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永不瞑目》

  不知是因为父亲的元气未伤还是点滴青霉素的作用,他在病床上只躺了四天便痊愈出院
了。在父亲出院的第二天,又是一个周未,欧庆春和李春强以及杜长发突然离开了北京,匆
匆飞往九朝故都——洛阳。

  走以前,她按照父亲爱吃的做法,把那几斤鸡爪子给炖出来了。其实父亲的身体已经复
原,她并不是担心他不能动手烧饭,只是想表示一下自己对父亲的歉意而已。

  她对父亲说:“我很快就回来,少则一两日,多则三五天。”

  父亲说:“你走你的,我又不是不习惯。”

  从她毕业分到刑警队以后,父亲确实已经习惯了她这种突然出门,然后多日不归的情况。
他们从下午四点接到洛阳公安局的电话决定出发,到登上飞机,不过三个小时的时间。洛阳
发现了胡大庆的踪迹,据线报他可能有一个秘密的接头安排在明天,处里本来决定多去几个
人,万一捕获,好乘火车把他和与他接头的人一并押解回来。但时间仓促只搞到了三张机票,
庆春和李春强他们只好先行一步。

  庆春匆匆回家炖上鸡爪儿,作为对父亲的告别。临出门时又接到大学生肖童的呼叫。她
回了电话,肖童说上次找你想谈点事情结果没谈,所以又来讨扰。庆春说讨扰不敢当,但我
要出差马上就走,只能改天再见。庆春心里隐隐纳闷,她隐隐觉得这小子一次次找她也许没
事只是故意纠缠。

  肖童依然不肯放下电话,他问庆春你走了你爸爸怎么办,是不是还住在医院,要不要我
去帮忙照顾?庆春说父亲病已经好了,人已经出院,你就别管了。肖童说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去哪儿去多少天?庆春心里有点急,因为飞机不等人她已经有点晚了。

  “就这样吧,我必须得走了。”她没有回答肖童的问题,既客气又冷淡地说了结束的话,
就把电话挂断。在去机场的路上她又有点后悔,想想肖童毕竟是个蛮可爱的青年,最多是年
纪太轻不太懂事,但肯助人为乐,个性开朗透明,……她那电话也许不该挂得那么武断。

  飞机降落在洛阳时天色已晚,当地公安局派车把他们从机场直接接到了位于市区的招待
所。布公安局的刘副处长已经等在这里,他们就在招待所顶层尽头的一间会议室里连夜开会。

  先是由洛阳市局的一位石科长介绍情况,一上来先是抱歉:“今天给你们这电话打得晚
了点儿,因为到今天下午这个情报才基本落实。你们要的那个人现在住在花城饭店,登记用
的名字叫赵虎。这个名字,还有他的外貌特征,与你们提供的线索一致,这是我们今天下午
拍的外线照片,你们看一下,我们认为和通缉令上的是一个人。”

  洛阳的同志把照片拿给他们看,庆春一眼认出:“就是他,没错!”

  队长李春强问:“你们是怎么发现他的?”

  石科长说:“我们有个案子,盯了有两个月了,案犯是一个叫‘大牙’的。现在基本可
以认定,以这个‘大牙’为首,有一个吸毒。贩毒集团。这些人的毒品,基本上都是‘大牙’
提供的、现在的问题是,‘大牙’的毒品来源还不太清楚。他的上线是谁,一直没有查到。
昨天晚上我们得到耳目的报告,说‘大牙’今天要和一个外地来的客人在茫发书店见面。我
们上了手段,对他们见面的情况进行了监视。结果证实,你们找的这个赵虎,也叫胡大庆,
对吧,很可能就是他的供货人。”

  刘副处长提示石科长,说可以给北京的同志看看这两个家伙见面时的监控摄像。庆春这
才注意到屋角已经摆好了电视机和录相机。

  于是他们关暗了灯看录相。这次监控显然动用了两台摄像机,其中一台摄录的是见面地
点的外景,是一座街头的小书店。摄像机大概是隐蔽在这书店对面的一座楼上,镜头的画面
全是居高临下的俯视,可以清楚地看到在那书店门口进进出出的顾客。胡大庆出现在画面里
的时候,庆春突然恶狠狠地兴奋起来,当她看见胡大庆东张西望,步履姗姗,连站在门口点
烟观望的动作全被镜头一一吃进时,心中竟生出一种复仇的快感。录相里不时传来现场侦察
员的交谈声和联络声:“大概就是这个家伙。镜头近一些,……喂喂,五号注意,五号注意,
对象进去了……”接下来的画面显然已是第二台摄像机拍下的,那摄像机拍摄时不知是藏在
侦察员身上的什么部位,所有镜头都变成仰视的近景。镜头的边缘被伪装遮得朦朦胧胧,像
电视台经常播放的那种偷拍下来的“现场目击”。画面已经移到了书店的室内,可以看到胡
大庆在书架中东转西转,挑了一本洛阳旅游地图册,然后拿到门口柜台去交款。收钱的人相
貌猥琐,长着一口大包牙。摄像机断断续续录下了两个人在结账时的几句交谈:

  “……您喜欢旅游对不对?”

  “还可以……明天去龙门石窟,……那儿人多吗?……我不喜欢人多。”

  “你早点去,八点以前人少,人多了挤着不方便。八点……”

  胡大庆交完钱出了书店,沿着街道向右走了,摄像镜头就此中断。会议室的灯重新打开。
大家对摄像机的角度和画面质量轻松议论几句,石科长便接着介绍:

  “‘大牙’就是这家个体书店的老板。那个赵虎呢,我们跟踪下来,他住在花城饭店六
0七房间,住店登记用的名字叫赵虎,说明他这次使用了赵虎这个名字的身份证。我们的人
一直在饭店里盯着,除了吃饭之外,到现在没见他离开房间。据我们的耳目今天傍晚报告,
‘大牙’说他明天一大早要出去。去什么地方,干什么去,不清楚。我们判断,他们真正的
接头可能在明天早上八点前后,地点可能在龙门石窟。”

  石科长说完了,目光去看他的上司。那位刘副处长是个年纪不小的河南大汉,身材魁梧,
口音也重。他说:“我们局里的意见,如果他们这次真的交了货,可以当场抓获,如果没有
交货,我们这个‘大牙’还准备再留一留,我们必须把他的货源搞清楚。对那个赵虎,你们
北京方面的意见怎么处理?”

  李春强说:“不管他这次交没交货,我们都准备逮捕。”

  石科长说:“如果‘大牙’我们暂时不惊动的话,抓这个赵虎就不要在接头现场抓,等
他们分开以后再说。”

  刘副处长说:“龙门石窟我们已经做了安排。罪犯选这个地方是非常狡猾的。第一,时
间定在八点,或者八点以前,游人很少,周围环境极不利于我们的人员隐蔽;第二,那是从
北魏到盛唐,用了四百○三年才建成的艺术宝库,是国家重点保护的文物古迹。万一我们动
起手来,使用武器很不方便。弄不好损坏了石窟,那可要犯历史性错误了。”

  杜长发插嘴:“这倒也是,龙门石窟我去旅游过一次,佛窟三千,佛像十万,光宝塔就
有四十来个,确实是非常壮观!地形也是曲里拐弯的……”

  石科长说:“整个儿龙门一带,佛像佛龛确实成千上万,龙门石窟中心地带没有那么多,
不过中心几个窟地形复杂倒是不假,拐弯多,死角多,不易监视,也不易隐蔽。”

  李春强道:“明天怎么搞,你们肯定有办法。你们地形。情况都熟,你们说怎么干,我
们服从命令听指挥。”

  洛阳的同志都笑笑,说:“客气客气。”

  不过洛阳同志的办法确实不错。第二天早上四点钟,庆春他们便被从床上叫起。早饭也
是在车上吃的,吃的是洛阳市局的同志带来的包子和可乐。他们坐了一辆中型的旅行车,车
身上写着“洛阳花都旅行社”的字样。车里除了他们三人外,还有五六个洛阳市局的侦察员。
大家全是便衣,并且一身游客打扮,挎着水壶背着相机,每人头上还戴了顶花都旅行社的遮
阳帽。有的人还故意穿了印有北京通县某厂字样的汗衫。大家互相评价着同伴的装束,问庆
春他们这一车人像不像北京来的旅游团。杜长发说北京人和你们长得不一味儿,北京人自己
能看出来。在长安街上这么一走,谁是北京的谁是外地的一目了然。李春强说你们别听他吹
牛,他这德行就绝不是北京人的样儿,要是的话也是远郊区的农民。我不是贬低农民,我是
说我们这大个子憨厚。

  庆春笑着说:“你们只要别开口说话,要说话也别露出河南腔来,和北京人就没什么两
样。北京也快成了移民城市了,我老家就是山东的。”

  洛阳刑警对庆春非常好奇,七嘴八舌的问她:“你是大学生还是演员,是到我们公安局
来体验生活的吧?看着可不像干我们这行的。”

  庆春说:“不像吗?”

  他们说:“不像。”

  庆春问:“为什么?”

  他们说:“干刑警风里来雨里去,女同志干个半年就得成了假小子,没你这么细皮嫩肉
的。呆会儿到龙门石窟你就在车上留守,帮着看看东西什么的,打起来万一你牺牲了那就太
可惜了。”

  李春强和杜长发全在一边笑,任那帮小伙子和庆春贫嘴。庆春在刑警队呆了这么多年,
脸皮子早就锻炼出来了,也真一句假一句连荤带素地和他们胡扯。

  这个行动一共分了四个组,他们这一组先期赶往龙门石窟,预先设伏。还有两组人马,
分别盯住花城饭店的胡大庆和小书店的老板“大牙”。第四组人马作为预备队,隐藏待命,
以防罪犯临时变更接头地点。也许因为胡大庆是公安部通缉在逃的贩毒要犯,又因为传闻他
凶狠残忍,所以洛阳市局投入的力量特别大。

  早晨七点钟,他们的旅行车到达龙门石窟附近的一个预先定好的隐蔽地点。从这里可以
看到东西两山的崖壁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蜂窝一样的洞龛。伊水贯穿两山之间,淙淙南去。
雄伟至极的奉先寺大龛遥遥可望,大龛中间的卢舍那石佛寓笑于唇,含爱于目,敦厚而庄严,
在晨雾中若近若远,神秘地凝视着这个阴冷的清晨。

  隐蔽的据点是一个不算大大的院子,看上去像个餐厅什么的。扮装成旅行社导游的石科
长一边和餐厅的经理聊天,一边用手持电话与盯胡大庆和“大牙”的两个组联络。他把餐厅
经理介绍给李春强,说这是自己人。

  他们到达这个隐蔽点不到十分钟,花城饭店和益发书店的两个小组先后传来消息,胡大
庆和“大牙”都出来了。通过和这两个组不断联络,他们始终了解着这两个目标到了什么位
置。在最初的半个小时里,他们都没有向龙门石窟的方向来,而是不断换乘着出租车。在王
城公园和中州东路那一带的街道上盘桓。有一刻石科长甚至怀疑自己昨天的判断,这两个家
伙也许根本不是在龙门石窟接头,而是另有地点。只有刘副处长信心不减,”再用电话嘱咐
他们隐蔽好耐下心不要动,果然,七点四十分左右,两个组相继发来消息:对象乘坐的出租
车已经先后开上了龙门路。

  算好时间,他们也上了车,把旅行车驶出院子,往龙门石窟开去。按预定的计划,他们
赶在罪犯之前到达了石窟。这一天天气不好,乌云压顶,风也很冷,像是暴雨将临。石窟的
停车场上,只有孤零零的几部车子。也许时间还大早,游客寥寥无几。他们下了车,站在石
窟的入口处,听任执导游小旗的石科长装模作样地为他们背诵导游词,磨蹭着时间。李春强
看看这地形,脸色严峻,悄悄把庆春和杜长发拉到人后,小声说:

  “这地方太不好控制了,咱们可得灵活点儿。如果一切正常,就按计划在他们交货时动
手。如果胡大庆没交货,咱们的任务主要是盯住他,别管那个‘大牙’。要是盯不住的话,
索性就先当场动手弄住他,你们看我眼色!”

  杜长发说:“哎,他们要是不交货,洛阳市局不是说就不在这儿动手吗,要不交货他们
就不想惊动那个‘大牙’。”

  李春强压着声音说:“咱们管不了那么多了。胡大庆是公安部通缉的要犯,比他妈那个
‘大牙’重要多了。咱们得以胡大庆为主,再跑了没法儿交待。”

  “OK!”庆春和杜长发一齐点了下头。

  八点十分的样子,一辆红色的出租车开进了停车场,“大牙”从车里钻出来。石科长立
即挥动小旗,大声招呼自己的“游客”往奉先寺方向走去。

  李春强犹豫片刻,俯身对庆春嘀咕了几句,他临时决定让庆春留在停车场进行观察。

  李春强和杜长发都随他们的“旅游团”进去了,欧庆春一个人留下来,站在路边一个卖
纪念品的小摊儿上浏览。“大牙”还在那边东张西望,他没有找见胡大庆,便站下来吸烟。
跟着他来的那几个侦察员也都三三两两地散在远处。

  终于,胡大庆的车出现了,开进了车场。不知是司机结账太慢还是胡有意要观察一下周
围动静,他磨蹭了半天才姗姗下车。看也没看路边吸烟的“大牙”,径直向石窟里走去。仇
人见面,分外眼红。庆春不管跟在胡大庆身后那几个洛阳市局的便衣是否有意见,她离开小
摊,紧随胡大庆身后往里走,那个“大牙”。反而是跟在了她的身后。

  胡大庆穿了一身运动衫,背上掮了一只看上去沉甸甸的旅行背包。他目不旁顾,大步流
星,做出一种长驱直入的姿态,倒让庆春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只走了百十米,他又突然止步,
未加迟疑地转身返回。庆春不及回避,只得迎面和他擦肩而过。她心里一急,全身似乎都冒
出了热汗。她想主力还在里边等着呢,这混蛋怎么不进去了?为了避免过早暴露,她告诫自
己不要回头,不要马上返身去追,她又往前走了十几米,才停下脚步。但她还没来得及回过
身来,就听见身后突然响起一片惊心动魄的喊声。这突然一喊,把她的心几乎从嗓子眼儿里
拽出来了!回头一看,原来跟在后面的便衣们不知何故已经动起手来。看不清几个人扭打在
一起。而胡大庆,她看得清清楚楚,已经挣脱出来,夺路而逃,向她这边狂奔而来。庆春几
乎是下意识地将手伸进随身的小提包里,脚下却不知绊在什么东西上,身体失去平衡,往下
一软,嘴里却已大喊出来:

  “站住!”

  胡大庆身后追来的便衣警察们也齐声大喊,喊的什么庆春没有听清,她只看到胡大庆没
有丝毫迟疑地向她举枪,她清晰地看到那张粗糙的麻脸,和被疯狂扭曲的狰狞的目光。那目
光仿佛已和她对峙了几百年!

  她的六四式手枪在手里震动了一下,发出沉闷的一响,胡大庆的身体剧烈地颠了一颠,
紧接着踉跄几步,重重地摔在她的眼前。她跌坐在地上,依然举着枪,抖动的枪口依然对着
那张近在咫尺的血污的脸。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廿三、“投亲靠友” - 来自《走出迷惘》

早在进沟不久的时候,当地老乡就已经对我校一些教工警告说:“不出两年你们不是跑光了,就是死在这个沟里”。多可怕的警告啊!可是进沟初期,校部向下传达了一项指示:教职工进沟以后不得随便和当地老乡来往。表面的理由是当地阶级成份非常复杂,有些当地人甚至当过土匪。说穿了是章“第一把手”为了防范教工们知道当地是严重病区而有意制造的舆论。那已经是在大家逃离清水沟回京之后。一次教工们聊起当年沟里闹克山病时,P系的一位教辅才说,因为他擅长于画画,曾经被G县通过学校调请去画地图。他亲眼看见地图上的清水沟边界标满红色叉叉……去看看 

昨日不再来 - 来自《当代眉批》

那对我们每个人都弥足珍贵的悠悠往日,随着一节黄黄的文字、一股迷迷的气味、一段沙沙的旋律,常常冷不防就召唤了我们,为天幕红尘撕开一道晶亮口子。如同刹那气绝,我们不由自主地为之吸摄。说起来我们贮存于心的万千回忆都各有对应,就像这一只烟缸只能带起那一个女人,那一个女人又只能属于此一份惘然,一丝儿挪移不得。生活中的回忆有其魔幻般的突然和准确,我们毋须细数年轮就可直接回到那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而场景随之历历,音容随之栩栩。我们就此被荡回到秋千上的昨日时,往往也最容易体验我心依旧或何处著我之慨。不管这份不期而遇……去看看 

第十五章 日本全面侵华 - 来自《蒋介石传》

蒋介石依照1812年沙皇俄国战胜拿破仑入侵的战略,制定了一个称为“以空间换取时间”的战略。他的战略却注定了他在抗战结束以后的失败。      斯大林慷慨地向蒋介石传授秘诀。他召见中国大使杨杰将军,请他把实现国家团结的秘诀转达给蒋介石:“告诉你们委员长,在战争过程中,如果他希望人民不背叛他,就应该准备杀掉四百五十万人,否则,我想他不会使抗日战争赢得胜利。”……但蒋介石决不是一个嗜血成性的人。   西安事变的结果是复杂的。   其直接结果是让人感到可以放心了,因为国共两党不再处于战争状态,都明确地表示希望把……去看看 

“以军养军”还是“正税养军” - 来自《中国挑战腐败》

作者:王绍光①  ①C.西蒙·范(C.SimonFan),岭南学院(香港);赫斯切尔I.格罗斯曼(HerschelI.Grossman),布朗大学。本文仅供读者参考,不代表编者观点。  一、正税养军与军队职业化  军队是国家的支柱。国家需要军队来防止外国入侵,维护国家统一,保证社会安全。简而言之,保境安民是军队生存的基本理由。在绝大多数现代国家,军费是由国家以税收形式征集而来的,而不是由军队自行筹措的。其原因是,军队为本国人民提供的服务——国防——是一种"共享物品"。  共享物品(又称"公共财产")有两个基本特征:第一,只要有一人从共享物品受益,其他所有人都……去看看 

《论美国的民主》的影响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在结束文献的简介时,我们想谈一谈《论美国的民主》对法国、英国、美国、德国、意大利和俄国的政治思想发生的影响。我们这样做的唯一目的,是想指出托克维尔的政治社会学的各个流派。维尔曼在1836年法兰西学院文学奖金评审会议上所做的报告中写道:“诸位先生,学院经过长时间讨论,毫不犹豫地决定,将蒙蒂翁大奖授予一部看来是具有全面评论性的研究一个外国的立法和历史的著作:托克维尔先生的《论美国的民主》。……从任何一点来说,美国的政府和社会都是欧洲感到新奇或不安的问题。讨论这个问题,分析这个新世界,指出它与我们的类似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