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

 《永不瞑目》

  下午,欧庆春给在市局预审处工作的一个警院的老同学打了个电话,求他帮忙找找这几年比较大的贩毒案件的顶审材料看看,那老同学问她想干什么,她说手里有个案子想找点线索。老同学说,审讯材料作为证据都进了犯人的档案,档案起诉前就转给了检察院,判刑以后又随着犯人转到劳改单位去了。你要看得找劳改局才行。

  庆春问:“劳改局你有熟人吗?”

  同学说:“你们开着介绍信直接去查就行。”

  庆春说:“我们这儿不大重视这个案子,我想自己弄。”

  同学说:“噢,想偷着立一功。”

  庆春说:“帮个忙吧,你肯定有熟人。”

  同学说:“我们和劳改单位倒是来往多,我给你问问看吧。”

  半个多小时后,同学就回了电话,说看档案比较麻烦,需要一串手续,不如直接找几个服刑在押的犯人谈谈,你想了解什么可以直接问。

  这倒也不错,似乎比看档案更有利,第二天一大早厌春就按照老同学交待的地址,坐了向个小时的郊区汽车,去了团河劳改农场,乍行至半路,天下起了雨。庆春没带雨具,下了车便小跑着进了路边的一个小杂货店,几十米的路程身上已被浇得半透。她站在小商店的屋檐下,心情闷闷地等着天睛,雨忽大忽小一直下到中午才半停不停。她踩着泥泞一路打听到了农场。农场狱政科的一个干部显然和她同学的关系不错,没等她讲明来意便积极主动地领她去了监区,在监区的管教干部办公室里甚至还为她打了一大饭盒食堂的饭菜,然后把犯人叫来让她问话。

  第一个被叫来的犯人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瘦得像一把干柴,几步路走得如风中枯草一样东倒西歪。庆春让他坐下,先简单问了问他的案由和刑期,然后单刀直人地介入主题:

  “你听说过一个叫‘罗长腿’的吗?”

  犯人说:“听说过。”

  “他是干吗的?”

  “干吗的不知道,只是听说过这个名字,在这圈子里,算是个人物吧,挺有名的。”

  “那么,你听没听说过他手下有个叫胡大庆的?胡大庆,你听说过吗?”

  犯人瘦凹的脸上做苦苦思索状,庆春紧张地盯着他的嘴。少顷,那嘴一张,说:

  “不认识。”

  “你听说过吗?”

  “没听说过。”

  庆春把胡大庆的那几张不甚清楚的照片拿出来,让他看,犯人探着细长的脖子,看了半天,一张嘴,依然说:

  “不认得。”

  和瘦犯人的谈话没用二十分钟就结束了,简单得让人心绪索然。接下来又换了一个犯人,四十来岁,同样一脸病容,坐在庆春面前不住地打抖。庆春还是先问“罗长腿”,犯人说听说过没见过。又问胡大庆,犯人说没见过也没听说过。庆春拿出照片,犯人抖抖地看,看罢抖抖地摇头。庆春隐隐有些绝望。

  第三个进来的犯人是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刚从泥地里走来的腿上溅了许多泥点子。管教干部当着犯人的面,笑着对庆春说:“刚才那两个是又吸毒又贩毒的,这个是只贩不吸的,你看,身子骨儿就是不一样吧。”

  庆春对那彪形大汉打量一番,那人也对着她直视,对管教干部的议论无动于衷。庆春索性不再从头问起,直接把胡大庆的照片拿了出来。

  “认识这人吗?”

  犯人乜斜眼睛看着照片,慢吞吞地说:“这人是不是姓赵啊?”

  庆春心中一跳:“叫赵什么?”

  犯人眯眼看照片:“是不是叫赵虎啊?”

  “赵虎?”庆春问:“你怎么认识他的?”

  “在一个朋友家见过。”

  “在谁家?”

  “侯老八。”

  “侯老八是干什么的?”

  “也是玩儿毒的。”

  “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他和赵虎?”

  “谁知道他们什么关系,侯老八说他是广西东阳县一个工厂的厂长,大概侯老八跟他做生意吧。”

  “这个赵虎你还知道什么情况?”

  “就这些,我们在一块儿呆了也就一根烟的功夫,就没怎么说话。”

  “侯老八现在在哪儿,是不是也进来了?”

  “没有,”那汉子笑了一下,“他倒是想进来,没这福份。”

  管教干部敲桌子斥责:“哎,别油腔滑调的啊,怎么问你就怎么说。”

  犯人耷拉着眼睛,半天才说:“让你们枪毙了。”

  管教干部板起脸:“让谁呀,知道怎么说话呀,犯什么刺儿呀你。”

  犯人无所谓的样子,但还是改了口说,“让政府给毙了,去年,在云南德宏,他过境的时候撞上武警了。”

  庆春心里一冷,接着问:“你听说过‘罗长腿’吗?”

  “听说过。”

  “赵虎是给他干吗?”

  “这我不知道。”

  “你知道还有谁认识这个赵虎?”

  “我不知道,按说我也不算认识他,只是看这照片觉着面熟。觉着是见过一面。”

  庆春住了嘴,再也找不出可问的话来,打发走这个犯人,管教干部对庆春笑道:“这帮兔崽子,就欠把他们都毙了,你瞧他们一个个的这德行,我们这儿近几年进来的毒犯,就这么三个。因为贩了毒的人,抓住十人能毙了八个。可能市第一监狱和清河农场那边多一点,大概你们同学和我最熟,就把你支到我这几来

  庆春连连道谢,又礼貌性地闲扯了几句别的,便起身告辞。她辗转换车回到家的时候,已是晚上快八点钟的时辰。她浑身又乏又累,饥肠辘辘,直接跑到父亲的房里来找饭吃,一进屋她就愣住了,父亲正和李春强在屋里聊天呢。

  李春强见她进来,从沙发上站起来。父亲说:“庆春,你今天上哪儿去了,怎么没去上班呀?”

  李春强疑惑地上下看她,她的裤子上溅满了泥点子。

  庆春和李春强冷淡地打了个招呼,转脸对父亲说:“我钓鱼去了。”

  “不去上班你怎么钓鱼去了?”父亲看她情绪不对,问:“鱼呢?”

  “没钓着。”

  父亲不知说什么好,转脸对李春强说:“你看看她。这么大人了,又不知道哪儿不痛快了,老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庆春嘟哝说:“我有什么情绪,我没情绪!”

  父亲还想说什么,被李春强劝住了,他说:“伯父,庆春是冲我来的,您甭说她。”

  父亲看一眼李春强,说:“那好,你们有事你们慢慢谈吧,饭在厨房里,要是凉了休自己热,我到那边屋里看电视去。”

  父亲拿着茶杯和眼镜,走了。庆春走进厨房,打开火热饭。李春强讪讪地跟过来,站在厨房门口和她说话。

  “你今天上哪儿去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庆春没有回头,说:“你不是说让我调整几天吗。”

  李春强怀疑地说:“你还真钓鱼去啦?”

  庆春慢慢转过身,看着李春强,她想说“对”,可她没这么说。

  “我上团河农场了,我和三个贩毒桌的犯人谈了谈话。”

  李春强平静地靠在厨房的门上,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一点惊讶,他问:

  “谈出什么了?”

  庆春说:“有一个犯人见过他,说他叫赵虎。”

  “噢,还有什么?”李春强不为所动:

  “还听说他是广西东阳县一个工厂的厂长。”

  李春强冷笑一下:“噢,还是个领导干部呢,那你信吗?”

  “有个叫侯老八的认识他,可惜这人已经死了。”

  李春强的脸上这才浮现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嘲讽,但庆春察觉到了。

  “这么说,你今天是一无所获喽?”

  庆春用冷冷的,争辩的口气说:“至少,我知道了他还有一个名字,别管是真是假,至少他用过这个名字,我还知道他和一个叫侯老八的毒贩有过来往,而且自称是东阳县的一个厂长,如果你觉得这些都毫无价值,那我保留意见。”

  虽然李春强提升队长已经一年多了,但庆春此时的态度,依然像当年在学校里那样无所顾忌,言语之间并且带着女人特有的凌厉。李春强虽然也是各脾气,但对欧庆春,自同学少年一直到他当了队长,倒是从未红过脸。于是他不再说话,他知道这是一个话不投机的晚上。而且,胡新民尸骨未寒。

  他默默地站了一会儿,看着她热饭,说:“你吃了饭早点休息吧,我走了。”

  庆春回过头来,和李春强的目光相对了瞬间,她说:“队长,别生我的气。”

  李春强非常宽容地笑一下,说:“没有,我只是担心你的情绪。”

  庆春默默地没再说话。李春强告别了便下楼走了。他在楼前一大堆自行车里,拖出自己的那一辆,还没有骑上,庆春就追了下来。

  “队长。”庆春跑到他面前,有些微喘,她递过一只小盒子。李春强一看,竟是自己几天前送给庆春的结婚礼物——一只纯金的小牛。他面色难看地站在那里,没有接。

  “队长,这个还给你。”

  李春强的心直打哆嗦,他几乎有一种被伤害的痛觉:“庆春,这是我诚心诚意送给你的,你不喜欢,可以扔了。”

  庆春的脸上的表情毫无恶意,“春强,你千万别生气,这礼物我很喜欢。可这是你送给我和新民结婚的礼物,现在我们不能结婚了,所以应当还给你。”

  这语气中的真诚使李春强的心情得到了一点安抚,他说:“那就算我送给你一个人的吧,东西不大,就算为了咱们的交情。”

  庆春还是执意把那精致的小盒放在李春强的怀里,摇头道:“不、不,如果不是结婚,咱们同事之间送什么礼呢,而且这礼物太贵重了,我心里承受不下。”

  李春强眼睛看着那红色的小盒子,闷着气说:“你实在不要,我不勉强。”他抬起头,冲庆春笑了一下,笑得有些苦涩,“算我自作多情”巴。”

  庆春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了新民,她突然觉得满脑子都是胡新民的音容笑貌,她的眼睛湿润起来,但竭力故作镇静,强迫自己若无其事。

  “春强,你照顾我,对我不错,这我心里知道,其实我心里挺感谢你的。我,我也替新民谢谢你了。可你知道,新民刚走,我心里,还乱得很。我要是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你别往心里去。”

  李春强理解地点点头,他转身骑上自行车,骑了几步又下来了。回头看去,楼前的路灯下,庆春依然在原地站着,李春强说:

  “明天去上班吧,咱们再好好商量商量这个案子。”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章 社会学理论与哲学理论相比较 - 来自《关于国家的哲学理论》

(一)从历史上说,社会学与社会哲学的出发点无疑是不同的。本章的目的在于确定这种区别的性质,并估量其重要性与可能的持久性。我打算先一般阐明一下这种区别;然后考察一下社会经验——换言之,就是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或各种情况——的来源;因为社会理论要受到社会经验的影响,并必须对之加以探讨;最后,还要对社会学与社会哲学根据经验的范围各自提出的独特任务形成一些看法——整理这些经验正是社会理论的功能。  从维科的①《新科学》开始,在现代欧洲不止一次地有人试图创立作为一门新学科的社会科……去看看 

20 悔恨 - 来自《吃蜘蛛的人》

我从北京回到村里,不知为什么,觉得凉水泉样样不对劲,我像是突然换了一副眼睛。也许如四季膻递,在我离开的这阵子这个地方真的起了变化?一个早晨我睁开眼睛,夏天嘎然到了尽头,每一样东西都沾上了秋的气息:花儿从野地里消失了,落木萧萧,风的刀口也磨快了。虫鸣凄厉,仿佛知道自己的大限将临。   迎接我的头条新闻便是老眯子被强奸了,调去了一个偏僻的村子。陈丢了职位,他总是躲着我,也许他自己也感到难为情?   我被任命为猪号的班长,安排自己和其他人干活,于是不再做关于陈的梦。毕竟,这不叫爱情,我很快把他给忘了。忘了老眯于则不太容易……去看看 

第17章 当失去头号敌人时 - 来自《我的美国之路》

我当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时的工作做得最好的一部分应归功于一位人们不大熟悉的人物——阿诺德·施瓦策尼吉尔。以前在陆军部队司令部时,我千方百计地锻炼身体,因而健康状况良好。但现在回到了“环内”,丰盛的佳肴使我的身体开始变形。一天晚上,在一个为慈善目的举行的宴会上,我碰巧坐在施瓦策尼吉尔身旁,自叹我又发胖了。   “您需要一台健身脚踏车,”施瓦策尼吉尔说,“我送您一台。”   我指出:“我不能接受承包商或制造商的任何馈赠。”他回答说:“您不必顾虑太多,因为这是我的私人礼物。”于是,一台带电脑控制的固定式健身脚……去看看 

第卅八章 - 来自《生死抉择》

随便吃了几口饭,根本就没胃口。把吴新刚打发走了,然后一个人坐在会客室翻起电话机旁的记事簿来。     来电话的人确实不少。     女儿梅梅打得最多,几乎每天都要打几个。最多的一天打过12次,而且保姆小莲每一次都记得清清楚楚,时间、内容、让回电话的电话号码。其次是妻子的电话,也都记得很清楚,而且每一次也都留下了她的电话号码。看到这儿,他突然意识到女儿肯定同妻子通过电话。那么,妻子都跟女儿说了些什么?即使她没有跟女儿说什么,但女儿肯定也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否则女儿不会在她的信里划下那么多惊叹号。     另……去看看 

我是怎样当上希特勒的秘书的经过 - 来自《希特勒女秘书的遗著》

当我还是一个年轻的姑娘时,我就想认识一下巴伐利亚。我出生在德国的中部地区并在那儿度过了我一生中的22年。人们都说,巴伐利亚情况完全不同。就这样我于1930 年春天来到了慕尼黑并开始寻找工作。慕尼黑的经济状况,事先我并不了解。所以,当我得知慕尼黑空余工作岗位寥寥无几,而且薪水标准也最低时,不禁大吃一惊。失业工人已逼近700万大关,在慕尼黑当时这种甚为不利的状况十分引人注目。   开始我拒绝了别人推荐的几种工作,指望能得到较好一点的工作。但是不久我的处境就变得令人担忧,我那点微不足道的积蓄日见减少。在来巴伐……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