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骗官》

劳宜帮拍了拍小蓝姑娘的大腿,道:“你看你看,我说的没错吧?”

小蓝羞羞地道:“嗯,劳主任真有眼力啊。”

劳宜帮喝了几口后,很神秘地对毛得富道:“毛老板,你肯定知道了,你那个开发区总经理的事情已经批下来了。这个总经理,其实就是开发区主任。这可是我们南昆市最肥的一个位置啊。”

毛得富举杯笑道:“得感谢劳主任关照啊!”

劳宜帮碰了碰杯,道:“是啊,为了你这事,我也没少费劲。现在不当书记了,不参加书记办公会议和常委会了,可在人事问题上,他们还得征求我的意见。不然,我们人大常委会顶起真来可是件麻烦事。有人说你当开发区主任不行,我说怎么不行,你们常委会定下来,拿到我人大来讨论,保证他通过就行!”

开发区主任属于政府序列正职,需要人大通过。而开发总公司的总经理则不需要人大通过。因为,市委说毛得富是个经理,而且只是个聘用干部,就不需要交人大讨论了。毛得富知道这事主要不是劳宜帮的功劳,但是听他这么说,好像真是功劳很大似地,真是可笑。

晚饭后,劳主任和小蓝把毛得富送回了家,而且小蓝手里还提了只份量不轻的礼包,递给了“小保姆”阿娇。

从此,毛得富坐进了南昆市开发区主任兼开发公司总经理的办公室里。虽然任命文件上只有一个总经理的头衔,但门口的牌子上却赫然写着主任和总经理两行腥红色的正楷,真是大权在握,不同凡响。

靳老太对毛得富的进步非常高兴,她认为,像毛得富这样规矩能干的人,早就该当领导,为老百姓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了。而毛得富呢,乖巧就乖巧在没有因为自己当了官而忘了“老娘”,特别是刚刚上任的那段时间,更是早请示晚汇报,一有空就围在靳老太身边转,替她梳头捶背,可把靳老太捧乐了。她总是对小沈夸道:“得富这孩子我就是喜欢。不像我们大鹏,一年到头看不见人影,尽说是忙着做生意,做生意哪有那么忙的呀。你看我们得富,同样是做生意当领导的,不也有空常来看我吗?所以,做小辈的好不好,关键还是看有没有孝心,有没有把老人家放在心里。你说是不是?”

从南昆市通往邻省的一条一级公路已经修好了。这条公路经过南昆市的开发区,特别是花家坡那几百亩土地,忽然之间成为各地投资者看好的最佳地段。

一位叫刘德海的香港投机商,已经到花家坡转了好几圈了。他决不是一个投资办厂的实业家,而是一个有机就投,有钱就赚的人。只要他捷足先登,在别人前面买下这块地,然后一转手,他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发一笔横财。当然,他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尽量压低价格。就现在每平方四百块的价格来计算,估计将来只能赚每平方五十到一百的利润。因此他得把价格压得再低点,价格越低,他就捞得越多。至于它的计算公式,他在香港安叻码小学读三年级时就已经学会了。

刘德海找到了南昆市人大主任劳宜帮,这个人脾气好,特别是在收了红包之后,脾气和笑脸就更可爱了。刘德海与劳宜帮打过几次交道,在最近两年投资的几个大的工程中,他都去找过劳宜帮。因为这些工程的总指挥就是劳宜帮兼的。而且,其中那次南昆第二大桥工程的招投标工作,他们合作得很好。挂靠刘德海的某建筑公司经过一种形式主义的招投标之后中了标,刘德海付给两家陪标公司各十万,自己捞了两百万,然后把这个工程交给了某建筑公司。当然,刘德海没有忘记从自己的两百万中支付百分之十给劳宜帮,这也是他做人的一贯“准则”。因此,劳宜帮对刘德海的印象是比较深刻的。

刘德海要劳宜帮在花家坡那块地的价格上帮助压一压,劳宜帮笑容可掬,笑道:“这事好说,开发区的小唐是我一手提起来了。”于是,他马上给小唐打了个电话,不料,小唐在电话里情绪欠佳,道:“劳主任,这事不是我不肯帮忙啊。现在开发区的事,都由新来的这位毛得富说了算。”

劳宜帮道:“不会吧,你毕竟是党委书记啊?”

小唐道:“我这个党委书记是徒有虚名,一落千丈啊。你不找我,我还正想找你呢。我想请教一下你这位老领导,我们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究竟还要不要,集体领导究竟还存在不存在?唉,不过我也知道,你说话也难,我看老领导还是帮我到董书记那里提一提,尽快把我换个地方吧?”

劳宜帮道:“噢,我不知道你们现在是这个情况。你的事我们另外再谈。你的意思是说花家坡的事你没办法了?”

小唐道:“办法当然有,你自己去找毛得富好了。不是听说你和他关系挺好的么?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就算你们关系再好,他也未必肯买帐哩。”

劳宜帮听了有点不高兴,搁下电话后,就拨通了毛得富的手机,谈起了花家坡的事,道:“什么?很多人想买?我的一位朋友是香港来的,能不能便宜一点?什么,香港人更不能便宜?四百块一分不能少?唉,毛总啊,总要给我点面子,让我们有点商量的余地嘛。噢,好的,让他亲自跟你谈。好,我马上陪他来见你。”

劳宜帮知道毛得富想亲自谈那种交易,把他老头子一脚踢开,想想也没有办法,看来只能从刘德海这只碗里找几粒饭吃了。不料刘德海早就看破了他的心思,道:“我跟他谈也是一样的,到时候,我不会忘了谢你的!”

劳宜帮把刘德海带到毛得富办公室后,就知趣地离开了。

刘德海在胡乱地吹了一通自己办的公司和从事的业务之后,对毛得富道:“我想把花家坡那块地全部吃下来。不过,最近手头有点紧,一下子没有那么多资金啊。所以,想请你帮助把四百块的标准再往下压一压。”

毛得富道:“不好压啊,现在很多人都看中这块地,不往上面涨都好了,怎么能压下去呢?”

刘德海道:“人家东一块西一块地买,不利于开发嘛。我是全部吃进,按理也是可以通融一下的。再说,你毛总的辛苦费我也是不会忘记的。”这时,刘德海压低嗓门道:“你把四百块的标准往下压,压下去的部分,我只拿一半。怎么样?”

毛得富笑道:“既然刘老板这么客气,那我就试试看,争取把价格压到三百块。因为这桩买卖大,需要市领导同意,我现在还拍不了板。”

刘德海高兴道:“你毛老板的后台我是清楚的,你出面说,市领导不会不同意。”

毛得富也得意地笑了,过了一会儿,便叉开话题道:“刘老板,听说你们香港最近掀起了一股收藏玉器的热潮,有没有这回事?”

刘德海道:“有这事,我自己就收藏了不少。”

毛得富道:“我对明清玉器也是情有独钟,想到你这儿买几件,不知刘老板肯不肯便宜点出手呢?”

刘德海道:“这事好说,到时我就把货拿来给你看。”

两天后,刘德海就上门交货了,除了几件玉佩、玉饰外,毛得富对一只白玉猫和一只玛瑙鼻烟壶很感兴趣。刘德海自然比毛得富要识货得多,他指着那只鼻烟壶道:“这是一只内画彩绘鼻烟壶。是名家陈仲三画的钟馗嫁妹图,你仔细看看,画得多好。在鼻烟壶中,内画彩绘是收藏的热门。而内画彩绘鼻烟壶多为玻璃制作,其次是水晶,再则是琥珀,最罕见的当属玛瑙。”

毛得富笑道:“这么说,这只鼻烟壶还真是个宝贝喽?”

刘德海道:“是啊,这是我收藏的鼻烟壶中最值钱的一只。好多藏家要买,我都舍不得出手呢。”

毛得富故作无奈地道:“东西是好,可惜我不一定买得起啊。”

刘德海笑道:“毛总这么说就太见外了,这几件东西是我送给你的。”

毛得富故意客气道:“那可不行,不给钱怎么行呢?”

刘德海笑道:“你先收下吧,一定要给钱,什么时候想起来再说。”

毛得富知道刘德海这人手段不低,够朋友,便认真地道:“花家坡那块地的事情,我已经跟董书记说过了,现在看来问题不大。呆会儿晚上我请客,有些‘细节问题’我们再慢慢商量。”

晚饭后,那只白玉猫就到了靳老太的手上。她摸着那只形象逼真的猫鼻子,对毛得富道:“嘿,这只猫做得真像。在动物里面,我最喜欢小猫了!”

接着,靳老太道:“得富,明天苏首长要到南昆来,他的秘书打电话来了,说要特地来看看我呢!你明天别上班,在家里陪陪我,也让你见见他。

次日,苏首长和靳老太一行围着和尚湖转了一圈。苏首长的秘书带着照相机,可毛得富机灵,他自己也带了只去,而且老是让那位秘书拍他和苏首长的合影。还有几张,是毛得富与杨老太、苏首长三个人合影的。

临别前,毛得富到国宾馆里找到了苏首长,偷偷地向他献上了那只玛瑙鼻烟壶。这时,毛得富没有忘记那位《南昆日报》的总编温卜通先生。自从温卜通知道毛得富的身份后,一直为自己收下那只宝石戒指而悔恨,他曾经想送回去,但却没有勇气。

当毛得富打电话来叫温卜通到开发区主任办公室去时,温卜通激动得差点流下了泪花。接下去,《南昆日报》的显要版面上,就出现了毛得富与首长们的一张张合影,配合照片的介绍文章也一篇接着一篇,署名都是温卜通温卜通温卜通。

于是,所有的南昆人几乎都知道了南昆有个毛得富,他的举足轻重似乎和南昆市委董书记差不了多少。

老董也觉得这事有些让人尴尬,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自己当书记已经不少年头了,下面的人都嫌他位子坐得太久了,他自己也对省委常委或副省长的位置眼热过一回又一回。可是,一直就没有哪位领导想到他。不要说一般干部想上个台阶心里有苦,他这位市委书记在这方面同样也有一肚子的苦水呀!

为此,他很想找个机会与靳老太谈一谈,让他到省委领导面前帮助美言几句。可是他这人不善于那一套,怕丢面子。后来就想让毛得富去说,而且在毛得富提起降低花家坡那块地的价格时,也曾经主动说了。毛得富满口答应,可是至今还没有下文。你看,他老董对毛得富是有事相求的人,怎么会对毛得富有其他想法呢?

正在这当口,省纪委转来了几封信,市纪委书记老阮说:“这都是反映毛得富违法违纪问题的。”

董书记听后吓了一跳,仔细看了看举报信,觉得这里面反映的问题还真是有鼻子有眼地。其中一封,还提到了他老董的不是。

反映毛得富收受香港商人刘德海数百万元好处费的举报信,估计是开发区内部人员所为。董书记想了想,很可能是党委书记小唐等人干的,上次小唐提出想调动时,也说了很多毛得富的不是,并且提到了花家坡的事。这小子,他无非是想把失去的印把子重新夺回来,竟然干起这种事,真不知天高地厚。

反映毛得富被市委任命为开发公司总经理违反组织人事规定的举报信,估计是市长田某人所为。因为田某人曾经对毛得富既非党员,又非干部的事发过牢骚,在书记办公会议上有些抵触情绪。但他老董心里清楚,这个姓田的无非是寻找借口而已,他现在可以说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显然,他是对市长的位置坐得不耐烦了,很想再往前挪挪。只要把他老董给挤走,那么市委书记的位置就非他莫属了。嗨,这家伙。毛得富当总经理的事按照上面的规定可能的确不是那么符合,可这也是书记办公会和常委会上通过的事呀。再说,在两次会议上,他田某人最后不也是举手通过的么?现在倒好,他把这事都推到他老董头上来了。好在这一招,他早就防了一手。所以当初对乌沙的提议他想得很周到,只让毛得富干个总经理,而且是聘任的。至于开发区主任的位置,至今还空在那里。

市纪委书记老阮认为举报信反映的问题有待于进一步调查。组织人事纪律问题先不管它,单就毛得富收受贿赂一事,如果下决心去查的话,说不定还真能查出点明堂来。因此,他希望董书记同意他的请示。

董书记知道老阮压力也很大,近些年来,全国各地反腐败斗争一浪高过一浪,附近地市的纪委都先后立了功,获了奖。但南昆市动作不大,不太有声音。省纪委已经批评过几次了,但是,这种事情是不能由他说说过的,便道:“老阮啊,不是我不支持你的工作。反腐败的确要抓,而且要狠狠地抓。但是,我们一切工作都得围绕经济建设这个中心,这可是老邓说的,这也是他理论的主要灵魂所在啊!如果我们查这件事,那可是要影响南昆经济发展的。”

董书记继续道:“这些年南昆经济取得了点发展,但我一直认为离发达地区距离还很大,想奋力追上去。这不,现在请来了个毛得富,不就是为了让他凭借着各方面的关系,多引进点资金,为我们南昆的发展作点贡献么!可有些人却不这么想,南昆的经济他们不关心,他们只关心自己的位置,只关心自己的乌纱帽。我们在认真干事,他们在背后捣鬼。老阮啊,你可不能上了他们的当,不能中了他们的奸计,更不要上了他们的贼船!我们决不能像他们一样,光想着自己,而是要为南昆的发展多想想啊!”

老阮刚想好好查个把案子,一听这话,又泄了气。现在纪委办案不容易啊!上面压下来要办案,可他却没这个权力。纪委只不过是党委下面的一个部门,党委书记不同意,纪委又怎么敢乱来呢。他老阮在纪委书记这只位置上也多年了,自己想想也确实没有过什么作为。每当人家提起他这个纪委书记,他自己心里都感到惭愧。而且,他在政治上也一直没有过什么进步。到现在,他只不过是个普通常委,连副书记都不是。全市十一名常委,他只是排在第五位,哪里还有多少发言权哟!

不过,他想了想省纪委的批示,还是劝道:“董书记啊,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把举报信暂时搁一搁或者信访了解一下写个东西寄上去算了。不过我也要提醒一句,对于毛得富这人,你有机会的话还得劝劝他呀。我也听到不少有关他的议论。如果他不收敛一点的话,我怕他迟早会出事情的。到时,恐怕连我们面子上都不好看的。”

董书记道:“我知道了,我会劝他的。毛得富不是一般人,我想就是省纪委直接来查,查到一半,也不敢太深入下去的。不过,你刚才的提醒是对的,我有数了。”

董书记与毛得富谈话不久,市人大主任劳宜帮也传话给毛得富说:“现在有人在告你,想把你扳倒呢!”组织部长乌沙也苦着脸劝道:“最近有人在告我,说是我帮你活动当上总经理的,省委组织部也问起这件事了呢!”

毛得富觉得这件事情前景不妙。现在上面风声这么紧,自己不能不早做打算。特别是当开发区的几块好地都卖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决心另谋高就了。南昆这么个小池塘,哪里容得下他这条真龙呢。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十、与蒋介石开战 - 来自《李宗仁传》

李宗仁虽全力支持蒋介石,但蒋不愿李宗仁手握重权,因此定都南京后,蒋千方百计要削弱李的军权,从此两人交恶,演出了一出助蒋又反蒋的闹剧。 1929年1月,在蒋介石的旨意下,“国军编遣会议”在南京开幕。这个会议的矛头是对准李宗仁、冯玉祥、阎锡山的,而主要是李宗仁。混乱岁月,李视军队如命根,要他削减军队显然办不到。会议遭到了李宗仁的强烈反对。这使蒋很恼火,对李耿耿于怀。政治手段解决不了,蒋决心以武力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第一期北伐胜利后,李宗仁的桂系势力大增,白崇禧部驻扎华北;张定潘控制上海,黄绍弘占据广西,李宗仁亲率第……去看看 

7-1 自然宗教 - 来自《精神现象学(上卷)》

①主要指东方的宗教。——译者      那认知着精神的精神就是意识到自身的精神,并且自己以对象性的形式出现在自己面前;精神存在着,并且同时是自为的存在。精神自为地存在着,它是属于自我意识一面,因而它是与它的意识一面处于对立的关系,换言之它自己以自己为对象。在精神对它自身的意识里面存在着对立,因而就存在着形态的规定性,精神表现在这些规定性里并通过它们认识自己。在考察宗教时我们所要考察的就只是这些特定的形态。因为精神的未成形态的本质或它的纯粹概念已经在前面阐述过了。而意识和自我意识的区别……去看看 

第二章 九十年代的“圈地运动” - 来自《十字路口的中国》

※ “圈地运动”在中国的展开   本节分析了中国自1987年至1992年的“圈地运动”(政府批评为“开发区热”)在我国展开的政策背景:第一阶段采取非市场化手段:行政划拨,第二阶段是非市场化手段和市场手段,即行政划拨和土地有偿转让相结合,但以前者为主,这种划拨方式的缺陷使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成为寻租活动最猖狂的领域。    ※ 权力渗透“圈地运动”    本节主要分析了广东、海南、广西北海、北京、上海等有代表性的地区,在权力这只严重变形的手作用下,土地供给总量失控、土地供给方式失调的严重局面。    ※ 权势者的盛宴--……去看看 

尾声 - 来自《人祸》

一九六一年的庐山,同两年前一样的美。山峦、嵯岩、松木、溪流,一切都是老样子。像两年前一样,中共中央又在这里召开了一次会议。这一次鉴于巨大的灾难已经发生,国家面临著严峻的经济形势,毛泽东的心情与两年前大不一样了。在六二年八月的北戴河会议上,毛说:「一九六○年下半年,一九六一、一九六二年上半年,都讲困难,越讲越没有前途了,这不是压我?压我两年了....」(注1:《党史研究》一九八四年第二期第二十三页。)这倒是实话。六一年时,他的确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尽管别人并没有去压他。党和国家的日常事务已操在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的手里……去看看 

9 关于政治过程的见解 - 来自《自由、市场与国家》

在题为“公共选择观点”的第3章里,我区分了公共选择的两个相互联系的组成部分,这两个组成部分使公共选择不同于正统的政治学研究。第一个组成部分,是把经济学家的效用极大化结构延伸到在各种公共选择中起作用的人的行为中去。第二个组成部分,是作为复杂交易的政治的理想的概念化。在概念化中,政治过程类似于市场过程。在这两个过程中,人们不管他们是谁,都通过进入社会相互发生作用,寻求促进他们自己的目标。在这些参与人的这些目标之外,不存在任何其他目标。在受到正确理解的公共选择观点中,完全没有任何类似于“社会目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