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十面埋伏》

  魏德华继续说:“地区纪检委专门派了调查组,省纪检书记专门做了批示,要求严厉查处。东郊区公安机关很快将犯罪嫌疑人捉拿归案,通过对犯罪嫌疑人的物证鉴定,认定犯罪嫌疑人有重大犯罪嫌疑。刑事拘留后,又在犯罪嫌疑人家中搜出雷管、炸药、导火索和没有登记过的五连发猎枪一支。为此区公安机关以私藏炸药和枪支提请逮捕,区检察机关却以证据不足,犯罪情节轻微不予批准。十天后,便有人以东关村村委会的名义将犯罪嫌疑人取保回家。事后人们才知道,东关镇的这一土地买卖案,已经涉及到东关村龚跃进的问题,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现在调查的情况怎么样?”
  “从现在的情况看,基本上可以肯定这起爆炸案就是龚跃进在幕后指使的。东关村这几年几乎成了藏垢纳污的地方,有些刑满释放分子,从监狱里一出来哪儿也不去,直接就到东关村报到。尤其是那些二进宫,三进宫的累犯惯犯,有的还没出来,就已经被内定为东关村的村民。这帮人出来不是当了他们乡镇企业的保安人员,采购人员,就是成了村里的治保联防队员,或者干脆就当了他的私人保镖。他们村里的治保联防队员,差不多有一半都是这样的人。那些真正老实巴交的村民,对他们的胡作非为稍有不满,立刻就会大祸临头。”
  这已经具有黑社会性质了。”史元杰愤然说道:“这样的东西怎么就能成了人大代表!”
  “让我说,纯粹就是黑社会。”魏德华恶狠狠地说道。史元杰像是总结似地说道,如果真是这样,我看这个龚跃进的死期不远了。”
  “史局长,我看你想的可是太乐观了。”魏德华顾虑重重地说:“人家现在可是如日中天,既是省人大代表,又是地区优秀农民企业家。财大气粗,有权有势。乡里支持,区里支持,市里也一样支持。人家一个电话一个纸条上去,就能让市里地区的干部下来为他说话。要不影响那么恶劣的爆炸案,连省纪委书记都批了,嫌疑犯还不照样大摇大摆被保释了出去?听说东郊区的人大主任对爆炸的情况从来也没过问过,等我们公安机关抓了人后,却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让放人!全都让这个龚跃进给买通了!”
  “嘿!”史元杰哼一声,“等找到了证据,谁也别想逃掉!什么人大代表,优秀企业家,违法乱纪,胡作非为,我照样收拾!别让他犯在我手里!”
  “我们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找不到证据!”魏德华再次显得有些无奈地说道,“村民们中要有一分奈何,谁会出头跟他论是非?以前也不是没人告过他,到头来,哪个不是让人家拾得服服帖帖,进退无门,死不得活不得?末了还得逆来顺受,再返回头来给人家磕头求情说好话。眼见的被打得头破血流,死去活来,等到你取证时,却什么也问不出来。宁可被打死,也不敢说人家一个不字。你说说龚跃进这个村委会主任有多可怕?其实我们市里这几年的大案要案,有不少都跟他手下的那些人有关系。什么南霸天,西霸天,北霸天,老霸王,几乎都是从他那儿出来的。整个一群土匪恶霸,衣冠禽兽!尤其是这几个挑头的,其中有几个都是判了死刑、死缓的罪犯,天知道是怎么回事,在监狱里呆上个三年五年的就被放了出来。人们私下里说了,古城监狱就是给龚跃进培养保镖的地方。”
  魏德华继续说:“龚跃进也为那在些押犯付出了血本,为了给那些死缓、无期、二十年、十几年罪犯减免刑期,上上下下谁也不知道打点了多少。等到这些罪犯提前获释被‘营救’出来后,龚跃进亲自设宴‘接风’,每个人先给1元的安家费,而且只要你愿意,龚跃进立刻就会把你的户口办到东关村来,如果有家小父母也一并搬来,名正言顺地成了东关村的村民。你想想有这样的‘待遇’,对这些人来说,那还不感激涕零,把龚跃进奉若神明,当作再生父母?一个个自然而然地不就都成了龚跃进死心塌地的敢死队和死顽固?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这些人为了龚跃进的利益不惜卖命,甚至把龚跃进当成了当代宋江,即使是粉身碎骨也绝不会交代龚跃进的任何问题。你想想,如果龚跃进的手下都是这样的一些社会渣滓,再加上社会上的那些败类甚至公开为他撑腰,给他封一个头衔又一个头衔,你说对龚跃进我们究竟还有多少对付的办法?”
  “德华呀,这样的事要是放在5年前、3年前,就是打死我也不敢相信会是真的。”听到这里,史元杰竟也止不住地发起牢骚来,“你说说,对这样的人连我们公安机关也觉得无能为力的话,那这个社会岂不是太成问题太危险了?我们的老百姓又会怎样看待我们这些戴大檐帽的?”
  “史局长,让我说,像龚跃进这样的人一日不除,我们市里的治安就一日别想有保证。实话对你说,对龚跃进的犯罪证据,我已经收集了有好长一段时间了。至少目前已经可以肯定,他根本就是一个黑社会头子!只要我能找到一个立刻逮捕他的证据,一旦把他关起来,树倒猢狲散,兵败如山倒,用不了一个月,我就能找到判他死罪的证据。”
  “好小子,你敢瞒着我干这样的事情?你就不怕我找个借口把你处置了?告诉你,我一个电话给龚跃进打过去,少说他也得给我送来10万20万的。”
  “史局长,我这么个搞刑侦的,跟你这么多年了,还不知道我们的头儿是个什么样的人?其实听你的话音,这些事你大概早就知道了。”
  “我也给你说实话,你要是真能把这件事做到底,到时候我亲自到公安部给你申报一级英模。”
  “那太感谢了,”魏德华毫不掩饰地说,“要真能捞个一级英模,这辈子就算没白来世上一趟。”
  “德华,”史元杰扭转话题说,“目前你了解了多少,这个龚跃进到底有多大背景?”
  “具体的还没闹清楚。”魏德华顿时也严肃起来“有一个情况我刚刚了解到,其实史局长,我今天带你到这里来,也有让你加深了解这一情况的意思。自从王国炎的案子出来后,我就一直在怀疑,龚跃进跟监狱里的那么多犯人有联系,跟这个王国炎就会没关系?刚才我回到刑警队时,有人给我说了一个情况,龚跃进要卖掉这1800亩土地搞房地产开发,幕后的投资人是省里的一个叫仇晓津的房地产开发商。据说这个姓仇的很有来头,是省人大主任仇一干的干儿子,仇一干为这件事好像还暗中来过几次。”
  “……仇晓津?仇一干的干儿子?”史元杰像是在努力地回忆着什么。
  “这个仇晓津据说跟王国炎不是一般关系,在王国炎入狱前,他们之间的来往相当频繁……”
  “龟孙子!在这儿绕到一起了。”史元杰一反常态地像是自言自语似地骂了一句,“真是他妈的活见鬼!”
  此时车已经开到了东关村村口,魏德华猛然叫了一声:
  “坏了!好像是出事了!”
  ……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变革 - 来自《美国人:民主历程》

一八六八年,当一条横跨北美大陆的铁路接近竣工的时候,小查尔斯·弗朗西斯·亚当斯便曾预言美国发展历程的转变已逼在眉睫:  “此际突然向人类释出了……一种不可估量的巨大力量……发挥着社会、道德和政治等方面的种种影响力;并把一些需要立即解决的新问题骤然抛到我们身上;新事物尚未成熟,而旧事物已在废弃;种族反感尚未消除,国家之间就出现了密切的联系;我们的历史因而充满了盛衰沉浮,也充满了戏剧性的插曲。然而,由于处在一个物质非常艰难的时代,我们往往只把这种新的力量看作是一种赚钱和节省时间的手段……在那些天真地认为……去看看 

第02章 简单观念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二卷)》

1 单纯的现象——要明白了解我们知识底本质、方式和限度,则我们应当在自己的观念方面,仔细注意一件事;就是说,有的观念是·简·单的,有的观念是·复·杂的。   刺激各种感官的各种性质,在事物本身虽然都是联络着,混合着,以至都不能分离,没有距离;不过我们分明看到,它们经过各种感官以后在心中所产生的观念,却是单纯而非混杂的。因为视觉和触觉虽然常从同一物象同时接受到各种观念——就如人同时能看到运动和颜色,手能感到同一蜡块底柔度和热度——可是在同一主体中结合着的那些简单的观念,都是完全清晰的,就仿佛由不同的感官来的那……去看看 

知识论中的反传统——《客观知识》中译本序 - 来自《客观知识》

舒炜光 研究中心的转移  在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初,卡尔.波普尔从社会研究重新回到了科学哲学。《客观知识》一书就是他在这一时期的一些主要论文和讲演的集子,其中只有两篇是较早时候写的。这些文章大部分已经发表过。有许多课题表现了作者精神兴奋点的稳定性及其哲学思想的持续性。例如,归纳问题,理论与观察的关系问题、科学与真理问题、知识与批判问题,它们的价值对于波普尔来说与时间流程无关。但更突出的是,出现了新的智力兴趣和新的思想倾向。这本书标志着波普尔的三个世界的理论从孕育发展成完整的系统,标志着批判理性……去看看 

中篇 第04章 生殖器崇拜,禁欲主义与罪恶 - 来自《幸福之路》

自从父系的事实被首次发现以来,性就一直成为宗教上极有趣的事情。这只是人们意料之中的事,因为宗教总是自命关心一切神秘和重要的事务。在农业和畜牧时代的初期,谷物。牛羊或妇女的生产多多益善,这对一个男子是极其重要的。谷物木见得总繁茂,性交不见得常怀孕。于是人们就求助于宗教和巫术,以期所希望的能如愿以偿。根据交感巫术(SymPa-theticmsgic)的一般原理,认为促进人类繁衍,就能够促进土壤肥沃;在许多原始社会里,人类本身能够繁衍茂盛这件事,也是被各种各样的宗教和巫术的仪式所推进。在古埃及,似乎在母系时代结束前农业就已经兴……去看看 

7、一个研究所有制的框架 - 来自《财产权利与制度变迁》

H.登姆塞茨   所有制作为一个论题在社会科学和哲学中已有很长的历史,不过这一讨论到今天在其经济方面仍没有整合。从R.H.科斯发表“社会费用问题”(1960年)直到最近的著作仍未解决这一问题。本文的主要目的是要理出这一讨论的顺序,尤其是关于几篇文章在这一顺序中的地位。近期文献的一个普遍特征是它们所关注的往往不是所有制本身,这在任何地方都不会比科斯关于社会问题的著名文章更为真实。他的论题是外部性,而不是所有制。他的目的是要宣称已为人们所接受的关于外部性的教条是错误的,而不是想引出一个关于所有制理论的结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