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骗官》

西南军事学院坐落在风景优美的市区北部梨头山下,距离梨头山两里路左右的梨花湖畔,有一座名气不大的工会疗养院。疗养院的105房间里,有一位衣着考究的中年男子,正坐在木板凳上双目呆滞地回答着纪委专案组的提问。他,就是西南军事学院下属公司的副师级总经理、上校军官毛得富。

军区纪委和省纪委的同志问题提得很尖锐,好像掌握了不少线索。

“你是一位副师级军官,没有证据我们不会找你的,”那位军区纪委的干部说话声音很响,道:“你在许多方面,都违反了党的纪律,也违反了军队的纪律。现在请你实事求是地向组织上讲清问题。”

毛得富相信他们是掌握了一定证据的,他也很希望能够从轻处理,最好是依旧做他的副师级军官。但是,就算他想实事求是地讲,也不知该从何说起。

究竟他们已经掌握了多少,还有多少没有掌握呢?

在默默对抗了一段时间后,他相信纪委的人并没有完全看清他面纱底下的真面目。只要自己不吐真言,他们也只能就事论事,因此,毛得富在工会疗养院与纪委较量了半个多月,也没让对方捞到多少便宜。

直到有一天,军区纪委来了一位大胡子的什么副主任,他把其他人叫出去,自己关上门就抡起巴掌扇毛得富,直扇得他头昏眼花,双颊红肿。除了当年因为睡了陈哑巴老婆而被父亲用青柴棍毒打之后,这回恐怕是平生以来所受的第二次皮肉之苦了。而他毛得富从来就是服硬不服软的料,当大胡子还想继续扇巴掌时,他就开始跪地求饶了。

大胡子很为自己的毒招得意。而毛得富呢,一边装哭一边察颜观色。于是,他决定先抖一点问题出来喂喂他。毛得富想,他贪赃枉法的事干得太多,拿人钱财的数量一时也数不清楚,要全部说出来,不要说继续当军官,恐怕连枪毙都有余。最次要的问题,恐怕是收受过一些礼物。对了,港商刘德海在他任南昆市开发区总经理时送的几件玉器,还值几个钱,况且最后自己也一件没留着,交代这个问题没错。

大胡子掌握了毛得富收受玉器等珍贵礼物的问题后,毛得富便说其他方面实在是没有了。好在大胡子也不再打他,而是兴高彩烈地向其他几个办案组成员吹牛去了。

办案组还准备深挖下去,靳老太却已经找上门来了。

靳老太得到可靠消息,说是毛得富被军区纪委关起来了。而且,他们什么问题也没查出来,只是从毛得富口里逼出了几件玉器的事。靳老太很生气,要是没有服务员小沈的阻拦,她已经把那只小玉猫摔得粉碎了。

毛得富从工会疗养院出来后,因为在里面被迫过了太长时间的单身生活,回到家后就洗了个澡,和他包养来的靓女宋阿娇好好地亲热了一番。接着,他马不停蹄地就直奔南昆干休所,前往干妈靳老太处问候。

靳老太把自己的功劳和威风述说了一顿,然后批评毛得富道:“你究竟还有没有其他问题?如果有的话,你还是实事求是地向组织上讲清楚为好。虽然我在军区首长面前给你打了保票,可对你的问题我心里并没有底,现在,你可要对我说实话哟!”

毛得富很委屈地道:“妈,我哪里还有什么问题呀。我这人从小就很本份,受党教育多年,自从到了您身边,我更是严格要求自己,从来不敢做违法违纪的事情。我周围的朋友都说我太死板,像我这么清正廉洁的人实在是不多了。这些年来,我不就是多吃了几餐饭,可这也是工作需要呀。要说收人家的东西,就是上次拿了刘德海的几件玉器。”

靳老太道:“玉器也是贵重物品,没有付钱也是不对的。你下次还是要把钱付给那个刘德海。”

毛得富道:“是啊,我当时也不是说不付,因为刘德海不肯收,我就说迟点再付。有了这次教训,我今后一定会加倍小心的。这些纪委的人也真是,现在是改革开放年代了,还是那么死脑筋,硬是抓住人家一点小事情不放,我们搞经济工作的人也是难啊!”

靳老太严肃地问道:“你是不是还有贪污受贿的事?”

毛得富信誓旦旦地道:“我要是白拿过人家一分钞票,我就不姓毛!我要是那种人,我还对得起您老人家么?妈,我知道您是有身份的人,既然我做了您的儿子,就要全心全意地维护您的声誉,决不做对不起您老人家的事情。妈,您就对我放一百个心好了。”

靳老太认真地审问了一番后,对毛得富十分满意。她相信,自己看人没有走眼。

毛得富回到西南军事学院后,院务部部长胡真土急乎乎地找到了他,道:“毛总,他们把你找去后,可把我给急坏啦。你在里面都说了些啥?”

毛得富道:“我还说些啥?‘白天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嘛,我毛得富做人光明磊落,他们纪委还能把我怎么样?”

胡真土道:“纪委把你找去后不久,也到学院来向我了解过你的情况。我说你是苏首长介绍来的人,还给他们看了他写的条子。他们也就没有再问什么了。对了,他们说过段时间还要来了解的,不想你这么快就放出来了。”

毛得富道:“是啊,我要出事就出在这件事情上。这些天来,这件事一直就是我的一块心病。因此,我想和你再仔细商量商量,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把有关手续再补办一下,省得夜长梦多。”

胡真土道:“难啊,军区纪委的人走后,院长和政委把我找去谈了你的事。他们对我未向他们汇报即接收你的事很不高兴。我就又搬出了苏首长,还给他们看了那张条子,然后又向他们介绍了你的家庭情况,这才让他们的火气平息了许多。他们告诫我要好好查一查你的底细,不要上当受骗呢!”

毛得富道:“难道我还会是骗子!你不是苏首长的老部下么?

你要是不信,可以马上到北京去打听打听嘛!”

胡真土道:“不用打听,我当然相信你的。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你的身份问题,你到我们学院来的手续还不全,看来确实要补办一下。特别是你的党员关系问题,你的干部身份问题,必须从原先的南昆市开发区那边转过来。”

毛得富道:“我上次就和你明说了,我根本就不是党员,也不是正式干部,而是一名南昆市的聘用干部。”

胡真土道:“这些我不管,我相信你是有办法的。反正你要把这两份东西尽快拿来,否则我这里的手续是不全的。你当然不用担心后果,我不过是学院里一个小小的部长,人家抓住我的把柄就完蛋了,学院里想整我的人也不是没有,你可要替我想一想啊,我的毛老弟!”

毛得富到南昆市转了一个多星期,也找过原先往来较多的市委组织部长乌沙以及市人大主任劳宜帮两位。可是,这两位见到礼金礼卡态度虽好,一听说要帮助弄虚作假办手续,却一个都不敢作声。

没办法,毛得富在搞到组织部的有关表格后,私下到街上刻了两枚鲜红的公章,自己填写后盖了上去。他妈的,求人不如求己,这事不是很简单么!

胡真土见了这两份表格后,心里直乐。万一到时候出什么事,再也不会有他的错了。大不了就是失察之过,挨几句批,决不至于丢乌纱的。

话虽这么说,胡真土自从见了那两位面色冷峻的纪委干部后,心里一直发虚。他对毛得富的态度明显差了许多。有一次,他对毛得富道:“得富啊,你在这里混自然不错,可是自从那次的事情以后,我晚上老是做恶梦,老是担心你会出什么事。我看,既然你家里有那么硬的后台,何不到其他地方去寻求发展呢?”

胡真土以为毛得富会不高兴,不料,毛得富道:“我正在考虑这个问题呢。我当初到这里来搞个副师级,无非是想混个级别,找一块跳板而已。难道我真会看中这身穷军装?在学校里混,混不出大名堂啊。”

北京的春天来得比较迟,但燕西湾的柳树已经冒出了嫩绿的新芽。

苏首长前段时间得了小感冒,挂了两天吊针后,重新又缓过神来。现在,他正坐在燕西别墅门口的那株王爷柳下,背靠着太师椅看一份刚刚送来的《人民日报》。

寒暄一番之后,苏首长道:“得富啊,我正想叫秘书和你联系一下呢,既然你来了,我们就好好谈一谈。”

毛得富道:“苏首长有什么事就尽管吩咐吧。”

苏首长道:“现在拍电视赚钱,你想不想试试?”

毛得富觉得拍电视倒是件新鲜事,便道:“拍电视?我可不在行啊!”

苏首长道:“不在行不要紧,你只要找一个好的导演,然后抓一抓管理就行。”

毛得富问:“是拍什么电视呢?”

苏首长道:“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北京某电视台一位季导演拿了个剧本来找我,我看这个剧本确实不错,名字也很响亮,叫做《长征之恋》。你要是看了,也一定会感兴趣的。”

毛得富道:“他怎么会来找您的?”

苏首长道:“这个剧本,写的就是我们当年在长征途中的一些故事,其中还有我的份呢,所以他就来找我核实了。告诉你,这里面不但写到了我,还写到了你的舅舅,那时我们长途跋涉,打了不少大大小小的仗。一想起那段岁月,我就想流泪啊。”

苏首长抹了抹眼睛,道:“得富啊,把这段经历拍成电视,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啊。对教育我们的下一代,让他们牢记党的光辉历史是很有好处的。因为这部电视剧涉及到我和你舅舅,所以我对其他人拍还不太放心,你是个聪明人,会办事,这点我是相信的。我想把你介绍给那位季导演,你看怎么样?”

毛得富道:“不知道季导演肯不肯让我参与呢?”

苏首长道:“没问题的,有我介绍,没问题。季导演找我商量时,他正缺少资金,上面也没有批下来这个拍摄计划。我去说一说,批下来是没有问题的。另外,资金可以由你来负责解决。

在苏首长的介绍下,毛得富找到了电视台的季导演。

季导演对毛得富表现出巨大的热情。他向毛得富介绍道:“《长征之恋》这个本子写得很不错,从某个角度来说,故事的主要情节都发生在长江上游的琼平市,讲述我军当年和国民党以及地方武装势力斗智斗勇的事迹。这部电视剧初步计划拍摄二十集,投资至少在一千五百万元以上。我最担心的还是资金问题啊。”

毛得富道:“资金方面我可以帮助你一下,我想,这部电视剧就由我来投资,你看怎么样?”

季导演道:“你自己还是你的公司?”

毛得富道:“我自己出一半,公司出一半,这样行不行?”

季导演笑道:“当然行。毛总真是有眼光啊!”

毛得富道:“我虽然和公司各出一半,不过,在结算利润的时候,可得多往我个人的这边倾斜一点。”

季导演道:“这当然好说,既然都是你和你的公司投资的,还不都由你说了算?其实,为了应付查帐起见,最好是利润各半,但是你可以在剧组里担任一定的职务,另外再拿一笔可观的报酬,这不就等于向你倾斜了么?”

毛得富问:“我该担任什么职务?”

季导演道:“你投的资,就由你来担任总监,我担任总导演。我们两个就像部队的政委和司令一样,从经济筹划和拍摄业务两条线来领导整个剧组。不过,在报酬方面,我这个总导演和你这个总监应该是一样的,你看行不行?”

毛得富道:“当然行。电视拍得好不好,全在于你怎么导了。你的报酬不应该太少。我看,除了其他一切开支外,所取得的利润中除去我和我公司部分外,就由你和我两人来平分吧。”

季导演笑道:“毛总,你真是个聪明人,有我们俩合作,这部电视剧一定会成功的。你就等着往全国各电视台卖拷贝收钱吧。”

在商量了诸多细节之后,毛得富又在自己的名片上加印了一行“《长征之恋》剧组总监”的头衔。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4-3 从创新能力的培养看我国教育体制的缺陷 - 来自《中国的道路》

第三节 从创新能力的培养看我国教育体制的缺陷  一、教育在现代社会中的作用   假如说,知识体系是一个社会将自己已经获得的经验——不管是通过直接还是间接学习的方式——加以系统的符号化表述的结果的话,那么,教育体制则是上一代人将自己已经获得的知识、经验和能力传授给下一代的系统制度。因而教育体制保存、传播和发展着知识体系,而知识体系又规定和限制着教育的内容和水平。  (一) 现代化过程中教育体制的变迁    在一个社会的现代化过程中,它的教育制度——上一代人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下一代的方式——也在……去看看 

第十一章 - 来自《走下神坛的毛泽东》

常使毛泽东发愁的事情是什么?   有两件事几乎困扰毛泽东一生,常常使他发愁。   一个大便,另一个就是睡觉。   毛泽东有习惯性便秘,二三天大便一下,有时一星期才能解一次。   我来到毛泽东身边的第二天,就是在杨家园子宿营,毛泽东与我谈话,达成”借用”半 年的协议之后不到两个小时,我们又定了第二个关于“大使的协议,”。   那天夜里,毛泽东查看军用地图,铅笔在地图上画着。正思考得人神,忽然皱起了双 眉。他稍忍了忍,便随手抓起一张纸,匆匆向外走。我用于摸着盒子枪,紧随他身后。他直 朝野地里走去,我不明白他要干什么?一边紧……去看看 

第三章 论亚当由于为神所创造而享有主权 - 来自《政府论(上卷)》

15.罗伯特爵士在他的《对亚里士多德〈政治论〉的评论》一书的序言中告诉我们说:“如果不否认亚当为神所创造这一点,人类的天赋自由便是不可想象的”;可是亚当之为神所创造不过是指从万能的主和上帝的手中直接取得生命,我看不出它怎样会给予亚当以一种高于一切的主权,也不明白为什么“天赋自由的假设就是否认亚当为神所创造。”如果有别人(因为我们的作者没有赐予我们这点好处)替他讲明白,我会很高兴;因为我虽然无时不相信“亚当为神所创造,”但是我认为假设有“人类的自由”并不困难。亚当是为上帝的直接权力所创造,或仗着这种权力……去看看 

第一章 进军皖中 1、丑道人给曾国藩谈医道:岐黄可医身病,黄老可医心病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入夏以来,天气一天比一天炎热,近半个月,湘中一带又刮起了火南风。这风像是从一座巨大的火炉中喷出似的,吹在人的身上,直如火燎炭烤般地难受。山溪沟渠中的水,全被它卷走了,连常年行船的涓水河,也因水浅而断了航。禾田开了坼。几寸宽的坼缝里,四脚蛇在爬进爬出。已扬花的禾苗,因缺水而显得格外的枯黄干瘪。什么都是蔫蔫搭搭、半死不活的,连狗都懒得多叫一声,成天将肚皮贴在地上,吐出血红的舌头喘粗气。人们在摇头叹息。上了年纪的人都说,三十年没有见过这样恶毒的火南风了,这是连年战乱不休,互相残杀,引起了天心震怒。火南风是上天对世人……去看看 

十一、秘密策划 - 来自《走出迷惘》

九十年代初的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在母校遇见了当年的“校革委会”副主任尤敏杰。文革开他已经是研究生,当时校内的佼佼者。上海人,工人家庭出身,皮肤黝黑、小个子、显得书生秀气,但聪敏机灵、能言善辩。文革开始不久,他被拥为造反派的头头之一。校革委会成立后当上了革委会副主任。现在和我的谈话的这个中年人,并不讳言当年自己的幼稚和狂热:那时一心以为在“跟着毛主席干革命”,从而干了不少蠢事、错事。但由于他在高等学校接受了多年的教育和熏陶,对自己的学校和老师毕竟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的,所以对那种残暴对待老师们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