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梅次故事》

  王莽之说来就来了,沿着马山县东边枣林成片的几个乡走了一圈。朱怀镜正好在荆都参加组织工作会议,没见着王莽之。这次组织工作会议主要是学校马山经验,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范东阳本来说是枣林经验,可王莽之老记不住,总说马山经验。于是正式说法就成马山经验了。

  朱怀镜往会议室里一坐,见主席台的领导同志面前都摆着一个漂亮的玻璃杯,高高的,剔透如水晶。杯子里面泡着银针、龙井或是参须,都历历在目。他还不知怎么称呼这种新款口杯,只是觉得它品味高雅。不经意瞟一眼自己左右,见个别地市领导也有这种杯子了。心想梅次毕竟落后些,什么都慢一个节拍。会期三天,到第二天开会时,就有三分之二的地市领导换掉不锈钢杯了。朱怀镜仍捧着用了两年的旧口杯,不觉背膛发热。他本不是个喜欢赶时髦的人,可置身这等氛围,就像传闻中听气功大师的带功报告,恍惚间就进入某种神秘的气场了。

  说来真有意思,如今官场,吃的穿的用的,什么都是一阵风。不过在七十年代以前,领导干部总显得有些羞羞答答,不太敢去赶时髦。那会儿工人戴个鸭舌帽就是工人老大哥,别的人戴个鸭舌帽就是流氓地痞了。那时的夹克衫也稀罕,总以为那是二流子穿的。那些年电影或小人书里的流氓,通常是穿夹克衫、戴鸭舌帽。可到了八十年代,穿夹克衫、戴鸭舌帽的就不是流氓,而是领导干部了。西装本是正统服装,可中国八十年代最先穿西装的,也让人另眼相看,几乎同流氓差不多。那会儿官场中人还是乐于穿四平八稳的中山装。到了九十年代,单从衣着上看,已经不太容易分出哪是领导,哪是流氓了。可能这是社会进步的标志?但流氓毕竟不能老是走在时代前面,大约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领导干部就逐步开始率领消费新潮了流。

  最有意思的是口杯换代。最初流行的是玻璃内胆的保温杯,领导干部往会议室里一坐,一人一个保温杯。过了几年,突然一夜之间,他们手中都捧着紫砂内胆的保温杯了。后来更新越来越快,一眨眼工夫,他们都换上了不锈钢保温杯。不论流行哪种口杯,领导干部的换杯工程往往会在两三天之内完成,效率极高。万一哪位领导的口杯因为没有人及时奉送而换得慢了,或是不得已自己偷偷买一个撑面子,那种滋味是很不好受的。

  晚上,在荆都做生意的朋友来看望朱怀镜,没带别的什么来,只送了个玻璃口杯给他,正中下怀。打开包装把玩,见了'诺亚口杯'四字。又看了说明书,方知'诺亚'只是个企业名称。仍不知怎么叫这种杯子。心想,就叫它水晶杯?第三天,他捧着水晶杯进会议室,就自在多了。放眼一望,会议室里早已见不到不锈钢杯的影子了……

  王莽之没能亲自参加会议,范东阳宣读了他的书面讲话。于是每十几个人坐在一起,七嘴八舌说王莽之讲得如何如何好。这叫分组讨论。会议讨论其实类似于中小学上语文课,无非是将领导讲话归纳几点,再谈谈体会。这同归纳课文段落大意和中心思想差不多。这种呆板的教学方法早就受到了抨击,但语文课式的会议却习以为常了。成绩不是太差的中小学生,只怕都能当好领导。

  这回朱怀镜很显眼。他在会上发了言,介绍马山经验。市委领导总往他所在的小组跑,参加他们小组讨论。范东阳同他见一次面就握一次手,拍他肩膀,说怀镜不错。朱怀镜一激动,就专门找了范东阳,想请他吃顿饭。范东阳笑着说,怀镜别客气嘛,来日方长。没有请到范东阳吃饭,朱怀镜并不觉得没面子。他琢磨范东阳说的话,感觉意味深长。'来日方长'的'来日'是哪日?就是范东阳当上常委以后吧。

  既便是会间花絮,也同朱怀镜有关。先是《荆都日报》又发了条关于洪鉴捐款的报道:《云深不知处——再寻好心人洪鉴》。

  ……

  这是好心人洪鉴第三次捐款了,距他第一次捐款时间不到两个月。据介绍,这次前去办理捐款手续的不再是那位漂亮的小女孩,而是位高贵、优雅的女士。这位女士戴着魔镜,讲普通话,声音甜美……

  ……人们从名字推断,洪鉴可能是位先生。那么,这位甜美女士就是他的爱妻吗?那位漂亮的小女孩是他们的孩子吗?种种猜测寄予了人们美好的愿望。

  ……

  当天吃晚饭,同桌的都是各地市县的领导。大家不知怎么的就说到洪鉴捐款的事了。朱怀镜这才知道,洪鉴早在全荆都市传为神奇人物了。有人玩笑道:'朱书记,你们梅次真是会出奇人啊。再多出几个洪鉴,你们连招商引资都不需要了,光接受捐款,就把你们搞富裕了。'

  '哪会有那么多洪鉴?'朱怀镜随意笑道。

  有人又说:'我们总在想,洪鉴会是个什么人呢?为什么捐款硬是不留名呢?朱书记,您应该是清楚的。是不是早就知道是谁了,故意作为新闻由头来炒作?'

  朱怀镜微笑着反问:'您当书记的还分管你们那里的新闻炒作吗?'

  大家都笑了。又有人说:'到底是个什么人呢?怎么有这么多钱捐?不到两个月,捐了四十多万了。为什么又不一次捐了呢?'

  '是啊,为什么要弄得这么神秘兮兮呢?'

  '梅次那地方有大老板吗?肯定有的,你看你看朱书记,我问他们有没有大老板,他就有些意见了。'

  '不管怎么说,这捐款的人肯定有隐衷。'

  '隐衷?难道这钱是偷来的抢来的不成?何必偷钱抢钱做好事呢?'

  '是个谜,真是个谜。'

  '现在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说不定哪天谜底露出来了,吓你一跳也不一定。'

  '这洪鉴总不至于是个坏人吧?'

  '难说。'

  朱怀镜只是笑,什么也不说。哪怕别人问他,他也只是微笑着摇头。他也猜到,说不定有一天会真相大白。如果注定有那么一天,他现在就应沉默。可他并不希望最后让人知道他就是洪鉴。非得显露庐山真面目了,那一定是大事不好的时候啊。

  快散会了,《荆都日报》又登了篇同梅次有关的报道:《缺钱修学校,专员卖坐骑》。

  这是个炎热的夏日。梅次行署专员陆天一顶着酷暑,下基层考察工作。当他路过龙湾县豹子岭乡金鸡村小学时,破败的校舍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下车看望了这所小学的师生,仔细察看了每一间教室。当小学校长汇报说所有教室都是危房时,陆天一的心情非常沉重。天真无邪的孩子们见一下子来了这么多高级轿车,高兴得围着车子打转转,却不敢上前摸一把。这一幕深深刺痛了陆天一的心。他当即叫过随行的一位企业负责人说,这辆车我不敢坐了,望着这岌岌可危的校舍,望着这些活泼可爱的孩子,我坐不住啊。我把这车卖给你们企业,拿这钱来盖学校。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啊!

  所有人都沉默了,只有云雀在空中喳喳叫着飞过。山风吹拂着,国旗在简陋的旗杆上猎猎作响。那位企业家当场开出了三十万元的支票。陆天一双手捧着支票,郑重地交在校长手里。

  农民一样朴实的山村校长顿时泪如泉涌。'同学们,我们马山就有新学校了!'当校长宣布了这个好消息时,孩子们高兴得在尘土四起的操场里狂奔。

  ……

  马上就有人同朱怀镜开玩笑,说:'朱书记,您的车什么时候卖掉?'他什么话都不方便说,只好笑笑。他几乎有些难堪,就像自己孩子在外面出了丑似的。心想陆天一干吗老同车过不去?不是砸车,就是卖车。最近因为吴飞案的种种传闻,陆天一的人气指数很低,他就坐不住了吧。但也没有必要出此下策啊。

  回到梅次,朱怀镜马上去缪明那里汇报。他先把水晶杯锁进了办公室文件柜,留作以后再用。心想缪明同志还没有用上这种杯子,他不好僭越。去缪明办公室,却见缪明桌上早摆着个晶莹透亮的水晶杯了。果真是信息社会了。缪明只让朱怀镜简要说说会议精神,决定下午立即召开地委领导会议,再听取详细汇报。

  说好下午开会,缪明又道:'怀镜,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们几个人碰了下头,给了龙岸一个除名处分。'

  朱怀镜听着吃惊,问:'怎么会这样?依我个人意见,龙岸同志再怎么也不该除名啊。只怕不妥,会留下后遗症的。'

  缪明摇头道:'你不知道啊,上次给了龙岸同志警告处分,他不服,班也不上了,上荆都,上北京,四处告状。旷工长达一个多月。就抓住这条,天一同志提出来,一定要给他除名。我也觉得可以缓和些处理,可会上的意见一边倒,都支持天一同志。我就只好听大家意见了。不过动不动就上访,这股风刹刹也好。'

  朱怀镜心想陆天一硬是要整人,谁也阻拦不了。领导们都讨厌告状的人,也难怪大家都附和陆天一了。因想起陆天一卖车的事,朱怀镜问:'缪书记,天一同志卖车的事,您知道吗?怎么回事?'

  缪明不想多说,只摇摇头,道:'天一同志,就爱个热闹。'

  朱怀镜也就不说什么了,回到自己办公室,将新杯子放在了桌上。心想陆天一这出戏未免演得太愚蠢了。国有企业花钱买了你的车,不照样是用国家的钱?何必不直接从财政拨钱下去修学校呢?用得着如此虚晃一枪吗?你卖了车,今后真骑单车上班不成?你个人把车卖了,没有卖车的领导脸往哪里放?索性大家都把车卖了算了!这下好了,今后各级领导只要出门就一二一,齐步走。

  朱怀镜脑子里想着这些,手却没有空闲下来。他打开了笔记本,将一些重要处用红笔勾勾,标上些序号和他自己才弄得懂的符号,就算准备好汇报提纲了。本来这套工作都没必要,口头汇报也不会出差错。可这样显得太草率了,大家看着不好。又突然想起:刚才没注意缪明是否又在修改什么重要文稿。朱怀镜偏是个看上去一本正经,而内心总免不了有些小幽默甚至恶作剧的人,就暗暗同自己打赌:缪明肯定又在修改文章。

  他便找事儿再过去说了几句,果然见缪明正低头伏案,眉宇紧锁,斟词酌句。

  朱怀镜回到自己办公室,点上一支烟,悠悠然抽着,私下替缪明预测政治前途。依他看来,缪明的长项也许真的是官样文章,可他只怕是成也文章,败也文章。倘若他的文章情结稍稍轻些,多花些时间想大事,哪怕多花些时间玩手段,或许能走上省市级领导的位置。而就他目前情状,只怕最多回市里去弄个市委秘书长干干,勉强算个幅省(市)级。这就只是准副省(市)级领导了。干几年,快退休了,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弄个市人大副主任,或是市政协副主席的位置坐坐。既便如此,只怕已是缪明的上上签了。时下梅次这边传说缪明要上调了,只是空穴来风而已。

  下午,朱怀镜微笑着在会议室坐下,却见同事们差不多都已换杯了,只有邢子云仍用着不锈钢杯子。才两三天工夫啊!朱怀镜暗暗吃惊。他猜想,等会儿向延平进来,说不定也捧着不锈钢杯子。可是缪明说,开始吧,向延平同志住院请假,都到齐了。这时,周克林拿了一叠报纸进来,笑嘻嘻的,每位领导同志面前放一张。朱怀镜不急着汇报,先打开报纸。原来是当天的《荆都日报》,头版刊登了王莽之视察梅次的长篇通讯,题曰《枣红时节马山行》。缪明便说:'天一同志,怀镜同志,我们是不是先学习一下这篇通讯?'于是周克林便开始念报纸。通讯免不了有些文学笔调,同会议气氛很不协调;而周克林用梅次话读着那些刻意修辞的句子,简直就有些滑稽了。

  '……枣子熟了,红红的枣子坠满枝头,压得枣树弯了腰;村民们笑了,望着累累硕果,老人们笑弯了腰。'通讯终于念完了,朱怀镜便汇报市委组织工作会议精神。

  缪明最后拍板,定了三件事。一是在全区推广马山经验,并将马山经验进一步规范化;二是加强马山枣子基地建设,由陆天一同志联系马山工作;三是搞好马山东边九个乡的基础设施建设,迎接全市农业产业化会议召开。

  原来,王莽之下来走了一圈,非常高兴,说:'我今后会多到马山走走。天一同志,你也要多去去马山啊!市里正准备召开农业产业化会议,我想把同志们拉到马山来看看。'王莽之说着就像拉家常,实际上就是把马山作为他的农村工作联系点了,还指定陆天一也要把马山作为联系点。但是按照惯例,王莽之应指定缪明联系马山县的工作。据说当时缪明正揉着肚子的左手嘎然间停了几秒钟,立即又恢复正常了,说:'对对,由天一同志联系比较合适。'

  事后大家才知道,围绕马山经验,居然有些曲折。王莽之并不喜欢缪明,本不乐意在梅次树典型的。但范东阳有这个意思,王莽之也就由他去了。范东阳是王莽之任用的组织部长,得给他面子。于是他就打破惯例,点名要陆天一对口联系马山。梅次这边同样微妙。陆天一总把余明吾看做缪明的人,自然不希望马山出什么先进经验。他没有说怪话,同样碍着范东阳的面子。

  会后,朱怀镜叫赵一普到了办公室,说:'向延平同志住院了,你从侧面打听,看缪明同志去看了没有。'

  朱怀镜在家刚吃着晚饭,赵一普来了电话,'朱书记,缪书记去看了向主任,今天中午去的。'

  朱怀镜说:'好好。这样吧,你给杨冲打个电话,说我晚上用车。八点一刻,你同杨冲来接我。'

  '晚上又开会?'香妹随便问道。

  '不开会。向延平病了,去医院看看他。'朱怀镜说着,笑了起来。

  香妹知道他笑起来往往是想起什么了,就问:'看你笑得怪怪的,什么事呀!'

  朱怀镜笑道:'我是想这官场规矩,好玩。我知道向延平病了,想马上去看看,同事嘛。可还得打听缪明是不是去看了。他去看了,我才能去看。'

  香妹说:'有这么玄吗?我就不懂了。'

  朱怀镜道:'在官场,你才启蒙啊。我若是赶在缪明前面去医院探望,他会怀疑我在笼络人心。我若是硬要先去看,就得事先告诉缪明,见了向延平还得说,缪书记一时来不了,委托我先来看看你。这样的话,我自己在向延平面前没做得人情,说不定还两头不讨好,何必呢?'

  香妹说:'呢只怕是想得太多了。'

  朱怀镜叹道:'还是想复杂些好啊!'

  晚饭后,坐了一会儿,赵一普敲了门。

  他没有进屋,只站在门口问:'朱书记,就走吗?'

  朱怀镜应了声,夹上包出来了。赵一普接过包,让朱怀镜走在前面。车在医院门口停下,赵一普下去买了花篮、水果。这些都只是个意思。只要朱怀镜人到了场,比什么都重要,送不送东西都无所谓的。

  病房里已有几位坐在那里,他们见了朱怀镜,都站起来,闪向两边,点头问好。朱怀镜也点头微笑着,他并不认识这些人。

  向延平坐在床头,朱怀镜忙过去握手道:'才知道,才知道。'

  '惊动你了,又不是什么大病,用不着来看。'向延平说着,又看似不经意地掉了一句,'缪明同志中午来过了。'

  朱怀镜又说:'我到市里开会,才回来。下午我汇报市委组织工作会议精神,没有见着你,一问,才知道你生病了。怎么样?'

  向延平说:'人老了吧。胸闷气塞,四肢无力,还没确诊哩。'

  朱怀镜说:'你身体一向好,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想你是太累了吧。好好养养,没事的。'

  向延平笑道:'我累什么?二线干部。'

  朱怀镜也笑了笑,说:'向主任,人大领导是二线干部,可没这个说法啊!'

  向延平说:'我们不说这个吧。朱书记,你这么忙,专门跑来干吗?'

  病房里站着的那些人终于发现自己仍呆在这里不方便,就告辞了。朱怀镜才说:'向主任,你是梅次的老资格了,我的工作离不开你的支持啊。'

  向延平忙说:'朱书记,你太客气了。不过扪心自问,对你的工作,我是支持的。你也一直支持我的工作啊。我们到底不是一级人大,只是市人大的派出机构,更需要地委领导的支持。'

  朱怀镜说:'向主任,所谓支持都是相互的啊。你正住着院,不方便同你谈工作。我就把这次市委组织工作会议,简单向你汇报一下吧。'

  向延平摇头道:'客气什么!'他嘴上这么说,心里是受用的。

  朱怀镜便将会议精神说了个一二三,很是精练得体。向延平不断点头,俨然享受着某种高贵的待遇。其实朱怀镜也是无话可说,正好说说会议精神,既免得尴尬,又显得尊重同僚。这比单单说几句客套的安慰话好多了。

  完了,朱怀镜笑道:'向主任,你身体不适,我们工作就不多谈吧。我只盼着你早点出院,我俩找机会单独喝几杯。我还从没同你对酌过哩。'

  向延平摇头叹道:'朱书记啊,酒我是陪不起了。约在一起叙叙,倒是好。'

  朱怀镜玩笑道:'你向主任喝酒不是寡妇的裤子,经不得扯吗?'

  向延平大笑,'你看你看,我当年的三个寡妇论,流毒不浅啊。'

  这时,关云进来了,冲着朱怀镜握手,'啊呀呀,朱书记,你好你好!'

  '小关呀,你好。'朱怀镜回头对向延平说:'小关很不错,有朝气,有干劲。'

  向延平只道:'他太年轻,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小关同我说过,说你朱书记对他很关心。我说,对他们年轻人,更多的是要批评,少表扬他们。'

  朱怀镜说:'哪里啊,小关办事原则性强,很难得。我同他们梅阿市委领导说起过他。'

  关云点头道:'莫说让你朱书记替我说上一句话,就是说上半句,我在下面就好做了。'

  朱怀镜说:'我没那么神吧?又不是金口玉牙。'

  向延平说:'他们梅阿市委领导同我说了,准备提小关当公安局副局长,该谈过话了吧?'

  关云道:'谈话了。我知道,都是朱书记关照的。'

  朱怀镜微笑着说:'小关,可不能这么说。一个干部的成长,是组织关怀和自己努力的结果,不是哪位领导就可以栽培一个人。这可不符合我们的组织路线啊!'

  向延平严肃地望着关云,说:'讲年龄,朱书记比你大不了多少。可讲水平,你这辈子都赶不上。你还是要虚心学习啊。'

  关云点头不止,'那是,那是。'

  朱怀镜起身告辞时,无意间发现向延平床头放着的确实是个不锈钢茶杯,茶杯腰部的橡胶套已老化了,龟裂如干涸的水田。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七 挣钱与环保 - 来自《自由人心路》

在从事“环保”活动的同时,我对环保的前景实际是相当悲观的,因此我从事环保活动,并不是指望它的效果,只是在表达个人的一种态度。挣钱与环保一位在英国居住的朋友讲了这样一件事:英国的环保教育非常普及,尤其对儿童更下功夫,大概跟中国当年进行共产主义教育一样,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教育效果应该说不错,平时非常喜爱汽车的儿子一天坚决要求妈妈卖掉汽车,因为汽车是个“bad thing(坏东西)”。当妈妈的不好直接反对,只有问她的小环保斗士,如果没有了汽车,他怎么去上学?儿子稍做思考,随即迎刃而解地指教他妈:“我们买一架飞机!”那位妈……去看看 

第一章 一九○○年以前有关梦的科学研究 - 来自《梦的解析》

以下我将讨论有关应用心理技巧来解析梦的可能性,并由此显示所有梦均充满特别意义,而与梦者白天的精神活动有所联系,然后,我拟再就各梦所隐藏的奇异暧昧作一番演绎,以期由此看出梦的形成过程中所含之冲突或吻合之处。为了使梦的问题变成更容易了解,我对这方面的努力使我不得不对有关梦的各方说法作一通盘整理。     本书中我拟对早期以及当代有关梦的理论先作一概括的介绍,因为在以后的推论中,我将无法再有机会谈到这些。尽管梦的存在早已在几千年前即令人困惑研思,但科学方面的了解其实仍是非常有限。因此所有有关这方面的……去看看 

十、叫阵 - 来自《官场女人》

石有义到了栗宝山的办公室,上气不接下气地向栗宝山报告说:“栗书记,不好了,出了大案了。”   栗宝山心里一惊,但用镇定平和的声调问:“出了什么大案?”   这时,金九龙跟了进来。   石有义说:“在大街上发现了一张大字报,内容十分反动,气焰非常嚣张!”   金九龙觉得石有义的话有过分夸张不实之嫌,立刻接住他的话说:“到底是什么内容,你说具体的呀。”同时给石有义一个责备的眼色。   石有义受了责备,弄得不知怎么说好了。他不满地看一眼金九龙,抱怨似地说:“具体怎么说呢?”随之看着栗宝山道:“反正是把予头指向您的,内容非常…………去看看 

第三部分 法官素质与法学教育 - 来自《道路通向城市》

第23节 问题的界定第24节 如何讨论合格的法官?第25节 中国法官素质问题之发生第26节 法学院能传授什么知识?第27节 法学院教育的其他问题第28节 几点说明去看看 

十一 反冒进 - 来自《周恩来传》

周恩来的后半生,致力于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繁荣富强的国家。他的关于建设的理想和作法,是有条不紊的,稳步前进的。他曾说过:“我们进行工作时要稳步前进,不能急躁。”“我们的经济遗产落后,发展不平衡,还是一个农业国,工业大多在沿海。我们的文化也是落后的,科学水准、技术水准都很低。例如地质专家很少,自己不能设计大的工厂,文盲相当多。这些落后状况会使经济建设发生困难。”“不估计到这些困难,就会产生盲目冒进情绪,另一方面,如不估计到有利条件就会产生保守倾向。”第一个五年建设计划的基本任务是首先集中主要力量发展重工业、……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