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九章

 《骗官》

黄书记道:“好的,我同意你的看法。你们重案室的力量还要加强,你们可以抽出部分力量,专门查一查叶谭生这个人。看看他的屁股干净不干净!”

在省市纪委的督促和支持下,原先被免去职务的张义正现已恢复了副总经理的职务,一出院就到单位里上班了。只是,叶总经理同样没有安排他干什么实质性的工作,他还是搞他的党务,三天两头开开会而已。好在他身体尚且虚弱,也就乐得一边工作一边休养。

唯一让他不安的,就是丛山儿的案子,至今仍未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当初王之问他们已经掌握一些重要的线索,但是,不知怎么搞的,后来竟然都不了了之。据说丛山儿一伙已经采取了堵漏措施,现在要查起来就更难了。不过,假的总是假的,再高明的掩饰手段,总是改变不了假的本质。他相信,只要专案组的同志抓住某个纰漏之处,整个案子必然会如春笋剥壳一般地层层推进,最后是彻底揭开丛山儿一伙的虚假面目。

为此,张义正专门找于天青谈了一次。他告诉于天青,东方商城的开支是个无底洞,丛山儿他们搞了一个巨额的帐外资金,据说市里和有关部门的领导简直就是把它当作一个可以随意开支的私人银行。只要把这个帐外资金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了,东方商城的事也就真相大白了。

于天青认为这是一条极为重要的线索。经多方了解核实,东方商城确有一笔巨额的帐外资金。掌管这笔资金的,就是东方商城的出纳张洁。

这个人必须立即控制起来,让她如实交待问题。

重案室干部唐进、冯强等人去东方商城找张洁,孰料,叶谭生说她已经失踪了。于天青以为这又是叶谭生虚晃一枪,有意破坏案件查处。经查,张洁确已失踪多日。准确地说,自从丛山儿被抓以后,她就再也没有来东方商城上班了。

于天青懊恼地给自己脑袋打了一拳,他想:天哪!要是这个张洁再也不出现,要想查东方商城的案子会有多么困难!就算查出了点问题,也会与真相相距甚远。

想到这里,他果断地作出了决定:一定要把这个张洁找出来!就是把白溪市掀翻了,也要把她找出来!

他给专案组的同志作出部署: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张洁的下落,尽快搞出一张有关她亲朋好友的名单出来,一个都不要放过。最坏的打算,要是实在找不出来,就像找丛山儿一样,请公安机关帮忙,撒下个天罗地网,看她敢藏到什么地方去!

东方商城的案子迷雾重重,而湖外区商业局的案子却势如破竹,真可谓是马到成功。在重案室干部陆文明等人的努力下,终于查清了叶谭生在担任该局局长期间的种种违法违纪问题。

叶谭生是个五毒俱全、民愤较大的人。几年来,他收受贿赂五十余万元,变相贪污公款四十余万元,挪用公款三百余万元,……

令省纪委办案组同志不解的是,像叶谭生这样一个问题极多、群众意见极大的人,是怎么样一步步登上局长的宝座,并且在丛山儿被免职后,竟然将他作为接替丛山儿的人选呢?

这真是一个荒唐的谜。可以想象,白溪市领导层的问题已经非同一般。

可能是省纪委的威力越来越大,可能是叶谭生的力量比较小,这一回,叶谭生很快就被送进了检察院。在省纪委领导的再三强调下,白溪市委选派了曾在商业系统工作过的市纪委党风廉政室主任俞强去担任市商业局党委委员兼东方商城董事长和总经理。

这边正在收拾叶谭生的时候,东方商城出纳张洁的下落也有了消息。据张洁的老家白溪市里黄镇张家村一位老党员反映,近段时间张洁一直住在附近下山村的表姐王小华家里。当省纪委的唐进和冯强赶到下山村时,王小华说她现正在镇医院里住院。

平时身体一直很好,突然在这个紧要关头生了病。市区有着设施先进的大医院不去就诊,偏偏要到这个小镇医院里来,而且还住了院。这可真是咄咄怪事!

张洁的戏很难演,而且也演得并不精采。但唐、冯二人并没有当场揭穿她。

他们找到了镇医院的负责人和当班医生,要求将她带走。医生说:“张洁患有肺炎,现正在给她挂盐水,如果中断治疗,对病情的发展是很不利的。”

冯强从医生说话的语气上似乎看不出这位白衣天使的纯洁和公正,于是便对他说:“你说得很对,所以我们决定对她进行转院治疗。希望得到你的配合和支持。”

张洁就这样被带到了位于白溪市郊区的湖畔山庄。于天青早已通过手机得知了张洁的下落,并从白溪市纪委借了两名纪检干部协助工作,一个是市纪委党风廉政室副主任项前,另一个是信访室的女干部袁泓。不过,这两名干部只负责看护,当省纪委找证人谈话时,他们不能呆在现场。与他们一同前来的,还有医学院的一位副教授。这位副教授看了张洁以后出来说:“病人几年前曾经患过肺结核,容易复发,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肺部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这个诊断结果进一步坚定了办案人员的信心。

冯强让她坐在一张凳子上,要她说出东方商城的预算外资金使用情况。或许是张洁为了表白一下对主子的忠心,很长时间她都不说一句话,实在逼得紧,才说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似乎在她身上抓不到什么漏洞。但是,她逃离公司、装病住院的手段却分明已经告诉别人自己在这个案子当中所具有的分量和扮演的角色。

于天青和他的重案组成员是不可能让这条大鱼轻易脱手的。

张洁实在受不了他们的软磨硬攻,或许是从电影或小说里学来了绝招,最后竟然又从凳子上滑倒在地,装作不省人事。

于天青办的案子多,见过的世面也多了。像这种装病倒地甚至那些装疯卖傻的场面,他岂会惧怕!于是,便故意大声道:“别管她,由她躺着,看她躺到什么时候去!”

唐进像是刚刚睡醒似地眯着眼睛道:“我看她本来没有什么病,在地上这么躺着,恐怕倒真会生出什么毛病来哩!”

这时,张洁偷偷地睁开了眼睛,在察颜观色之后,开始轻轻呻吟。

冯强便讥讽道:“你这点招数我们见多了。你这是何苦呢?”

张洁停住了呻吟,慢慢爬了起来,重又坐在了凳子上。

于天青便乘机劝道:“你想保一保他,可是你要知道,保是保不住的。只要出了问题,谁都保不住。不但保不住,反而还会害了你自己。”

张洁看了看于天青,还是沉默不语。于天青道:“好吧,我们再给你几天时间,你再好好考虑清楚。”

三天时间过去了,张洁还是没有说出预算外资金的事实真相。然而,她已经精疲力尽,不断地唉声叹气。

于天青得到这一情况的汇报后,当即对唐进、冯强二人道:“张洁的情绪已经出现波动,这是一个好兆头。我们一定要趁热打铁,抓紧做好思想工作,让她放弃任何幻想。争取在今天晚上,最迟是在明天晚上解决问题。”

次日凌晨一点,唐进眯着一双永远惺忪的眼睛,敲开了于天青的房门,道:“于主任,她已经开始谈了。”

于天青一边穿衣服,一边微笑道:“我估计,大概也要到这个时候才会开口。”

于天青进去的时候,冯强已经在笔录纸上记了满满两页了。这些笔录里面关键的地方是张承认了公司有一笔数额巨大的预算外资金。并且交代了几笔帐的大致去向,因为有些情况她也并不是十分清楚。

于天青要她交出整个帐目。张洁犹豫了一会儿,低下头,沉重地道:“这个帐目,现在就埋在我表姐家的菜地里。”

唐进、冯强等人立即赶到张洁的表姐王小华家里,背起锄头就往菜地里跑。菜地里有一片新翻过的泥土,显然,东西就在这下面。

王小华心急火燎地跟在后面,当一只麻袋从泥土里露出来后,她忽然哭哭啼啼地抓住锄头喊道:“不能挖,不能挖,这是我表妹的保命材料啊!”

同行的其他人员制止住了王小华的哭闹。

东西埋得并不深。很快,一只大麻袋就被挖出来了。这是一笔庞大的预算外资金帐目,总共有一千余万元。其中,用于非正常开支的共达八百余万元。张洁在另外一本笔记本上,详细记载了资金的大致去向。不过,由于送钱送物的是丛山儿本人而非张洁,因此,张对具体对象并不十分清楚。只是在本子上写上某单位、某秘书之类的记号。

当然,有了这个本子,案子就好办多了。丛山儿就是再滑头,也休想溜过这一关。果然,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苦攻,终于攻破了这座堡垒。丛山儿在事实面前不得不承认了自己所犯下的种种罪错。

黄建山只是香港的一名小老板,总共只有百把万元资金,要想搞这么大的合资企业是困难的,可是,丛山儿与黄建山合谋之后,竟变着法子,将东方商城的资金打到香港,然后再从香港打回大陆,以此骗取领导的信任、谋取董事长和总经理的职位,还有各种政策优惠;为了达到偷漏税款等目的,他先后向白溪市常务副市长洪永亮行贿四十余万元,向分管工商业的副市长林正云行贿五十余万元。另外,还向商业、财税、土管、城建、报社等有关单位的四名正职和六名副职行贿共达一百三十余万元。

根据张洁提供的帐目,东方商城各种非正常开支共达八百余万元,而上述几笔开支仅两百余万元,另有五、六百万元资金的去向还不甚明朗。丛山儿交代说都用于招待了,但从票据上来看,招待费用高得不可思议,相当多次数的用餐费用都在一两万元之间。专案组对东方商城经常用餐的几家饭店老板进行了审查,有两位老板交代出丛山儿经常是少吃多开,每次用餐费仅五百至一千元之间,而开出的发票却达一万元甚至两万元。

从交代中可以推测出,丛山儿至少还有三百余万元用于行贿其他领导或者被他自己贪污。于天青在湖畔山庄对丛山儿进行了夜以继日的审问,但丛山儿一口咬定说这些钱都用于招待客人了,死死不肯交代其真实去向。

于天青将市纪委信访室的女干部袁泓借来的目的是为了协助做好向张洁取证的工作,现在张洁已经暂时让她回去了,袁泓也回到了原单位。只是,市纪委党风廉政室副主任项前还继续留在湖畔山庄,和省纪委陆文明一起共同负责看守丛山儿。

要把违纪分子看好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虽然现在没有进入看守所,只是处于党内调查阶段。但是,到了被党内同志看守起来的地步,往往也是大势已去,自己心里是极清楚的。于是,党内违纪分子逃跑者有之,自杀者亦有之。为此,纪委领导一再强调,负责看守的同志一定要加强警惕性,千万不能麻痹大意,以免事后被动。一般来说,看守人员至少要两人才行。

丛山儿第一次看到项前时,忽然愣了一下。项前与他对视了一下,便若无其事地移

开了目光。这一细节发生得很快,以致于陆文明并没有发觉什么。

在开始的几天里,项前与陆文明合作看守丛山儿是非常严肃的。两人对丛山儿的态度都毫不含糊,要求他认真考虑问题,不要怀有丝毫的侥幸心理。至于用餐方面,也都是服务员送到房间里来的,三个人一起用餐。可以说,丛山儿就是有天大本事,也别想耍什么滑头。

丛山儿除了不愿彻底交代问题外,看起来也没有什么想不通的迹象。他告诉陆文明,他确实没有什么问题了,只不过是开支方面大手大脚了一点。陆文明觉得,这个人做生意还是挺能做的,而且有点讲哥们义气的味道。这也就让他放心了许多。

案件暂时还没有什么大的进展,丛山儿的态度看起来也不错。专案组在餐厅用餐时,没有陆文明在场,好像是少了点味道。特别是冯强,爱喝点酒,可是唐进的酒量太小,只会喝点啤酒。而于天青则根本不会喝。于是,冯强就很想让喝酒能手陆文明来陪喝。经他几番一劝,于天青也同意了。

陆文明很客气,他决定在用餐时,自己一个人看守,让项前去餐厅用餐。项前当然也就较劲似地和他客气。最后两人商定,轮流着去餐厅,谁都不吃亏。坏就坏在这里。当陆文明去餐厅用餐时,项前一边陪丛山儿吃饭,一边与他进行着罪恶的交易。

项前虽是市纪委党风廉政室的副主任,可是此人素质并不高。由于在工作作风上有点问题,平时又爱吃点拿点,外面早就有过反映。当然,这只是一点小毛病,够不上处分,领导除了提醒过一两回外,也并没有拿他怎么样。不过,对于项前来说,影响也是有的,曾经有过两次提干的机会,就是由于有这方面的反映而失去了。主任的位置就是副处级,相当于其他局里的副局长,他做梦都梦过好几回了,可是大梦一醒还是一场空。真是让人懊恼。他是一个有志向的人,他不甘于目前的位置。他要冲刺,要努力,发誓要做一个有名有位的人。

他和几位比较熟悉的领导提过自己的意向,领导当面都说要帮他,可背后却不知是否使过力,最终并没有丝毫动静。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云转。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项前认识了白溪市的商业巨子丛山儿。两人在东桐湖畔的快乐楼上撮了一顿,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半斤酒落肚,项前便吹嘘说:“我在市纪委呆了十多年,干过信访、检查,纪委那套工作真是熟门熟路。而且现在干信访、检查的几个人,都是我的徒弟。”

而丛山儿呢,更不含糊,他吹道:“干坏事你熟,做好事却是我熟。白溪市官场上,没有我丛山儿走不通的路。就说毛得富书记吧,你们纪委的干部看了也怕他,可我却不怕,你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告诉你,我们是哥们!下次有办不了的事,尽管来找我就是!”

经丛山儿这么一吹,项前眼睛都亮了许多。从此以后,他便成了快乐楼的常客,也成了丛山儿的哥们之一。丛山儿帮他谋取官位,项前呢,则成了纪委的“包打听”,凡是丛山儿的哥们或他本人有什么问题,都请项前为他通风报信。这些情况,纪委领导根本就未曾掌握。

半个月前,丛山儿还叫项前到他们公司来弄个副书记或者副总经理干干,可项前还有些犹豫,他嫌这个位置小了点。希望能够谋个副局级。这不,丛山儿正要找毛得富商量这事,自己却被张义正这小子坑了。现在还不知道出得去出不去呢!“你来了就好,”丛山儿一边吃饭一边朝门口张望道:“现在是要靠朋友帮忙的时候了。”

“现在还没有什么致命的问题,大不了就是行贿罪,”项前轻声道:“行贿罪等于就是没有罪,从我们近年来办的案件来看,行贿罪是几乎不予追究的。”

丛山儿道:“要是再拖下去,我怕到后面会捅出大漏子。”

项前道:“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我们是兄弟,在你面前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丛山儿又朝门口张望了一下,紧张地道:“这个案子牵涉到毛书记。要是毛书记出事了,我们大家都一块完了。要想今后有好日子过,就一定要把他保住。”

“我能够做些什么?”项前急切地问道。

“你要想办法尽快通知我家属,我书房里有个小本子,上面记载了钱款的去向。这个本子要尽快销毁掉去。”

“本子放在书房什么地方?”

“在书房写字台中间抽屉里,抽屉钥匙放在卧室梳妆台抽屉一只戒指盒里。”

“好的,我一定想想办法,”项前咬紧嘴唇,坚决地道:“这段时间,你一定要挺住,目前他们还没有掌握你更多的东西,只要你坚持不开口,他们也拿你没办法。”

丛山儿补充道:“另外,你最好是想办法和毛书记联系一下,让他尽管放心,我这边没捅什么漏子。你让他尽力帮帮我,让我早点出去。”

也是该出问题,正好市纪委要项前回单位去一趟,因为组织部对几位市管干部正在考察,而他们的廉政档案却锁在由项前保管的柜子里。项前不回去,档案是拿不出来的。

项前下午在单位里办完了事,晚上就到丛山儿家里找到了丛的妻子吕小凤。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四章 文化 - 来自《法律的运作行为》

文化是社会生活的符号方面,包括对什么是真、善、美的表现。因此它包括了关于现实的性质的思想,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的,也不论是超自然的、形而上的,还是经验的;科学、技术、宗教、巫术和民间传说就是例证。它除了社会控制行为本身外,还包括关于什么是应当的,什么是对和错的,适当和不适当的等观念;价值、意识形态、道德和法律都具有符号的这种特点。最后,文化还包括各种审美生活、精美艺术和大众艺术,诸如诗歌和绘画、服饰和其他装饰艺术、建筑甚至烹任艺术。应当明确,文化除了人们的体验方式之外,还具有其自身的存在。文化出现在各种……去看看 

第二章 常识的二重性:赞同常识实在论和反对常识知识论的理由(下) - 来自《客观知识》

28.休谟的因果问题和归纳法问题  至此①[44],我可以不提及归纳法(不管是这个词还是它所指的现象)而给出认识论和为促进知识的增长而在科学中使用的方法的梗概。我认为这很重要。归纳法是混乱的,并且因为归纳问题能以一种否定的却又是直率的方式解决,证明归纳法在认识论、科学方法和知识增长中并没有起必要的作用。  我在《研究的逻辑》中写道:“如果,仿效康德,称归纳问题为休谟问题,那么我们可以称划界问题为‘康德问题’。”①[45]据我所知,我这段话是第一次把归纳问题称为“休谟问题”:与我在上述引文中所说的相反,康德本人……去看看 

说明 - 来自《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

第戎科学院征文题目:  “人类不平等的起源是什么?人类的不平等是否为自然法所认可?”  “不应当在变了质的事物里而应当在合乎自然法则的事物里来观察自然。”  见亚里士多德:“政治学”,第一卷,第二章。  关于附注的说明  我有一个时作时辍的懒惰习惯,所以我写成本论文以后,又添加了一些注解。这些注解,有时离题很远,不适于和本文一齐阅读,因此我把它们放在本文的后面了。在本文里,我尽可能地保持简练。有勇气重读一遍这篇论文的人,一定有兴趣搜寻我未尽的余意,浏览一下注解;其他的人,根本不……去看看 

12、诱致性制度变迁理论 - 来自《财产权利与制度变迁》

V.W.拉坦   我们已给出了一个新的诱致性制度变迁的投资模型,并用西方与非西方经济的农业发展经验对这一模型进行了检验。我们已在理论与实证的基础上论证了技术变迁的方向与速度是对需求的增长率与相应的资源条件的回应,我们还揭示了技术在地区及国家间的转化实质上是对诱致由新知识演化而来的技术变迁的同一自发进程的回应。   技术变迁可以被视为发展进程所内生的,这一观点并不意味着农业或工业技术的进步可以听任一只“看不见的手”来指导技术发展沿着“原始的”资源条件或需求的增长所决定的“有效”路径发展。导致……去看看 

第20章 民主、自由和平等 - 来自《政治与市场》

在确定共产主义制度的特征方面,我 们是否已把它视为一种不完全近似于一个 人道主义社会的模式1幻想?显然,它们 的许多特征是模式1里没有的:恐怖,非 法的或不按法律程序的非正规法庭,大量 的死刑,无数的威胁形式,精心组织的民 众暴力。它们是各种特征的一个综合。阐 述共产主义的另一些深刻的特征,有助于 揭示它在人性实现方面类似模式1的程 度。   民主和多头政治   人道主义性质是由民主决定的吗?有时人们建议说,共产主义实现了一种新型 的民主。即使政府不是由人民创造,它也是为人民服务的。不过,甚至在共产主义 思想中,也有很……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