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生死抉择》

  一个月后,全省国有大中型企业深化改革现场会在中纺召开。
  
  三个月后,有关中纺问题的调查有了初步结果。中纺流失在外的国有资产,包括投资在外已经形成的固定资产,包括这些年腐败分子的非法盈利所得,包括搜查和清查出来的现金、实物,总计数字约在两亿七千万以上!其中现金约有六千多万!
  
  五个月后,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联合作出决定,并征得省直机关,市直机关所有干部的同意,鉴于当初改建省委大楼和市政大楼时,曾向中纺集资过巨额款项,因此凡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干部,每人捐出一个月的工资,作为中纺的启动资金。
  
  六个月后,中纺公司新的领导班子经市委和中纺的新党委认真考察后,在全体职工干部的选举下正式产生。
  
  七个月后,中纺所有的在职和离退休职工干部,在新班子的带动下,总共集资 4256.8万元人民币!
  
  九个月后,中纺在省委省政府和市委市政府的全力支持下,加上省市干部的捐款,加上清查所得款项,再加上中纺职工干部的集资,总共获得了一亿七千万人民币的启动和技改资金!国家银行经过慎重考察,也准备继续贷款三千万人民币!
  
  十个月后,中纺正式开工。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同工人们一起举行了隆重的开工典礼。
  
  是日,已住院数月的夏玉莲,在她的一再恳求下,被工人们抬到了开工现场。当隆隆的机器声轰然响起时,早已处于弥留状态的夏玉莲竟坚持站了起来,并让工人们把她扶到了机器旁,由她亲手捧起了一团棉花。
  
  工人们说,那天所有在场的人,包括省里市里的领导,几乎都哭出了声音,哭声比机器声还响。
  
  有关中纺一案的清查和审理工作,仍在继续之中……
  
  1997年,中纺的股份制技改新项目,在国际市场上一直热销的玻璃纤维工程上马时,引来了中纺有史以来的第一个真正的合资伙伴:东欧×国的一家热力管道公司。
  
  ×国方的考察代表是一个中国人,然而这个中国人的秘书竟是原东欧共产党国家×国国家劳动部的部长!
  
  这位原部长叫巴柏恩,在双方达成合资意向后,李高成特意款待了一次巴柏恩先生。
  
  吃饭时,李高成问了巴柏恩几个问题。
  
  李高成:巴柏恩先生,我绝没有任何别的意思,我只是想问问你,你曾是×国的一个高级政府官员,如今却做了一家私营企业的秘书,在这方面,你肯定会有特别深刻而又刻骨铭心的体会和感想,是不是?
  
  巴柏恩:是的。
  
  李高成:你能谈谈么?
  
  巴柏恩:我想你应该体会得到的。
  
  李高成:我想听听具体的。
  
  巴柏恩:其实我现在已经很平静了,如果在当时你这样提问,我想我会受不了的。怎么说呢,就好像是在一夜之间,你突然就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了,真正成了个一文不名的穷光蛋。想想那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你原来住的房子被没收了,所有的资金财产也全都被冻结了,生活来源全被切断了,而且你没了工作,没了工资,没了任何可以养家饣胡口的经济来源,尤其让你感到可怕的是,你也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存能力和生存手段。你几乎丧失了一切,连自己也无法养活自己。
  
  李高成:那后来呢?
  
  巴柏恩:没办法,我只好去找临时工干,我当过搬运工,装卸工,清洁工,即便是这样的活儿,我也常常干不好。但这并不是最让我难过的事情,干不好我可以慢慢学,扛不了重的我可以扛轻的,挣不了多的我就少挣点。最让我难过的是,那些跟我一起干活的同事和工人,一旦认出我来,便乐得哈哈大笑,说以前你在我们面前指手划脚,整天光知道开会和夸夸其谈,现在也跟我们一样了。我们总算可以平起平坐,你也知道当工人是什么滋味了。
  
  李高成:我想你确实非常难过。
  
  巴柏恩:我难过的并不是我自己,而是替我们过去的行为而感到难过。我们执政那么多年,换来的却是人民的嘲笑和讥讽,这真是太让人感到痛心了。
  
  李高成:你分析过没有,国家成了这样,最主要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巴柏恩:我想你是很清楚的,不过我还是想给你谈谈我的看法。
  
  李高成:谢谢,我真的很想听。
  
  巴柏恩:第一,这是人所共知的原因,原苏联的影响太重太大,我们所有的一切都只能按他们的模式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第二,没想到原苏联会解体得那么快,当它不存在了的时候,我们也跟着不存在了……
  
  李高成:但如果你们当时下定决心进行改革,下定决心挣脱原苏联僵化的模式,也许还来得及……
  
  巴柏恩:不,其实那时已经来不及了。
  
  李高成:为什么?
  
  巴柏恩:国家的机制已经坏死了,它已经没有这个能力,也已经没有这个实力了。一句话,国家太穷了,国力已经被耗尽了。
  
  李高成:但人民的信心并没有失去,人民的热情并没有熄灭,你们还有人民的支持……
  
  巴柏恩: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李高成:为什么?
  
  巴相思:我们让人民期待得太久了,我们的人民实在太穷了……
  
  一阵沉默。
  
  良久,李高成才慢慢地说道:
  
  “我想我们不会这样。”
  
  “我想也是。”巴柏恩若有所思地说,“让我们为这个干杯。”
  
  “干杯!”
  
  ……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附录 主要参考书目文献 - 来自《红卫兵档案》

本书参考了以下书目文献,在此一并致谢。  王年一:《大动乱的时代》  文聿:《中国“左”祸》  晓地:《“文革”之谜》  高皋、严家其:《文化大革命十年史》  杨健:《文化大革命中的地下文学》  刘兴华、华章:《“文革”酷刑实录》  权延赤:《陶铸在文化大革命中》  周明主编:《历史在这里沉思》(1-6册)  冯骥才:《100个人的10年》  金石开:《文革死亡档案》  芭荼:《苍凉的回眸》  汉子:《中南海人物沉浮内幕》  [美]阿妮达·陈:《毛主席的孩子们》  [美]R·特里尔:《毛泽东传》  [英]克莱尔·霖林沃丝《毛……去看看 

5-11 请把这些教给你们的孩子 - 来自《与神对话》

请把这些真理教给你们的孩子。教你们的孩子,他们不需要任何外在于他们自己的东西才能快乐——不管是人、地或物。真正的快乐是从内心找到的。告诉他们,他们是自足于他们自己的。教他们这些,你就已经是把他们教得非常好了。教你们的孩子,失败只是一种想像,每一次的尝试都是一个成功,而每个努力都成就了胜利,第一次的努力并不比最后一次的努力不值得尊敬。教他们这些,你就已经是把他们教得非常好了。教你们的孩子,他们是与所有的“生命”深深相连的,他们与所有的人是一体,他们从来不曾和神分开过。教他们这些,你就已经是把他们教得非……去看看 

第七章 社会主义的计算(一) - 来自《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

问题的性质与历史  一   有理由相信,我们终于正进入一个理性讨论的时代,这种理性讨论被未加鉴别地假定为按理性的方式重建社会。半个多世纪以来,人们越来越相信,有意识地调节社会事物比独立个体之间的明显的偶然的相互作用会取得更大的成功,直到今天,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政治团体几乎都想为了这样或那样的目的对人类行为进行集中指导。改良自由的社会制度似乎是那么轻而易举,这种自由的社会制度越发被看成是纯粹偶然事件的结果,并被视为本来可沿不同方向进行的特殊历史发展的产物。使这种混乱井然有序、将理性运用于社会组织……去看看 

第五编 论政府的影响 第03章 论直接税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对所得或支出课征的直接税  赋税有直接税和间接税之分。所谓直接税,就是原意要谁缴纳就由谁来缴纳的税。所谓间接税,则是这样一种税,虽然表面上是对某人征收这种税,但实际上此人可以通过损害另一个人的利益来使自己得到补偿,货物税、关税便是间接税的例子。规定生产或进口某种商品的人要为该商品纳税,原意不是向该生产者或进口者课征一种特别税,而是想通过他向消费该商品的人课税,因为生产者或进口者可以通过提高售价来从消费者那里得到补偿。  直接税的课税对象或者是所得或者是支出。消费税大都是间接税,但有些也……去看看 

第七章 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 来自《海耶克》

一、海耶克与保守主义   保守主义乎?   聚讼纷纭,毁誉交加,海耶克是本世纪争议最多的思想家之一。   有一个长期流行于部分知识圈子的定见,即,把海耶克归类为保守主义者;缓和一点的说法是,海耶克在自由主义阵营中属於保守的一翼。但是,海耶克本人并不同意这一指称,他并不自认是保守主义,并强调这是严重的误解。   这就引起了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本来,保守主义并无褒贬色彩,无非一个相当大的思想流派的名称而已。用海耶克的说法,保守主义本身乃是对於激烈变迁的合法反对态度,它有其必要性。以海耶克对於标签的无所谓态度,对于……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