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骗官》

北京的夏天很热。但是,苏首长住的燕西别墅仍然很凉快,透过门窗,外面的山水竟然还带着点南方的色彩。这正是他所钟爱的。当毛得富带着南方人特有的精明和热情出现在客厅时,苏首长就更感觉到南方的可爱了。

毛得富又给他带来了两只鼻烟壶,一只是马少宣水晶内画八破图鼻烟壶,一只是缠丝白玛瑙葫芦式鼻烟壶。晚上,苏首长在自家餐厅里好好请了一顿毛得富。毛得富一瞧,嘿,尽是些鱼翅,燕窝,大龙虾,味道真不错。吃着吃着,他就觉得苏首长真是有福气,要是来世自己也做一回首长,那该多好啊。可惜,人只有今生,没有来世,所以,最该珍惜和拼搏的还是今生。就算自己做不了首长,能够做个地方大员、封疆大吏什么的,那也是够辉煌灿烂的啊!

喝得有些高兴时,苏首长道:“你那位靳妈妈,现在身体还好吧?”

毛得富道:“好,现在身体好多了,临走前她还交代我,到北京一定要来看您呢。她还说,有事情尽管找苏首长,他会帮你的。可惜,我这人脸皮薄,有事情我也不敢说,怕您老不高兴。”

苏首长就批评道:“呃,这就是你不对了,有事情怎么不说?”

毛得富道:“如果方便的话,我想请您介绍个事做做。”

张首长道:“你在南昆做开发区主任,不是挺好的么?”

毛得富道:“是啊,开发区是挺好的。可是,下面的事情很复杂啊。要是今天我们董书记也在场就好了,他见了您非向您诉苦不可。现在南昆市内部斗争非常激烈,一派一派地,很复杂啊。我在那个地方心里很难过,不想卷入这种派系斗争,所以,就想换个地方干干。”

苏首长道:“是吗,不知道你今后想往哪方面发展,有没有什么打算?”

毛得富道:“也谈不上什么打算?我一直是个做生意的人。现在是开发区的主任和总经理,今后呢,只要换个地方,哪怕是到其他省市去也行,还是搞经济工作。经济工作我熟悉。”

苏首长道:“你这件事情本来是很简单的,要是你早两天来就好了。”

毛得富问为什么,苏首长道:“前两天,我的一位部下小胡来看我,本来,这件事情他是可以解决的。他现在是西南军事学院的院务部长,当年我当师长时,他还是个排长。我是一点一点看着他进步的。后来我到了北京,他就到院校去工作了,他这个院务部长的下面有不少企业。我记得他提起过正在物色一个什么企业的总经理,职务是副师级的。本来我当面说一句,这事不就成了么?”

毛得富道:“其实您不用当面说,只要写张纸条,我自己找他去也是一样的。”苏首长道:“行”。吃过晚饭,苏首长就叫秘书拿过笔墨,写道:“小胡,你物色人选一事现如何?今向你推荐毛得富同志,具体由你们面谈。”

毛得富拿了这张纸条,把它当作宝贝似地装进了密码箱里,第二天就乘飞机南下,直奔西南军事学院,找到了院务部部长胡真土。

胡真土部长仔细看了看苏首长的笔墨,道:“是他的字!我在北京时忘了向他讨幅字了。苏首长最近字练得勤,越写越漂亮了!”

毛得富道:“上面写的那件事情,怎么样?”

胡真土想了想,道:“这个事情,我们正在物色人选。也有不少领导向我推荐过几个人。我们还要考察一下。当然,苏首长推荐的人,我们一定优先考虑。只是,你能不能把你自己的基本情况写个东西上来,我再报给院党委研究研究?”

毛得富道了声“行”,心里却有个疙瘩。因为叫他写东西就意味着要骗人,他的历史是经不起调查和检验的。于是,他就对胡真土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一起出去吃餐便饭吧,我请客。”

胡真土跟着毛得富来到了本市最豪华的新世纪大酒店。一边喝酒,毛得富一边吹起他的光荣历史来。他道:“我现在南昆市任开发区总经理,是县处级干部。父亲是部长,现在已经离休了。母亲现在跟我,在南昆疗养。”

胡真土睁大眼睛道:“毛部长是你父亲?”

毛得富道:“那当然。”

他怕胡真土不信,便拿出一叠照片给胡真土道:“你看,这些都是首长们来看我和母亲时留下的照片。”

胡真土看了照片后,道:“真是失敬啊,失敬!”

晚上,毛得富又亲临胡真土府第,送上一只红包以及几件高级礼品之后,对胡真土说开了知心话:“胡部长,不瞒您说,我在南昆的那个开发公司总经理职务是市政府聘任的,享受县处级,但与其他干部又有些区别。而且也有人在背后捣我的鬼。我不是共产党员,也没有正式干部编制。所以,我母亲才请苏首长出面解决这件事,这事还得你多多关照啊!”

胡真土道:“我知道你肯定有难处。不过,你没有党员和干部身份,这事是不太好办。我们公司的总经理就是副师级,也就是地方上的副地厅级。你想想,这已经属于高干级别了,不是党员怎么行呢?地方上还可以有个民主党派名额,部队里是万万不行的呀!”

毛得富道:“最好是能够变通一下。”

胡真土想了半天,几近于痛苦地道:“这事要不是苏首长出面,要不是你毛部长的公子,我是决对不能变通的!”

第二天,胡真土就让毛得富填了张党员关系表,直接给他办了军官证。军官证上填写道:“院属公司总经理,副师级,上校军衔”。

从此,毛得富就穿上了军装,坐进了副师级的总经理办公室里。

地位是有了,但毛得富需要的是名利双收,并且为今后的道路打下坚实的基础。这家公司有多少油水好捞呢?毛得富到基层研究了半天,发现公司的生意比哪里的意都好做,因为有人民军队作靠山,干的都是官倒性质的事情。利润最高的是卖汽油,部队里的廉价汽油一转手,那都是大笔大笔的钱,其次是做后勤服务生意,倒腾来倒腾去,同样也是稳赚不亏。学院里出去的,都是大小小的军官,甚至还有转业到地方上五湖四海的干部。只要沿着这条线攻下去,钞票就大把大把地汇进公司的帐号。

西南军事学院离南昆市只有三百多公里,但不属于一个省。

毛得富升了官后,照样时常来南昆看望靳老太,有时候在南昆一住就是一个月。至于理由,通常是外出联系业务,谁还能管得着呢?

有时候,他就凭着一只手机,在南昆遥控着远在外省的公司业务经营就行。

要说到南昆联系业务,也没有完全说错。因为他在南昆呆的时间长,混得熟,有许多生意还真与南昆分不开。比如说卖油的事吧,南昆缺的就是这玩意儿。市人大主任劳宜帮听说他手头有廉价油,整天缠着他批条子打电话。还有那个香港投机商刘德海,也是一样地想揩油。于是,毛得富就把公司里的大批石油转手给了这两位,当然,他没有忘记将其中百分之十至二十的差价提留到帐户之外,落入自己的腰包。

还有后勤服务生意,也得靠南昆。南昆近啊,而且有很丰富的资源。军队里需要的东西,就从南昆源远不断地倒腾过去,他同样也从中捞了一把。

令人遗憾的是,南昆这个鬼地方的政治空气并不好。毛得富虽然被挤走了,小唐仍旧做了开发区的真正首脑。但是,市委书记老董和市长老田的矛盾却日益激化起来。来自两派的举报信纷纷寄到中央和省纪委,滋生于两派的各种腐败问题,也都纷纷暴露了出来。

不久,省纪委派来了一个调查组,对南昆开发区以及市里的几个重点工程的有关问题进行了调查。不到一个星期,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劳宜帮就宣布停职,被省纪委采取“两规”措施进行隔离审查。

毛得富吓坏了,他向靳老太汇报了南昆市目前的情况,道:“现在省纪委正派人在调查,有人要整我啊。”

靳老太道:“怎么?你在经济上也有问题?你当开发区主任总共才半年多时间嘛!他们就开始搞你啦?”

毛得富道:“这完全是一场政治斗争。田市长想当书记,想挤走董书记,而董书记呢,正好和我们关系密切一点。姓田的就想拿我开刀,想从我身上发现点问题,然后整倒董书记。这些人好阴险哪。现在,和董书记关系比较好的那个劳宜帮,已经被关进去了。我担心,他们会找到我啊。”

靳老太道:“你放心,自己不做亏心事,就别怕鬼敲门。要是他们敢冤枉你,我站出来替你说话。有我在,你就别怕他们。”

毛得富道:“这事到时候还得你出面替我说一说,我看南昆这地方风头不对,我还是回到西南军事学院去避一避好,反正我现在已经不在南昆,这里的省纪委也管不到我。”

靳老太道:“好吧,你先回去吧,公司里的事情要紧。你要把工作做好,人要站得直。只要你不搞歪门邪道,我来替你撑腰壮胆。”

毛得富带着阿娇,离开南昆,躲进了西南军事学院的新宿舍里。

晚上,他经常被恶梦惊醒,摸摸身上,竟是湿湿的冷汗。阿娇问他怎么了,毛得富说:“我梦见有人来抓我,我被关在牢里,两个身材高大的人叫我站在一只高高的凳子上,要我交代问题。他们还用很粗的皮鞭,一鞭一鞭地抽打我。”

阿娇焦急地道:“你怎么会做这个梦呀。”

毛得富道:“是啊,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种梦,这几天却老是这样,真是恶梦缠身啊!”

第二天,南昆市委组织部长乌沙打来电话,对毛得富道:“省纪委的人已经把我找去过了,不,不是我,我自己没有什么问题,但省纪委的同志向我了解了劳宜帮事。另外,他们还特别提到了你!”

毛得富紧张地道:“他们问你什么?你都怎么说的?”

乌沙道:“他们主要问你的组织关系问题,问你的开发区总经理是怎么任命的。还说这是群众举报的呢。我当然替你说了一大通好话。我说毛得富是中央领导的亲属,在经济方面很有才能。为了发展南昆经济,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我们市委常委会集体研究决定,聘任毛得富同志担任开发公司总经理。我还说,他在开发公司干得不错,引进了不少资金,也办了不少项目。可惜我们没能留住他。”

毛得富道:“他们没有问其他问题?”

乌沙道:“他们问了,只是随便地问了一下在开发公司是否有经济问题。我说,开发公司不是我分管的,我是个组织部长,只管组织工作,因此,他们就没有再问我什么。不过我听说,他们最近在调查其他一些人,可能是问了你在经济方面的情况。”

过了两天,乌沙又打电话来,说:“香港商人刘德海也被找去问话了。具体情况不了解。他现在还没有出来呢。”

这几天,毛得富夜夜都睡不着。偶尔打一会儿盹,就梦见自己被关进了大狱,在受皮肉之苦。那两位纪委的办案人员像恶霸地主似地用皮鞭左一下右一下地猛抽他,简直是在要他的命。他一想起自己那弄虚作假的身份,一想起自己大把大把捞进自己口袋里的钞票,神经就一阵阵地紧张起来。

以前,自己是个小混混时,也干过不少坏事。可那时候并不紧张,反正就是小命一条,想怎么都可以。现在却不同了。现在是副师级的高干,而且还可能一步步往上爬,越是这种时候,他越是害怕失去已经拥有和即将拥有的辉煌。

有一天晚上,他又做了恶梦,早上起来感到很虚弱。阿娇帮他披上衣服,他就神不守舍地出了门。到了门口,迎面走来的学院党委书记老郑指着后面两位陌生人说:“毛得富,这两位是我们军区纪委和省纪委的,请你跟他们去一趟。”

毛得富看到他们高大的身躯,觉得就是梦里头常见的那两位。于是就觉得两眼一黑,一头栽倒在地。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四编 社会进步对生产和分配的影响 第06章 论静止状态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著作家们所惧怕和嫌恶的财富和人口的静止状态  前面几章阐明了有关社会经济进步的一般理论。所谓社会的经济进步通常指的是资本的增加、人口的增长以及生产技术的改进。但是人们在思考任何一种有限的前进运动时,往往并不仅仅满足于探索运动的规律,而会不由自主地进一步问道,这种运动会把我们带向何方,产业进步正在把社会引向什么样的终点?当进步停止时,人类会处于何种状况,  政治经济学家们肯定已或多或少清楚地意识到了,财富的增长并不是无限的,在所谓进步状态的尽头便是静止状态,财富的增长只不过延缓了静止状态的……去看看 

五 财产权与经济活动自由 - 来自《宪政与权利》

安东尼·奥格斯在人类事务中,一部宪法存续了两百年之久是非同凡响的。美国人民确有理由为此而骄傲:这一整套原则和价值,不仅一直合乎义理,生机勃勃,而且适应了一系列始于十八世纪末的、技术的、法律的、经济的、社会的以及人口统计学意义上的巨变。研究美国宪法之于别国法律制度的影响,存在一些实质性的困难。首先,是否坦白承认这种影响存在很可能要受到种种政治因素的限制。国家的标志就是独立,一国之典章制度,要从其本土的文化传统,即所谓民族精神中汲取合法性。对外国观念的接受,常常藏藏掖掖,这样就需要有历史学家的知识和技艺……去看看 

1919——中华民国八年己未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1.1(一一,三0)北京大学学生傅斯年、罗家伦等主办之「新潮」杂志,及段锡朋、周炳琳、张国焘、许德珩、易克嶷等之「国民」杂志创刊(新潮社成立于上年12.3;另有「国故」月刊社,亦于同月成立,教授黄侃、刘文典等主之)。  1.5(一二,四)  (1)任命汪荣宝为驻瑞士公使。  (2)外交部电都护使陈毅,相机与外蒙另订新约,排除俄力,固结蒙心。  (3)外交部声明不轻易变动外蒙自治制度,惟求解除俄蒙协约限制。  1.6(一二,五)  (1)北京外交委员会议决统一铁路案,凡以外资外债建造已成或未成,或已订合同而尚未开工之各站,概统一之。其资本及债务合为一总债……去看看 

《河流如血》后续内容精编 - 来自《河流如血》

小乖在一次吃完摇头丸之后,坠楼自杀,临死前托朋友把一张名片交给保良。凭着这张名片,保良找到了马老板以前跟权虎租的一个老院子,却意外的在那里见到了权三枪。保良带权三枪回家看父亲,却没想到引来了一场灭门惨祸。存心报复的权三枪开枪打死了杨阿姨和嘟嘟,保良仓皇逃走,赶去报案。父亲悲痛之下,将保良逐出了家门。保良无奈中投靠了两位把兄弟,并且和一直爱着他的菲菲同居了。  保良在一家叫做“保时洁”的保洁公司找到了工作,并且认识了一个美丽高雅的白领女孩张楠。第三次偶遇时,已经对保良很有好感的张楠请他到家中做小时工……去看看 

第四章 - 来自《生死抉择》

清晨5点20分,职工们终于推选出了同市长对话的代表。     准确地说,这应该是一个代表群体,正式代表有35名,具有发言权的代表有12 名,列席旁听的还有近一百人!     老干部活动中心的一个小会议室里,被挤得满满当当。     而老干部活动中心外边的近万名工人,不仅没走一个,而且由于天就要亮了,人数仍在迅速地增加。把这么一个只有三层。不足三百平米的小楼小院围得水泄不通。没有一个人随便说话,没有一个人胡乱走动。整个宿舍区一片空寂,好像连时间也凝结了。     全厂能出来的职工可能都在这里了,此时此刻都在这里默默……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