说要空调,也就讨论起气候来了,' 这几年气候越来越怪了,梅次那边也不像原来那么凉爽了,这我知道。如果回去十年,梅次真的用不着空调。朱书记,那边房子都安排好了吗?'

  ' 房子这几天就会安排好,同这边的差不多大,也是四室两厅,只是旧了些。

  ' 朱怀镜说。

  陈清业说:' 旧没关系,装修一下就是新的了。'

  朱怀镜淡淡一笑,说:' 装修什么?能住就行。我这种人是身不由己的,天知道明天一纸调令来了,我又会到哪里去?装修房子不等于把钱丢在水里?'

  陈清业玩笑道:' 不装修怎么行?您当领导的艰苦朴素没关系,可也得为嫂子想想哩。嫂子是在城里住惯了的,简单的装修还是要的。您也忙,管不了那么多,这事就交给我吧。我自己手下有装修公司。'

  朱怀镜很神秘的样子,轻声说道:' 还让你说准了哩!你嫂子百事都好,就是讲究居住条件。他一直不想过去,就怕那边的房子住不惯。不过现在就是有心装修,时间只怕也来不及了。'

  ' 请问嫂子什么时候过去?' 陈清业问。

  朱怀镜说:' 时间迟早都由她自己把握。不过最快也得一个月以后,最迟也不能迟过两个月。过了暑假,孩子就得开学哩!'

  陈清业一拍大腿,说:' 这就行了嘛!我马上安排人过去,一个月时间装修,绰绰有余。装修完了,再放它个二十来天,去去油漆味,保证不用两个月,可以从从容容搬家。'

  ' 你这边生意这么忙,顾得过来吗?' 朱怀镜问。

  陈清业回道:' 这个朱书记放心,我会安排好的。'

  朱怀镜微笑道:' 那就谢谢你了。我明天一早就回梅次了,你去那边之前,先打电话给我吧。'

  陈清业道了打搅,告辞了。香妹出来收拾茶几,问:' 陈清业没事找你,就专为送礼?还要送空调,为你装修房子。'

  朱怀镜说:' 我心里有数,你放心。'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5 税收的伦理极限 - 来自《自由、市场与国家》

一 导言税收份额应如何在人们中间分担?规范的税收理论几乎一直致力于回答这一问题。关于收入的效用函数形状的早期论点是用来证明,税率结构的这种或那种累进程度是否合理。较普遍地说,垂直公平论曾经论证道,用不公平的措施来对待不公平,这种设计是有道理的,而水平公平论则包含了这样的思想,即要以公平的造施米处理公平问题。但是,这些讨论几乎完全忽略了财政过程的支出方面。人们通常都假定,不论总税收是占总收入的10%还是90%,税收份额分担的规范原理都是适用的,或者当总税收占个部收入的比重是表10%到90%之间的任一个比例时,上述税……去看看 

第十五章 地方代表机关 - 来自《代议制政府》

中央政府能做好,或者有把握计划去做的只不过是国家事务的一小部分;甚至在我们这个在欧洲来说最少中央集权的政府里,至少作为统治集团的立法部门是过多地忙于地方事务,运用国家的最高权力快刀斩乱麻似地去解决那些本应有其他更好手段加以解决的小难题。大量的私人事务占去了议会的时间,议会各个议员的思想从国家的伟大会议的本来工作岔开,对此所有的思想家和观察家都感到是一种严重的弊病,并且更坏的是,是一种日益增大的弊病。要详细讨论政府行动的恰当界限这个并非代议制政府所特有的大问题,就本文的有限计划来说是不适当的。我……去看看 

第七章 黑雨滂沱 6、前湘军哨长与前太平军师帅成了异姓兄弟 - 来自《曾国藩 第3部 黑雨》

火把队逶迤向南走去,李臣章和曾国荃并马前进。路上,他把这些年来的经历详详细细地告诉了老上司。  打下金陵没有几天,李臣典暴卒。他抢来的大量金银财宝分别由几个心腹保管着,也没有来得及当面把这几个人叫到跟前来,与弟弟作个交代。李臣章问他们要钱时,他们都矢口否认。这些钱财本不是李家的私产,几天前还是长毛的,谁抢到手就归谁,李臣章也不好大肆声张,更不能告状诉讼,只好忍气吞声算了。过几天圣旨下来,李臣典封一等子爵,李臣章满心欢喜找到曾国藩,说哥哥临死前把他的儿子猴伢子过继了,现在应由猴伢子承袭一等子爵。由继子领赏的……去看看 

第七章 激烈对峙:两极世界 - 来自《地缘政治学》

两极世界观的基本主张是,尽管国家间的多边关系非常复杂或可能会变得非常复杂,但它们最终都转变成了一种单一的两极关系。这种关系呈现出的形态在于,占统治地位的国家或国家集团形成两个不同的力量“极”,彼此互相对峙。  最持久的两极观点集中于欧洲和亚洲这一基本的二元结构(见第六章)。起初的西—东对抗主要位于爱琴海周围的陆地和小亚细亚岛(安拉托利亚半岛),进而延伸到罗马帝国统治的地中海和波斯帝国统治的东方大陆。在中世纪西一东两分时期,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成为主角。此后,伴随文艺复兴而来的人类地理知……去看看 

第04章 凝性(Solidity)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二卷)》

1 我们是通过触觉得到这个观念的——我们底凝性观念是由触觉得来的。甲物如果不离开原位,则乙物在进入它底地位时,便发生了阻力(resistance)因此,我们就有了凝性底观念。由感觉得来的一切观念,最恒常的就是凝性观念。   不论我们是运动、是静止,不论我们姿势如何,我们总常觉得有东西在下边支着我们,阻止我们往下落。我们日常所把握的物体亦使我们看到,它们在手中时,能以不可抗的力量,来阻止紧握的手底各部分,使之不能相遇。两种物体相对进行时,能阻止它们接触的,亦是所谓凝性。我现在可不过问,凝固一词底意义如此处所用的,是否比数学……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