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梅次故事》

  下午,朱怀镜刚去办公室,宋勇过来说:“朱书记,缪书记请您过去一下。”朱怀镜说了声就来,让宋勇先去了。刚准备走,赵一普敲门进来,说:“朱书记,这里有封信,特别注明请您亲启。”

  朱怀镜接过信,见信封上收发地址和收信人姓名都是打印的,心想又是匿名信了,他几乎每天都能收到一两封匿名信,又多是匿名的。打开一看,见这封信又是关于尹正东的,信同样是打印的。

  尊敬的朱书记:

  您好!

  上次寄给您的那封关于尹正东十大罪状的信,您应该早就收到了吧。我天天盼,日日盼,就盼着您能下令查处这个大贪官,但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的信泥牛入海,杳无消息。我们每天照样看见尹正东这个马山大贪神气活现,耀武扬威,颐指气使。难道真是官官相护,天下乌鸦一般黑吗?

  也许您是高处不胜寒吧。我的信能到您手里吗?只怕早被您下面的喽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啦。我可以想像您下面那帮人的德行,他们只知道看领导脸色行事,点头哈腰,唯唯诺诺,自己没有思想,没有骨头。自古都是奸臣误国啊!老百姓都说,您是个好官,是我们的贴心人。尊敬的领导,您能听到我们老百姓的声音吗?

  ......

  对不起,尊敬的领导,我只能以匿名信的形式表达百姓的心声。只要尹正东不倒,马山的天还是姓尹,地还是姓尹,我如果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就没法活了。我承认我怯弱,但我不是躲在一边放暗箭的卑鄙小人。

  一个对贪官充满愤怒的老百姓

  只有“朱书记”三个字是手写的,一横一竖,僵直生硬,写信人显然要刻意掩饰自己的笔迹。正文就通篇都是“尊敬的领导”了。无肄又是一封满天飞的告状信。这两天,又不知有多少位领导案头摆着这样一封信,他们都会被这位匿名者称为好官,人民的贴心人。没时间多想这件事了,朱怀镜把这封信锁进保险柜里,便去了缪明办公室。

  “怀镜,请坐请坐。”缪明放下手中的笔,身子朝门的方向侧了过来。朱怀镜瞟了眼缪明的桌子,见上面放着什么文稿,心里暗笑,这缪明只怕有些偏执狂。朱怀镜坐下来,也没说话,只掏出烟来吸,微笑着。

  “怀镜,同你商量个事儿。”缪明一手揉着肚子,一手在桌子上轻轻敲着,没有发出半点响声。“是这样的,市里的农村产业化会议很快就要召开了,马山的参观现场,地委一定要把好关。我原打算自己下去一趟的,看样子走不开,就请你去看看,你去过几次了,情况也熟悉。”

  朱怀镜点点头道:“行,我去看看吧。”

  缪明又说:“你要同马山县委强调,工作要做细,出不得半点乱子。明吾同志办事老成,正东同志作风干练,我相信他们能把这个事办好。我们自己还是要去看看,放心些。”

  “缪书记放心吧,我明天就去。”朱怀镜说。

  “好吧。”缪明又说:“怀镜,市教委段孟同志来了,我们几个陪他吃餐饭吧。”

  “专门送车来的?”朱怀镜笑着问道。

  缪明摇头笑笑,说:“段孟同志算是找着个政府领导重视教育的好典型了。”

  缪明分明是话中有话,朱怀镜也就没了什么顾忌,“是啊,不在于卖车支教有什么实际意义,市教委也不在乎做这种赔本生意,重要的是他们需要这么个好典型。政府领导为了支持教育,把车都卖了,这有多动人啊。”

  “天一同志......”缪明只说了这么半句,就摇头笑了。

  朱怀镜说:“吃饭我就不去了吧。”

  “还是去去吧,对段孟同志,我们还是要表示热烈欢迎啊。”缪明这话又是春秋笔法了。

  下班时,缪明过来叫他:“怀镜,一起去吧。”朱怀镜便坐了缪明的车,杨冲开了车跟在后面。两人径直去了五号楼,见陆天一和地委秘书长周克林、行署秘书长郭永泰、地区教委主任卢子远几个人已坐在大厅里了。虽是天天见面的,也总是握手道好。陆天一情绪极佳,脸上总是挂着笑。朱怀镜便玩笑道:“天一同志,你的算盘太精了。一辆旧车卖了三十万,还倒赚一辆新车。新款别克,手续都办齐,只怕要四十来万吧。”

  陆天一便笑道:“段孟同志太客气了。”

  说话间,段孟下楼来了,身后跟着几位他的部下。又是握手道好,开些并不太幽默的玩笑,而所有人都笑得不亦乐乎的样子。既要笑得爽朗,又不能呲牙咧嘴的,笑声便些京剧效果了,很具艺术功力。

  客气着,就来到了餐厅,相互谦让着进了包厢。刚坐定,段孟就大为感概,道:“各级领导都能像我们天一同志这样,对教育事业倾注自己的感情,教育事业就大有希望。我们非常感谢梅次地委、行署的领导啊。”

  缪明说:“段孟同志太客气了。教育,我们从来不把它当做是哪个部门的工作,它是关系到我们梅次长远发展的全局性、战略性工作啊。”

  陆天一说:“我们地委、行署对教育工作一直都是很重视的。”若是换了别人,就会做个顺水人情,说缪明同志对教育工作很重视。陆天一是不可能这么说的,他就连眼睛都很少往缪明的方向瞟一下。

  轮到朱怀镜说话了,他却想不出什么有意思的话说。不说又不行,陆天一肯定会有看法,对孟也显得不尊重,便说:“梅次的教育发展水平在全市不算太靠前,但这几年进步很快。说明我们地委、行署还是下了最大决心,做出了最大努力的。我们经济能力有限,要靠市教委多支持啊。”

  段孟听了,开怀而笑,玩笑道:“缪明同志、天一同志,我建议你们让怀镜同志分管教育。你看他多精明,抓着机会就开口向我们要钱。我就有个观点,会向上面要钱的领导,就是能干的领导。还没开始喝酒,我先表个态,要不然,等会儿我说酒话,酒后就不算数了。只要我在这个位置上坐着,我们市教委一定给梅欠最大限度的支持。当然,我们的蛋糕只有那么大,你们不要嫌弃就是。”

  这时,酒也斟好了,陆天一抢着说了话:“段孟同志,我也不讲规矩了,不等缪明同志为酒席剪彩,我先举杯了。来,就冲你这句话,先敬你一杯。”

  缪明便笑着,左手没有揉肚子,却始终放在肚脐处。刚才陆天一说到不等缪明同志剪彩了,所有人都不禁望了望他,他便笑得更宽厚了。又生怕他的那点儿笑脸不够大家瓜分,尽量笑得更多些。在座的人多半心里有数,知道陆天一是不怎么尊重缪明的。

  段孟举杯说:“不不不,头杯酒,还是一起来吧。缪明同志,我们都等着你剪彩哩。”

  缪明这才举了杯,说:“欢迎段孟同志来我区指导工作,感谢段孟同志长期以来对我区教育工作的大力支持,并请段孟同志继续加大力度,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们。来来来,我们干了这杯。”

  段孟免不了客气几句,大家便一起举杯,干了。段孟苦一下脸,先是倒抽一口气,再把这口气回过来,就成了感概慨了,说:“缪明同志、怀镜同志在这里,天一同志这个性格,我最喜欢。豪爽、直率,是个大炮,感情朴实。我是常听到关于天一同志的精彩故事的,真让我感动。来来,我敬梅次各位领导一杯酒。”

  干了杯,陆天一才说:“段孟同志太看得起我了。我承认陆天一是个粗人,硬是斯文不起来。还别说,就是看见别人斯文,我心里也急。毛主席他老人家说得好,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绣花、不是做文章,来不得半点儿斯文。我说呀,当前各项工作都迫在眉睫,斯文坏事。”陆天一说着说着,脸就涨红了,脖子上的筋也粗了,声音好像打雷。

  有人就偷偷往缪明脸上瞟,又飞快地移开目光。缪明仍是笑着,拿手摸了摸T恤衫的扣子。他穿了件黑色T恤衫,三颗扣子全扣上,很严谨的样子。“天一同志这个性格好,肚子里没有弯弯。”缪明说道,气度偏显得斯文。

  朱怀镜不说话,只是微笑着点头。轮到他敬酒了,就举杯敬酒。周克林、郭永泰、卢子远他们也不太说话,也是附和着笑。只要缪明同陆天一两人同时在场,别人都不会太多插嘴的。只有段孟不太忌讳,他毕竟不怎么明了个中微妙。“都说天一同志是明星专员。在全市市长、专员中间,天一同志的知名度只怕是最高的。天一同志,你是牛市啊!谢谢,同行吧,同饮吧。”段孟长得文质彬彬,喝酒却是来者不拒。

  缪明笑道:“天一同志是个血性子。”陆天一说了什么,缪明总要附和两句,不然就过意不去似的。而缪明说了话,陆天一多是充耳不闻。

  “我知道了天一同志卖车支教的壮举,非常感动。当即决定,一定要送天一同志一 车。当然,不瞒你们说,在我们教委内部也有争议。有人说,我们买车送给陆专员,不如拔钱下去给学校。”段孟说着,眼睛在每个人脸上扫了一圈。

  陆天一脸不由得红了,想说什么,却插不进话。段孟谈兴正浓,开怀而笑道:“哈哈哈哈,天一同志,要说算经济帐,我还亏了。”

  陆天一已把手举起来了,就像学生想要发言。可段孟摇摇手,头也晃着,立马说道:“但是,天一同志,这个......缪明同志,怀镜同志,我们要的就是政府领导这种态度。我们是共产党人,一切都是为了人民利益,不在于让自己留什么名。要不然,专员卖车支教,会成为千古美谈啊。”

  段孟说得眉飞色舞,听着的人面子上都不好过了,话不该说得这么透的,就连陆天一都有些难堪了,看来孟喝酒有些过量了。已经喝完两瓶酒了,陆天一还说要添一瓶,段孟说是行了行了,意思又并不坚决。朱怀镜望望缪明,示意他设法阻止了,不然,让段孟再喝几杯,只怕会出洋相的。缪明却两眼含笑,像尊菩萨,于是又开了一瓶酒。

  段孟却先举了杯,说:“缪明同志、天一同志、怀镜同志,对全市教育事业的长远发展,我个是有全盘考虑的。但实施起来,难啊。毕竟,我只是个小小的教委主任,人微言轻啊。教育的发展,关键在政府重视,要是各级政府都像梅次地委、行署这样,事情就好办了。”

  听了段孟这话,大家含糊着点头,嘴上只是嗯嗯啊啊。段孟的意思是批评市政府不重视教育,好像他自己完全可以出任管教育的副市长。朱怀镜就暗暗吩咐服务员,给段孟添酒时只是点到为止。段孟也看不出自己杯中酒的多少了,不断地仰着脖子干杯,豪气冲天。

  段孟又说:“天一同志,我们同有关新闻单位都打了招呼,要好好宣传你卖车助教的事,要作深度报道。这事儿很有炒头啊。就是要在全社会形成重视教育、支持教育的社会风尚。”

  说得陆天一都很不好意思了,笑道:“段孟同志,这事闹得够热闹的了,我看算了吧,我陆天一不是为了出风头啊。”

  看样子段孟是个酒仙,又没谁出头喊休战。朱怀镜便说:“缪明同志、天一同志,我替你们做主了。看来今天大家都很尽兴了,难得段孟同志今天这么高兴,酒就总量控制,把瓶里剩下的全部匀了,大家喝杯团圆酒吧。”既然有人提出来了,大家也都同意,就说行吧行吧,团圆团圆,于是全体起立,碰杯、客套、干杯。

  缪明、陆天一、朱怀镜三位送段孟去房间休息,说了会儿客气话,缪明同朱怀镜先告辞,陆天一仍留下来陪段孟扯谈。缪朱二人出门,并肩走在走廊里,路过服务台,服务员点头叫缪书记好、朱书记好,朱怀镜抬头笑笑,便想起刘芸了。刘芸已经去办公室了,天天坐在那里看报喝茶。他也有些日子没有看见刘芸那孩子了。

  缪明总不说话,朱怀镜也不做声。两人就这么微笑着下楼,碰上有人打招呼的,两人同时点头。出了大厅,各自的车都在等着,彼此点头而别。朱怀镜上了车,仍暗自在笑,心想缪明真的好涵养,要是常人,总会说说段孟的,哪怕是开句玩笑。朱怀镜觉得自己定力不如缪明,而缪明的定力又好得太过分了。今天的应酬他本不太愿意去的,去了也只不为了给陆天一撑面子。

  第二天,朱怀镜便赴马山去了。车刚出城,就见尹正东的车停在那里,尹正东早下车了,站在那里招手。朱怀镜下了车,同尹正东握手,说:“正东你这么客气,不用接嘛。”

  尹正东说:“朱书记一贯轻车简从,我们连接都不接,也太不象话了。向您报告一下,明吾同志昨晚突然病了,躺在医院里,要我向您请假。”

  “病了?什么病?没问题吗?”朱怀镜关切地问道。

  尹正东说:“我去看了,胃出血,血已经止住了,可能要在医院里住几天吧。”

  “正东你坐我的车吧。”两人上了车,朱怀镜又说:“明吾不怎么喝酒,怎么弄出个胃出血了?”

  尹正东笑道:“朱书记这个观点就有点教条主义了。不喝酒就不会胃出血,那么女同志都不会胃出血了。”

  虽是玩笑话,但尹正东的语气让朱怀镜不快,他点头道:“那也是的。”

  尹正东说:“朱书记,是不是这样?我们沿着参观路线走,边走我边汇报?”

  朱怀镜点头应允了,没走多远,就见公路上有个大坑。朱怀镜还没说话,尹正东的脸阴下来了,说:“这是怎么搞的?我昨天才看过的,好好的啊!”朱怀镜没有说话,只是随尹正东一道下了车。原来农民为了引水,横着路挖了一条沟。

  “怎么可以这样?谁想挖就挖?这还叫公路?”尹正东边嚷边举目四顾,却不见一个人影儿。尹正东的司机和秘书忙跑到前面来,找了几块石头往沟里丢,垫出个车道,车子勉强过去了。尹正东说:“请朱书记放心,我们一定处理好,到时候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朱怀镜说:“要注意啊,大意不得。农民要引水灌溉,这也是实际情况,我想应该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不能笼统地不准农民开沟放水。这条路的维修搞完了吗?地区可是拔了专款的啊。”

  “修过了,修过了。朱书记,地区那点钱,远远不够啊,我们县里补了一大截。地委也太抠了,这么重要的会议,不舍得多拔些钱,尽往我们县里压担子。”尹正东嘿嘿笑着,偏过头,望着朱怀镜。

  朱怀镜笑着说:“正东你这话可真难听啊。怎么叫往你县里压担子呢?地区拔钱不拔钱,上面参观不参观,你们路还得修啊。我说正东呀,你是把地区和县里分得太清楚了。”

  这时,见前面路上又是一条引水沟。朱怀镜就说话了:“正东,这是怎么回事?如果总是这样,就不是农民的问题了。排灌系统,应该是预留的呀。”

  尹正东下车去了,同司机、秘书一道亲自搬石头填沟。朱怀镜仍坐在车里没动,却叫赵一普和杨冲也下车帮忙。忙完了,尹正东满手是泥,在水里随便洗洗,在衣服上揩揩,就上车来了。“朱书记,我们下面这七品芝麻官,不好当啊。我想,中国的官是越到上面越好当,什么事都由工作班子得好好的,领导只需临时到场说几句话就行了。”尹正东笑道。

  心想尹正东今天怎么回事?就像吃错了药,净说蠢话?朱怀镜哈哈一笑,说:“正东,你意思是说,我这地委副书记比你县长好当,你比我辛苦多了。平时你也老是说领导辛苦了,原来都是说假话呀。”

  尹正东也笑了起来,说:“朱书记呀,我发现说人话就是难,朱书记是我们认为最务实的领导,也会觉得忠言逆耳。”

  朱怀镜更不高兴了,偏偏笑道:“正东呀,我常说,下面同志辛苦,是真心实意理解你们的难处啊。我也是从基层上来的,常言道,上面千条线,下面一针穿啊。”

  朱怀镜以为有他这句话,尹正东就可以收场了。没想到他说了句“是啊”,便唠唠叨叨,说起基层工作的艰难来了。既有诉苦的意思,也有牢骚的意思,更有表功的意思。真是奇怪,尹正东一门心思要往上面爬,怎么净说些让领导不高兴的话呢?他以为自己说的都是真话实话吧。也许他就想让人觉得他性子直,敢说话。朱怀镜琢磨着,就暗自发笑了。心想历史上又出了几个善听谏言的皇帝?想扮演刚正不阿的诤臣往上爬,成功的概率太小了。

  进入参观区了,尹正东长叹一声,结束了自己的唠叨。只见沿路枣林深处的农舍都贴上了白色的瓷砖,气象一新。朱怀镜便问:“新搞的吧?”

  尹正东说:“新搞的。这说明农民通过大力开发枣子,经济收入增加了,生活水平提高了,住房条件大为改善。”

  朱怀镜看着满意,他知道所谓会议参观现场,差不多都是这么布置出来的,只要不太离谱,也说得过去。又知道这肯定是政府强制性弄成的事,便问:“群众有抵触情绪吗?不要把好事变成坏事啊。”

  尹正东说:“组织工作还算顺利,马山县的农民群众,总的来说觉悟还是很高的,听话。像李家坪那些不听话的农民,也只是极少数。”

  既然提起李家坪农民上访的事了,朱怀镜就说:“正东啊,这个事情,地委很重视啊。事件中牵涉到的个别干部违法问题,你们可不要打马虎眼啊。”

  尹正东笑道:“我们正在调查。朱书记,我的意思,看您同意不同意。我说,干部能不处理,就不处理。这种情况,缓一缓,压一压,就没事了。历来好男不跟女斗,好民不和官斗,老百姓都知道这个道理。”

  朱怀镜正色道:“正东,我这要批评你了。地委也是爱护干部的,不是说硬要整几个人,谁心里就舒服了。我们的原则是:一是要向群众有个交待,二是要严肃政纪法纪。像你这么说,好像你们县里做好人,我们地委在做恶人。”

  朱怀镜真发火了,尹正东就软了,说:“朱书记说的是,我们也是这个态度,不过具体操作起来,还是谨慎些好。”

  “好吧,可不能久拖啊。”朱怀镜点头道。

  车子驶入了一个枣子蜜饯加工厂,朱怀镜很腻糖,见满池满池糖汁泡着的熟枣,胃里就不舒服。他沿着生产线看了一圈,感觉不怎么好。不过朱怀镜脸上始终微笑着,这事毕竟不能由着他自己的性子。心想有这么个场面,应付得过去。再一琢磨,又觉得参观的人太多了,场子散不开,还会影响生产卫生。便说:“正东,让领导同志们都沿生产线走,只怕不是个办法吧?”

  尹正东说:“这个问题我们也考虑到了,只是想不出别的好办法。是否可以准备几个大型陈列柜,将我们的产品陈列出来。我们可以把仓库收拾一下,布置成陈列室。领导同志只看看产品,生产线就不看了。”

  朱怀镜想了想,点头说:“这也是个办法。你们再斟酌一下,可行的话就这么办吧。”

  经过一个集镇,尹正东遥指人头攒动处,说:“还有个参观点,就是那里的枣子一条街。今天没安排疏通道路,车子过不了,是不是就不看了?参观那天,安排交警值勤,既保证集市正常交易,又保证交通畅通。”

  朱怀镜想想,说:“好,那就不看了吧。你可要保证会议那天不出乱子啊,车队堵在里面,可不是好玩的啊。”

  “这个一定保证。”尹正东说,“总的来说,参观内容是四大方面:一是沿路二十万亩成片枣林,二是沿路农舍新貌,三是枣子系列加工,四是枣子贸易一条街。我们还印制了小册子,就是这些参观点的简介。”

  朱怀镜说:“好。准备工作总的来说不错。我再强调几点:一是把工作尽可能做细,保证不出纰漏;二是要切实做好安全保卫工作,特别是不能出现围堵领导告状的情况;三是县城要突击搞好卫生,整治环境;四是确保公路畅通。正东同志,时间很紧迫了,你们要抓紧落实。我看公路的维修只怕还差些火候,建议全面检查一次,有些地方你们要抓紧返工。我随你一道去城里,看看明吾同志。我今晚就不在你们那里住了,吃了中饭,马上赶回去。”

  尹正东很想留住他,说:“朱书记,你也别把时间卡得太紧了,住一晚再走嘛。”

  朱怀镜笑道:“时间还早,就不打搅了。我留一晚,你们可要忙坏啊。”

  “哪里哪里,只是留不住啊。”尹琥江也不好勉强,只道朱书记真是个工作狂。没事说了,赶回县城的路上,尹正东说着说着,又说到自己在下面如何辛苦了。朱怀镜明白他的意思,就是想尽快往前走一步,当上县委书记。不知道尹正东是否知道那些检举他的匿名信正满天飞?

  驱车直奔县人民医院。到了病房门口,正好有人拉门从里面退出来,脸还朝着房内,招手点头,十分恭敬。这人转过身来,猛的见着尹正东,脸立马红了,嘴唇动了半天,才支吾着说了几句什么话。尹正东也不做声,推门进去了。只见满屋子的花篮,堆了好几层。余明吾见了朱怀镜,忙撑着身子要起来。朱镜快步上前,按住余明吾的肩头,说:“明吾,你好好躺着,不要起来。”朱镜宽慰着病人,不经意环视一下病房,感觉很不好。花篮太多了,如果将病床往中间一放,活像个灵堂了。

  朱怀镜坐了会儿,就不停地打喷嚏。他对花粉过敏,便起身告辞,嘱咐说:“明吾同志,你病了,就不要太操心,安心养病。”回头又对尹正东说:“正东同志,你就要多辛苦些。重大事情,同明吾通个气。日常工作,你就作主了。”

  病房,又见有人提着花篮来了。来的人见了尹正东,同样不好意思,红了脸笑。尹正东真是个下得了面子的人,黑了脸说:“尹书记病了,你们就要让他好好休息。看看看,有什么好看的?你怕他是大熊猫啊!”

  朱怀镜心里却很不是滋味。看上去,如今上医院看望领导干部,方式都文明了,只提了个花篮。其实谁都清楚,还得另外递上个信封的。梅次地区县级通例一般是三五千块钱,一两千的也有,再多些的也有。场面通常是这样,探望的人一进门,说上几句漂亮话,就说领导好好休息,不打搅了。不能久呆,说不定马上又会有人来的,探望者最好不要相互撞上。开始挪动脚步往外走了,才拿出个信封,说:“我也不知道领导喜欢吃些什么,不好买。等您病好了,自己弄些吃的,好好调养调养。”领导自然要推辞,有的甚至还要骂人,只是缠绵病床,一时起不了身,无奈之下只好摇着躺着。朱怀镜估计,余明吾房间里花篮只怕已有百把个了,光收信封,注说也有两三万块钱了。他住进医院还不到一天啊!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爱弥儿 6-5 第五节 - 来自《爱弥儿》

格雷文的倔强的儿子怀着冲天的愤怒。     苏菲是有信仰的,不过,她的信仰是很合理的,而且是很简单的;既没有什么教条,也很少做什么祈祷;说得更确切一点,她只知道最重要的事情是实践道德,她将做一切善良的行为,以便在做这种行为的过程中将她整个的生命奉献给上帝。她的父母在这方面给她的种种教训,其目的都在于使她养成恭谨而谦逊的习惯;他们经常向她说:“我的女儿,在你这样的年龄,是不可能理解宗教的,将来,等你到了能够理解的时候,你的丈夫会告诉你的。”此外,她们从来没有罗罗嗦嗦地向她讲什么对宗教要虔敬的话,他们的办法是以身作则,……去看看 

第一章 武士之后 - 来自《战争赌徒山本五十六》

叛逆后代多磨难,出人头地苦为甘;    军国扩张早影响,武士旧藤增新蔓。   话说日本军阀山本五十六出生于日本一个旧武士家庭,从小就受到了军国主义思想的熏陶。   山本五十六原姓高野,1884年4月4日生于新渴县长冈市。其父高野贞吉是一个破落的士族,多年担任小学校长。关于山本的出生,高野贞吉的日记有如下记载:“明治17 年4月4日,晴,甚五郎来约钓鱼。不久,小原老人来下围棋,第二局,妻有临盆的迹象,两人进相率离去。急往接产婆,正午出生,是个男婴……”这个男婴是他的第六个儿子,因为这一年正值高野贞吉56岁,因而得名“高野五十六……去看看 

1-8 论劳动工资 - 来自《国富论》

劳动生产物构成劳动的自然报酬或自然工资。   在土地尚未私有而资本尚未累积的原始社会状态下,劳动的全部生产物属于劳动者,既无地主也无雇主来同他分享。   这种状态如果继续下去,劳动工资将随着分工所引起的劳动生产力的增大而增加起来。但一切物品却将日渐低廉,因为生产它们所需要的劳动量变小了。在这种状态下,等量劳动所生产的各种商品自然可以互相交换,所以,要购买各种商品,只需较少数量的劳动生产物。   可是一切物品,尽管实际上变得低廉,但表面上却有些物品地比以前昂贵,换句话说,可交换较多数量的其他货物。假定大……去看看 

第五章 古代文明诸类型 - 来自《全球通史(上卷)》

食物的种类很多,因而,无论兽类或人类,都有许多种生活方式;没有食物,谁也无法生存,食物的不同,决定了各自生活方式的不同。                     亚里士多德   距今数千年的人类最早的各大文明的发展情况,可以根据技术革新、地理环境和经济组织加以分析。虽然这些因素对了解过去是极为重要的,但对于了解古代人本身——他们是如何看待生与死,如何看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却用处甚微、每一较重要的古代文明,无论是美索不达米亚、埃及、克里特、印度河流域的文明;还是黄河流域的文明,都有独特的人生观和实践其人……去看看 

疯癫与文明 第五章 - 来自《疯癫与文明》

疯癫诸相  在本章中,我们不想论述17和18世纪精神病学各种观念的演变史,而是要展示古典主义思想借以认识疯癫的具体形态。这些形态依然常常被附着上神话形象,但这些神话形象在我们实际知识的构成中往往是十分重要的。躁狂症和忧郁症  在16世纪,忧郁症的观念是由两个方面确定的,一方面是某种症状定义,另一方面是这个词所包含的一种说明性原则。在那些症状中,我们发现了一个人所能产生的关于自己的各种指妄想法:“有些人自以为是野兽,便模仿野兽的声音和动作。有些人认为自己是玻璃器皿,因此避开过路人,以防自已被打碎;有些人畏惧……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