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八章

 《骗官》

今天一起参加会议的,还有市检察院的检察长马国泰。东方商城案件联合调查组以省市纪委为主,市检察院配合。由于检察院是配合办案,并且手头案子也很多,所以马国泰检察长并没有把市检察院的力量派出来,而是从基层抽调了两位检察官:一位是东城区检察院起诉科副科长梁星海,一位是东城区检察院杨桥镇检察室主任饶兴忠。这两位虽在基层工作,但工作经验丰富,是办案方面的得力骨干。而市纪委书记宋水白则把市纪委案件检查一室的主任叶安全与副主任方水炎交给王之问统一调遣。

王之问道:“省纪委领导对白溪市东方商城的问题非常重视。现在从各方面反映出来的情况看,丛山儿是有一些问题的。我相信,你们白溪市纪委和检察院的同志也一定听到过各种反映,甚至掌握一些线索。下面,是不是请大家谈谈自己的想法,这个案子该如何下手,尽快地出成果。”

市检察院检察长马国泰道:“东方商城下属的桐湖公司可能是个突破口。这个公司不正常的开支比较大。我们接到过这方面的举报,张义正写信反映的一个主要问题也在这里。”

市纪委书记宋水白接着道:“张义正的举报信到处都寄,我们这里收到也不少了。桐湖公司是值得一查的。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工程建设方面。张义正写信说东方商城总公司近年来造了不少房子,其中东方商城二期工程造价就达一千多万元,而承建这些工程的包工头都是同一个人。”

王之问道:“这些问题确实值得一查,在省纪委收到的举报信里面也都有所反映。

我们下步再具体研究一下。”

当晚,王之问下塌白溪市政府第一招待所清湖宾馆2号楼。

今天是东方商城副总经理张义正最兴奋的日子。他并不是一个完全孤立的人,事实上,他差不多和丛山儿同时捕捉到了省纪委派人来查案的消息。

这是一个最最关键的时刻,成功与失败几乎就在此一举。他是个心里容不下些许污垢的人,更何况,丛山儿这小子也实在欺人太甚。像这样的腐败分子,像这样的卑鄙小人,此时不除,更待何时!但他也知道,反腐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丛山儿这小子是决不会轻易束手就擒的。他肯定会玩一些花样,掩人耳目,为办案的同志设置一道道障碍。而他老张的任务就是要积极配合办案组的同志一起,共同清除这些路障,尽快找到丛山儿之流隐藏的洞穴所在。

今天晚上,他就是要去清湖宾馆去找一找省纪委的领导,当面反映一下东方商城的情况,提供一些有价值的线索。丛山儿是个惯弄阴谋的人,同时也是个胆大妄为的人。事实上,他已经在很多地方留下了把柄,只要上面真的下了决心,该他倒霉的时候也很快就要到了。

夜色朦胧,周围不见一人。正走到体育馆门口的时候,一个瘦个子青年突然撞了他一下。还没等老张明白是怎么回事,另一个青年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匕手,直掏他的心窝。老张在部队服役时曾学过几招,他猛然一躲,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刀,但手臂还是被刺中了。他一边躲一边逃,最终还是抵挡不住这两位训练有素的杀手,被砍得倒在了血泊之中。

幸好巡警及时赶到,才将张义正送往医院,捡回了一条老命。

张义正遭暗算的消息,当晚就由市纪委书记宋水白转告给了清湖宾馆的王之问。王之问将这一情况又向省纪委领导作了汇报,省纪委领导认为这很可能与案件查处工作有关,是涉案人员心虚的表现,要求他加大查案力度。另外,还要求他与市公安部门取得联系,督促他们尽快破案,抓住向老张行凶的罪犯。

次日早上八点,王之问就在清湖宾馆2号楼303房间召集办案人员开了个会。他说:“张义正的事情,你们一定也听说了。现在公安部门还没有证据,但我们可在想象,这很可能就是狗急跳墙的表现。省纪委领导对这件事也非常重视,所以,我们必须马上动起来,尽快查出眉目来。”

王之问继续道:“桐湖公司的帐该好好查一查,这里面肯定是有文章的。这件事,工作量比较大,我看是不是由我和市纪委的叶安全、方水炎去办。工程发包方面的事,就由梁星海和饶兴忠去办。你们是检察院的,以前办这方面的案子应该是有经验的。”

东桐湖畔的一间茶室里,聚着一帮闲老头子。他们大多是些离退休的老干部,有的在下棋,有的在打牌,还有的在一边品茶,一边唱戏。

这时,茶室里又进来两位老者。走在前面背脊弯驼的胖老头有些气喘吁吁地坐在了椅子上,大声道:“静一静,静一静。”

后面的那位瘦瘦的胳腮胡也跟着坐下,对道:“静一静,下面开个新闻发布会。”

胖老驼道:“告诉你们,白溪查出了个大案子。东方商城的丛山儿,问题很严重。光一个包工头,就给他送了二十万呀!”

大伙都停下手里的活,感到很惊讶。瘦胡子道:“其它还有呢!”

胖老驼继续道:“还有东方商城下属的桐湖公司经理姚虎,挪用公款达一百多万元!这都是丛山儿指使干的!”

有人插道:“这俩人还不是同穿一条裤子!”

瘦胡子道:“这个案子是省纪委派人来办的,听说还牵涉到好多干部呢!”

有人道:“是该好好查一查。这些腐败分子,早就该抓起来了!”

还有人道:“我们当初在台上的时候,那真是公家的信纸都不敢往家里拿一张。现在这些人,你们看看,吃喝嫖赌什么不干!像丛山儿、姚虎这些人啊,我看早就该拉去枪毙了!”

离茶室不远处,就是白溪市最有名的“快乐楼”。巧的是,此时坐在小包厢里面的,正是被茶室的老头们咒骂和议论的新闻人物。

丛山儿道:“现在风声越来越紧了。姚虎已经被关进去了,这对我们是很不利的。我们一方面要尽快让他出来,另一方面要叫他们别再查下去了。”他看了一眼东方商城的董事兼副总经理金涛,问道“我叫你去办的那几件事情怎么样了?”

金涛道:“几个人的性格脾气和个人嗜好,我都已经摸清楚了。市纪委案件检查一室主任叶安全这个人,平时看起来很廉洁,其实骨子里头也很爱钱,这个人并不难对付。那个副主任叫方水炎,对钱看得不是太重,不过,听说他的老婆长得又老又丑,平日里他也常背着老婆上舞厅泡泡妞,吃饭的时候谈得最多的就是女人。这个人啊,主要还是要用女色对付他。检察院那两个人,并不是市院的,一个是东城区检察院起诉科的副科长梁星海,这个人也很贪财,另外,他的老婆在印刷厂里做临时工,最近正式工人都纷纷下岗,她也被炒了鱿鱼,回家做烧饭婆了。另外一个人,是杨桥镇检察室的主任饶兴忠,此人除了爱钱外,还很有闲情,喜欢钓鱼打猎,包括赌博。”

丛山儿道:“省纪委的那个人怎么样?”

金涛道:“省纪委的那个人叫王之问,这个人绵里藏针,厉害得很。我已经通过省里的朋友打听过了,此人不贪财也不好色,不大有人情味。”

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黄建山道:“这么说来,最麻烦的就是这个人。”

丛山儿道:“最麻烦的人,其实也是最简单的人。横下一条心,干脆就把他撵走算了。”

黄建山道:“花点钱把他这条命买下来!”

丛山儿道:“不,我看,可以在厨师身上做文章。”

黄建山笑道:“下毒药?”

丛山儿道:“其实也不必把他毒死,只要每天在饭菜里做点文章,叫他三天两头拉肚子,最后一病不起就行了。”

黄建山担心道:“只怕到时候查起来,厨师担当不起,他也未必有这胆子。”丛山儿道:“可以叫他查不出来呀?其实,食物的配方本身就包括了毒性的成份,在这方面,厨师要比我们精通得多。”

黄建山道:“嗯,这样还可以。”

丛山儿对金涛道:“你拿两万块钱去,和伙房的师傅交个朋友,让他帮个忙。”

金涛道:“好的,另外四个人怎么办?”

丛山儿道:“第一个是市纪委的叶安全,你拿个十万八万给他就行了。第二个是方水炎,给他安排个女人,脸蛋好一点,风骚一点。另外再给他四五万。检察院那个梁星海,给他个七八万,另外把他老婆工作安排一下,不要直接安排到东方商城,可以安排到我们关系密切的企业里去。再一个是饶兴忠,给他一笔钱,还有,他想玩些什么就叫人陪他玩,他想得到什么就给他什么。”

黄建山担心道:“这些都是纪委和检察院的干部,相当于我们香港廉政公署里的人。他们敢要么?”

丛山儿歪着嘴笑道:“怕什么?我在这条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碰到一只不吃荤的猫!”

黄建山和金涛都跟着笑了,然后大家都举起了酒杯。

省纪委常委会上,几位领导对王之问在白溪的办案工作很不满意。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黄越还在会上传达了中纪委领导对白溪这个案件的意见。确实,白溪市东方商城的案件是近年来省纪委办得最为糟糕的案件之一。

由于重案室主任于天青手上正在办的一个大案已经基本了结,会议决定由于天青去接替王之问的工作。于天青曾经在白溪办过毛得干的案子,对白溪的情况应该说是比较了解的。毛得干的问题虽然查清了,但他一直觉得这个案子似乎还差点什么。据说毛得干与毛得富的关系非同一般,他的问题很可能是与毛得富有关的。只是,由于证据不足,他也只能暂时搁置再说。现在,白溪市又出了一个大案,他希望这次能够有更大的突破。

王之问也是祸不单行,案子办得不顺利也罢了,偏偏身体也垮了下来,年纪轻轻的,毛病倒不少。现在,他竟然在白溪住院了。省纪委还专门派人到白溪从医院里把他接了回来,住进了省第二医院。

东桐湖畔的一阵秋风,吹出漫漫无边的一湖鱼鳞。

茶室里的那帮闲老头,仿佛是被时代的潮水淘汰到湖边来的一些沙砂,显得有些多余。不过,他们懂得如何自娱自乐,并且时时关心着东桐湖上的风风雨雨。

还是那位胖老驼,他显得是一位消息灵通人士,拍了拍桌子道:“东方商城的案子办不下去了,你们说奇怪不奇怪?”

瘦胡子也圆睁着眼睛道:“听说桐湖公司姚虎挪用公款的事没了,专案组把姚虎的案子转到检察院,检察院说证据不足,没构成犯罪,不予批捕,又把案子给退回来了。”

胖老驼面对着一片惊奇的目光,气愤地说道:“最要命的是丛山儿,原先查出来的问题,现在也都没了。那个包工头原先说送给他二十万,还在笔录纸上签过字、按过手印的,现在也翻了供,说是没这回事了。”

有人插道:“翻供也不行,原先按过手印就具有法律效力了嘛!”

胖老驼道:“唉,现在行贿受贿都是一对一的事,他们办案子也不好办呀!原先姚虎一直不愿承认,现在包工头翻了供,就更是拿他没办法了,听说,姚虎在里面很嚣张,狂得很哪!”

老头们听了后是一片唉声叹气,像是都打了败仗似的。有的埋怨说检察院不对,有的说是纪委办案不力。还有的说是丛山儿一伙手段阴险,应该千刀万剐。

于天青在去白溪之前,专程到省第二医院去看望了王之问。王之问说医生检查认为他的肠胃和肝脏等都有问题,要他在医院好好养病,只要心情舒畅,精心调理,两三个月后就会顺利康复的。

谈起白溪的案子,王之问显得很痛心。他说:“白溪这个地方很复杂,你到那里去以后千万要当心。丛山儿一伙,已经与黑社会同流合污。与他们作对的人,是要吃苦头的。”

王之问认为案子办到目前这种地步,并不是他的错误:“刚到白溪,就有人来找我说情,几个亲朋好友都出了面,被我拒绝了。我私下里想,这个案子办得这么糟,很可能与我们内部的办案人员有关。我估计,他们已经被对方笼络,甚至收买了。否则,证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地翻供,已经有的线索不可能会一个个都有头无尾。你看,就连我得的这些病,都有些莫明其妙,是不是?当然,这仅仅是我个人的猜测,你在接手这个案子后,要在这方面多留意些。”

丛山儿手下有一批谋士,在快乐楼上经过一番策划,一个重大的举措出台了。

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黄建山负责联络公检法包括纪委的领导,白天在快乐楼喝酒,晚上到家里送礼,凡是与查案有关的人员,必须建立牢固的关系,千方百计抓住他们的弱点和把柄,让他们为丛总经理卖命;董事兼副总经理金涛负责联系新闻单位的领导和记者,以联谊会的形式搞一些健康有益的活动。当然,所有的开支由东方商城负责,凡是前来开会的,或者赠送自行车、电饭煲,或者赠送价值五百元的购物券一张,总编身份的可以多给几份。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古老的谚语,穿越几千年岁月的时空,至今仍然散发出令人不得不信服的哲理。几天以后,省市十余家报刊上,陆陆续续出现了丛山儿的名字和光辉业绩。甚至连两家全国性大报,也分别在新闻和副刊栏目里介绍了丛山儿的事迹。至于以广告策划名义花钱刊登的文章,更是整版整版地出现在全国和省市各大报纸的显要位置上。“劳动模范”、“优秀企业家”、“十大杰出青年”、“经营大师”、“青年改革家”等称号,醒目地出现在丛山儿名字的前面,使白溪人民第一次最深刻地认识到了丛山儿原来是一位贡献如此突出并且桂冠满顶的青年企业家。仿佛经过省市专案组一调查,丛山儿反而成了一位打不倒、催不垮的萨达姆式的英雄人物!

于天青正是在这种铺天盖地、极不正常的新闻舆论环境中来到白溪的。

与他一道前来的,还有重案室的干部唐进、冯强、陆文明,以及驾驶员老蔡师傅。

为了加强办案保密工作,于天青决定撤销原来的调查组,新的调查组以省纪委重案室干部为主,市纪委和检察院的同志负责做好有关外围工作。调查组不再住过于醒目的市政府第一招待所清湖宾馆,而是选择了接近郊区的湖畔山庄。

于天青认真审阅了原先调查的笔录,发现其中有几份重要的笔录已经遗失,这更增添了他对原办案人员素质的怀疑。丛山儿在案发期间干扰调查、说情活动甚至进行腐蚀的可能性极大。从近期的情况看,丛山儿已经在白溪拥有较大的势力,织就了一面坚实的关系网。只要丛山儿一伙还有活动的自由,案件调查工作就不可能顺利进行。至少,要困难得多。

于天青决定把丛山儿控制起来。当然,这需要检察机关的配合和支持。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最后,还是走漏了消息。丛山儿竟然不知去向。

于天青立即向省纪委领导作了汇报。在以省委副书记为组长的省反腐败协调小组的督促下,白溪市公安机关在全市进行了严密的布控和搜捕,并完全控制了公路、铁路、航空、水路等一切可能出逃的线路。其它地市公安机关也都收到了同样的命令。

在省城汉州市南河路附近一幢小别墅里,一位美貌女子正与一男子坐在暗红色的真皮沙发上窃窃私语。这幢别墅与周围的其它房子相隔较远,但他们说话时仍然尽量压低嗓门。因为在他们看来,就连窗外的树叶都仿佛是被人派来专门监视或监听他们言行的一双双眼睛和耳朵。

这位长得如花似玉的女子,正是被丛山儿长期包养的情妇阿美。这幢价值近百万元的小别墅,就是丛山儿动用公款买来送给她的。

阿美担心道:“你老是这样躲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呀!”

丛山儿叹了口气道:“那又有什么办法呢?现在他们动用了所有的力量,简直就是在通缉我了。”

阿美道:“怎么会弄成这样的呢?你不是和市里面的领导关系很铁的么?”

丛山儿道:“现在是省纪委在查我,只怕市里面也保不住。”

阿美道:“你在省里面不是也有人的么?为什么不叫他们出面说说?”

丛山儿道:“我也在想这事。怕就怕一旦出了事,谁也保不住啊。共产党是要秋后

算帐的,就算你贡献再大,功劳再大,只要有了点问题,怕是谁也帮不了的。”

阿美道:“不管怎么说,总还要试一试。”

丛山儿忽然坚决道:“是啊,我丛山儿不会这么快就倒下去的!”

省纪委会议室里,常委们正在听取于天青关于白溪市东方商城案件的进展情况汇报。于天青汇报了丛山儿失踪后的有关问题,使丛山儿成为常委们议论的焦点。就在这时,焦点人物丛山儿仿佛从天而降,竟然出现在会议室的门口。

于天青走出来一看,吃惊地问道:“你不就是丛山儿么?”

丛山儿道:“是啊,我就是你们正要找的人。不过,我并不是来自首的。我今天主动来找你们,主要是想配合你们把问题搞搞清楚。”

省纪委书记黄越把于天青叫过来道:“既然他主动找来了,那也是件好事。今天的常委会还有其他议题,我们继续开会,丛山儿的事就由你全权负责了,希望你把他的问题尽快查清楚。”

于天青把丛山儿带到自己的办公室,要求他把自己的问题主动讲清楚。

丛山儿道:“我没有任何问题,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也是我敢于主动上门找你们的原因所在。不过,如果你们听到有什么反映,我倒是可以向你们解释清楚的。”

于天青严厉道:“你没有问题?!没有问题你为什么要逃跑?”

丛山儿道:“我没有逃跑,我为什么要逃跑?最近我出差几天,联系一笔业务。这不,昨天一回来就听说你们在找我,我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于天青道:“好的,既然你态度这么好,那就安安心心地在这里呆几天。等你把我们想了解的事情都说清楚了,再回去。”

丛山儿道:“于主任,我们是做生意的,时间拖得太长,会影响经济工作的。”

于天青道:“你放心,东方商城那边,我们会替你安排好的。”

于天青和重案室的其他两位干部一起把丛山儿带到了汉州市的湖滨饭店。此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虽然丛山儿始终不肯承认他的犯罪事实,但总算把他控制了起来,避免了他在外面搞攻守同盟和干扰案件查处的种种可能。

东桐湖畔的茶馆里,胖老驼和瘦胡子的对话又勾起了老干部们的一场议论。

“丛山儿抓起来了!这一回啊,看他还有什么招!”

“只要丛山儿一倒下去,市里面的干部肯定要牵连进去不少。”

“那还用说,这些腐败分子都是串在一起的。一个完了大家都完了。”

“丛山儿这个人听说嘴巴很硬,讲点义气,可能他不大会把别人的事捅出来。”

“那就要看我们办案的人怎么办了。”

“听说丛山儿在省里面也有靠山,怕这个案子不太好办哩!”

“是哩,听说他关在里面还不老实,扬言要给某省长打电话,要当面找某书记谈谈。”

“省纪委会同意他的要求么?”

“这怎么行呢?省纪委没有同意他的要求。”

“我看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看来丛山儿不光把钞票往市里送,还往省里送。要是

他真是像竹筒倒豆子般地全倒出来,我看弄不好市里省里的人都要完蛋。”

老头子们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有的说要想办法让丛山儿老老实实交待问题,有的说案子不好办。还有的则在叹气,在摇头。

东方商城会议室里,新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叶谭生正在主持召开一个中层干部会议。这位叶总经理满面春色,充满了斗志。他原先的官职是白溪市湖外区商业局局长,从级别上来说只是平调,但湖外区商业局是全市商业系统中最不景气的单位之一,而东方商城却是富得流油。因此,由他来填补这个空缺,早已使白溪市政界和企业界的不少人眼睛红得冒了火。

叶谭生在说了一番客套话后,严肃道:“我们东方商城原任董事长兼总经理丛山儿同志虽然出了点事情,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否认他的过去。应该说,他在东方商城这几年,是有成绩的,是做出突出贡献的。他的问题和他的成绩,我们要分开来看,特别是对他的一些成功的做法,我认为还应该向他学习,还应该不断地继承和发扬下去。”

叶谭生接着道:“另外一点,我们必须清楚。我们搞经济工作,确实也不是那么容易。反腐败虽然要反,案件要查,但也不能影响经济工作。特别是像东方商城这样一个大企业,牵涉的面不能太广,不宜搞扩大化。否则,对我们东方商城今后的发展是极为不利的。”

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黄建山刚被省纪委的同志请去谈话,这时,他匆匆地进了会议室,对叶谭生耳语道:“他们想找供销科的老郎了解一下供销科的开支情况。”

叶谭生不悦道:“老郎在家么?”

黄建山答道:“他昨天刚刚回家,上午好像在湖外区有点事。”

叶谭生道:“这样吧,你就说他还没回来。另外,供销科这段时间不是很忙么,原来叫小陈去办的那批货,就改派老郎去吧,叫他马上就离开白溪。”

在省纪委书记黄越的办公室里,于天青正在向他汇报案情的进展情况。黄书记一般是不具体过问案件的某些细节的,但是东方商城的案子非同一般,中纪委和省委的领导已多次来电催问,因此,他不得不亲自把于天青找来谈一谈。

黄书记道:“丛山儿控制起来后,案件进展总要顺利得多吧。”

于天青道:“不,现在还是不太顺利。”

黄书记不解地问:“为什么?”

于天青道:“丛山儿被免职后,对我们办案应该说是有利的。但是东方商城新任的总经理没有选好。”

黄书记道:“我们曾经向白溪市要求过,新的人选一定要政治过硬、能够配合案件查处工作。难道他们没有这样做么?”

于天青道:“他们根本没有这样做。没有把政治过硬和有利于案件查处的要求放在心里,而是只强调了懂业务这点,把原湖外区商业局的局长叶谭生调来接任丛山儿的工作。在我们案件查处过程中,我们发现这个人并不符合省纪委的要求,特别是在配合办案方面,根本就是在阻扰我们办案。我们要找的人经常是找不到,要查的帐目也无处可寻。真是莫明其妙!”

黄书记道:“有这种事情!看来这个人与东方商城的案件有一定的牵连,或者有什么隐情。否则,他是不敢这么做的。”

于天青道:“我看,这个人本身就该好好查一查!”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章 总督两江 7、李元度丢失徽州府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原来,自请援救徽州府的是平江勇统领李元度。李元度咸丰四年起跟随曾国藩南征北战,功劳不小。尤其是咸丰五六年间,曾国藩在江西处于困境时,李元度平江勇简直成了他的擎天之柱。何曾国藩竟然不保李元度一职,李元度心中不满。曾国藩回籍守丧后,杭州知府王有龄利用李元度的不满,和他拉上了关系。罗遵殿死后,王有龄升任浙抚,保李元度为温处道道员。直到看见朝廷发来的咨文,曾国藩才知道这事,对李元度很不以为然。他把李元度召到祁门,明确告诉他,王有龄此举,目的在分化湘勇;而李元度投靠王的门下,也有背叛湘勇之嫌。李元度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去看看 

美国运通的快车道——美国运通公司总裁哈维·格鲁布 - 来自《谁是最好的管理者》

哈维·格鲁布60年代开始效力美国运通公司,在此期间他曾进入麦肯锡管理顾问公司受到严格的管理训练。1984年,格鲁布转入运通公司的一家金融部门工作,1993年接过美国运通公司的权杖。   主要业绩    ●1993年接任运通权杖后,格鲁布让运通脱胎换骨,起死回生,到1996年,运通已聚敛67亿美元的流动资金,成为一艘不沉的诺亚方舟。   管理精粹    运通公司员工说他们的总裁有如下三种个性特征:   ●沉默不语   ●大发雷霆   ●挖根问底   “在让运通起死回生的过程中他所表现出来的领导风格与管理才能人所罕见。”  ……去看看 

第17章 工作与家庭之间 - 来自《第五项修炼》

1990年《财星杂志》有一篇标题为“为什么评分得A的主管却是评分得F的父母”的封面故事;据观察,成功主管的子女比较可能发生情绪与健康问题。譬如密歇根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同一家公司,主管的子女每年有36%接受精神异常或滥用药物的治疗,非主管的子女只有15%。报告中又指出,主管长时间工作与个人特质(完美主义、没有耐心、讲求效率)是问题子女的元凶,并忠告精力充沛、对人我要求甚苛的管理者,需要学习如何不伤害子女的自尊与自信。然而,有趣的是,报告中并未提及为什么主管有效管理组织的方式,对于身为父母的角色毫无帮助?似……去看看 

第18篇 美国货币史:总论 - 来自《弗里德曼文萃》

自南北战争以来这一个世纪当中的美国货币史,一直是多彩多姿、变化无穷的。在追踪其曲折历程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对下列问题加以探究是十分必要的:国内政治,国际经济安排,大管理机构的作用,个性在事件形成中的作用,及其它似乎与会计室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美国货币历史的纷繁特色使得这一世纪的实践经验对于研究经济变动的学生来说,有着特殊的价值。虽然他无法控制这一实践,但是他可以在足够分立的条件下对货币经历加以观察,从而将共同的因素从偶然的事件中分离出来,并取得相当的信心:即使在其它情况下,我们仍然可以指望这些共同因素得……去看看 

第十二章 宗教信仰 - 来自《有闲阶级论》

我们就现代生活中的某些事态,随意举述几项,就足以说明属于神人同形同性信念的各教派同未开化文化和未开化气质的有机关系。同时它们还可以用来说明,这类教派的存在和它的效力及其信仰方式的盛行,同有闲阶级制度以及成为这个制度基础的动力有怎样的关系。这里谈到宗教信仰或通过这类信仰而表现的一些精神特征和智力特征时,对于这方面的行为并没有加以抑扬、褒贬的任何意图;属于神人同形同性信念的现有各教派的一些日常现象是有其经济理论上的意义的,是可以从这个观点来讨论的。这里能够详细探讨的是,关于宗教信仰的一些有形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