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骗官》

吕小凤是白溪市的一大美人,至少,在白溪市的太太们中间,是靓得非常耀眼的。她原先在市剧团工作,据说曾有过一些风流故事,但迟迟未嫁。直到与东方商城的老板丛山儿上了床,逼着他把老家带来的黄脸婆一脚踢开,霸占了总经理太太的交椅,才算是如愿以偿,不负自己的天生丽质。

项前是个贪色的小子,他对吕小凤的美貌早就垂涎三尺,只是自己位卑财薄,不敢多想罢了。现在,当他单独坐在吕小凤的面前,看着她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心里忍不住又荡起了一丝淫邪的意念。

项前把丛山儿要他转告的话都说了,然后道:“你也不要太担心,我在里面会尽量帮助丛总的。不过,省纪委这帮人不是很好对付,特别是于天青这个人,在办案方面是行家,而且六亲不认,没有什么余地好回旋的。所以,我们一定要特别地小心,尽量不要出什么乱子。”

吕小凤求道:“项前,这次还要你多帮忙了。”

项前道:“那当然。这次丛总是出了大事了。要不是我在里面帮助出点力,恐怕丛总早就完蛋了。到时候关个十年二十年都很难说啊。”

吕小凤着急道:“现在怎么样?会不会有事?”

项前故意卖关子道:“现在还不好说。案子还正在查呢!人家的事情是供出来了,可丛总自己的事情却还在查。我要是不出来帮你们勾通勾通,想想办法,那是肯定要完的!”

吕小凤道:“要是丛山儿被判了刑,那我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哟!项前,我可是求求你了,你这次一定要帮帮我们,只要能够过了这个难关,我们一辈子都会牢记你的大恩大德的。”

项前听了心里一阵阵地得意,便故意装作委屈地道:“你知道,我们纪委是专门查人家的,可是,这次为了你们丛总,我自己却违反了纪律。执法犯法,罪加一等啊!”

吕小凤道:“是啊,这次是难为你了!今后,我们会谢你的。”

项前笑着道:“你准备怎么谢我啊?”

吕小凤忙移过身子,贴近项前,轻声道:“你需要什么就说,别不好意思。”

项前看了看她尖挺的胸脯,又瞟了一眼她长长的双腿,咧大了嘴道:“小凤,你可真是个大美人哪!”

吕小凤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送过一个秋波道:“怎么,想动歪脑筋了?”

项前故意随便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唉,谁叫你长得这么吸引人呢?”

吕小凤在这方面并不幼稚,她干脆把自己的脸往他肩膀上一蹭,道:“只要你真心实意地帮我们度过这一难关,到时候,你想要的,我全部都给你!”

项前道:“一言为定?”

吕小凤道:“决不反悔。”

离开丛山儿家,项前直接去了市长楼找毛得富,毛书记的夫人说他去汉州了,要过两天再回来。项前又去办公室查到了毛书记的手机号码,可是,却怎么也打不通。就在这时,省纪委的车子已经来到了市委楼下,唐进上来叫项前赶快回湖畔山庄去。项前只得回家收拾好衣物,又回到了办案点。

丛山儿依然没有继续交代什么问题。有了项前这位“交通员”,他进一步坚定了顽抗到底的信心。当他和项前独处的时候,项前把他出去后的情况向他作了汇报。丛山儿对项前满意地夸了几句,然后说:“毛得富用手机有个习惯,他不太爱开机,嫌找他的人太多、太烦,如果有重要的事情,一般都是内部人员通过传呼和他联系的。”

项前问道:“他的传呼号码你知道么?”

丛山儿把号码告诉了他,道:“你方便的时候可以跟他联系,要抓紧一点。”项前道:“这个地方是不能打的,我们有工作纪律,省纪委不允许我们往外面打电话。只有找到一个什么理由外出才行。”

今天中午轮到陆文明看守丛山儿,项前按例到餐厅用餐。几杯酒落肚后,唐进兴奋了起来,他对于天青提议道:“于主任,我看丛山儿这个案子必须打开一个突破口才行。”

于天青道:“你又有什么高见了?”

唐进道:“丛山儿还有三百多万元的去处没有说清。但我们可以估计到,其中有一部分是送给了某些重要人物,剩下的就是放进了自己的腰包。我看突破口可以倒过来找,先查查看他自己拿了多少。这可以采取强制措施,搜查一下。”

于天青道:“嗯,我也正在考虑这个问题。不过,这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特别是要和检察院联系一下,取得他们的支持。”

项前只顾自己吃菜,似乎这些谈话与他毫不相干似地。但实际上,他已经一句不漏地记在了心里。他的使命告诉他,如果不尽快出去一趟,丛山儿和毛得富都会完蛋,自己也不可能会有好果子吃了。

丛山儿知道以后,心里更是恐慌得很。他把自己办公室的钥匙拿出来给项前道:“我办公室抽屉里还有几张存折,数目很大,我家属是不知道的。你把钥匙给她,让她把存折拿出来转移掉。另外,其他钱都是由我家属保管的,还有一些金银首饰和其他贵重物品,也要转移掉。至于转移的地点,叫她分散一点。找亲朋好友,不要找太亲密的,太亲密的引人注目,容易被查到。”

机会终于来了,市纪委调出的几份廉政档案上有几个不明之处,要项前晚上去单位里共同商议一下。

晚上九点钟,事情处理完毕。项前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丛山儿家找吕小凤。他把丛山儿要她转移财产的事和她说了,然后道:“吕小凤,要是没有我的话,你们这次可就惨了。”

吕小凤道:“是啊,是该好好谢谢你。”

项前道:“你上次是怎么说的?”

吕小凤笑道:“我是说以后再那个嘛!”

项前道:“以后就难说了,”他把身子往吕小凤这边挤了挤,用手揽过她的肩膀道:“我要的是现在。”

吕小凤故作羞涩地低下头,道:“这么急呀,你们这些男人!”

项前顺势将她搂了过来,亲了亲她的脸和嘴。

晚上,他没有回家。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七点钟了。项前看了看身边的吕小凤,发现她睡得很沉,很美。他想,这么美的一个女人,就睡一个晚上真是可惜了。今后还能不能再享受当然是个未知数。于是,他重把吕小凤拔弄了一番,抖擞起精神来,咬牙切齿地又爱了一回。

穿戴整齐后,项前用吕小凤家里的电话打毛得富的手机。

他以为毛得富的手机又是不通,正准备打他的传呼,不料,手机“塔塔塔”响了几下后,竟然通了!

项前立即紧张地道:“喂,毛书记吗?我是,我是丛山儿的朋友,他现在在湖畔山庄,日子不太好过呀。他叫我转告你一声,你的事情他没有说,请你尽管放心。不过,他希望你能够出面帮助做做工作,让他尽快出来。否则的话,他说长时间拖下去恐怕会出问题。”

对方在电话里只是“嗯嗯”地答了几声,并没有说什么。项前以为毛书记心里太紧张,或者正想着什么。说完后,便挂断了电话。

可是,他哪里知道,刚才是拨错了号码。

接电话的不是毛得富,而是市纪委书记宋水白。他们俩的手机号码只是中间相差一个字,以前也曾多次出现过类似的问题。

这个错误对省纪委正在查办的案件非常重要。于是,他马上赶到湖畔山庄,把这一情况向于天青作了汇报。从打电话者所掌握的情况以及说话的口音分析,此人是市纪委党风廉政室副主任项前无疑。

宋水白觉得非常惭愧。他派了一位部下来协助省纪委办案,却不料此人是个内奸。

于天青劝道:“你也不要太内疚。我们不妨商量一下,来个将计就计。”

宋水白道:“是啊,现在揭穿他,怕会打草惊蛇。”

于天青道:“我们先稳住他,放长线钓大鱼。现在的问题是,他已经到外面去了两次,肯定已经做了通风报信的工作。特别是丛山儿家属那边。”

宋水白道:“那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于天青道:“我们要取得检察院的配合,马上到他家里面去搜查一下。”

在一旁的冯强插道:“只怕是所有的财产都已经转移了。”

于天青道:“不管是否转移,查还是要查一下的。”

省纪委和检察院的干部到丛山儿家里和办公室里查了一遍,果然是一无所获。就连普通人家里都会有的金项链和金戒指,丛山儿家里也没有。更不要说存折之类的东西了。搜查结果,只发现家里还有现金二百余元。

专案组排出了一张丛山儿夫妇的社会关系表。根据这张表格进行搜查,终于从丛山儿的表舅及吕小凤的一位小学同学家里查出了大量的金银首饰及一张十五万元的存折。这两位是平时与丛家来往较多的,而其他一些看起来比较远的社会关系,却还没有被掌握。从丛山儿近几年来的收入来看,已经远远不止十五万,更不要说他的其他一些非法收入了。但是,不管检察院和纪委的同志如何努力,吕小凤只是不开口,谁也拿她没办法。

项前在湖畔山庄听说了此事,心里暗自高兴。可他哪里知道,于天青已经为他挖好了一口陷阱,正等着他往下跳呢!

丛山儿被转移到了新近装潢好的海王宾馆。该宾馆403、405两个房间装有监控设备,省纪委的人躲在楼上的房间里,坐在小小的电视机前,就可以看到楼下房间里的一举一动,而且声音也很清楚。

根据于天青的安排,丛山儿被关在403房间,吕小凤被关在405房间。项前主要负责丛山儿这边,而市纪委信访室的干部袁泓则再次被抽来负责看守吕小凤。

于天青特意把他们俩叫来吩咐道:“你们看人是有经验的。但这个案件非常重要,千万不能马虎。你们的工作主要是保护他们的安全,不能让他们出什么事情,特别是丛山儿,如果一时想不通,可能会出事情。另外,丛山儿和吕小凤被关在相连的两个房间里,中间只是隔了一堵墙,但他们自己并不知道,也不能让他们知道。你们的任务是看好他们,不能让他们走出自己的房间。明白了吗?”

项前和袁泓齐声道:“明白了。”

原先的惯例是两个人看守一个人。但这次于天青特意安排了一个看一个。因为这两个房间的窗户外面都安装有铁丝网,翻窗是不可能的。因此,于天青安排陆文明和驾驶员老蔡轮流站在两个房间的外面走动走动,以防万一。

在403房间里,项前与丛山儿俨然成了一对患难与共的好兄弟。

项前把检察院搜查的结果说了。丛山儿道:“已经查出的十五万没问题,我这几年的工资和奖金收入就有二、三十万了,这完全可以说清楚的。”

项前道:“其它那些都已经被吕小凤转移了,看来,转移地点还是很隐秘的。”

丛山儿道:“唉,项前啊,路遥知马力,烈火见真金啊。这次我虽然是倒了霉,可是也看出了谁是真正的朋友。你们纪检干部,还是够朋友的。我不会忘记你们。尤其是你,是真正的兄弟啊!”

项前听到“你们”二字,心里一惊,便故意问道:“关键时刻,确实要靠朋友。你可以跟我说说看,其它地方是不是还有什么可靠的人,我出去以后,再去找找他们,让他们也帮帮你。”

丛山儿道:“其他还有的。当然,这次主要还是要靠检察院和纪委的人。”

项前道:“是啊,这两个系统内部,还有些什么朋友。”

丛山儿道:“嗯,让我想想。你们市纪委内部还有几个,一个是案件检查一室主任叶安全,一个是副主任方水炎。还有检察院那边,一个是东城区检察院起诉科副科长梁星海,一个是杨桥镇检察室主任饶兴忠。”

项前道:“你说的这些人,都是当初插手过东方商城案子的人。”

丛山儿道:“是啊,这些都是很肯帮忙的人。”

项前道:“听说这几位一开始的时候,查得很起劲。后来不知怎么地,越查越没劲。外面都在传说: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已经查出的也变没了。”

丛山儿忍不住笑道:“这就是真正的朋友嘛!”

项前诡秘地笑道:“丛总,你肯定在他们身上花了不少。”

丛山儿也笑道:“啊?这个不能这么说。吃亏是肯定不会让他们吃亏的。但这不能说。你知道,我丛山儿这个人喜欢交朋友,不喜欢害人。就说我们俩吧,这么好的关系,但在其他人面前也是不能说的。这叫对得起朋友。”

项前便顺着他道:“嗯,丛总,我就是佩服你这点。难怪大家都肯替你卖命。”

丛山儿道:“项前啊,你呢,我也肯定不会吃亏你的。出去以后,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想要什么位置,我也会帮你的。只要毛书记不倒下去,我说话还是有份量的。”

唐进坐在屏幕前面,把声音调高了点。于天青道:“权钱交易,真是赤裸裸的权钱交易啊。”

这时,只听项前神秘地道:“丛总,你的夫人也被关进来了。”

丛山儿道:“在哪里?”

项前指了指左边道:“就在隔壁。他们把她弄来的目的,是要她说出你的其它财产藏在什么地方。”

丛山儿道:“项前,你一定要关照她一下。让她什么也别说。”

项前道:“我知道的。只要有机会,我会提醒她的。坚持不开口,神仙也难下手啊。”

楼上的于天青对唐进笑道:“听说王之问身体已经恢复了。我要马上建议领导派他到白溪来,最好再带一两个人来,让他们负责把刚才丛山儿提到的这四个人弄起来。”

唐进道:“王主任终于有机会明白当初查案受阻的原因了。”

于天青道:“还有他不明不白生病的事,也有可能是丛山儿指使人干的。”

于天青接着道:“小唐,你下去叫袁泓出来,让她和陆文明一起去顶替项前看守丛山儿,找个借口,让项前到隔壁去看一下吕小凤。”

唐进下去后不久,于天青和冯强就在另外一只电视屏幕上看到了项前和吕小凤笑嘻嘻的镜头。只见项前走到门口,把门关严了,然后贴近吕小凤坐下,笑着道:“吕小凤,让你受惊了。”

吕小凤道:“也不知道是搞什么鬼,把我也弄进来了。你还笑呢,也不想办法帮帮我。”

项前道:“我不是在帮你么。丛山儿就在隔壁,他们不让说的。”

吕小凤道:“他们想干什么?”

项前道:“他们想要你说出财产的转移地点。”

吕小凤道:“我是不会说的。”

项前道:“他们可能会搞拖延战术,就怕你时间长了挺不住。所以,你一定要坚持住,什么也别怕!”

吕小凤道:“我知道了。我能坚持得住。”

项前道:“不过,我怕他们自己也会去找。另外几个地方安全么?”

吕小凤道:“绝对安全,他们是想不到的。”

项前道:“在哪里?”

吕小凤道:“就在我父母亲家里。他们搜过了,可是搜不到。因为东西是我自己放的,连我父母亲也不知道。”

项前道:“究竟是什么地方?”

吕小凤道:“问这么清楚干吗?你想等我们都完蛋了自己去享用?你这个死鬼!”

项前道:“唉,你怎么对我都不放心呢?”

吕小凤道:“放心也不能说。反正,你都已经占了我便宜了,可要真心帮我才行。否则我可不答应啊?”

“我心里有数,”项前笑嘻嘻地靠了过去,趁机在她腿上摸了一把,骂道:“你这个小妖精!”

于天青兴奋地拍了拍冯强的肩膀,道:“有了!我们再到吕小凤父母家里去一趟,这一次,就是把他们家里翻个面也要找出名堂来!”

第二天,省纪委重案室副主任王之问等人赶到了白溪,市纪委的叶安全、方水炎以及检察院的梁星海、饶兴忠等四人都被带到了海王宾馆。

于天青和唐进、冯强等人与检察院的同志一起赶到了市郊农村的吕小凤父母亲家里。搜查了一个上午,差不多已经是“翻了个面”,还是一无所获。

于天青坐在门口的石凳上苦苦寻思。最后,又围着那幢老房子一圈一圈地转。

一股奇臭扑鼻而来。于天青往前一看,是一间茅坑。茅坑里积满了大粪,浑水里游荡着一条条乳白色的蛆虫。

于天青正捂着鼻子要逃。忽然又想起了什么。

他叫来了唐进、冯强,和他们说了些什么。唐进便从篱笆上抽出一根棍子,往茅坑里一下一下地戳。“有了有了!”唐进转过头来对于主任喊道:“这里面有个东西,像是块铁皮装的。”

于天青自己接过棍子,戳了戳,道:“对,是有东西,还有响声!”

检察院的同志都围了过来,大家从邻居家借来了几只粪勺,七手八脚地把大粪往外舀。等到院子里飘满大粪味时,茅坑差不多已经被舀干了。——终于,里面露出了一只铁盒子。

于天青叫人打开盒子,里面有一只包裹,外面一层层地捆着尼龙布。

除了一堆金银器物和一百余万元的存折外,更重要的是还有一个笔记本。

于天青翻开一看,上面一笔一笔地记载着时间、姓名和数字。其中,白溪市委书记毛得富所接收的数字最大,共达一百二十余万元。笔记本最后一页上面还写着“洪日昌”三个字,有个记号,但没有时间和数字。

于天青回到海王宾馆时,王之问也取得了突破。叶、方、梁、饶四人已全部供出了收受贿赂为丛山儿掩盖罪行的犯罪事实。在证据面前,东方商城副总经理金涛也不得不承认与丛山儿、黄建山共同密谋向纪委、检察院干部行贿的事实。另外,他还交代出清湖宾馆厨师罗某拿到两万元好处费后在菜里下毒一事。

丛山儿知道于天青已经拿到了他的那个笔记本,顿时痛哭流涕。他知道一切都已经完蛋了,毛得富已经保不住了,自己的大好前程也将不复存在。在专案组同志的反复教育下,丛山儿一边红着眼睛,一边交代出了所有的事实。至于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洪日昌,他曾经帮他儿子经商提供了不少方便,为其谋取利益达一两百万元之多。

东桐湖畔的茶馆里,热闹非凡。一群六、七十岁的老干部们围坐在一起,谈论着东方商城的事。瘦胡子道:“毛得富也抓起来了,听说他收了一百多万哩!”

胖老驼道:“哪里止一百万,他的问题多着呢,恐怕一千万都有!”

瘦胡子道:“是啊,听说啊,他的那顶乌纱帽都是骗来的!”

“什么?”大家围得更紧了,惊奇地道:“官也是骗来的?”

瘦胡子点了点头道:“是啊,毛得富不仅是个贪官,他还是个政治骗子呢!”

“这种人该杀!”有人道。

胖老驼兴奋地道:“是啊,中央反腐败反得好啊!这些腐败分子不清除,人民群众心里不服气哩!”

老头子们手捧清茶一起干杯。大家觉得,今天的茶喝起来,特别地香,特别地甜。(全文完)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序 - 来自《制空权》

原稿于1928年4月作为专题著作出版。  研究战争,特别是未来战争,可以看出一些非常有趣的特点。  首先是全人类互相残杀现象的广泛性,一时忘记了他们都是人,属于为同一理想目标而奋斗的人类家庭。他们变成了残忍的人,好像着了魔似地投入使人痛苦血腥的破坏工作。其次是战争规模巨大,要求聚集全国巨大的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形成一个破坏力量对付敌人,把生产力变成了更大的破坏力,指向唯一的目标——胜利。这是一个巨大的,多样化的工作,在战前就必须有预见作准备,在战争中又以极大的狂热进行,但又讲求科学,以便能从投入的……去看看 

后记 - 来自《卡斯特罗传》

经过半年多的紧张写作,《菲德尔·卡斯特罗:二十世纪最后的革命家》终于脱稿了。这本书从卡斯特罗的童年生活和学生革命家生涯写起,一直到一九九七年教皇访问古巴为止。这里有必要把此书的构想和写作经过对读者作一个简要的介绍。  在我一九九四年秋赴美留学前,对古巴和卡斯特罗其人的了解可以说等于零。一九九五年我确定了论文题目,打算写西方知识分子对苏联和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的访问和观感。在阅读材料的过程中稍微涉猎到西方知识分子对古巴的介绍,从星星点点的材料中我逐步被这个原来远离论文中心的课题所吸引。我发现……去看看 

第三章 抗辩(上) - 来自《纽伦堡大审判》

1  冬天终于离我们而去。天气暖和起来,白天也变长了,颓垣断壁中的野草籽开始冒出嫩芽。新来的美国兵远足齐柏林田径场,相当于现今的朝觐活动。他们登上希特勒曾经发表演说煽动人民的讲台,做出模仿纳粹分子致敬礼的姿态,用廉价的照相机拍下这些镜头。3月7日傍晚,几名被告的辩护律师在星球旅馆碰头,一边喝啤酒一边讨论第二天有关他们经手的案子的开庭陈词。他们说话的样子,像是在陌生的新场地受训的运动员,就要第一次在这个场地参加比赛似的。盎格鲁一撒克逊法律制度对他们就像是一身裁剪失当的西服,他们甚至对审判的核心还感到……去看看 

第四章 身处险境 - 来自《邓小平传》

1927-1931年      邓小平回到了内战纷纭的祖国。这以后四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一直是在有生命危险之中度过的,其中相对安全的一段时间是他刚回国之后,在西安冯玉祥的国民军中作政治工作的四个月。     在西安,邓小平身兼三职,两个职务是公开的,一个是秘密的。他担任了中山军事政治学院的政治处处长。该学院是由刘伯坚(后来成为邓的领导)创建的一所培训学校。刘伯坚*是该校政治教员及共产党地下组织的书       *应为邓小平。——译注记。邓小平的公开工作有两项:一是向军官们讲解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当然着重宣传的是孙……去看看 

绪言:当代中国没有精神巨人? - 来自《当代哲人李正天》

有人叹惜:当代中国没有精神巨人,没有产生精神巨人的土壤。这种看法不少人在重复,好象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认同似的。是这样吗?如果这个叹惜仅仅限定在中国主流意识形态控制下的思想界、各级哲学或社会科学研究机构,这话还算个真理;如把它扩大到当代整个中国,我则不能苟同。那些发出叹惜的,大致上有几种情况:一种是太年轻,阅历太浅,对自己未经历的事缺乏感性体验,或缺乏判断力,这还可以原谅;一种人,则以自己的眼界来测度何为精神巨人。他们甚至把海德格尔都当做精神巨人,甚至还不承认鲁迅是精神巨人。既然评价尺度不同,正如口味不同,那就不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