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永不瞑目》

  当欧庆春在家门口送走李春强的时候,肖童正衣冠楚楚地随着他过去的历史课老师郁文
涣坐在中国大饭店日本餐厅一间雅室的“塌塌米”上,救场如救火地客串着一幕“拉郎配”
呢。

  肖童过去在慕尼黑探亲的时候,曾有一位日本老头儿请他们一家吃过一次日本料理,所
以对吃这种“和食”的规矩,他不算是白丁。他可以不用人教就把绿芥未用筷子熟练地在酱
油盅里调匀,把“天妇萝”的萝卜泥倾入配好的料汁儿里搅开。连郁文涣都禁不住把眼睛斜
过来,亦步亦趋
地学着他的“法儿”吃。好在“塌塌米”也是改良的,虽然进屋照例要脱鞋,但用不着屈膝
下跪。桌子下面挖了一个大坑,恰好能把双脚放进去。

  肖童最终之所以跟着郁文涣来了,基本上是为了“好玩儿”。他在医院里瞑目卧床那么
多天,不知不觉萌生了许多顽童心理。如今乍一解放出来,对一切未曾体验过的事情都产生
了兴趣。他想,不就是陪着吃吃饭吗,人家问什么
答什么。反正有郁教授周旋着场面,他这个逢场作戏走过场的角色,没什么难演。

  他们进去的时候,那位叫欧阳天的老板和他的千金小姐已经在座:郁文涣一边弯腰脱鞋
一边仰脸寒暄,首尾不能相顾。那位老板瘦而精干,穿着雪白硬挺的衬衣,袖口还扎着晶亮
耀眼的袖扣。上好料子的西服随意地扔在“塌塌米”的竹席上,脖了上级古板地系着宽幅的领带,他言
谈不多,笑容更少,而那位小姐大约二十多岁,同样不苟言笑,眉目虽端正,表情却阴鸷。
说好听了算是个“冷美人”式的女子,只是肖童并不喜欢这种类型。

  坐在席子铺就的“塌塌米”上,脚伸进桌下的大坑,双方才正式彼此介绍,其实介绍都
是由郁文涣来完成的。按礼节他先把肖童介绍给欧阳父女:“这是我们学校的研究生,学法
律的。我教过他,所以知根知底,挺本分挺用功挺有才
的……”

  接着他又介绍那位老板:“这就是欧阳老板,哎,你可不能叫老板,你得叫叔叔,咱们
今天得论辈儿。”之后,依序轮到此时此刻的主角儿,“这是欧阳兰兰。兰兰,你管我也得叫叔叔啊。”

  欧阳兰兰微微一笑,并不多言。肖童飞快地偷看了她一眼,不料和她的视线撞个正着。
那女孩儿真不知道害羞,眼睛正无所顾忌地看着他呢。

  这下倒印证了郁文涣事前的介绍。肖童想,看来这女孩儿对自己确实毫无“相亲”的意
思,否则脸上不可能没有一点羞涩之态,目光不可能没有一点躲闪回避,她面无表情地对他
直视,像看着一个同性或者路人,这也难怪,因为据郁文涣讲,她爸爸托人给她介绍过好几
个对象,清一色的书香门第,结果见过之后都让她给“毙”了,肖童想,像这类的“见面”
她不知已经是几番经历了。

  介绍完毕,喝着日本的绿茶,他感觉那父女俩的目光始终盯在自己的脸上。虽然他知道
这对他来说不过是在完成着一项任务,但依然感到有点难堪。他甚至觉得在他们的目光中,
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那目光不像是相女婿倒像是挑保姆。这使他的难堪几乎转而变成
了一种愤怒。

  女孩儿的父亲开口问:“你多大了?”

  “我……二十三了。”

  “你不是研究生吗,怎么才二十二岁?”

  郁文涣连忙替他遮掩,“刚考上的,可不二十二岁,年轻有为呀。”

  肖童心里最怕的是他们问他的生肖属相,因为二十三岁该属什么,他完全没有常识。而
女孩的父亲却只是在问郁文涣:

  “你原来不是说,他有二十七八岁了吗。”

  郁文涣硬着头皮装傻:“没有,没有,二十三岁,我一直说二十三岁。噢,兰兰今年多
大了?”

  父亲替女儿说:“他们同岁。”郁文涣牵强地笑着:“那正合适,正合适嘛。”

  接下来郁文涣又要男女双方通报出生月份,肖童说自己五月生人,女孩的父亲说女孩是
十月。郁文涣击掌道:“也合适,男的应该比女的大一点。”

  女孩儿的父亲并未理睬郁文涣,而是用一种过于严肃的态度继续盘问肖童:

  “你家里兄弟姐妹几个呀?”

  “就我一个。”

  郁文涣笑着插嘴:“他爸爸妈妈都是知识分子,所以计划生育搞得好。”

  “你父母是做什么的?”

  “搞金属材料研究的。”

  “在哪个单位呀?”

  “他们已经出国好几年了,他们和德国几个科学家共同搞了一个实验室。”

  “那么你以后也要去德国吗?”

  “也许要去吧,不过我得先上完大学。啊,得先读完研究生。”他无意间差点说漏了嘴,
但女孩的父亲没有注意。

  这场“相亲”的气氛,与肖童事前的想象,大相径庭。女孩儿的父亲像是查户口一样,
不断地对他的年龄和父母盘根问底。而女孩儿则一直看着他,像看一件东西那样直眉瞪眼,
不加表情。这都使他感到很不舒服。虽然他只是替郁教授应付差事的一个角色,或者干脆说,
是一个道具,但这一“晚上的境遇仍然使他觉得受了屈辱。他几乎有点后悔到这儿来充这份
傻冒儿。他看着郁文涣和那女孩的父亲高谈阔论着什么项目开发,贷款担保之类的生意经,
心里不免有些厌恶。后面上来的菜他赌气几乎没吃,并且除了简短回答一两句问话外,一直
沉默到结束,以此来表现出应有的气节。

  女孩儿的父亲也没有再问他什么话,散席后双方很简单地分了手。他们没有要他留下电
话和联系地址,也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约定。郁文涣几杯清酒下肚,略有醉意,看不出眉高眼
低地和女孩儿的父亲约了明天见,说明天再细谈。女孩儿的父亲很冷淡他说好吧。

  肖童没有回学校,他的被子床单都送去拆洗了,最快要第二天才能去取。他晚上一个人
回了家。打开电视却没有心情看,直到熄灯上床他还对这一晚上的窝囊感到气愤。好在第二
大早上他就把昨晚的坏心情忘得一干二净。他起得很早,按时赶到学校上了第一一节课。中
午又势不可挡地吃了一大饭盒米饭外加两个好菜,因为昨天晚上他压根儿就没吃饱。

  下午上完了课,他和系里的同学在操场上踢球,郁文涣找他来了,站在操场边上向他招
手。

  他跑到场边,笑着问他:“郁教授,你们那项目谈成了吧,你说应该怎么谢我?”

  郁文涣目光奇怪地看他,问:“你知道人家今天怎么跟我说吗?”

  肖童没正形地说:“知道,那女的说不成,我一点都不喜欢那小子,那小子不够魁梧,
太没感觉了,他爸就说,郁经理,郁教授,这个既然不行那就麻烦你帮忙再找一个吧,今天
晚上在……在香格里拉吧,再来一顿,哈哈哈!”

  郁文涣冷笑:“算你猜对一半,她爸爸是不喜欢你,他觉得你年龄太小,完全还是个孩
子,照顾不了兰兰,可你猜不出来吧,这次兰兰倒是把假戏做成真的了,她说她觉得你行,
她同意和你交朋友。为这事昨天晚上她和她爸爸已经吵了一架了。她爸爸坚决不同意,她呢,
倒像是非你不嫁了。你说这事怎么闹成这样了,你要真和兰兰好了,她爸爸非得埋怨我不行!”

  这一席话说得肖童直愣神儿,他都搞不清郁文涣是开玩笑还是真的。他拦住他的话:“等
等,等等,郁教授,她同意我还不同意呢,您饶了我吧,我这是替您完成任务去了。您可是
跟我说好的,就一顿饭,吃完了各走各的。您可千万别给我招上那么多扯不干净的事儿!”

  郁文涣眨着眼,有苦难言地点头:“那是,那是。”

  郁文涣嘴上这么说,可是到晚上他还是跑到学校图书馆来找肖童。他把肖童叫出安静的
阅览室,叫到楼道里没人的地方,说:“哎,这事还真麻烦,兰兰又找我了,非要你的电话
号码不可,你说怎么办?”

  肖童心里有点烦:“你就说那天见了面我没看上她。”

  “那可不行,那女孩儿自尊心强得不行,你不干归不干,别拿话伤人家。”

  “那你说我没电话,这也是真的。我们宿舍里的电话特别不好打,打通了他们也不给叫。”

  郁文涣噢噢了两声,低头琢磨着什么,然后抬头说:“你有BP机吗,要不,你把BP机
号码给她。”

  肖童倒确实有个汉显BP机,但他说:“没有啊,有我也不给她。”

  肖童说着返身就想走,郁文涣叫住他:“哎,你总得告诉我怎么跟人家回话呀。”

  肖童本想说这是你自己的事,与我何干,但毕竟要顾及郁文涣的师道尊严,他只好耐着
心说:“不行的话,你就说我有朋友了。”

  “你开什么玩笑,有朋友了我还带你去见面。”

  “那你就说我有急事到外地去了,或者你就说我刚查出有甲肝、肺结核、羊痫疯。再不
然你就说我犯事了,让公安局给拘起来了。随便你怎么说,啊,我不在乎!”

  郁文涣在他的脖颈子上拍了一下:“你这小子,送上门的好事你不要,活该。”

  郁文涣苦笑着走了。

  第二天晚上,肖童晚饭后照例去图书馆看书,刚坐下没一会儿,一个同学过来在他耳边
说:“肖童,外面有人找。”

  “谁呀?”

  “是个女的。”

  “女的?”

  肖童疑疑惑惑地走出阅览室。在图书馆的大门口,他看见了一位身穿警服长身玉立的漂
亮的女民警,他不禁有点纳闷,这是找我的吗?但女民警一开口,他马上知道她是谁了。

  女民警说:“你不认识我了?”

  “啊!你是欧庆春,对吧!”

  一听她这熟悉的声音他心里快乐极了。他热情地领她走下图书馆的台阶,却不知要带她
到哪儿去。“我还以为我犯什么错误了呢,你穿这身‘官衣’来吓了我一跳。”

  “没打扰你看书吧?”

  “没有没有,书看多了人就呆了。”

  他们顺着校园里幽静的小路走,庆春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是一
个学生命运的梯子。我上大学那会儿,最不喜欢晚上看书的时候被人打搅。”

  肖童说:“你不来找我,我也应该去找你的,我还没好好谢谢你呢。”

  他的这句话使女民警站下来,仔仔细细看着他的眼睛,目光久久不肯移去。肖童有意把
眼睛睁大,问:“像他的吗?”

  “什么?”

  “我说眼睛,像他的吗?”

  庆春未即回答,仿佛有泪花在眼里打了一个转,她的目光不再和肖童对视。她低下头,
说:“你的眼睛比他的漂亮,你是个漂亮的小伙子。”

  肖童问:“你未婚夫,一定也很漂亮。我真想看看他的照片。”

  庆春说:“不,他不漂亮,但人很好。”

  肖童脸上笑着,他看着庆春,说:“你知道吗,你差点儿骗了我。”

  “我骗你?”

  “是啊,你说你不漂亮,这不是真话。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警察。”

  庆春笑了:“是吗,真谢谢你夸我。”

  “真的,包括电影里的女警察,你比她们都漂亮。”

  庆春不置可否地换了话题:“那天,你出院那天,我单位里正好有事,走不开,不然我
会来的。”

  肖童问:“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你真不愧是个警察。”

  庆春说:“你不是告诉我你在燕京大学法律系吗。你们这儿有几个肖童?”

  肖童说:“有两个,不过那一个是女的。”

  他们在小路上无目的地走着,无意间转到了校门口,庆春说:“行了,我看见你的眼睛
好了,就放心了,你注意保护,看书别太狠了。”

  这像是告别的话了,可肖童意犹未尽,他提议:“咱们到那边再转转吧,时间早着呢。
那边有个湖,很美的。你来过我们学校吗?”

  庆春说:“我得走了,我们以后还见得着。”

  “你们很忙吗?当警察是不是很辛苦?”

  庆春说:“还行吧,我前几天一直出差,要不我早来看你了。”

  肖童把庆春送出学校大门,两人握手告别,肖童说:“以后我想找你的话,可以去你们
单位吗?”

  庆春想了想,说:“可以,我给你留个BP机号码,你有事可以呼我。”

  肖童说:“我也有BP机,是汉显的。你也可以呼我,如果有事需要我帮忙,随叫随到。”
他们互相记下了对方的BP机号码,然后肖童一直目送庆春走远。她的背影在路灯的照射下,
是一个金黄的轮廓,既真切又朦胧,使人依依,在校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看见一个本校学生和
一位漂亮得像模特一样的女警察恋恋不舍的样子,无不侧目而视,窃窃私语。肖童觉得很有
面子很开心。

  回到宿舍,立即就有人间他,“嘿,他们都说你有女朋友了,就是那个警察吗?”

  肖童思绪恍惚,不想回答,走到床前倒头便睡,伙伴们更认定了他们的猜测。第二天班
上就有同学在议论那个漂亮的警察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就叫新闻,全校最俊的小伙子和一个英姿飒爽的警花,在月下惜别……,几乎可以炒
作成一部校园传奇!

  那天晚上肖童根本睡不着觉。庆春突然的来访真是一个意外,这个意外带给他长时间的
兴奋和愉快。庆春的声音充满磁性,给人无穷好感。过去看不见她的时候,肖童便用想象勾
勒她的容貌。想象总是高于现实的。可肖童没想到,现实中的庆春比想象中的更好。

  一一连几天他心神不定,上课时他反复把庆春的BP机号码在纸上涂写。他想他应该给
她打个电话,约出来再见见面。他不知道自己能够帮她做些什么。她有什么难处吗?家里需
要个人出力气帮忙干活儿吗?家里生活困难需要钱吗?肖童想,如果庆春能把他当成最亲近
的弟弟,有什么难事就来找他,那该多好,他会用自己的全部所能来帮她的。

  他带着失恋者一样的心情单相思了好几天,转眼到了周末。肖童决定星期六或者星期天,
无论如何要使用一次那个BP机号码。他想最好她能出来和他找个地方聊一会儿。他可以说
自己找她是为了要联系个公安单位做点社会调查,他是学法律的,找她要点案例什么的也名
正言顺。

  星期五下午一放学,他就着急回家。他的比较满意的衣服都是放在家里的。他刚刚把山
地车从车棚子里搬出来,一个外系的球友跑过来告诉他,有个女的不知从哪来的要找他,正
在球场那边打听呢。

  是庆春吗?他心口一跳,马上又冷静下来。不会的,他想,一定是文燕,心里不免有些
生气,他以前和她约法三章,不许她到学校来找他的,可她怎么还来了。

  他推着自行车,不紧不慢地往球场走,心想今天晚上绝不和文燕呆在一起,顶多一起上
街吃个饭,然后各回各的家。不料他还没走到球场便蓦地一下愣住了,他看见从球场那边向
他走过来的并不是郑文燕,而是那位冷眉峻眼的富商之女欧阳兰兰。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廿六、贿赂 - 来自《官场女人》

这天早晨吃罢早饭不多久,一辆白色伏尔加开出市区,行进到去往太城县的国道上。车里坐着三个人:张少颜、孔发春和明清理。张少颜是地区检察分院检察二处的副处长,四十多岁,秃头善目,未老先衰,名叫少颜,却是不少,看上去颇有些城府的样子。孔发春是地区公安处三科的副科长,三十多岁,肥头大耳,一套崭新的警服紧紧地捆在粗壮的身材上,显出让人看了不很舒服的威武之相。明清理是地区政法委的干部,二十多岁,留着寸头,穿着西装,面露玩世不恭的现代派气质。他们三个人是奉了地委书记辛哲仁之命,要去太城县复查大字报一案的。从上车到现在,车里不曾有……去看看 

三、灵与肉的搏斗——第二次大战 - 来自《历史瞬间》

西方国家宣布要打的一场战争,既不能正经地打又不会全部取胜,是一场似乎没有合乎逻辑结局的不真实的战争。——[美]H·斯图尔特·休斯   斯大林赌希特勒是个理性的人,但他赌输了;希特勒赌斯大林很快就会败北,但也赌输了。只不过斯大林的错误可以弥补,希特勒的却不行。——[美]亨利·基辛格  不论是在时空方面还是在直接后果方面,与第一次大战相比,第二次世界大战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确如此,“第二次世界大战延续6年,有72个国家参战。动员军队共11000万人,直接战费达138400亿美元。人民在战争中遭受了极大的苦难,约有5000万人……去看看 

4-04 把我当作朋友,而不是你们的“父母” - 来自《与神对话》

我觉得要人们开始向神要求事情,他们得很大胆才行。我比较喜欢“勇气”(courage)这个字。对的,我已告诉过你。要与神有个真实、可运作的友谊,需要改变心意,以及有勇气。我怎样才能重新安排我对我与神的正确关系的整个了解?直到我终于了解向神要求东西是没关系的吗?不只是没关系,并且是获得结果的最好方法。好吧,但我怎么去改变?怎么能达到那了解?如果我说近的,首先,你必须了解事情真正是如何运作的。就是说,人生是如何运作的?不过我们等一会再谈它。首先让我们先列出与神的友谊的七个步骤。很好,我准备好了。1、认识神。2、信任神。3、爱……去看看 

3-9 美国年轻女性的教育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没有一个自由社会没有它的民情,而且正如我在本书上卷已经说过的,社会的民情是由女性创造的。因此,凡是影响妇女的地位、习惯和思想的一切东西,在我看来都具有重大的政治作用。在几乎所有的信奉新教的国家里,年轻女性的行动自主性都比在信奉天主教的国家里大得无比。在象英国那样的保有或获得自治权利的新教国家里,这种独立自主性更大。因此,在这样的国家里,自由便通过政治惯例和宗教信仰而进入每个家庭。在美国,新教的教义正和非常自由的政治体制和非常民主的社会情况互为补充,而且没有一个地方的年轻女性能象美国的年轻女性那样……去看看 

第三篇 第十五章 几何要素 - 来自《战争论》

究竟几何要素(即兵力配置的形式)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成为战争中的重要因素?在筑城术中,我们看到几何学几乎支配着从大到小的一切问题。在战术上,几何学也起着很大的作用。在狭义的战术中,即在关于军队运动的理论中,几何学是基础。在野战筑城中,以及在关于确定阵地和对阵地进攻的学说中,几何学上的角和线象决定一切的立法者一样居于统治地位。在这里,有些几何要素被滥用了,而另外一些则只是毫无作用的游戏。但在每战必求包围敌人的现代战术中,几何要素又重新具有了巨大的作用,它们被简单地,但却反复地应用着。尽管如此,现代战术比起要……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