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梅次故事》

  朱怀镜难得在家吃顿晚饭,香妹特意做了几个菜。两人都回来得晚,饭菜端上桌,已快八点钟了。饭桌上摆着当天的《梅次日报》,上面又有篇洪鉴捐款的报道:《再寻洪鉴》。

  ……

  依然是梅岭路199号,依然是洪鉴,这位神秘的好心人给残疾人基金会再次捐上十八万五千元。记者找到银行工作人员采访,他们表示,捐款人一再要求他们不要透露有关情况。当记者问道办理捐款手续的是否还是上次那位漂亮的小女孩时,银行工作人员不置可否。漂亮的小女孩,你是谁?你在哪里?你就是神秘的洪鉴吗?

  ……

  香妹问:'怀镜,那钱就这么处理,行吗?'

  朱怀镜说:'我同你说过道理,只有这么处理。别人也许有更好的处理办法,但我想这是最好的办法。'

  香妹笑道:'别人根本就不会处理,往腰包里一塞得了。'

  '那也不见得,你别把干部都说得那么坏。前几天焦点访谈还报道了一个好干部,一位县委书记,坚决不收贿赂,限令下面干部把送给他的钱拿回去,三天之内不拿回去的,上交财政。结果,这位县委书记上交了六十多万元。'朱怀镜说。

  香妹说:'是吗?我没注意看。风气也太坏了,就缺少这样的好领导。'

  朱怀镜摇头一笑,说:'不过,这位同志来得太刚了,只怕不好收场的。'

  香妹又问:'哎,那位漂亮的小女孩是谁?'

  朱怀镜怕解释了反添误会,只说:'什么漂亮的小女孩!就是地委办的工作人员。写文章的人,总要妙笔生花的。'

  香妹忽然睁大了眼睛,说:'我说怀镜,我们总是拿烟送人,是不是送了钱给别人也不一定啊。'

  朱怀镜也吓了一跳,说:'天哪,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层?我说,把清出来的钱一笔一笔记上,注明是烟盒里的,还是饼干筒里的。说不定有一天要对帐的。'

  两人边吃边说,还没吃上几口饭,门铃响了。猜想一定是尹禹夫夫妇来了。门一开,果然是他们两口子。琪琪的数学成绩不行,尹禹夫坚持每天上门来给他补课。朱怀镜两口子觉得过意不去,说要补课,请琪琪的数学老师来就行了,我们按规矩付补课费。尹禹夫说还是他自己来吧。据说这尹禹夫还真是块当校长的料,中学课程门门拿得下,在一中没人不服。他夫人向洁也是个勤快人,说在家反正没事,过来帮忙收拾一下家务也好。朱怀镜和香妹都觉得这样不太好,可人家硬是一片热心,推也推不了。就只好由着他们了。所以尹禹夫两口子每天都是八点左右来,也不用事先打电话。

  也不需多寒暄,尹禹夫径直去了琪琪房间,向洁就像个熟练的钟点工,里里外外收拾起来。来了外人,两人就不说那件事了。朱怀镜埋头吃着饭,问香妹,'找保姆的事,有着落了吗?'

  香妹说:'托人找了几个,都不太理想。'

  朱怀镜说:'又不是选美,别那么挑剔。'

  香妹说:'你想得好,给你选美。保姆最不好选,比相亲还难。'

  向洁在一边忙着,插话说:'我乡下有个亲戚,很灵泛,手脚也勤快。原先在人家那里做过几年,经验也有。要不过几天带来看看?'

  香妹望望朱怀镜,再对向洁说:'太麻烦你了。'

  向洁笑道:'这有什么麻烦的?打个电话去叫她来就是了。'

  香妹只好说:'那就看看吧。'

  饭还没吃完,缪明打了电话过来,请他马上去一趟,有急事商量。朱怀镜顾不上吃完饭,稀里哗啦喝了碗汤。也不叫司机,夹上包就往办公室去。他先打开自己办公室,开了灯,却不进去,仍旧拉上门,然后往缪明办公室走去。

  缪明已经同陆天一、李龙标、向长善坐在那里了。朱怀镜忙点头笑笑,说:'几位久等了。没个保姆硬是不行,不到八点多吃不了晚饭。'

  缪明笑道:'你也别太艰苦了,保姆还是要请的。'

  陆天一也笑着说:'是的,没保姆不行。'

  李龙标和向长善还没来得及参加关于保姆问题的讨论,缪明严肃起来了,说:'我们几个紧急碰一下头。吴飞案最近有新的突破,他供出了梅次卷烟厂厂长郑维明。'

  '郑维明?'朱怀镜听着有些吃惊。在他的印象中,郑维明是位很老实、很朴实的企业领导。上次他同袁之峰去烟厂现场办公,同郑维明初次见面。那天郑维明穿了件皱巴巴的旧西装,发了黄的白框眼镜老是滑在鼻尖上,脸就像烟熏过的腊肉,五十多岁的人看上去像是老头子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缪明继续说道:'对,郑维明。烟厂第二期技术改造的土建工程,是吴飞承建的,他向郑维明行贿七十万元。关于郑维明,一向就有很多举报。我估计,吴飞供出的只怕只是冰山一角。下面,请长善同志把情况说说吧。'

  '大致情况,就是缪书记说的这些。'向长善先谦虚一句,再说:'下面,我把最近检察机关侦察吴飞案的情况简要汇报一下,并重点汇报一下郑维明涉嫌受贿的问题。'

  向长善将案卷放在膝盖上,再掏出笔记本,一五一十地汇报起来。他说着说着,就激动了,表情和语气就像法庭上的公诉人,一点儿也不像在向领导汇报情况。

  朱怀镜没事似的瞟了眼缪明、陆天一和李龙标,发现他们都低着头,望着脚尖出神。朱怀镜也就不抬头看谁了,也望着自己的脚尖。似乎谁都猜不透谁同这案子的关系,只好谁也不看谁。直等到向长善汇报完了,几个人才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可都避免望着别人的脸,而是望着对面的墙,表情一律地沉重。

  只听见陆天一首先开腔道:'我先谈几句吧。对吴飞案,要一查到底,我一直是这个态度。案子慢慢开始有进展了,像郑维明这样的人开始暴露出来。说明检察院的同志办案是有成绩的。我同意将郑维明立案侦察。我估计这可能是个系列大案,地委一班人一定要统一认识,支持检察院的工作。不论查到谁,都要一查到底。如果牵涉到我陆某人,或是我的家人和亲戚,同样依法办事。鉴于企业工作的特殊性,我建议地委马上要研究确定烟厂新的负责人。'

  '怀镜同志谈谈吧。'缪明说。

  朱怀镜却客气道:'龙标同志管政法的,还是请你先谈吧。'

  据说李龙标原先很算条汉子的,说出话来梆梆响,下面很是服他。自从他患上癌症以后,别人自然也不怎么听他的了。他倒是显得很有修养,对谁都客客气气了,也不管你对他是否客气。朱怀镜说请他先谈,他照例客气几句,不紧不慢说了起来。不过他说的同向长善说的没什么区别,只是说得粗略些。倒是把犯罪分子如何狡猾,办案人员如何辛苦大说了一通,而这些话通常是结案以后在庆功会上说的。不过他发言的时候,在座几位都微笑着望着他,非常的亲切。而他说得再没有水平,大家都原谅他了。

  李龙标表扬了检察院,朱怀镜也就不得不就势表扬检察院,尽管他知道现在说这些话不是时候,而且文不对题。朱怀镜尽了这套程序,才说:'我赞成天一同志和龙标同志的意见。特别是确定新的负责人一事,应该尽快。企业乱不得。建议组织部和行署主管领导一起先拿个意见,由地委定一下。同时建议办案的同志务必做好保密工作。办案过程中难免有种种传闻甚至谣言,这也正常。但我们要尽可能不让群众产生过多猜测和议论。听说最近外界把吴飞案传得沸沸扬扬,好像整个地委、行署大院里面全是腐败分子。我看,要向宣传部专门布置一下,最近要重点抓几个廉洁奉公、艰苦创业的好典型,加大这方面的宣传力度。请缪书记和陆专员定吧。'他说着便就势望了望缪明和陆天一。缪明就顺便望了望陆天一。

  陆天一脸色微微一红,很快就正常了,不是眼尖的人还看不出。朱怀镜偏是个眼尖的人,不得不佩服陆天一。能让红着的脸马上平淡如常,不是谁都做得到的。

  '缪明同志定吧。'陆天一显得很有涵养。

  缪明最后表态,无非是归纳和肯定陆、朱、李、向几位的意见,'第一,要进一步统一思想,坚决支持检察院的工作;第二,同意对郑维明立案侦察;第三,同意马上研究确定卷烟厂新的负责人,请组织部和行署的同志先拿个方案,交地委研究决定;第四,加大反腐倡廉宣传力度,特别是要多从正面宣传廉政建设的好典型、好经验,压制邪气,弘扬正气。'尽管缪明说的这些话也有朱怀镜贡献的智慧,但他听着并不以为然。看样子陆天一是不可能真正支持检察院工作的,统一思想只是套话而已;对郑维明是否该立案,纯属法律问题,却需要地委书记表态同意,真不知法大还是权大;烟厂新的负责人当然是要尽快定下来的,但是不是又定下一个新的贪官,谁能说得准?老百姓是越来越相信事实了,并不在乎你怎么宣传,所以光在报纸和电视上做文章,没人相信,这事实上成了纵容邪气。但谁都只能说这些连自己都表示怀疑的话。

  最后,缪明表情深沉起来,语气也抒情多了,说:'今天的《梅次日报》同志们可能都看了。那位叫洪鉴的神秘的好心人,又为残疾人基金会捐款十八万多元。不到两个月,这位洪鉴已捐款二十八万多元了。有的人为了金钱,不惜丧失人格、良心,不惜以身试法;而有的人却仗义疏财,无私捐献,不计名利。人的精神境界真是天壤之别啊!'

  缪明满怀激情的时候,朱怀镜猛然想起了那份关于尹正东的检举信。他相信在坐所有人只怕都收到了那封信,可是好些天过去了,没有任何人作出批示。更滑稽的是也许这会儿所有人都想到了那封信,谁都在猜测别人。今晚研究的正是贪污受贿案件,大家不同时想到那封检举信才怪。只怕有人还生怕别人把这信公开出来。

  碰头会完了,陆天一先走了。向长善本想马上就告辞,却忍了一脚才走,似乎觉得紧跟在陆天一后面离开不太好。李龙标不方便再磨蹭,只好同向长善一道出门了。其实他们都过虑了。从缪明办公室出去,再下楼,走过一楼大厅,马上就各上各的车了。仅仅两三分钟的路程,随便搭讪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就混过去了,不至于尴尬的。也许今天情况太特殊了吧,谁都显得瞻前顾后的。

  朱怀镜不用避什么嫌,他总得关了办公室的灯再走吧。天知道吴飞案这个泥潭有多深!朱怀镜刚想关灯走人,缪明敲门进来了。

  '怀镜,情况的确是越来越复杂了。'缪明倒背双手,站在那里,'长善同志个别向我汇报过,说有人千方百计在暗中阻挠办案。别看他嘴上说得坚决,背地里做的是另一套啊。'

  朱怀镜明白缪明说的是陆天一,却也装糊涂,只说大道理:'只要地委态度坚决,谁也没能耐暗中作梗。'

  缪明叹道:'只是怕给侦察工作增添难度。到时候会不会有来自上面的压力也说不定。'

  朱怀镜说:'我倒是建议你尽早去市里跑一趟,先向有关领导汇报一下,争取支持。'

  '我正有这个打算。'缪明又说,'烟厂招标的事,还是按既定方案办吧,你多辛苦一下。不能出了个郑维明,正常工作就停了。腐败要反,经济要上啊!'

  朱怀镜应道:'既然地委定了,我就担起来吧。'

  缪明说罢就去自己办公室了。朱怀镜想先回去了,就夹了公文包下楼。突然手机响了,却是贺佑成打来的,'朱书记啊,你好。这么晚了还打搅你,不好意思。你休息了吗?'

  朱怀镜象嚼着了苍蝇,很不舒服,却只好含含糊糊说:'没有哩。你有什么事吗?'

  贺佑成说:'没事没事。我同几位朋友,都是企业界的,在银庄茶座喝茶。他们都很尊重你。你能抽时间见见他们吗?'朱怀镜听了,心头很火,又有些哭笑不得,却又不能发作,只好说:'太晚了。我这里还有些事,走不开。你代我向你的朋友问好吧。下次再见好吗?'

  通完电话,朱怀镜气得胸口发闷。这不简直混蛋吗?谁都可以一个电话就叫我去喝茶,我朱某人算什么?朱怀镜越想越恨,不知贺佑成到底是什么货色。好好一个舒畅,怎么就嫁了这么个东西!

  他又总觉得事情怪怪的,难免好奇。寻思再三,他打了赵一普电话。听声音赵一普好像已经睡了,他却装糊涂,说:'一普,你还没睡吗?'

  赵一普声音马上清爽起来,说:'朱书记啊,没睡没睡。你有什么指示?'

  朱怀镜说:'我才开完会。我有几个朋友,在银庄喝茶。本想去看看他们的,没时间了。你去一下,代我问声好。应酬一下就行了,不要多说什么。你找贺佑成吧。'

  赵一普说马上就去,又问道:'贺佑成干什么的?我今晚要向你回信吗?'

  朱怀镜就说:'他是我的一个朋友。不会有什么要紧事的,明天再说吧。'

  交代完了,朱怀镜突然止步不前了。他想干脆去看看舒畅,好久没见他了。看看手表,也才十点多。他没先打电话,径直出了大门,顺着马路散步一样走了一段,再在一个僻静处拦了一辆的士。一会儿就到物资公司了,却不在大门口下车,仍找着附近最暗的树荫处下了车。

  '舒畅,我想来看看你。'朱怀镜打了电话。

  舒畅像是很吃惊,支吾说:'这么晚了,你……'

  朱怀镜说:'对不起,太冒昧了。我都到你门口了。'

  舒畅说:'那你……快进来吧。'

  走近大门时,见传达室老头目光炯炯地望着外面,朱怀镜禁不住胸口直跳,后悔自己如此冒失。就在他转身准备往回走时,传达室老头已经望着他了。老头儿的目光很陌生,他便松了口气,目不斜视地往里走。

  突然,听得老头叫了一声,他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回过头去,却见老头儿笑眯眯地同他说着什么。老头儿说的是梅次下面哪个县的方言,他一时听不懂,只当人家认出他来了。他刚准备编个说法,终于听出老头儿是问他时间。原来老头儿手中正摇晃着一块手表,准是坏了。朱怀镜很客气地报了时间,低头往舒畅家楼道里走。虽是虚惊一场,却发现这地方他是不可常来的。

  舒畅早就站在门后候着了,朱怀镜还未敲门,门无声地开了。两人只是相视而笑,不说什么。朱怀镜不声不响进去了,舒畅不声不响关了门。朱怀镜轻声问:'孩子呢?'舒畅嘴巴努了下里屋,说:'刚睡着。'

  朱怀镜坐下说:'刚散了会,在外面走走。就想来看看你。'

  舒畅穿着睡衣,头发有些蓬松,总是望着别处,'你总是这么忙,要注意身体。'

  '刚才贺佑成打我电话,约我喝茶。'朱怀镜说。

  舒畅这才望着他,眼睛睁得圆圆的,想了老半天,说:'按理他哪敢随便请你喝茶?我知道,他在女人面前如鱼得水,在当官的面前就委琐得很,怎么回事呢?'

  朱怀镜说:'有句话,我本不该说的。你们本来就是好几年的名义夫妻了,他不肯离,你不如就向法院起诉,请求法庭判决算了。'

  舒畅摇头道:'我不是没想过,只是怕费神。'

  朱怀镜听罢,叹息不止。他也低了头,不敢望舒畅。舒畅身子微微发抖,双手抱在胸前。'对不起,时间不早了,你快走吧。等会儿大门就关了。'

  朱怀镜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好吧,我走了。'他说了,却又没有起身。舒畅也不再催他,只是身子越发抖得厉害。朱怀镜扶住她的肩头,想抱起她。舒畅抓住他的手,说不清是推还是捏。'舒畅,我,我不想走了。'朱怀镜声音发颤。

  '你……还是走吧……'舒畅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舒畅开了半叶门,望着朱怀镜,目光郁郁的。他夹上包,突然装作没事似的,笑了笑。他也没有将门全部打开,就从半开着的门里挤了出去。舒畅站在门后,没有目送他,可那半开着的门,过了好久才轻轻关上。

  次日一上班,赵一普给朱怀镜倒了杯茶递上,说:'朱书记,昨天晚上的事,向你汇报一下。'

  朱怀镜倒一时记不起是什么事了,嘴上却答得很快:'行,你说说吧。'

  赵一普说:'贺佑成他们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见见你。其他人你也不熟吧?都是梅次这边做得不错的建筑老板,多半是民营企业的。'赵一普说着就掏出几张名片,一张张念给朱怀镜听。又说:'贺佑成可能是多喝了几杯酒,也可能他是这个性格,很活跃。'

  '贺佑成没说什么具体事?'朱怀镜问。

  赵一普说:'没说什么。只是反复说感谢朱书记关心,这么忙,还专门派秘书去看望他的朋友,很给面子。'

  '哦,知道了。'朱怀镜猜着贺佑成也许是酒壮人胆,同人吹嘘自己同朱书记关系如何铁,便仗着酒性给他大了电话。那么他今后再也不会给这个面子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2 气功的真理 - 来自《现代化之忧思》

看了这个标题,读者很可能以为我是一个信气功的人,想要为气功做一番辨护。这是一个误解,误解来自“真理”一词。在现代汉语的习惯用法里,“真理”通常被理解成一个带有赞扬、歌颂等强烈价值认同意味的好词,因此谈“气功的真理”,很容易被误解成赞扬气功、歌颂气功。其实,这里的“真理”一词是在本原意义上使用的,它是“去掉遮蔽”、“露其真相”。所以,“气功的真理”就等于说“展示气功的真相”。   有一则寓言,说的是两个人谈“天”。聪明人对笨人说,我们的头顶上空空如也,并没有“天”这个东西;笨人反过来问聪明人,那“天”是个……去看看 

第三编 一般形而上学是怎样可能的? - 来自《未来形而上学导论》

第四十节   纯粹数学和纯粹自然科学,如果为它们的自身的妥善性和可靠性,本来用不着象我 们至今所做的这样去对二者加以演绎的;因为前者所根据的是它本身的自明性,而 后者虽然出自理智的纯粹源泉,却根据经验和经验的普遍证验;它不能完全拒绝和 缺少这种证验的保证,因为,作为哲学,它决不能同数学相比,尽管它有它全部的 可靠性。因此,对这两种科学之需要迸行研究,不是为了它们自身,而是为了另外 一种科学——形而上学。   形而上学除了对待那些永远应用在经验之内的自然界概念以外,还要对待纯粹理性 概念。纯粹理性概念永远不能在任……去看看 

第35章 未完成的画像 - 来自《身残志坚罗斯福》

总统报国力耗尽,鞠躬尽瘁为黎民;   胜利前夕失主帅,举国悲痛泪满襟。   1945年4月9日,罗斯福在温泉休养时,他年轻时的女友露西·拉瑟弗德夫人乘一辆有篷的大旅行车携同著名女画家肖马托夫前来为总统画像。 4月12日,当罗斯福坐在皮扶手椅上,画家正在紧张工作的时候,总统瞧着露西的眼睛,说出了最后一句话:“我头痛得要命。”没等这幅像画完,总统的头已垂到了胸前。这位伟大人物从此就与世长辞了。   话说罗斯福拖着疲倦的身体从雅尔塔回来,就赶到阿林顿去向一位亲爱的朋友最后告别。总统军事助理沃森“老爹”已在离开阿尔及尔……去看看 

托尔斯坦·凡勃伦 - 来自《有闲阶级论》

THORSTEIN VEBLEN (1857一1929)   凡勃伦是对传统经济学理论最尖锐、最诙谐的批判者之一。他对传统理论的批判及其本人对经济学的积极贡献,都强调了社会制度对个体行为的影响。此外,凡勃伦将个体行为看成是习惯、嫉妒以及其他心理特性所激发的结果,而不是受理性与利己主义的驱动。凡勃伦运用这些行为特性来诠释经济所经历的规律性变化。   凡勃伦1857年生于威斯康星州的一个挪威移民家庭的小农常他生长在威斯康星州与明尼苏达州的乡村。他的父母重视教育,鞭策孩子们出人头地和不断接受更高的教育。在卡尔顿学院,凡勃伦跟……去看看 

第二章 宏伟的征服蓝图:地缘政治学的缘起 - 来自《地缘政治学》

“地缘政治学”一词源自希腊语,“Ge””或“Gaia”原意是地球之神,“Polis”则指的是古希腊的城邦国家。“Ge”的含义所指的是各种类型的人类家园,而“Polis”的意思是人的统治和组织。因此,从词源派生而言,“地缘政治学”一词指的是地球和国家以及两者之间的关系,但其含义又远远不只如此。它所强调的国家概念不单单指“位于”地球上的一种现象,而且也指“属于”地球的各类现象之一。其特征源于它是地理空间的一个部分。描……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