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梅次故事》

  不久,王莽之终于调走了。原先传说的很多好位置都没他的份儿,只在北京某部门安了个闲职。朱怀镜总算松了口气。

  向长善问吴飞案是不是还要继续追下去?朱怀镜也想马上查下去,但他仔细掂量,说再看看吧。他暗自猜测,陆天一只怕是根点燃了的导火索,说不定就会烧到王莽之那里去。静观其变,相机而行吧。

  一夜之间,梅次各县市和部门的头头脑脑都走马换将了。只剩余明吾和尹正东仍在马山呆着。朱怀镜同余明吾谈过一次,私下同他交了底。尹正东三天两头给朱怀镜打电话,要么汇报思想,要么请示工作。朱怀镜明白尹正东的心思,偏偏三缄其口。他心里早就有谱了,迟早要把尹正东弄下去。

  朱怀镜突然接到市纪委电话,尹正东有麻烦了。电话是市纪委书记庞浩打来的,“怀镜同志,陆天一供认,尹正东当县长那年,送给陆天一十五万。我们市纪委人手紧,想请你们协助一下。”

  朱怀镜忙说:“庞书记。我正要向你汇报哩。我最近接到群众举报,检举了尹正东很多问题。我们地委刚研究了,正准备立案调查。好吧.我们今天就将他两规。”

  庞浩说:“好,感谢你支持,怀镜同志。我们随时通报情况吧。”

  朱怀镜马上打了向长善电话,“长善,你赶快过来一下。”

  放下电话,朱怀镜突然感到十分焦躁。关了门,点上一支烟,来回踱步。这毕竟是他头一次下令抓人啊,况且还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办公室里开着空调,门窗关得天紧,一会儿就烟雾绕绕了。朱怀镜打开窗户,冷风飓飓地钻了进来。太阳穴马上胀痛起来。一个人在屋子里闷得太久了,大脑缺氧吧。

  有人敲门,心想是向长善到了。朱怀镜坐到办公桌前,说声请进,却是周克林推门进来了。

  “哦、克林,有事吗?”朱怀镜问。

  周克林笑笑,说:“没事。”

  “哦。”朱怀镜不想留他说话,向长善马上就会到的。

  “朱书记,听说天一同志的问题蛮大?”周克林试探道。

  朱怀镜没有回答。只问:“你听到的是个什么情况?”

  “听说初步认定有千把万的经济问题。”周克林说。

  “哦,是吗?”朱怀镜显得没有兴趣。

  周克林说:“如果确凿,天一同志脑袋只怕就保不住了。”

  朱怀镜抬头望着天花板,说:“相信法律吧。”
又听到敲门声。朱怀镜说声请进,周克林过去开了门。果然是向长善。周克林同向长善客气两句,就告辞了。

  向长善坐了下来,气喘吁吁的。他上楼时走得太急了。朱怀镜也没叫舒天,自己倒了杯茶,递给向长善。又过去把门带上了,回头坐下,说:“长善同志,同你商量个事情。”

  向长善见朱怀镜目光严厉,就不问什么事,只是等着他说下去。朱怀镜拉开抽屉,取出烟来。向长善本不抽烟的,也要了一支。两人点上烟,吸了几口,朱怀镜才说:“长善,将尹正东两规吧。”

  “尹正东?”向长善吃惊地问道。

  “是的,尹正东。”朱怀镜便把群众举报,陆天一的供认,—一说了。

  向长善叹道:“看着这些干部一个一个倒下去,真是痛心啊”。

  朱怀镜站了起来,缓缓说道:“谁让他们不争气呢?”

  向长善被烟呛着了,使劲地咳,脸红得像猴子屁股。半天才平息下来,说:“朱书记,我觉得,吴飞案也不能久拖。”

  朱怀镜低着头,来回走着,说:“吴飞案,肯定是要查下去的。暂时时机还没成熟。先全力以赴查尹正东吧。尹正东有些匪气,要注意方法。长善,我建议,由组织部打电话给他,让他来地区谈话。他一到宾馆住下,你们就把他控制起来。我同组织部去说,你们派人在梅园等着。怕走露风声,马上行动吧。注意,请你亲自带着人去梅园,先不同参加行动的同志讲,临时再告诉他们。尹正东人缘很好啊。”一
朱怀镜说罢,拿出几封检举尹正东的信件,提笔作了批示。向长善接过批示,马上回去调兵遣将。闭目片刻,朱怀镜提起了电话筒,“永杰吗?你好。请你给正东同志打个电话,请他来一下,我想找他谈谈。”

  “正东同志?好吧,我同他联系上。”韩永杰语气间隐隐流露着迟疑。

  朱怀镜怕韩永杰起疑心,便说:“明吾同志我找他谈了,还没时间同正东谈。请他马上过来吧。”
韩永杰说:“朱书记亲自找他谈谈好。我感觉正东同志好像有些想法。”

  朱怀镜不再多说,挂了电话。过了几分钟,尹正东自己打电话来了,问:“朱书记,我是正东啊。韩部长说您找我?”

  朱怀镜哈哈一笑,说:“正东啊,韩部长都同你说了吗?好吧,你过来一下吧。”

  朱怀镜这么一含糊,就把尹正东的嘴堵上了。他不便告诉朱怀镜,韩部长没同他说什么。他也许以为自己要被提拔了,朱怀镜要亲自找他谈话。韩永兴只是纪律性强,才没同他具体说吧。尹正东的语气听上去有些兴奋,说:“行行,我马上过来吧。”

  从马山赶过来很近,下午刚上班,朱怀镜就接到了尹正东电话,“朱书记,我到了。我到你办公室来?”

  朱怀镜说:“我四点钟找你谈,正有个会。你先住下来吧。”

  尹正东说:“我住下来了。”

  朱怀镜说:“那好。你住在哪里?我散会了过来吧。”

  尹正东说:“我住梅园三号楼,二零五。不麻烦您,到时候我过来吧。”

  朱怀镜笑道:“正东你客气什么?我又没请你吃饭。你在房间休息,等着吧。”

  又过了几分钟,向长善打电话来,“朱书记,我向您报告。尹正东被控制住了。”

  “哦,好吧。”朱怀镜问,“他情绪怎么样?”

  向长善说:“他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就是骂娘。现在缓和些了。”

  朱怀镜说:“这个人要认真对付,你们要派最精干的力量。”

  快下班的时候,向长善跑到朱怀镜办公室,表情有些神秘,说:“朱书记,尹正东死不开口。他只强调一点,硬要同您见一面。”

  朱怀镜断然道:“我不会同他见面的。”

  向长善说:“您当然不能同他见面。我只是在琢磨,他是个什么想法?”

  朱怀镜长叹一声,说:“长善,我俩坐一下吧。”

  向长善的目光有些疑惑。朱怀镜心里明白,凭向长善多年的办案经验八成猜着什么了,只是不好说出来。
  朱怀镜左右权衡,心想也不必再顾忌什么了。便说:“长善,尹正东给我送过十万块钱。”

  向长善的手微微抖了一下,掩饰着他的惊愕。朱怀镜淡然一笑,就起身打开保险柜,取出几张银行账单。
  向长善看过账单,半天才反应过来,说:“原来是这样啊!”

  朱怀镜说:“长善,我不想让这事传出去,借着这件事,我自己固然可以成为传奇式英雄,但是会有负面影响,让群众对官场失望。还会带出一系列问题。人们会问,难道只有朱怀镜上个人收到这么多钱吗?其他领导呢?他们就没有收到过一分钱吗?总之,对大局不利啊。”

  向长善听着,眼圈竟红了起来,佛嘘道:“朱书记啊,怎么回事?现在要做个好人这么难?非得偷偷摸摸不成?对不起,我情绪有些激动。也许是人老了吧,越来越容易动感情了。”

  朱怀镜说:“长善,有些问题是容不得我们讨论的,就得按现实情况去做。你们不要管他尹正东说我什么,尽管依法办案吧。”

  向长善揉揉眼睛,说:“好吧。我心里有数了,就不怕他使任何手段了。”

  送走向长善,朱怀镜独自在办公室里坐了好久。他心里很不宁静。天知道尹正东还会咬出多少人来!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七章 德国的作战计划 - 来自《制空权》

德国的作战计划我们已经一般地描述过其梗概了。简单说来,是在地面阻滞敌人的同时,在空中击败敌人,从而使敌国遭受严重的损失,迫使其停止战斗。独立空军的作战计划设想用一系列的进攻行动达到双重目的:击败敌人的航空兵部队,对敌方领土实施进攻。第一个进攻行动必须在战争一开始就发起,以便在敌人动员过程中抓住敌人的航空兵部队。无论如何,必须试图使用全部独立空军,以便较容易地击败敌人的空中力量,并使他们感到自己处于劣势。独立空军的各部队经常保持战时编制,随时准备行动。由于它们在和平时期驻在永久机场,指示他们一旦发生战……去看看 

生平年谱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1811年(嘉庆16年)11月26日(农历10月11日)生于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荷叶乡天平村,乳名宽一。  1815年(嘉庆20年)5岁在家识字读书。一年后入家塾“利见斋”。  1826年(道光6年)16岁春,应长沙府试(童子试),名列第七。  1830年(道光10年)20岁就读于衡阳唐氏宗祠,师从汪觉庵。一年后转入湘乡涟滨书院。改号涤生。  1833年(道光13年)23岁秋,参加湘乡县试,考取秀才。  1834年(道光14年)24岁春,入岳麓书院。秋,参加乡试中第三十六名举人。冬,入京准备会试,途径长沙,始与刘蓉相交。  1835年(道光15年)25岁4月,会试落第,留京寓长沙会馆读书……去看看 

14 - 来自《追日》

朵玉在办公室里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是叶凡打来的,她说钱处长请布县长吃饭———上回布县长请钱处长,这回钱处长请布县长,大家不谈工作,朋友聚聚而已。   朵玉说,布县长出去了,到哪儿也没说,要不你打他手机吧?   叶凡说,他手机关了我才找办公室的,布县长在哪儿,别人不知我相信,你朵玉会不晓得?好妹妹!帮个忙嘛,我叶凡吃人家饭用人家钱,连请客吃饭这么点小事都办不成,你叫我怎么做人嘛!   朵玉说,叶凡,不是我不帮忙,实在是这事有些闹大了,你我都是边上人,看得见弄不清弄得清也插不上手啊!   叶凡说,布县长也真是的,赵书记都答应了,说得好好……去看看 

第23章 决策和计划 - 来自《政治与市场》

什么是我们至今为止忽略的政治—经济组织的可供选择的方法?环顾四周,我 们看见了三种发展,正是它们建议了新的可能性。之一是以经济计划的形式尝试比 较科学的决策过程,它看来无论是在公司内或在西欧的市场取向的多头政治的政府 内都越来越明显。之二是南斯拉夫的一种新型公司。之三是多头政治的结构性改革。 在本章里面,我们将考察三种可能中的第一个:经济计划过程。我们还可以通 过说明市场取向的制度下计划的情况,提供了进一步比较共产主义制度的基点。对 许多富有思想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一点更清楚,即:未来属于有计划的人……去看看 

第20章 - 来自《至高利益》

赵启功这才在沙发上坐下来:“怎么,中院的那个邓双林到底拿下来了?”   赵启功先问:“老陈,现在说话方便吗?”   陈仲成看看倒车镜和车窗外空荡荡的路面:“赵省长,方便,请您指示。” 赵启功的声音冷峻:“和你通个气吧,李东方今天又攻上来了,你的事收不了 场了。”   陈仲成愕然一惊:“赵省长,那……那我马上到你家去!”   赵启功的声音越发冷峻:“不必了,你心里有个数就行了,不论谁找到你,你 都不要乱说,你乱说你负责,这个招呼我先打在前面。当然,能做的工作我还会继 续帮你做,你这个同志也不要考虑得太多。你很难,李东方也不轻松,峡江并……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