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梅次故事》

  高速公路项目总算最终订下来了。遂了梅次的意,走东线方案。其实不论梅次或吴市,负责跑这项目的人从中也捞了不少好处。可是就连他们也都烦了,私下里说,上面有些人赚钱也太容易了,只要在地图上多划一条线就行了。说归这么说,谁也不会在这种事上太认真。

  缪明找朱怀镜商量,请他去北京,再一次向有关部门和领导汇报,感谢他们对梅次的关怀和支持。事成定局,汇报就只是走过场了,要紧的是再拜一次码头,不能事情办好了,就把上级给忘了。这同做生意是一个道理,一锤子买卖是做不得的。这个项目原来一直是陆天一亲自跑的,他说最近忙,建议朱怀镜北上一次,其实谁都明白,现在凡是同工程有关的事,陆天一尽量回避着。

  朱怀镜却不太想去北京。全市农业产业化会议就在这几天召开,王莽之会来梅次,他想留在家里,总有机会在王莽之面前露个脸。朱怀镜虽是地委副书记,却并不容易见到市委书记。上次王莽之来梅次,他去荆都开会了,这次本来可以见到王莽之的,他又得去北京。可是缪明同他说了,他只得服从。

  烟厂基期技改的土建招标也不能再拖了,招标方案已研究过多次,每次朱怀镜都亲自参加了。他找来袁之峰,交代说:“之峰,缪书记让我去北京一趟,烟厂招标的事,你在家里弄了吧。按我们研究的方案,专家班子抽签决定,严格保密。所有人都看着我们俩,就拜托你了。”

  袁之峰说:“我看还是等你回来吧。”

  朱怀镜笑道:“这又不是做客,等什么?不要再等了。”

  袁之峰只好答应,“好吧,我就代你行令吧。”

  也就是在朱怀镜动身去北京的前几天,周克林跑到朱怀镜办公室,笑嘻嘻地说:“朱书记,想向您汇报个事。”

  朱怀镜客气道:“请坐,什么好事?”

  周克林说:“赵一普同志的正科级秘书干了好几年了,这个年轻人很不错,我个人认为有培养前途。我们办公室党组有个意思,就是想让他任个实职,初步考虑,想让他任综合科科长。我知道他在您身边工作,得到了很好的锻炼,您也舍不得他。但从培养干部考虑,还是动动好。您的秘书,我们考虑让舒天同志接替比较合适。准备给小舒提个副科级秘书。当然,这只是我们的想法,请朱书记决定。”

  朱怀镜微笑道:“我不能把你的家都当了啊。既然你们有这个打算,也可以。小赵的确不错,让他换换岗,对他进步有好处,我原则上同意。”

  周克林点点头,说:“感谢朱书记支持我们的工作。那么让舒天同志明天就到您这儿上班,赵一普同志先过综合科去。”

  克林汇报完,笑眯眯地去了。朱怀镜对赵一普慢慢不满意了,对舒天却很赏识。周克林早看出了几分,便顺水推舟,一石三鸟,既重用了赵一普,又提拔了舒天,还在朱怀镜面前讨了人情。望着周克林恭恭敬敬的背影,朱怀镜哑然而笑,这个人太精了!

  朱怀镜马上叫过赵一普,说:“一普,克林同志刚才找我汇报,想提拔你当综合科科长。你工作很不错,可我不能后腿,老把你放在身边。你自己有什么想法?”

  赵一普笑道:“我听了感到很突然。但朱书记这么一说,我又平静些了。不然,我会以为是自己工作没做好。我嘛,听从组织安排,若依个人意愿,当然想继续跟在朱书记身边,可以多长进些。”

  赵一普说的这些都是场面上的话。当初是周克林推荐他做朱怀镜秘书的,可见他同周克林关系非同一般。要么是周克林先向他露了口风,要么是他自觉失意而找了周克林。朱怀镜心知肚明,却故意装傻,仍要找赵一普谈谈,大家面子上好过一些。

  “一普,你很年轻,一步步踏踏实实走下去,前途不可限量。”朱怀镜满面慈祥。

  赵一普道:“需要朱书记多多关心啊。”

  朱怀镜不想封官许愿的,太江湖气了,便说了句左右去得的话;“我很赏识你们这些有活力的年轻人。”

  赵一普虽说车前马后跟着朱怀镜,却没机会跟他单独说几句话。多半是有什么事,赵一普请示过了,就去自己办公室。朱怀镜也是有事就叫他,没事就自己呆着。两一同出门,坐在车里,朱怀镜也不太说话。今天朱怀镜却有意留赵一普多坐一会儿,也客气多了。赵一普慢慢的就被感动了,说了很多奉承话。

  “好啊,谢谢你了,一普。不跟着我跑了,也要常来坐坐啊,不能就生分了啊。”朱怀镜站起来,握着赵一普的手,摇了一阵,还在他手背上拍了几下。

  “感谢朱书记关心,还要请朱书记继续关心。”赵一普又是点头,又是拱手,微笑着退到门口,侧着身子拉开门,出去了,再把门轻轻掩上。

  望着掩上的门,朱怀镜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他伸手在头发里理了一阵,然后打了陈清业电话,“清业吗?你好,忙吗?”

  陈清业道:“朱书记你好你好。我再怎么也不敢在你朱书记面前说忙不忙啊!朱书记有什么指示吗?”

  朱怀镜笑道:“哪有那么多指示?我过几天去北京,怕你有事找我,同你说声。找我你就找舒天手机,现在是他跟我跑了。”

  陈清业很高兴的样子,“那好啊,舒天我俩更谈得来。我说朱书记,我想随你去北京玩玩,你方不方便?”

  朱怀镜笑笑说:“我有什么不方便的?只是你陈老板时间就是金钱。哪有时间专门跟着去玩?”
陈清业说:“哪里啊,朱书记若是恩准,我就跟你去,你鞍前马后也多个人。”

  朱怀镜说:“好吧,你若走得开,就去吧。我让舒天同你联系。”
陈清业欢喜得什么似的,连道了几个好。朱怀镜又挂了刘浩电话,“小刘吗?我过几天去北京,想去你们北京黑天鹅看看。”

  “是吗?那可是我们黑天鹅的容幸啊!我马上同成义联系,让他恭候你的大驾。”刘浩说。

  朱怀镜道:“不客气不客气。”

  刘浩说:“哪里是客气啊!成义后来每次同我通电话,都要说到你,他对你非常敬佩。他每次都说,只要你去北京,让我一定告诉他,他去接你。”

  下班后,朱怀镜回到家里,香妹早就到家了。红玉也做好了饭菜,只是儿子还没有回来。学生看上去比大人辛苦多了,七点过了,儿子才回来,一家人便坐下来吃饭。

  “明天我去北京。”朱怀镜吃着饭,说道。

  “明天?”香妹嘴里衔着饭,话语含糊。

  朱怀镜道:“对,明天。”

  香妹就不多问了,埋头吃饭,又不时提醒儿子吃蔬菜。儿子总不做声,慢吞吞的,吃饭跟吃药似的。朱怀镜原先要出远门,总会提前几天同香妹说的。现在他不知是太忙了,还是没这个心了,总忘记先同她打招呼。

  吃过晚饭,尹禹夫两口子准时来了。朱怀镜同他们招呼一声,就躲到书房里去了。坐了会儿,就听见了门铃声。又听得香妹开了门,同人客气着,并没有进来叫他。心想是香妹自己的客人,由她应付去吧。香妹进来拿东西,朱怀镜轻声说:“我就不出去了,电话我也不接了。”

  朱怀镜独自吸烟,闭着眼睛静坐。开着空调,窗户紧闭着,不一会儿,屋里就烟雾燎绕了,他只好忍住不吸烟了,仍闭着眼睛。铴听得电话响了,香妹接了,喊了声“刘浩”。朱怀镜忙拿起书房的分机听筒,说:“小刘,你好。”香妹会意,在外面放下了电话。

  刘浩说:“朱书记你好。我把这边工作交代了一下,想干脆跟你去一趟北京,请你批准。”

  朱怀镜说;“你若还有别的事,就便去一趟也行。专门陪我去,就没有必要了。”

  刘浩说:“当然是专门陪你去。”

  “那就没必要,真的。”朱怀镜说。

  刘浩很是恳切,“朱书记你就别那个了,我也好几个月没去北京了,正好陪你去一趟。如果我去了不方便,那就算了。”

  朱怀镜只好说:“行吧,你去吧。你把这边好好安排一下,别误了生意。”

  香妹送走客人,进来取了旅行箱,替男人整理行李。又埋怨他在里面抽烟,屋子像砖窑了。朱怀镜说:“我现在是尽量不让人到家里来。你也要同这些人说说,不要老是上门来,别人看着不好。每天闹哄哄的,对孩子学习也有影响。”

  香妹就没好气,说:“到底是找我的人多,还是找你的人多呢?”

  明天就要出差了,朱怀镜不想闹得不愉快,就不多说了。香妹整理好了男人的行李,就去洗澡。洗完了出来,不知在外面做什么,没声没响的。朱怀镜再坐了会儿,听不见任何动静,就想香妹准是睡下了。他出去看看,客厅灯已熄了。他还没,却卧室取衣服。推门进去,听得香妹早已睡着了,发出轻微而匀和的鼾声。朱怀镜想自己马上就要去北京,香妹应叫他一块儿上床睡觉的,可她却自个儿就去睡了。他心里就怨怨的,马马虑虎虎洗了澡,往床上重重地一躺。香妹就被吵醒了,也没说什么,只是翻了下身,马上又响起了鼾声。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6-3.2 对其自身具有确定性的精神、道德(下) - 来自《精神现象学(上卷)》

(c)良心,优美灵魂,恶及其宽恕①     ①从“良心”到“优美灵魂”再到“恶及其宽恕”,是黑格尔心目中德国道德哲学发展的三部曲。从康德、费希特的道德主义,到席勒、诺瓦里斯、谢林、施莱马哈等人的浪漫主义,表明那以居于彼岸的纯粹义务为其本质的道德意识(良心),发展到了道德上的“慧心”、优美灵魂;个体与普遍要联合,私意与公心要一致,有时个体占优势,有行动,有时普遍居主导,只静观。再进一步发展,就到了黑格尔认为比道德较高的宗教阶段。“恶及其宽恕”,表明在天启的基督教那里义务与冲动、理性与感情都辩证地取得了和解,达到了具体……去看看 

尼克松访华的种种感受:关于周思来,关于叶剑英,关于江青,关于长城,关于体育比赛……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我们发现中国人看起来比较容易相处,原因之一是他们一点也不骄傲自负。他们和苏联人不同,苏联人一本正经地坚持他们所有的东西都是世界上最大的和最好的。中国人几乎念念不忘自我批评,常常向人请教怎样改进自己。甚至连江青也不例外,当我对她说她的芭蕾舞给我多么深刻的印象时,她也说,“我高兴地知道你觉得它还可以,但是请你讲一讲有哪些地方要改进。”周不断地提到他们需要了解和克服自己的缺点,我就不禁想到赫鲁晓夫怎样吹牛皮说大话,和他相比中国人的态度要健康得多。我当然知道,这只是他们的一种态度,他们有意作出决定要这样来……去看看 

第六章 古代文明的结束 - 来自《全球通史(上卷)》

只要勇于冲杀,便可达到征服的目的;因而,习惯于游牧生活,习惯于在沙漠地区形成的野蛮风俗的民族,能够很容易地征服较文明的民族,即使后者的人数比前者更为众多。……                     伊本·赫勒敦   无论哪个文明中,都有不少诗人和思想家在回顾过去时流露出思慕之情。他们把史前时期的人看作是“高尚的野蛮人”,未占染上文明的腐败影响。很久以前,当人类生存的第一个精采篇章“刚刚开始”的时候,人间是一个乐园。印度史诗中有好些诗书讴歌了美好的过去,说那时的社会没有等级差别,人们可以自在地、无忧无……去看看 

第七章 北伐 - 来自《蒋介石传》

蒋介石曾在日记中表示他不喜欢政治,他写道:“政治使人过狗一般的生活 ……道德何在?友谊何在?”但是不久就表 明,在政治权术方面,他是一个“进步”很 快的新手。    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上,国民革命军是一种新型的军队。他们充满信心,并由于取得了巨大、迅速的胜利而士气高涨,随着不断地向北进军,队伍也随之不断地状大。   如果说历史上一个统一的中国曾在最混乱的变革中出现过的话,那么,北伐将是必要的。   蒋介石非常自信地认为,不管局势如何,他都能够领导新的革命军走向胜利。   然而,共产主义者,尤其是苏联人,却不象他那么乐……去看看 

23 我何所得?我何所失? - 来自《吃蜘蛛的人》

刚迈进家门,母亲就冲出来迎接我。她的脸仍是又黄又肿,此刻却洋溢着快乐,写满了关爱。我觉得她就像童话里的母亲,一下看见自己在森林里迷途三天的小女儿回到家中。看到母亲这样,我很感动,一下释然了。父亲随后告诉我他们那头的故事。   父亲说他开始完全没有注意到我那封短信的弦外之音,他平时在家中还算比母亲更善解人意呢,但这次他却疏忽了,只把这当成一般的信,径自回复,用的是惯常的那种令我痛恨的官腔。而母亲却感到不安。她不断地在琢磨我写的那几行字,不久她就恍然大悟,意识到我遇到了麻烦,很大很大的麻烦。   她对父亲说:“……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