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永不瞑目》

  和欧庆春。李春强一起吃完了饭,肖童和他们就分了手。他在街边的公用电话上呼了郑
文燕,他呼文燕是因为从上个星期五的晚上到今天一整天,文燕已经呼了他无数遍。

  文燕在电话里当然不高兴,克制着委屈掩饰着怀疑问他整个几大礼拜干什么去了。他说
朋友有辆车跟朋友上郊区学车去了。文燕说我呼了你那么多次你连回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吗?他说郊区BP机收不到,收到了也没电话。文燕说我还以为你出什么意外了,百呼不回
都把我急坏了。肖童说没事没事你别瞎操心了。

  确实,除了今天他去找了欧庆春外,从星期五的晚上到星期六一天,缠住他整个儿周未
的,是欧阳兰兰。

  他在球场边上见到欧阳兰兰时有点不知所措。他是一个讲面子的人,既然在一起相过亲
吃过饭,此刻见了面他就得主动寒暄。他故做惊讶地和欧阳兰兰打着招呼:“哟,是欧阳……
欧阳兰兰吧,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是找人吗?”

  欧阳兰兰依然是冷面孔,见面的笑容在脸上稍纵即逝。“是啊,找人。”

  她的目光毫不躲闪地盯着他的脸,那目光使肖童知道没必要绕圈子。他也学着她的样儿,
一点不笑地问:

  “是找我吗?”

  “对!”

  “有事吗?”

  “想和你谈谈。”

  “呃,那么,郁教授,郁教授是怎么和你说的?”

  “说你对我印象挺好。”

  肖童直犯愣,心里暗暗骂街。郁文涣居然为了自己的教授面子,把他像“击鼓传球”那
样扔给欧阳兰兰就不管了。他本来以为这是一场事先约定了结局的游戏,结果发起人自己反
倒破坏了游戏规则。肖童带着一种恶毒的报复心理,一脸戏谑,甚至谑而近虐地说道:

  “对,我爱上你了。”

  欧阳兰兰没有一点动容,摇头说:“我看得出真假。”

  欧阳兰兰的这句话使他马上又打消了恶作剧的想法。他和这女孩儿无怨无仇,犯不着拿
她开心出气。他说:

  “你当然知道了,昨天晚上那顿饭,就是你和郁教授一起策划的一场表演。我们四个人
中,只有你爸爸蒙在鼓里。”

  欧阳兰兰说:“可我还是很高兴认识你。”

  肖童不得不也客气一下:“我也很高兴,可这对我们并没什么意义。”

  “相识就是缘份,这本身就有意义。”

  女孩儿的执著使肖童有点着急,他不想伤她的自尊,但又不知怎样表白自己。他喘了口
气,问:

  “我们郁教授到底怎么跟你说的?”

  欧阳兰兰笑一下:“刚才我骗你呢,郁教授把你的意思告诉我了。”

  “我的什么意思?”

  “你觉得和我交朋友不合适。”

  “呃——”肖童斟酌着词句,一时拿不准说什么来圆场。欧阳兰兰既如此宣言,他反倒
不能把话说得不客气,“其实,其实,……”

  “其实不接触一下,怎么知道合适不合适?”

  “其实我不是说不合适,我是说,我现在是学生,还不想这么早找女朋友。学生以学为
主,我刚休了好几个月病假,得抓紧时间把课补上。”

  “我不会影响你的学习,也许在你学累了的时候,我还会成为你的一种调剂。”

  肖童有点傻眼,他从未见过女孩子竟有如此主动的,连文燕当初也不曾这样。他心中纳
闷:这女的看上我什么了?

  “我们出去走走,好吗?”

  女方居然已经开始约他散步了,他慌慌张张地说:“哎哎,你知道不知道,我可不是研
究生,郁教授骗你们呢,我才上大二,而且我比你小,我才二十一岁。”

  欧阳兰兰平静地说:“女大三,抱金砖。”

  肖童说:“你再好好想想得了,我脾气坏着呢。我虚有其表,和我接触的女孩儿,没有
熬过三个月的。”

  “三个月?那我更要试试。我想干成的事,没有干不成的。”

  肖童直吸气,不过这女孩的性格多少使他有了点好奇。但他还是说:“那就抱歉了,因
为,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这是他最后的一张牌。欧阳兰兰果然愣住了,这句话显然出乎她的意料。她半信半疑地
盯着肖童,肖童的表情上,镇定中暗藏着得意,他有点画蛇添足地加了一句:

  “真的,我不骗你。”

  欧阳兰兰严肃地点头:“好吧,我不能强迫你,那我们就做个普通朋友吧。要是三个月
后,你的女朋友照例熬不住逃走了的话,你别忘了,这儿还有一个替补的。我喜欢你。”

  肖童环顾左右,摆着手:“别别,别这么大声。做普通朋友可以,但有个前提,咱们得
约法三章,你同意不同意?”

  欧阳兰兰冷笑一下:“你的毛病可真多!”

  肖童说:“第一,普通朋友就是普通朋友,相互接触得保持距离。”

  欧阳兰兰说:“别自作多情了,你以为我会强暴你!”

  肖童笑了,“瞧你这个性,你什么不敢于。”

  欧阳兰兰说:“第二是什么?”

  “第二,以后你不许到学校来找我,让同学老师看见了影响不好。万一再让我女朋友知
道,我就死定了。”

  欧阳兰兰说:“看来还有比我横的。”

  肖童说:“你答应不答应?”

  欧阳兰兰说:“你总得告诉我怎么能找到你吧,你别害怕,我不会总招你讨厌的。”

  “呃,你呼我BP机吧。我是汉显的,有什么事可以呼在上面,别老让我回电话。我们
学校打电话特不方便。”

  欧阳兰兰记了他的BP机号码,接着问:“第三呢?”

  肖童想了一下,一时想不出还有什么,“就先这两条吧,想起来再说。”

  欧阳兰兰说:“好,我也要约法三章。”

  肖童说:“你别跟着起哄好不好。”

  欧阳兰兰说:“我得要平等。”

  肖童无奈:“好好,你说吧。”

  “第一,我们既是朋友,就应该彼此真诚,讲真话,不撒谎,不欺骗。你做得到吗?”

  肖童:“你说第二条吧。”

  “做得到吗?”

  “好,我做到。第二条是什么?”

  “你不许再和第三个女人谈情说爱。”

  “怎么叫第三个?谁是第二个?”

  “除了你现在的女朋友之外,不许再花心。”

  “我还有没有点自由了?”

  “我最讨厌到处拈花惹草的男人。”

  肖童正色道:“这我不会,可咱们算什么关系,你管得有点宽了吧。”

  欧阳兰兰理不相让地说:“就算是普通朋友,我也有权利提醒你。”

  肖童苦笑:“行,行,我服你了。”

  欧阳兰兰也笑了一下:“第三,……”

  肖童打断她:“没第三了,我也只有两条,你不是要平等吗?”

  欧阳兰兰没有再争,说:“好,平等!”她好像办成了一件事似地长出一口气,说:“为
了庆祝咱们的友谊从今天开始,咱们现在一起出去吃个晚饭,好不好?”

  肖童经这一番唇枪舌剑,真是有点累了。他急于摆脱地说:“不行不行,我得早点回家,
我还有事儿呢。”

  “什么事这么重要?”

  肖童扬起一只手指:“嘿,你听着,我答应你彼此说真话,不撒谎,可不等于什么都得
向你汇报。我还有没有点个人隐私了!”

  欧阳兰兰用同样强硬的口气回敬道:“你有不说的权利,并不等于我没有询问的权利。”

  肖童一下让她顶住,一时语塞,不想恋战地说:“好,好,咱们相互尊重对方的权利。
我得走了,我确实有事。”

  欧阳兰兰说:“你去哪儿,我可以送你,我有车。”

  肖童说:“不用了,我有自行车。”

  欧阳兰兰说:“自行车可以放在我的后备箱里。放心,我把你送到就走。”

  肖童犹豫了一下,说:“行,那就谢谢了。”

  肖童推了自行车,和欧阳兰兰一路走出校园。为了避免口舌,他故意和她拉开间距,路
上也不说话。出了校门,路边停着的一辆簇新的宝马740,“哗”地一声作响,车灯粲然闪
亮,欧阳兰兰手执遥控钥匙,打开车门,然后“砰”地一声按起后备箱盖。这一连串动作和
声音,把肖童看得呆了。

  “这是你的车吗?”

  欧阳兰兰没答,把后备箱盖高高掀起,命令道:“把你的车放进来。”

  肖童放进自行车,问:“不会碰坏你的车吧?”

  欧阳兰兰无所谓地说:“不会。”

  这是肖童坐过的最为宽大豪华的汽车。那皮制的座椅,闪亮的挡板,太空船一般的仪表,
无一不令他怦然心动。欧阳兰兰开起车来风度优雅,在这一刻竟也十分动人。肖童禁不住由
衷赞叹:这车真是太棒啦!欧阳兰兰问:你会开吗?要不要试试?肖童摇头:可惜我不会,
不过以后我肯定要学的。

  华灯初上,他们行驶在宽敞明亮的街道上,风驰电掣。发动机雄壮的轰鸣,使肖童感觉
犹如驾驶着一辆高速坦克,那份势不可挡的豪情,令人心花怒放,直到车子停稳在他家的楼
前他还兴犹未尽。欧阳兰兰问:我技术好不好?他说:不错,女的开车别有味道。兰兰问:
什么味道?他答:英姿飒爽!

  看得出欧阳兰兰被夸得兴起,她主动提议说:“我教你开车,怎么样?”这时肖童已经
拉开车门下了汽车。他用手拍了一下车子的顶篷,半是当真半是玩笑地说道:“要教就得拿
这车教。”

  欧阳兰兰无所谓地冷笑:“免费!”

  “那谢你了。”

  肖童替她关好车门,无可无不可地认下了这个师傅。

  其实肖童早就打算学车的,先是因为出国探亲,后是因为眼睛失明,一拖再拖。他本来
计划这个夏天的暑假,无论如何要把车本儿考下来。开车是他自小以来的一个梦想。

  墨绿色的“宝马”扬起一阵烟尘无声地开走了,充满诱惑的红色尾灯展示着迷人的奢华。
肖童一直目送那尾灯在视线中消失,才返身上楼。他并不是送欧阳兰兰,他只是喜欢“宝马”。

  进了家,他给自己下了点速冻饺子,对着嘴喝了一瓶啤酒,边喝边从书包里翻出前一天
辅导员卢林东给他的演讲比赛的演讲稿。他必须在下周三以前把稿子背熟,因为卢林东专门
请来的演讲老师下周三要指导他做第一次排练。另外,他还得看书。下周国际金融课要考试,
他欠课太多。好在国际金融课的老师比较喜欢他,私下里已经指点了方向。但他必须再突击
看看书,否则不及格被补考的话,面子上未免难堪。

  时间并不晚,人也并不乏,但书上的字迹却总是模糊。他几次晃晃脑袋试图集中精力,
但思绪还是再三飘忽出去。他想此时不知欧庆春在干什么,一个公安人员的周未将是怎样度
过?她穿警服的样子帅得逼人,那感觉给他一种意外的冲击。她说她有二十七岁了,可看上
去像与自己同龄。在图书馆的大门口见到庆春的第一面,他便认定这就是自己多年以来的梦
中情人。美丽。矫健。成熟。这种英雄式的女子最让他心动。

  他一静下来,脑子里立即便充满了庆春。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他一静下来便热衷于这
些想象。想象她身穿紧身的迷彩服,腰佩小巧的坤式枪,驾车飞驰,短发飘扬。那车子不是
富贵的宝马,而是敞篷的吉普“沙漠王”……,这道心中的风景让肖童有点迷醉。而这魅力
四射的想象与其说是对异性的暗恋,不如说是一种对偶像的崇拜。崇拜总是为幻想而存在的。
当对异性的迷恋已使他沉湎于疯狂的幻想时,他对她的爱,便超越了性的欲念,而升华为一
种灵肉分离的崇拜了。

  有时他也会非常务实地盘算,不知自己毕业后会否被分到公安局成了庆春的战友。尽管
他知道在燕大学法律的学生以后个个都会成为法官和律师,很少有去公安局的。但没准他今
后会选择去当一个民警。

  这天夜里他做了多少佳人有约的梦,第二天醒来时已全然忘记。冲了一个清晨的冷水浴,
感觉又回到了现实之中。看着依然摊在桌上的书,心中茫然若失。他穿好衣服,没有心情做
早饭,只洗了一只苹果,一边啃着一边下楼。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回文燕的BP机。从昨晚到
现在,他的BP机已经叫了无数遍,每一次他都怀着极大的希望拿出来看,结果每一次都照
例是失望。所有的响声都是文燕呼出来的。如果不是期待着BP机上突然出现庆春的名字,
他早就把它关了。他不断安慰自己:事情的成因总是需要一点点耐心积累的。

  下得楼来,走没几步他便站住了。他看见不远处横着那辆墨绿的“宝马”。而它的主人,
一身牛仔打扮,正坐在车子的前罩盖上,极为罕见地对着他粲然一笑!

  “嘿,几点才起床?”

  肖童愣愣地看着她,心里说不清是惊讶,反感还是麻木。昨晚对她尚存的那一点好奇已
荡然无存。他冷淡地问:

  “你干吗来了?”

  “等你呀。”

  “等我干吗?”

  欧阳兰兰从车盖子上跳下来,挑战般地仰面而视:

  “你不想学开车了吗?”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四章 - 来自《对面坐着马向东》

私分公款   在马向东所有经济犯罪的条目中,“私分公款”是赫然醒目的一条。   1998年年底至1999年年初,马向东、李经芳、宁先杰3人拧在一块儿策划并“玩儿”了一个“私分公款”的“猫儿腻”。事情的起因是沈阳市为了奖励香港某大公司对沈阳大二环路建设的投资,决定对帮忙拉投资的两位港商做出奖励。瞅准了这个机会,马向东先指使人将100万元打入了香港,然后又把100万元拆成了两份,再派了3个用场:首先他们从100万元中先拿出了40万元放在了他们仨事先已经在香港注册成立的一个取名为“定志”的私人有限公司 为什么要成立这个……去看看 

第二章 经济换档 - 来自《帝国的年代》

合并已经逐渐成为现代商业体系的灵魂。——狄西(A.V.Dicey),1905年  任何资金和生产单位之所以合并的目的……都是为了尽可能减少生产、行政和销售成本。其着眼点在于藉着淘汰毁灭性的竞争,而取得最大的利润。——法班公司(I.G.Farben)创办人杜斯保(Carl Duisberg),1903-1904年  有几次,资本主义经济在科技领域、金融市场、商业和殖民地等方面,已经成熟到世界市场必须极度扩张的程度。整个世界的生产,将提升到一个新的、更包容一切的层次。在这个时候,资本便开始进入一个剧烈增长的时期。——赫尔方德(I.Helphand[Parvus]),190……去看看 

第十四章 - 来自《骗官》

毛得富忽然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便拍了拍胸脯道:“好,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毛总,你要的人我就答应给你了。你母亲的事,我会替你照顾好的!”晚上,毛得富对孟小真道:“我以前每个月给你五千,你想不想再翻一番?”小真道:“当然想喽,怎么?最近又发了什么财?”毛得富道:“我哪里发得了财。给你一万块一个月的不是我,是另外一个人。”小真道:“你在说什么呀。你不给我还有谁会给我?”毛得富道:“现在呢,北京有个大老板,愿意每个月出一万的价格,让你跟他过,你愿意不?”小真对一万块一月的价码很动心,但她还是故意忠贞地道:“怎么?你想让我朝三暮四,我又不……去看看 

第五章 你们在此享用三道酒的宴席…… - 来自《乔治·布什自传》

1971年 纽约城    联合国的新人   尼克松总统任命乔治·赫伯特·沃尔克·布什为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将遇到两种可以预料得到的反应,一是世界上的联合国事务观察家会扬起眉毛表示惊疑,二是美国国会山也会提出种种疑问。   为什么不呢?任命一个政治上的失败者,一个没有什么外事经验,更不要说外交经验,而且即将去职的众议员担任此职,似可看作尼克松政府大大贬低联合国的举动。参议员们评判这一提名时,肯定会对任命这一保守的共和党人、得克萨斯州的石油百万富翁来担任国家的最高大使级职位提出质疑。   第一次的印象有时……去看看 

解释的难题——对几种法律文本解释方法的追问 - 来自《论法律活动的专门化》

论文摘要:  通过对法律文本解释的几种方法的经验的和理论的分析,本文指出:尽管实践中的具体的法律解释总是存在、有用并有时获得成功(社会接受),但是法律解释无法构成一种抽象化的获得确定的法律结论进而保证法律适用的方法。除了其他原因外,法律解释的这一难题从根本上是由于,1、司法活动是一种决定他人命运的实践,涉及到综合性的判断,而不是一种个人化的智识性的理解,法律解释在司法的作用是提供决策的一些而不是全部正当理由;2、法律解释要求语言文字的表述,而语言文字并不总是能充分表现具体解释的思考、决断过程,后者涉及大……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