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骗官》

走过那片草坪,有一条清澈的小溪。要是在其他地方,这里的草坪和小溪早就被高大的建筑取代了,但这里是高干宿舍,高干们决策要替自己着想,于是就在这里留出了这片草坪和小溪,供自己和家人们闲来欣赏。

小溪中间有一块较深的水塘,可以供人洗衣物。毛得富经过小溪时,脖子一歪,就看见了一个人影在月光中轻轻地晃动。

那是一个很优美的影子,毛得富觉得很可能是个美女。在想象力的牵引下,毛得富来到了水塘边,装作洗手的样子,观察了一下。嘿,果真是个美女。

旁边的一盏定时路灯忽然亮了,毛得富就把她看得更清楚了。眼前的姑娘不到二十岁,打扮很普通,但轮廓非常动人。精于女色的毛得富可以肯定:只要认真打扮一番,这位姑娘将是整个南昆市里最迷人的一大美女。

毛得富把所有的不如意事都忘记了,这时只是一门心思地想得到她。便问道:“小姐,这么黑了,还在洗什么?”

姑娘抬起头,以为毛得富就是附近宿舍里的居民,便对他道:“我在洗衣服,他们家里刚刚停水。这些衣服和尿布一定要晚上洗好的。”

毛得富道:“你是被雇来当保姆的?”

姑娘道:“嗯,我来了才一个星期。”

毛得富问:“他们给你多少钱一个月?”

姑娘道:“吃他们的,两百块一个月。”

毛得富道:“太少了。要是你替我干的话,我至少给你五百块。”

姑娘道:“你不会骗我吧?你家里也有小孩?”

毛得富道:“骗你干啥,我又不是骗子。我家里没有小孩,不过有个大人需要照顾,比照顾小孩容易多了。你要是愿意的话,明天就到我家来吧。”

毛得富留了个地址给她,道:“尽快来找我啊,五百块不够的话,还可以多一些。只要干得好,我可以给你发奖金。”

过了两天,正好是星期天的下午,毛得富正在房间里睡觉,那位姑娘敲响了他的门。毛得富穿好衣服让她进来,再细细地一看,嘿,看上去比昨天更美了。她身上穿的衣服虽然普通,但她长得实在是楚楚动人,简直就像是出水芙蓉一般,没有丝毫的杂质。

这位姑娘名叫孟小真,今年十八岁,刚刚高中毕业。在学校里,她是位能歌善舞的小明星。高考时,只差两分而落了榜,只够自费生的分数。可是,由于父亲病故,母亲生病,根本就不可能花一大笔钱自费上大学。她只得外出打工,赚了钱还想寄回去给母亲治病。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都在学校里读书,成绩很好。她希望自己能够帮助他们上大学。所以,她那天听说这里除了供吃外,还有五百块钱好赚,就赶忙辞了那户人家来了。

毛得富觉得小真家里还真够可怜的。不过,越可怜越好,越可怜他就越有发挥的余地,可以让小真为他做“很多”事情。

小真在述说了自己的身世和苦恼之后,问道:“你们家大人呢?哪个需要我照顾的?”

毛得富笑了笑,道:“我们家就我一个人,需要照顾的人就是我。”

小真也笑了起来,道:“你长得好好地,干嘛要人家照顾呀?”

毛得富道:“我看上去长得好好地,其实我毛病怪多。我经常关节痛,腰痛,有时还头痛,整天昏昏沉沉地,的确需要人照顾。”

小真道:“你有没有到医院看过,可能治一治就会好的。”

毛得富胡诌道:“我去看过,医生说没有什么大毛病,需要我在家里好好休息。你放心,我没有什么传染病,就是身体老是不太舒服而已。你在家里只要帮我烧烧饭,洗洗衣服就行。工作清闲,工资不低,干得好还要给你发奖状。”

小真幼稚地道:“奖状我就不要了。”

毛得富道:“嗯,奖状不要,奖金还是要给你的。”

两人都笑了。之后,他们就在租来的这个小套间里共同生活了半个多月。

毛得富觉得这半个月很幸福,又很难受。幸福的是整天面对着这位天仙般的少女,生活真是如诗如画般地美妙;难受的是他受到这美妙的刺激之后,很想尽快地与她恩爱一番。可是,小真姑娘在毛得富来挑逗之后,却总是一本正经,而且老是提高警惕地,坚决不上当。

不过,这点小事自然难不倒毛得富先生。小真姑娘再传统,显然也逃不出他老毛的如来佛手掌。

这几天,毛得富整天在南昆市的药店里转,终于,有一次他获得了一种药性非常好的新药。晚上,他就偷偷放了点到小真烧的那碗鲫鱼汤里。而且,他自己装模作样地吃了几口之后,便非常客气地让她把鱼汤给喝掉。

小真姑娘觉得这位毛先生真是非常地好,要是他某些时候不想动手动脚的话,那就更加可敬可爱了。而且,在这里工作除了烧饭洗衣服外,真的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陪着毛先生看看电视、聊聊天而已,真是轻松得要命。更让人高兴的是每个月还有五百块钱好拿,据他说还有奖金,小真就暗暗地在猜多少,会是一百还是两百呢,要是有两百就好了,那她每个月就有七百块了。对于她所在的那个贫困县来说,一个月除了白吃白喝还有七百块钱,这是一笔多大的数目啊!真是不可思议。好好地干上几年,有了这笔钱,小真就不用担心母亲看病和弟妹们读书没钱了。这么一想,小真觉得毛先生简直就是一位救世主了。

洗了碗之后,小真坐在沙发上陪毛得富看电视。看着看着,她就觉得浑身发热起来。毛得富一边看电视,一边和她开玩笑。小真看了看毛得富,觉得他今天特别地可亲可爱,忽然间,她竟然有了一种越来越深地爱他的感觉。

那种感觉让小真很难受,于是,她就扑到了他的怀里。对于毛得富的亲吻和抚摸,她感到非常幸福。最后,她就躺到了床上,和毛得富彻底地爱了一回。

第二天早上,小真回想起来就对自己做的事情非常后悔。

毛得富当然不会点到为止。此后,他就每天晚上都在她吃的东西里面做点名堂,于是,小真就自觉地配合起毛得富行起夫妻之事,到了后来,即便停了药之后,她也渐渐有了兴趣,显得乐此不彼。

毛得富就带着小真到南昆市的大商场里选购时髦衣物和高级化妆品,经过这么一包装,小真看上去就更加光艳夺目,真是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把个毛得富每天都爱得死去活来,两个月下来就瘦了六斤半。

小真姑娘越来越老练,也越来越风骚。更要紧的是,她学会了讨价还价。两人商定:毛得富除了包她吃住打扮外,每个月付她五千元。如果在“那方面的表现”成绩优异的话,年底再给以奖励。

毛得富补充道:“如果你需要的话,我还要到文具店里买一张奖状,写上:特发此证,以资鼓励。”

小真就又笑了。他觉得,毛得富真是一位可爱的富翁。

毛得富与小真就俨然成了一对恩爱夫妻。他们除了一同逛街逛商店外,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南昆国宾馆。

南昆国宾馆的美妙,主要在于靠近著名的和尚湖。为什么叫和尚湖,当地的历史学家包括地理学家至今还在争论不休,但这其实并不重要,反正和尚湖确实很美,很迷人。南昆国宾馆不但靠近和尚湖,而且和尚湖的其中一块区域,事实上已经被宾馆切割了过来,成为宾馆的一部分。另外,走出宾馆的后门,就是一座不高不低的尼姑山。山上有一些很奇怪的岩石,还长着很多古老的树种,更吸引人的是,山上还有一座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的还俗塔。

毛得富和小真姑娘就经常出入于南昆国宾馆的湖区以及后面的尼姑山上。在那里,他们亲吻,他们歌唱,像一对小恋人似地像是忘记了世界上还有其他人存在。

他们的举动,引起了一位外地人的注意。

这位客人两天前刚从北京来到南昆,下塌在南昆国宾馆。看上去,大约有三十五岁左右,大脑门,长脸,头发梳得光光的,但数量不太多。他的腰上别着一只很小的手机,并且不时地要摘下来用一种京味十足的腔调大声地喊些什么。

他就坐在宾馆内那块湖区附近的露天餐桌旁,四处地瞄着什么。远远地,就看见了毛得富和孟小真两人,亲亲热热地,一会儿这里一会儿那里。

这时,一位头发也是梳得光光的矮个子,走到客人面前道:“毛总,她们来了!”说完,后面就跟来两位年轻的姑娘。姑娘们身材苗条,皮肤白嫩,是宾馆礼仪小姐中最出色的两位。

毛总一边一个地搂着坐下,微微地笑了一下,但并不十分兴奋。

矮个子在一旁道:“小姐们,好好陪我们毛总玩,陪得好有重谢!”

毛总把左边的一位拉过来亲了一下,又捏了右边那位的大腿。这时,他把目光扫向了刚从后门进来的毛得富和孟小真两位身上。

毛总问道:“那位也是你们的礼仪小姐么?”

小姐们知道他指的是毛得富身边的那位,便答道:“不是,她是那位老板的女人,经常在这里进出的。那位老板好像是江浙一带的,很有钱,他经常在我们宾馆里请客的。”

毛总似乎对江浙老板身边的女人很感兴趣,便对矮个子道:“小皮,你一定能把那女的弄到手!”

小皮听出了毛总的意思,不是叫小皮去弄到手,而是叫他去打听一下,能不能把她献给毛总。

两边的礼仪小姐就有点吃醋了,道:“啊呀,毛总,你们男人好花啊,有我们两

位陪着,你们还要想着别人。那个女的,并不比我们好到哪里呀!”

毛总微笑道:“当然,你们比她漂亮多了,我哪会对她有兴趣呢!你们先回去吧,

今天晚上再来陪我喝酒,然后再乐一乐。我会好好谢你们的!”

两位小姐被打发走后,毛总对小皮道:“那位小姐,可真是如花似玉啊!”

小皮道:“而且年纪很轻,最多十八九岁。”

毛总道:“她的眼睛很大,鼻子很挺,嘴巴特别性感!”

小皮道:“脸蛋也生得好,皮肤就像画出来似的,我从来没有看到过比这更好的皮肤了。”

毛总道:“她的腰也很细,大腿修长。”

小皮道:“毛总,您再说下去我也受不了了。您究竟想怎么样?”

毛总道:“那还用说,去打听一下,究竟是什么来头,能不能把她弄到手,要不惜一切代价。这么好的货,恐怕全北京城都没有。”

小皮道:“那女的自然好说,就怕那男的不肯罢休。”

毛总道:“那男的究竟是做什么生意的,我们可以帮他一把。或者,干脆花个几十万补偿他一下也可以。只要他愿意把那女人转手就行。”

毛得富和孟小真坐在了湖区的另一边,和毛总遥遥相对。

小皮走过去,递上一张名片道:“我是北京大鹏公司的广告部经理。”毛得富看了看名片,道:“哦,皮经理。”

小皮道:“听说你也是一位生意人,今天偶然碰到了,我想和你聊一聊,也许,我们还有合作的可能。”

孟小真听说他们要谈生意,就拿着一包蜜饯,跑到湖边去看金鱼去了。

这时,小皮壮着胆子道:“我们总经理刚从北京赶来,想和你谈一桩生意。只要你愿意让一件东西,他可以让你发大财!”

毛得富道:“让一件东西?什么东西?”

小皮笑道:“不好意思,就是刚才走开的那位小姐。”

毛得富对这种问题觉得又吃惊又新鲜,便笑道:“嗬,我也很不好意思。什么都好让,就是她不行。”

小皮道:“女人多的是,你想开一点嘛。我们这位老总很有来头,说不定,你很需要他的帮助呢!”

毛得富道:“那我倒要听听他有什么来头。”

小皮道:“你知道中央的那位靳首长么?”小皮报出了靳首长的名字,毛得富心里一惊道:“怎么?是靳首长看中了我的女人?”

小皮笑道:“不,不是靳首长本人,而是靳首长的外甥,也就是靳首长妹妹的儿子,他叫毛大鹏,是我们公司的总经理。他父亲也是位部长,现在已经离休了。”

毛得富道:“姓毛,和我同姓,他笑道:“这件事情我们得慢慢谈,让出去也可以,可我能得到什么呢?把她让给别人,那可真是要我的命啊!”

小皮朝对面打了个手势,毛总就过来了。

谈了一会儿,毛大鹏道:“我是个爽快人,这样吧,我补偿你五十万!”

毛得富对五十万很有些动心,毕竟,五十万不是笔小数目。可是,毛得富是个生意精,越是对方出手大方,越说明还有油水好榨。于是道:“我也是个拥有几千万资产的人,区区五十万,我也不缺这几个钱啊!”

毛大鹏拿出一张纸条,递给毛得富道:“这是一张烟草批发的条子,就凭这张东西,你一转手,就可以赚一百万!”

毛得富看了看,发现这上面的烟草价格还真便宜。南昆是个名烟生产基地,可能这位毛大鹏是到这里来倒卖香烟的。看来,他真是靳首长家里的人,否则哪会搞到这么便宜的价格呢?不过,他还不能肯定这张纸条的真伪,于是道:“这张东西真能赚到一百万么?”

毛总道:“这样吧,你先拿去,赚到钱后我们再谈。反正我这几天都住在这里。我是个爽快人,金钱和美女,都是可以慢慢谈的嘛!”

毛得富写了张收条给小皮,两天后,果真有一百万的资金打到了自己的帐上。这回,他可是真相信那位毛总的身价了。靳首长的外甥、毛部长的儿子,天哪,这家伙真有福气。要是我毛得富能够攀上这个门第,还愁下半辈子不出人头地?

在另外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毛得富和毛大鹏坐在了同一个餐桌上,但他今天没有把小真带来。现在,他基本上愿意把小真让给他了,但他还想讨价还价,最好是能和这位毛总再结拜个兄弟,也让自己做回靳首长的外甥,哪怕是个干外甥,也是一辈子沾光啊!

毛总毛大鹏道:“怎么样?现在想通了吧?只要你答应我的小小要求,今后我们还可以继续合作,你身上有了钞票,还怕没有更好的女人?”

毛得富对一百万非常满意,不过,对于今后继续合作的事,知道那是客气话。你想,把我的小真弄到手之后,他还会理睬我么?因此,必须抓住机会,再捞点便宜来。于是道:“是啊,你说的那件事好说。不过,我还有个小小的要求。”

毛大鹏问:“什么要求就尽管说吧。”

毛得富道:“也许是我们有缘,你姓毛,我也姓毛,咱们都是一家人哪。所以,我把女人让给你也没关系,反正都是给姓毛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既然我们有缘,我看小弟是不是能够高攀一下,咱们干脆结拜为兄弟,怎么样?”

毛大鹏差点要答应,可是自己比毛得富小,到这地方要认个大哥,觉得自己太吃亏。更何况,这鬼东西不知道下面还会打什么算盘。于是道:“结拜就免了,反正我们都是一家人,还用结拜什么呢?只要咱们讲交情,将来都是哥们,有什么事情,你尽管来找我!”

毛得富看看这一招不灵,便缓了缓道:“毛总准备在南昆呆多久呢?”

毛大鹏道:“我到南昆,是陪我母亲来的。今后,我母亲就在南昆干休所疗养了。对,你这位哥们要是够义气,我看到时候可以帮助我照顾一下母亲。”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卷第一篇:论对优点和缺点的感觉 - 来自《道德情操论》

第二卷 论优点和缺点;或,报答和惩罚的对象第一篇:论对优点和缺点的感觉引言  另有一种起因于人类行为举止的品质,它既不是指这种行为举止是否合宜,也不是指庄重有礼还是粗野鄙俗,而是指它们是一种确定无疑的赞同或反对的对象。这就是优点和缺点,即应该得到报答或惩罚的品质。  前已提及,产生各种行为和决定全部善恶的内心情感或感情,可以从两个不同的方面,或者从两种不同的关系上来研究;首先,可以从它同激起它的原因或对象之间的关系来研究;其次,可以从它同它意欲产生的结果或往往产生的结果之间的关系来研究;我们也说过,这种感情……去看看 

第12章 - 来自《十面埋伏》

“何波甚至在一种下意识里,感到罗维民似乎正处在凶险和危难之中!   市局刑警队队长魏德华从古城监狱回来,立刻来到了地区公安处处长何波的办公室。   听完魏德华的汇报,何波呆呆地靠在椅子上,好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看来事态比他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这个几乎跟模拟画像一模一样的犯罪嫌疑人,尽管近在咫尺,你对他却只能是无可奈何,无能为力!因为你根本就接近不了他!之所以接近不了他,是因为他被关在我们的监狱里!这个犯罪嫌疑人竟然严严实实地被保护在我们的监狱里!   这里头的原因和秘密,惟有他们自己最清楚。也就在这一……去看看 

第二章 - 来自《骗官》

毛得富一路走一路歇,走到毛家庄时,天已经完全亮了。毛家庄有他的同学毛得干。毛得干是他所有同学中最谈得来的一位。原因是毛得干对毛得富的文才和口才极为崇拜,再就是毛得富与毛得干两人的名字听起来像是一母所生,两人早在十年前就是结拜兄弟了。毛得富在毛得干家里一住就是十多天,渐渐就把伤养好了。毛得干不知道毛得富究竟干了些什么,但听说毛得富在村里受欺负,心里就很为他鸣不平,恨不得拿把柴刀上去收拾一下王麻子和陈哑巴。毛得富怕毛得干得知真相,便装出英雄肚量,要他不要与这些小人计较。毛得富与毛得干谈起理想,他说:“在……去看看 

第五章 对世界未来文化的推测 - 来自《东西文化及其哲学》

以上我们分作事实、见解、态度三项,又附中国秉持西方思想的人的思想一项,来指证西方文化现在变迁的形势已经可见;以下将试为推测世界未来文化大约是什么样子。于此,我们自先去推测最近未来的文化,然后乃论及其后又将怎样。在这里,我们自又先去总揽着大体指定最近未来文化的根本态度,然后略分物质生活、社会生活、精神生活三方面去说一说。说到最近未来所要持的态度,我们又不能不有个分别,就是:世界最近未来文化的根本态度是一个样子;从此刻到最近未来文化的开幕其态度又是一个样子。我们已经说过事实的变迁于文化变迁上最关重要,而……去看看 

1-5 战债和美国 - 来自《预言与劝说》

一、战债取消问题(1921年)   有一种说法认为在此后的一代或两代期间内,协约国对德国政府将施加足够的压力,也就是说,德国政府能够对它的人民充分使用权力,从而不断地、大规模地从强迫劳动中榨取劳动成果。谁会相信这种说法呢?没有人会真心相信的,可以说,绝对没有这样的人。我们对此事要想坚持到底,简直一点可能性也没有。否则,若这件事可能做到的话,那么我们根本不值得在两三年间,打乱我们的出口贸易、扰乱我们的工业平衡,更不值得由此而危及欧洲的和平。   关于美国以及它对各协约国政府所欠战债索取问题上的修正,所适用的原则与……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