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宛夫简介

 《骗官》

  汪宛夫,1967年1月1日生于浙江建德,1985年考入杭州大学(现浙江大学)历史系,任校诗社社长、《晨钟》诗刊主编。已发表诗歌、散文、小说等作品数百万字。其中:长篇小说《天使的堕落》于1994年在《浙江日报》和《福州晚报》连载,获第五届杭州文学奖;长篇小说《蓬随风转》、《骗官》于2000年5月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机关滋味》于2001年5月由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在全国各大书店被列入畅销书榜行榜);长篇小说《骗官》2002年4月由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铁面》、《八美图》亦即将出版。报告文学获全国一等奖。曾被评为杭州市优秀作家、首届建德市十大杰出青年。现在浙江省纪委工作。电子邮箱:wwf0123@sina.com
  
  《机关滋味》简介:权欲和情欲构成了这本长篇小说情节驱动的两大轮子。渴望权力的大学高才生黄三木有幸进入市府,成为权力俱乐部的成员,但他并未能领略到权力的快感,相反,鸡零狗杂的琐碎事情和冷冰冰的游戏规则让他感到不适应,书生本色就像狐狸的尾巴时不时露出来。他的上司想把他当儿子一样培养,他却在内参上撰文批评本部门的总是导致上司晋升省委副书记的希望泡汤。他被打入冷宫,忍辱含垢。极度的压抑挞使他找机会发泄,权力给他的屈辱他要把它转嫁,为此他不惜一切:像上司戏弄下级一样地玩弄女人,在对女人疯狂的追索、征服和占有中,体验放纵的快感、权力的力量,学习权力运作的技巧和艺术……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有效沟通与成功心理 - 来自《北大演讲选辑》

演讲者简介:   董进宇,吉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律硕士导师,吉林学源律师事务所律师,吉林省博瑞智企业管理顾问公司首席培训师,兼任平安保险、河北华龙集团(长春)公司、中国人寿、长春国商等大型企业的法律顾问和培训顾问     北大的老师和同学请我来作这个讲座,我想到了很多,首先想到的是这些年发生在北大的一系列故事,其次是想今天向大家传达一些什么信息,再就是怎样和大家沟通。事实上,今天由我一个人来和大家沟通,能否沟通好,是检验我们今天讲座成功的尺度。我想任何有效的沟通,它都需要相同的知识背景,相同的思维方法,相同……去看看 

后记 - 来自《妞妞》

1992年底,在妞妞死后一年,我把自己关在屋里,开始写这本书,于1993年 7月写出初稿。1994年7 月,完成第二稿。此后,我便把稿子搁了起来,一搁又是快两年。我对它不满意,想再改一改。然而,我终于发现我无法把它改得使自己真正满意了,决定只作必要的删节,便立即交付出版。   我不知道这本书该怎样归类。它不像小说,因为缺乏小说的基本要素——情节的虚构。它也不像散文,因为篇幅太长。它好像也不能归入报告文学一类,因为它的主角只是一个仅仅活到一岁半的婴儿,并无值得报告的事迹。最后我对自己说:就让它什么也不像吧,它只是我生命中的一段……去看看 

1914——中华民国三年甲寅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1.1(一二,六)改组邮政,定每省为一邮务区,于省城设邮务管理局(上海另为一区)。  1.3(一二,八)  (1)俄外相覆外蒙特使三音诺颜,允给以枪械。计大炮六尊,机关枪四挺,步枪二万支(去年12.17之要求。三音诺颜即离俄京)。  (2)章炳麟不满袁世凯,拟出京赴天津,被阻(去年秋来京即被监视于共和党本部)。  1.4(一二,九)  (1)任命张锡銮兼奉天民政长。  (2)任命胡仁源署北京大学校长。  1.6(一二,一一)商务印书馆创办人夏瑞芳在上海遇刺死。  1.7(一二,一二)  (1)吉林延吉韩人捣毁县署及垦民局。  (2)章炳麟请见袁世凯不遂……去看看 

第四辑 折断的日子(二) - 来自《黑乌鸦与折断的日子》

困惑组诗(与欲凝合作)   足音  我感觉到地的颤抖了  我感觉到悬浮在刺目的空中很久了  我已经开始倦怠  就如同那颗陨落的星星  我向某一个模糊的去处坠落  我感觉到了  你沉重的足履过我的天空  而我脚下的空间在无情地陷落  为了盲目的逃避  脚下被蚀空的危机依然存在  周围是碰撞的呼啸和尖利的嚎叫  我敏锐地感觉到了  你的手中有唯一的承诺  我不能再说什么  你的脚步跨过这荒原  所有的一切都丢失了自己的影子  他们与我一样寻找那永恒的黑暗  我感觉到了  这里有完全被……去看看 

75 - 来自《灵山》

我路过上海,在火车站排着龙蛇长阵的售票处截到了一张去北京的特快车的退票,一个多小时之后便坐上了火车,十分庆幸。这庞大而拥挤的千万人的都市对我已没有什么意思,我想看的我那位远房伯父比我父亲死得更早,他们都没能活到光荣告老。  那条穿过市区乌黑的吴淞江成天散发恶臭,鱼鳖都死绝了,真不明白这城市里的人怎么活得下去?连日常饮用的处理过的自来水总是浑黄的且不说,还一股消毒药品氯气味,看来这人比鱼虾更有耐性。  长江口我以前去过,除了浩荡浑黄的波涛上浮游的不怕生锈的钢铁货轮,就是被浊浪冲刷的长满芦苇的泥岸。水里……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