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骗官》

毛得富来到青云县后,各方面的工作开展得很有些声色。

首先,他与工业副县长唐五放建立了更为密切的联系,他们真的像是一对兄弟似地经常聚在一起吃吃喝喝。毛得富现在的这个位置,也是唐五放替他安排的,因为,对于毛得富来说,他搞国有企业出身,工业局是最适合的。但是,现在工业局下属的企业普遍不行,日子不太好过。而本县的煤炭运销公司却还有些油水。于是,唐县长就把这个位置留给了毛得富,以便让他开支方便一点,日子好过一点。

接下来呢,毛得富果真帮工业局办了几件事。由于他和市里的一些企业包括私营企业的头头比较熟,因此,联系起来也较为方便。现在工业局下属的企业都在搞改制,改制在很大程度上都是改为私营企业。青云县工业局系统几乎有一半是倒闭或濒临倒闭的企业,毛得富便积极鼓励外地的企业家前来购买。而毛得富呢,在购买的价格方面,给了那些老板不少照顾,串通资产评估公司尽力压低评估价格,然后再卖出去。由此,他与外地一批老板建立了更加密切的关系,而且也从中得了不少好处。当然,他也没忘了陪他们到唐县长家里走一走,临走前也留下一个沉甸甸的红包。

为了不让唐五放看出破绽,毛得富利用煤炭运销公司的费用到省委组织部去活动了一下,重点向干部处的蓝处长猛烈“开火”。在他这位老销售员的公关之下,这位蓝处长还真的与毛得富称兄道弟起来。毛得富自称没有什么事求蓝处长,而且很长时间都没有提过什么要求。这使得蓝处长很放心。于是,县委组织部里也传说省部有人与毛得富关系密切的说法。

唐五放更加相信起毛得富了,认为他以前说的果然不假。于是,他要求毛得富帮他出面说说看,最好是亲自带他去走一走。毛得富同意帮他去说,但拒绝带他去。因为带他去要露马脚,于是便撒谎道:“我的姨父不喜欢我把其他人带去,他是个比较传统的人,反对搞些亲亲疏疏的东西。因此,我只能帮你提一提,不能带你去,你可千万别介意。”

在开始的那段时间,邵枫是跟着毛得富到青云县来的。工业局给毛得富安排了一套旧房子,供他们夫妻俩居住。可是后来,大家听说那个女的并非他的妻子,便开始出现了流言。特别是工业局内部早就觊觎他的那个副局长或者煤炭公司经理位置的那些人,更是对这件事情来得关心。他们打听到这个女的来路不明,而且生性有些放荡,便向县纪委写起举报信。信中说毛得富到青云工作后,长期包养妓女,作风不检点,而且在经济上也有问题云云。

县纪委书记因忙于查处几起经济案子,对这种生活上的事并不十分关心。于是,他在一次开会时顺便与分管工业的唐副县长说了。唐副县长说:“毛得富这个人不错的,这件事一定是有人误会。我下次再找毛得富好好谈一谈,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唐五放回到办公室后,马上就把毛得富找来问了一通。结果,毛得富支支吾吾地,老半天说不清楚。唐五放清楚了,邵枫这个女人肯定有点问题,便对毛得富道:“老弟啊,我们之间呢也不是什么外人,我就直说了吧。凭你毛老弟现在的地位和年龄,凭你的相貌和才能,到我们青云县找个漂亮的大姑娘是没有问题的。要是你自己感到有困难,我老哥来给你作主。不过,邵枫这个人,你以后还是少接触为好。就算自己心里想着她,也别再让她在青云县住下去了,人多嘴杂的,大家说来说去,对你的前途不利啊。你是一个要上去的人,今后的日子还长呢。可别为了一个女人栽下去哟!”

毛得富听说唐县长要帮他找对象,心里一阵热。对于邵枫,他喜欢是很喜欢的,但一直认为这个人做妻子是不行的。这种让许多男人骑过、又染上毒瘾的女人,就是再漂亮,也只能做个情人。要是娶来做妻子,将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因此,他当即承认了错误,决定让邵枫回到市里去住,有空偶尔去看下她。至于在青云,他还是想正儿八经找个对象的。现在,他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但这个年龄并不算太大。对于这一点,他还是很有把握的。

邵枫哭了一个晚上,但经不住毛得富的一阵哄骗,最后还是离开了青云。

在红豆湖畔的那套房子里,邵枫继续过着孤寂的生活。毛得富只是在星期天或出差的时候来陪她住一个晚上,她觉得生活非常无聊。邵枫在大学里学的是英语和日语,现在她又想起找一份工作。于是,便打起广告来想给人做家庭教师。毛得富听说后,却表示反对。他不是反对她找工作,而是担心她到人家家里去之后,孩子没被教好,男主人倒被她妖艳的美貌所迷住了,最后闹得人家家庭纠纷,丑态百出,让他毛得富好没面子。邵枫经他这么一攻击,一个美好的心愿就又这么熄火了。

唐五放为了与结拜兄弟毛得富搞好关系,正在四处物色美女。

他首先从自己的亲戚当中筛选了一遍,一个外甥女在县审计局工作,但样子长得不行,身材像冬瓜似的,毛得富见了肯定倒胃口。一个表妹长得还可以,现在县土管局搞收发工作,但前年刚刚离了婚,毛得富这家伙心眼高,他是非大姑娘不娶的,显然也不可行。还有一个人选就是老婆的堂妹,长得倒是如花似玉的,也曾经叫他帮助找过对象,只可惜现在在农村做临时工,身份上不般配。

如果把毛得富介绍给其他人,比如其他一些领导做亲戚,那岂不便宜了这些鸟东西。不行,最好还是把他介绍给自己人,哪怕是让出自己的姘头,也不能把毛得富推向自己的政敌一边。因为这几天,那个姓麻的常务副县长听说毛得富有靠山后,也在千方百计地拉拢毛得富,想把自己的一个侄女儿介绍给他。麻某人的侄女儿刚刚从财经学院毕业,现在县财政局工作,长得很有些姿色和气质,估计毛得富看了会动心的。而麻某人呢,正是唐五放恨得要命的人。这一动向使得唐五放整日里感觉到压力很大。

要想防止别人把毛得富从自己身边抢过去,想来想去,只好把自己那个心爱的小红让出去了。周小红是个中专生,老家在农村,一点靠山都没有,毕业后留不住城里,只得到乡镇一家很不景气的工厂上班。在一次会议上,她认识了唐县长。唐县长很看中她的脸蛋和身材。对了,记得那是周小红所在的那个镇里新的工业大楼竣工,乡镇领导和工办领导一向会拍马屁,于是便借了个竣工典礼的名堂,请来了分管工业的唐五放和工业局领导前来剪彩,同时也是借机送一只红包上去。当然,他们自己也可以分得一份。唐五放心情很好,在进会议室之前,他就注意到门口站着那位穿绿绸旗袍的礼仪小姐,长得真有些上档次。特别是靠右手的那个,不仅身材好,脸蛋的可看性更强。唐五放坐在会议室里胡乱地恭贺了几句之后,便老想着门口那位。于是,他就老是上厕所,老是掏出手机到门口打电话。这么几次一进出,他就把右手这位小姐看清楚了,原来她长得那么可人,简直可以说得上是越看越可爱的那种。她剪着一头齐耳短发,头发梳得很有些艺术气质,但并不花哨。脸上化了淡妆,五官长得很整齐。唐五放见她一次就笑一次,那小妞呢,知道他是县长,便也迎着他笑。这一笑可不得了,真可谓“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他唐五放无城无国,却把整副老骨头都倾得酥软了。

镇党委书记早就看在眼里了,中午吃饭时,特地安排周小红陪他用餐。害得唐五放中午喝得醉醺醺地,糊里糊涂地就把其他乡镇正在争取的有关优惠政策都给了这个镇的两家企业。喝完后,唐五放还要镇党委书记以及礼仪小姐周小红陪他打红五,晚上继续喝,接下去的项目是跳舞。自然,周小红小姐与他搂搂抱抱地,跳了一曲又一曲。唐五放给她留下了一张名片,要她多与他联系。

两个月后,周小红从那家乡镇企业调到了县乡镇企业管理局,而且从原来的工人编制换成了行政编制。由于唐五放从认识周小红到发生那种关系的时间并不长,所以,除了个别人在猜测外,外界并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传奇故事。

对于唐五放来说,他其实也很不过瘾。因为,从头到尾算起来,他与小红姑娘偷偷摸摸总共玩了那么十来次。现在,要把她让给毛得富,还真有些舍不得。可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他得先把毛得富稳住,把政敌杀败,至于小情人,以后有机会再找也不迟。

毛得富与周小红一见面,果然双方都非常钟情。毛得富贪的是她的学历、气质和美貌,而周小红呢,贪的是他的地位和前途。何况,自己早已失身于人,又不必嫌毛得富年纪大一点。其实大一点有什么呢,局长总是个局长,而且听说他将来还要到市里去做官,可谓是前途无量,她周小红跟着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今后还愁什么呢?

两人一来二往,情投意合,很快就做了没有“上岗证”的恩爱夫妻。

毛得富觉得,周小红年轻漂亮,还会撒点娇,耍点女人的小手腕,跟她在一起,真像是神仙一般过日子。

毛得富因为拥有了周小红,对唐五放很是感激。而唐五放呢,则老是要周小红在毛得富耳边吹枕头风,要他帮唐县长出点力。

毛得富自然忘不了帮助唐五放做点事情。其实,唐五放无非就是想让毛得富到省委组织部那位“姨父”那里帮他说说好话,让他的位置再上个台阶。毛得富当然很愿意帮这个忙,因为只要唐五放升官,自然不会少了他的好处。只是,他在省委组织部并没有什么“姨父”,要好的倒是有一位。于是,他每隔半个月,总要到那位蓝处长家里走一趟,大包小包、红包礼金地往他家里送。搞得蓝处长很是不好意思,以为他有什么事相求。可毛得富硬说没有什么要他帮忙。而蓝处长呢,倒是个忠厚人,拿了别人的好处不替别人办事,心里总是很过意不去。于是,他硬要毛得富说说有什么困难。毛得富就故意吞吞吐吐地说了:“我自己倒没什么事,倒是我们县里有一位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唐五放,在县里口碑很好的,你有机会的,最好是帮他说一说。”

蓝处长以为唐县长是毛得富的什么亲戚,不料毛得富道:“我不是青云人,在那边并没有什么亲戚。我原先是在南江制药厂的,当过副厂长。自从我认识唐县长后,他为了搞好当地的工业生产,硬要我到他们县里去工作,我被他高度的事业心所感动,离开了城市,到那个小县城里当了个工业局的副局长。我自己倒没什么,可我觉得,像唐县长这样的人,真是不可多得。青云的工业经济能搞到今天这个局面,那都是唐五放的功劳啊。可是上面有些人总是偏听偏信,因为唐五放在上面没有人帮他说话,所以,他当了这么多年的副县长,尽管成绩再大,也是上不去。他自己无所谓,可我看了过意不去。我们都是有点事业性和责任心的,是有点党性的人,看到这种现象我心里很不服气。所以,如果你愿意帮忙的话,最好是帮他一下。听说,我们青云县是你联系的。”

蓝处长听毛得富说了这番话,心里很是感动,一是毛得富花了这么大的代价与处长搞好关系,但他并不为自己谋利益,他觉得毛得富是个素质很高的人;二是唐五放在青云干出那么多的成绩,这么多年上不去,现在的政治风气也的确存在类似的问题。但唐五放还是幸运的,他自己不来说,下面的人还是忍不住要替他说话。由此他断定,那个唐五放必定是个德才兼备的基层领导。他决定找机会再了解一下,替他办成这件事。因为,听说青云县的领导可能要动,这件事还是有希望的。

几个月后,好消息果然来了。青云县的县委书记调市里任市委常委兼宣传部长,县长接替县委书记。而这个县长的位置呢,有人说是常务副县长来顶,有人说是由专职县委副书记来顶。可是到最后呢,出乎预料,原来由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唐五放顶上去了。

据说,省委和市委组织部联合考察时,有人反映唐五放有不少问题。但上面认为这是内部政治斗争,有些人素质不高,有政治野心。最后还是敲定了唐五放。

唐五放做起了青云县的县委第二把手、政府第一把手,便开始动起真格。在他的极力推荐下,现任工业局局长接替他担任分管工业的副县长,现任副局长毛得富就任县工业局党委书记兼局长。

毛得富有了县委副书记兼县长唐五放作靠山,有着县工业局局长这把金交椅,便开始贪得无厌地捞起钞票来。

那些想当厂长副厂长的企业人员,一拨一拨地往他家里走动。送上一万两万的,科长当了副厂长,送了三万四万的,副厂长变成了厂长。那些不愿跑的厂长们,就被排挤到一边,当个光杆书记。于是,为了保住现有的厂长位置,那些工业局下属的厂长们,也不得不一万两万地往他家里送。

那些想从差的企业调到好的企业的,那些想从外地企业调到县城企业的,那些想从企业里调到工业局来的,也大把大把地送来了钞票。

还有工业局内部想提干的,也有了信心。那些人早被老局长压了多年,因为总是上不去,一个个都萎靡不振的,像根炸得不能再炸的老油条。现在好了,有了毛局长这样的人当头,他们都来劲了。在向毛局长家里活动了一番,送上礼金礼卡之后,大家都有了些变化。

由此,毛得富局长的房子也由旧的换成新的,各种现代化电器应有尽有。他每隔几天总要到银行里去存一次款,晚上和周小红一起躺在床上,点着存折上的阿拉伯数字,偷偷地发笑。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Lecture 06 : The Declaration of Paris - 来自《国际法(英文版)》

One point of considerable interest in International Law is the very different degree of durability which the various parts of the system have proved to possess. The oldest rules which belong to its structure are simply rules of religion and morality ordinarily applied between man and man, but so modified by the international writers as to be capable of application between state and state. By the side of these are borne rules which have been inherited from the oldest stratum o……去看看 

第47章 - 来自《梅次故事》

次日清早,陈清业同舒天在外面吃了早点,去朱怀镜家。香妹正在准备行装,鼓鼓囊囊地塞了个大包。朱怀镜在一边说,别带多了东西,将就点算了。香妹说你别管,到时候这也没有那也没有,你只管开口问我要。  没等多久,香妹打点好了。棋棋可高兴啦,听他妈妈说声走,蹦蹦跳跳就跑出门了。朱怀镜穿了件羽绒衣,戴了顶绒线帽,手里还拿了副墨镜。   出门不远,就是通往荆山的10路公共车。陈清业说坐的士,朱怀镜不让。舒天便说,清业你听朱书记的吧,他就是这样的。   公共车是有空调的,不太透风,人气很重。朱怀镜好几年没坐公共车了,早不习惯了。他调匀……去看看 

第02章:进步和熵 - 来自《控制论和社会》

如前所述,自然界之倾向于秩序紊乱的统计趋势,亦即孤立系统之具有熵增加的趋势,乃是通过热力学第二定律表现出来的。我们,人,不是孤立系统。我们从外界取得食物以产生能量,因而我们都是那个把我们生命力的种种源泉包括在内的更大世界的组成部分。但更加重要的事实是:我们是以自己的感官来取得信息并根据所取得的信息来行动的。   就这个陈述所涉及的我们与环境的关系而言,物理学家现在都已经熟悉其意义了。信息在这个方面的作用,有个天才的表示,它是由麦克斯韦以所谓“麦克斯韦妖”的形式提出来的。我们可以把这个妖描述如下。 ……去看看 

和蒋经国相处的日子 - 来自《蒋经国自述》

薛汕   洪都邂逅   “蒋经国同志!”   我以前曾经这样当面称呼过,期待以后仍有一天作这样的称呼。但这毕竟已成为永远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了。   我们党的领导人称他为“蒋经国先生”了。这就有条件,也有基础,更有可能让我称他为“蒋经国同志”。这话怎么说明?在爱国主义大义面前,曾经这样相处过;仍然在爱国主义大义面前,也有可能再度相处。在这里,让我回到曾经这么称呼他的岁月。   我少时读到王勃的《滕王阁序》,那“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名句,老在脑海里回响着。因此,当我一脚踏上“洪都故郡”的时候,即使当……去看看 

第二章 长沙激战 5、计赚左宗棠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门外站的正是陶府的家人陶恭,左宗棠出门亲迎。陶恭随着左宗棠来到客厅,只见客厅两边楹柱上一副联语甚是引人注目:“文章西汉两司马,经济南阳一卧龙。”陶恭出入过不少诗书官宦之家,还没有见过气魄这样大的联语,心中暗暗称奇。坐定后,陶恭将陶桄的信交给左宗棠。陶恭虽然早闻公子丈人的大名,但见面还是第一次。他趁着左宗棠拿着信边走边看的机会,悄悄地仔细打量了一眼。见左宗棠四十来岁年纪,五短身材,背厚腰粗,面白略胖,眼圆鼻直,下巴饱满。陶恭想起别人议论左宗棠时,常说他燕颔虎背,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再转眼看客厅,尽管是避……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