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章

 《生死抉择》

  说是八层楼,其实有十层高。因为一二层都是营业厅,每层都足有两层楼那么高。
  
  没有电梯,楼道里连电灯也没有。到四楼后,楼道就变得越来越窄了。李高成上到五六楼时,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好几次都不得不停下来歇一歇才能继续往上爬。
  
  每一层楼都有不少工人和公安人员把守着,以防止小孩或者有意无意的以及别有用心的什么人贸然闯到楼顶上去,从而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
  
  魏所长说了,这都是杨诚书记特意交待了的。一切都要按照夏玉莲的吩咐去做,只有这样才能保护她。
  
  真亏了杨诚,也真难为了杨诚!这么多天来,每逢他最艰难和关键的时候,都是因为有杨诚的存在和支持,才能够闯过一关又一关。他真为自己感到庆幸,如若没有杨诚,很难想象自己能够支撑到现在。杨诚名副其实地确实是一个好书记!
  
  等爬到最高一层时,他有些吃惊地看着直达楼顶天窗口上的那一溜钉在墙上的梯状的钢丝方框。第一个钢丝梯离地面足有一米五六高!像他这样的男子汉要踩上去也需要费好大的力气,他真想象不出来瘦弱矮小的夏玉莲是怎样从这里爬上去的!
  
  夏玉莲身患绝症,身体要比他虚弱得多!他昨天见到她时,几乎都已经无法行走,无法活动了,而今天,她一个人竟能爬到这么高的楼上来,而又能从这样的楼梯上爬上去!
  
  据商业中心大楼的管理人员说,通往楼顶的天窗口本来是用铁丝拧住了的,一般人如果不带工具,用手是根本上不去的。所以从现场的情况分析来看,夏玉莲很可能是在上去以前就来过的,她一定是先看了楼上的情况,才会这么有准备地爬到了楼顶上。
  
  一个病得几乎已经不能自理了的癌症病人,如果没有超人的毅力和惊人的耐力,是绝对爬不上去的,而且竟还爬上来两次。
  
  李高成从八楼的一个窗户往下望去,像蚂蚁一样的人群发出像海潮一般的阵阵呼声,许许多多的人都在含着眼泪喊道:
  
  “别跳!别跳!千万别跳……”
  
  有一个扩音器正在一遍一遍地喊着:
  
  “……夏玉莲!你听着!夏玉莲!你听着,李市长已经来了,他马上就到楼顶上去,就他一个人,李市长说了,他有好多好多的话要对你说!夏玉莲,你听着,李市长病得很厉害,是刚刚从医院里来的!杨书记说了,他昨天晚上高烧到了40度!可他一听说你有了事,马上就赶了来。夏玉莲,我是李素芝,你一定要听我的话,等李市长上去了,你有话再慢慢说!杨书记正在给你联系万书记,万书记也一定会马上来的。还有,李市长让告诉你,他说你奶大的两个孩子,梅梅和明明马上就要来见你……”
  
  李素芝已经有些嘶哑的嗓音,听得人心发紧,催人泪下。
  
  李高成对身旁的魏所长说:“你听着,就我一个人上去,除此而外,一个人也不准上去。即使是上边出了惊天动地的事情,没有我的同意,也绝不能让一个人上去。一会儿等我的孩子来了,你先让他们用扩音器通知我,我同意了,再让他们上来……”
  
  李高成止不住又有些哽咽起来。
  
  直觉在告诉她,夏玉莲已经支持不了多久了。这个受了一辈子辛劳的女人,在生命的尽头,却仍然在为别人付出如此巨大的牺牲。这个一辈子连在人面前说话的机会几乎都没有过的女人,在如此困苦的情况下,却还能对这个社会保持着一颗如此透亮的爱心!她还在如此深深地爱着她工作了一辈子,苦重了一辈子的纺织厂;深深地爱着厂里这些许许多多从来都不认识她,从来也没听说过她的工人;深深地爱着她曾经用乳汁和心血抚养过他两个孩子,却几乎已经把她淡忘了好多年的一个忘恩负义的市长……
  
  她不仅仅是正在用她的死,用她的生命,来阻止工人们的行动,也同样是在拯救着你这个市长!拯救着你这个面对着国家和改革的生死存亡,却一直在犹豫,一直在仿捏着的市长!
  
  此时此刻,李高成似乎再一次领略到了日常生活中那句话的真正含义:确实只有她,只有像她这样千千万万的工人,才是我们这个国家的主人!才是我们这个国家的脊梁!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中流砥柱!
  
  还有一个感觉强烈地撞击着他的心扉:世界上许多事情往往就是这么简单,只有你心里有她,她心里才会有你;只有你时时刻刻在关心着她的生存,她才会这么为你而舍生忘死……
  
  李高成的头从楼顶的天窗上一探出来,脸顿时就像刀割一般地阵阵刺痛,眼睛也根本无法睁开。
  
  第一个让他根本没料想到的感觉是,在这个附近几乎没有什么高层建筑的城市郊区,也许是太高了而又一无遮拦的原因,刺骨的西北风竟是如此的强劲凶猛!怒吼着的寒风裹卷着尘沙,不仅让他睁不开眼,而且逼得他几乎连气也喘不上来。
  
  他强迫自己坚持了片刻,然后一挺身站了上来。
  
  也许是风太大了,也许是天气太冷了,也许是因为时间太长了,而夏玉莲的身体也许是太虚弱了,李高成站那里好一阵子了,夏玉莲都好像根本没有察觉到,甚至连头也没有往后转一转。
  
  他默默地站在那里,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办。喊,他觉得不能喊;走,也根本不敢往前走。因为在这种地方,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闪失,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
  
  夏玉莲站的地方实在是太让人可怕,太让人担心了。她是站在楼顶四周边缘大约有二尺高的砖砌的栏台上,这道粗糙而又剥裂的栏台,大概还不到二十厘米宽,而身板单薄得几乎能让风刮走的夏玉莲就摇摇晃晃地站在这不到二十厘米的栏台上!
  
  商业中心大楼其实是一座为了省钱而偷工减料了的廉价工程。在下边临街的这一面看,商业中心大楼挺大挺宽挺高,但这只是个假象,从后面你一看就会明白,这座楼越到上边越窄,而等你到了楼顶上时,才会真正发觉这座楼窄小得几乎让人吃惊,整个楼顶的面积顶多也就是二百平米左右。所以李高成一上来就惊奇地发现,他站着的地方,距离夏玉莲站立的地方竟是这样的逼近!他甚至突然萌生出一个冒险的念头,只要他再悄悄走出去两步,然后一个猛扑,只须几秒钟的时间,就可以把夏玉莲从死神的边缘上拉回来……
  
  他下意识地往前走了一步,然后一下子便像僵住了一样站住了,他分明地听到了一个非常虚弱非常沙哑但又非常清晰的声音:
  
  “……不要过来!”
  
  李高成有些瞠目结舌地愣在那里,他朝那个瘦削的背影呆呆地看了片刻,才慌忙说道:
  
  “夏大姐!是我呀,我是李高成!”
  
  “李厂长,我知道是你。”夏玉莲仍然背对着他,仍然那样让人心惊胆战地站在那里。
  
  夏玉莲此时叫他叫的不是李市长,而是十多年前的李厂长!
  
  “夏大姐!你能不能站下来跟我说话,你站在那样的地方,你让我怎么给你说,我又怎么能把话说得清楚!”李高成一边竭力用平静的话语跟夏玉莲交谈着,一边想着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办,“夏大姐,就算你不下来,那你坐下来跟我说话还不行?”
  
  “李厂长,你别逼我。”也许是顺风的缘故,夏玉莲的嗓音尽管非常柔弱,但李高成却听得清清楚楚,“你是知道的,我已经活不了几天了。你一点儿也用不着为我担惊受怕,我死了,也就不拖累家里,不拖累大伙,也不再拖累你了。我死了,我不受罪了,大伙也都不跟着受罪了。我今天能爬到这上面来,就没想到要再下去。”
  
  “……夏大姐!”李高成鼻子阵阵发酸,但却有些生气地说,“你怎么能这样想!你要是这样了,就没想想大伙心里会多受罪!你就是不为自己着想,也应该为孩子们想想,也应该为这个厂想想,还有,夏大姐,你就不为我这个中纺的老厂长想想!还有梅梅,明明……”
  
  “好了,我说过了,你不要逼我,我现在就只问你一句,你到底有没有出事?你自己到底有没有事?”
  
  “……什么事?”李高成感到不解地问。
  
  “这些年,我们都离得远了,这会儿记着的都是你那会儿的事。那会儿我是清楚你的,大伙对你也都放心。现在这么问你,并不是想埋汰你,我只是想心里有底。李厂长,你是不是还像过去那样清清白白,干干净净?你为公家干了这么多年,官也越做越大,是不是还像过去那样没占过公家一分钱的便宜,没对咱们工人干过一件见不得人的亏心事?”
  
  “夏大姐,我懂了!我可以告诉你,我没出事,什么事也没有!”李高成使劲地回答道,“我以前是个清清白白的厂长,是个干干净净的书记,今天也仍然还是个对得起老百姓的市长!我过去没想过,今天也从未想过要占公家一分钱的便宜!过去没做过,今天也绝不会去做任何亏心的事情!自从那天见到你,我已经把我过去的日子好好想了一遍,我也许做过什么错事,有过什么闪失,但绝不是存心有意的!像中纺的问题,我有很大的责任,我知道我这几年对中纺的工人们关心得很不够,对这儿的事情注意的也很不够!但有一点我可以给你保证,在经济问题上,在生活作风上,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大伙,对不起厂里的事情……”
  
  “既是这样,那为啥省里还要派人查你,还要派人抄你的家?工人们都给我说了,是不是一个姓严的书记故意要跟你过不去?因为你查出了他的事情,他就这么存心报复你?因为他是省里的头头,省里的领导就都向着他,是不是这样?”
  
  “……夏大姐!这都是谁给你说的!”李高成根本没想到夏玉莲竟会这么看问题,“这不是真的,他们说得不对!省委市委的领导支持的是咱们!是咱们工人!公司里的那些搞腐败的领导都已经给抓起来了……”
  
  “那为啥不查那个姓严的,却非要查你?为啥不抄他的家,却非要抄你的家!为啥?一个快死的人了,你还不敢给她说实话?”夏玉莲言之凿凿,一副铁骨铮铮的样子,同以前的夏玉莲相比,几乎完全改换了一个人。
  
  李高成几乎被问得发愣,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片刻,才接着说道, “夏大姐,有时候,事情并不会像我们想的那样一下子就能办好。但你放心,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只要他干了见不得人的事,干了违背良心的事,干了老百姓不答应的事,那他迟早都会受到惩罚……”
  
  “……我明白了,你不必再说了。”夏玉莲摇晃了一下,楼上楼下顿时一片惊呼,但夏玉莲很快又站稳了接着说道,“李厂长,只要你说的是实话,我也就没啥放不下的了……”
  
  “不!夏大姐!”李高成惊呼了一声,他根本没想到自己的话竟会让夏玉莲给了他这样一个回答,“是你让我说了实话!既然我说了实话,你能不能坐下来我们再接着谈……”
  
  “你能不能让万书记也来一趟,你就告他说,看在一个快死的人的份上,能不能让我问他一句话?我不会占他很多时间的,只要一分钟就行。我已经听了你的了,也想听听他的。”
  
  “万书记今天一早就去了外地,杨书记正在联系,但路那么远,一时半会儿万书记不可能来得了呀!”
  
  “没关系,我能等,只要他肯来,我想……我等得到他。”
  
  “可你的身体会支持不住的,你有病,身体又弱,万一有个闪失,让我怎么给万书记交待,又让我怎么给工人们交待!”
  
  “不会,我的身体我清楚。我赶上来的时候,吃了三片止痛片,我顶得下去。” 夏玉莲依旧这么不容置辩地说道,也始终没回身看他一眼。
  
  “……夏大姐!”李高成有些绝望地喊了一声,几乎想一下子冲过去,但紧接着便被一声呼喝猛然制止在了那里。
  
  “别过来!”夏玉莲虽然背对着他,却好像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我说过了,你别逼我……”
  
  ……
  
  “李市长,李市长……”李高成听到魏所长在身后轻轻地喊着他,“给你一个纸条,是杨书记写的。”
  
  李高成看了一眼身后天窗口上伸出来的纸条,想了想,又朝夏玉莲的背影看了看,然后才小心翼翼地弯腰把纸条拿了过来。
  
  老李:
  
  
  
  同万书记的秘书联系上了,万书记正在给灾区群众讲话。万书记的秘
  
  书说,他马上就给万书记谈这件事。他说万书记肯定会来的,万书记的性
  
  情我们也了解,肯定会来的。
  
  
  
  以防万一,我们已经在八层楼夏玉莲站着的窗户下预备了防护设施,
  
  但这些办法都还是隐蔽性的,所以也就极容易出问题。你一定尽量做好说
  
  服工作,尤其是有这么多群众在场,还有这么多新闻单位,即使是我们在
  
  她跳下的时候拦住了她,那也是所有的人,当然也包括我们自己所无法接
  
  受的。
  
  
  
  你现在一个人在上面,也只能一个人在上面,我们都没办法帮助你。
  
  你应该清楚,你现在所干的事情并不是救一个人的事情,你面对着的也不
  
  仅仅只是一个人,而是千千万万的人。你面对的并不是一个人的生命,而
  
  是千千万万人的信心和希望。也同样是我们的信心和希望!
  
  
  
  让梅梅和明明来,是个好办法。到了这种时候,也许能起关键作用的
  
  唯一的东西,就是感情了。
  
  
  
  ……
  
  面对着杨诚的纸条,李高成突然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稍稍想了一想,立刻掏出笔来,在纸条的背后写道:
  
  杨诚:
  
  
  
  让万书记此时再往回赶,是不是已经来不及了?我想夏玉莲支持不到
  
  那会儿了。能不能想想办法,让万书记直接跟我们通话?什么办法都行,
  
  只要能救人!我想在万书记那儿,肯定有现场采访的电台和电视台,能不
  
  能让他们把万书记的话直接传过来,直接让夏玉莲听到万书记的声音?万
  
  书记也可以直接回答夏玉莲的提问?
  
  
  
  ……
  
  几乎不到一分钟,杨诚的第二个纸条就递了上来。
  
  老李:
  
  
  
  太好了!我马上就让他们照此办理,估计问题不大,真是好办法。另
  
  外,梅梅和明明马上就到,请你做好准备。
  
  
  
  ……
  
  李高成紧张地想了片刻,然后转身对夏玉莲说道:
  
  “夏大姐,刚才杨书记说,他已经跟万书记的秘书联系上了,万书记的秘书说,万书记正在给群众讲话,万书记马上就给你回话。但路程太远,二百多里的山路,能不能让万书记在电话上先给你说说话?”李高成想先征得夏玉莲的同意。
  
  “你就让我在这儿……跟万书记打电话?我又怎么能知道那是万书记在给我打电话……有楼上楼下这么多的工人给我作证,我也能知道万书记究竟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夏玉莲的话已经有些结结巴巴,李高成心里不由得一沉,看来她真的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那就让万书记直接给电台电视台的记者说,然后再让记者把话转给你!你也一样,把你要说的话直接说给记者,再让记者转给万书记!”
  
  “不,我要亲自听到万书记的话,我还要让楼上楼下的工人……都能听到万书记的话。”
  
  夏玉莲的声音是那样的细弱,然而却是如此强烈地震撼了李高成的心。
  
  原来是这样!
  
  她要让楼上楼下的几万工人都能听到省委书记的声音!
  
  李高成心里像受到了重创一样怔在了那里,原来眼前这个弱小的女人想的竟是这么远,这么深!她这么做并不仅仅只为了你一个人,同时还是为了这个中纺,为了中纺这几万工人……
  
  他突然感到自己是这样的猥琐和浅薄,同时也为自己的猥琐和浅薄而感到了一种深深的羞愧!
  
  李高成的决心仿佛刹那间就下定了,为了这个女人,为了眼前的这几万工人,他一定要把她吩咐的这件事做成做好!
  
  “夏大姐!我马上就让他们按你说的去做!万书记的话不仅你能听得见,楼上楼下的人能听得见,我还要让全省和全市的老百姓都能听得见!我马上就让他们在这儿现场直播……”
  
  李高成之所以敢下这样的决心,敢做出这样的许诺,是因为有一点他非常清楚。昨天晚上他已经听了万书记的那番讲话,他知道万书记在中纺的问题上持的是什么立场,所以他也就明白万书记将会怎样做和怎样说。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一章 进军皖中 6、七千湘勇葬身三河镇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部署用兵方略的次日下午,曾国藩的座船起锚下行。在武穴,他会见了多隆阿。这一年多来,多隆阿的绿营仗着湘勇的声威也打了几次胜仗,他自己因此升了官,赏了黄马褂,士兵们也跟着发了财。尽管对湘勇仍有很深的偏见,比起其他满蒙文武来,他的态度算是友好的了。曾国藩把他着实恭维了一番,图谋皖中的事暂不告诉,只建议他的部队移防到滁州、和州一带,明说是作下一步攻江宁的准备,实是安排他的人马堵从江宁过来的援兵,保证李续宾、曾国华的成功。  多隆阿不明白此中奥妙,欣然接受了。  船过九江府,曾国藩来到塔齐布祠,燃香焚纸,凭吊了一番。第……去看看 

结论 - 来自《制空权》

我所画的图自然是个想象图。由于它是在观察未来,也只能如此。但是由于我是用当前现实的油彩并且按照逻辑推理画出的,我想未来将和我的图画非常相似。无论如何,我想在沿着总方向回答“不久将来的战争将是什么样”这个问题时,可以提出以下肯定的论断:  1.它将是国家之间相互拼搏的斗争,并将直接影响全体公民的生命财产。  2.在这场斗争中赢得制空权的一方将享有决定的优势。  3.它将是一场非常激烈、可怕的斗争,目的是要打击敌人的精神抵抗;这场斗争将是速决的,因此经济上将不是很耗费的。  4.在这场斗争中没有做好……去看看 

第四章 名毁津门 9、关帝庙忽然闹起鬼来 - 来自《曾国藩 第3部 黑雨》

关帝庙一带住的都是贫穷的小百姓:有做零头生意的,有帮人佣工的,有捡破烂的,有捞鱼摸虾的,有沿门乞食的,有小偷小摸的,是天津城里贫民区的一个缩影。这两夜,好端端的关帝庙忽然闹起鬼来。一早起来,人们便三五成堆,惶恐不安地议论着。  “五姥姥,您昨夜听到了吗?有个女人在河边哭了大半夜哩!”  “听到了,听到了,我家姑爷胆子大,还偷偷地跑出门看了。那鬼牛高马大,一头黄发披在肩上,边哭边诉。姑爷回来说,那女鬼八成是被砍死的洋婆子,都诉的洋话,他一句也没听懂。”  “五姥姥,三婶子。”一个缺了条胳膊的……去看看 

余论五 对50年代苏联援华贷款的历史考察 - 来自《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

20世纪50年代,特别是50年代的中期,苏联给予了中国大规模的经济技术援助,提供贷款是苏联援助中国的方式之一。然而,苏联究竟向中国提供了多少贷款,其中有多少属于军事贷款,有多少属于经济贷款,这些贷款的具体情况如何,学术界至今没有一致认可的说法。中苏双方政府从未公布过苏联向中国提供的贷款全面情况,故而曾引起外间各种猜测和估算。1960年8月9日美国中央情报局一份报告说,从1950年到1956年苏联向中国提供了约13亿美元(52亿卢布)的贷款,其中4.3亿美元用于经济发展,其余部分主要用于购置军火。也有的美国专家估计为22亿美元(合88……去看看 

3.论非暴力 - 来自《西方公民不服从的传统》

莫罕达斯·甘地1一边是真理和非暴力,一边是谬误和暴力,在这两者之间没有调和的余地。我们也许不可能做到在思想言词和行为中完全非暴力,但我们必需始终把非暴力作为我们的目标稳步地向它接近。不管是一个人的自由还是一个民族或整个世界的自由,都必需通过这个人、这个民族或这个世界的非暴力来达到。2非暴力并不是一件可以随意穿上和脱下的衣服,它的地位是在心灵中,它必定是我们存在不可分离的一部分。3非暴力抵抗精神的获得,是一种在自我否定和欣赏我们自身内部的隐藏力量的长期训练,它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观……它是最伟大的力……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