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永不瞑目》

  这两天欧庆春患了感冒,所以晚上不到十点便上床睡觉。父亲上次生病剩下的药里,大
概有扑尔敏的成分,吃过之后便昏昏欲睡。正睡得模棱两可,她的BP机突然狂叫起来,又
是肖童!她强睁着眼用手持电话回电。

  肖童说他正在三环路附近的一个公用电话亭里,有点情况希望与她见面。庆春凭经验感
觉到这次可能确有情况,因为肖童的口气不像前两次那样有种没事找事的无聊。她和他把接
头地点约在位于两人之间的建国门立交桥下,便匆匆下楼,拦了辆出租车便向二环路方向开
去。时间毕竟太晚了,她不方便再让肖童到她家来,尽管他自称有车。

  他们很快在建国门桥下见了面,肖童果然开着一辆漂亮的丰田,他们就在这车里做了大
约一刻钟的交谈。然后庆春又当着肖童的面,呼叫了队长李春强。

  午夜十二点钟刚过,庆春,李春强、杜长发和刑警队能叫到的所有干警,已经集合在指
挥中心开会了。处长马占福也从家里匆匆赶到,主持了这个会议。情况既简单又紧急,根据
肖童听到的情况判断:在天亮后的某个时间,有人要向欧阳天交一笔货,价值在一百万元以
上。地点是004国道附近的一个仓库。双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但是当欧庆春把情况汇报完
以后,处长却表现出一反常心的犹豫,不做明确表态反而不断地把刚才已经谈到的细节又拿
来重问,仿佛其中有什么矛盾和破绽。李春强不得不抢先发言,他力主抓住时机,把这个案
子一举端掉!

  “如果能在那个仓库里人赃俱获,我看6.16案就完全可以全案破获了。哪怕欧阳天并
没有出现在交货现场,但凭肖童的证词,再加上其他嫌疑人的口供,也完全可以给他定罪。”

  大家全看处长,处长摸着下巴。谁都解读不了他脸上的迟疑。那迟疑在此时仿佛格外的
深刻。

  “这样一来,这案子就太小了。”处长摇头说:“我原来估计这个案子的架势要大得多,
很像是有国际背景。远远不止一个欧阳天,一个一百万。”

  杜长发也觉得这是个疑问:“这一端,即便人赃俱获,后面的事可就难了。他那些分公
司和他有什么内幕关系,他的点线部署在什么地方,他的货源的来路和出路,这些我们最想
搞清的问题就全得依赖审讯和搜查的结果了,能扩大多少战果非常难说。”

  李春强见杜长发并未呼应自己,有些不满。口气生硬地坚持己见:“可一百万的货在那
儿摆着,两方毒贩光天化日之下在那儿交接,我们现在不动手,更待何时啊?以后万一没这
个机会了,这责任谁来承担?再说了,要是真让一百万的毒品流入社会,那损失可就更大了。”

  杜长发显然也知道是这个道理,但李春强的口气使他多少觉得有点拿大道理扣帽子的味
道,于是壮胆再次反论着说:

  “咱这不是讨论问题吗。我的意思是,咱们现在办这种大案子,就要有点大气魄,大手
笔。有些小得小利,放在那里,别动心,有些小败小失,也要承受得了,沉得住气。咱要盯
就盯到底,要端就端那大个儿的。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笑。当然了,我不是说咱成心把一百
万的毒品流到社会上去不管,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我听来听去,你就是这个意思,客观上不就是这个结果吗。”李春强的帽子这下真扣
上去了:“要不然怎么说你这人常有理呢,你是既当婊子又立牌坊,造成损失了还落一个大
手笔。”

  杜长发一看李春强话说得比较难听,知道自由讨论的空气已不存在,便忍气吞声住了嘴。
处长摆摆手,示意李春强打住。他转脸问庆春:

  “这情报你看准不准?”

  处长的这么一问,庆春预感到他是决定要端这个案子了。她点头说:“应该没问题,他
听得很仔细。尽管内容不全,但时间。地点。事件的性质,基本都有了大致的方向。他还跟
踪了那家伙一段。可惜他刚学会开车手太潮,跟不上,半路给丢了。”

  大家都笑笑,议论说这小伙子还行啊,连外线跟踪都自己招呼上了。庆春没有笑,她倒
是想,如果这时让她也表个态的话,她也只能同意李春强的观点。拿一百万的毒品放长线扩
大战果,万一人赃两空,谁负得了这个责任?但是作为主办这个案件的侦察员,杜长发的想
法确实投合了她的愿望。她想,我们现在手里毕竟有了一个可以深入进去的耳目,内线侦察
大有可为了,这是多么不容易的机会呀。如果匆匆破案,确实有些可惜了!

  处长没有再征求任何人的意见,由于时间紧急,他必须马上做出决定来中止这场讨论。

  “这样吧,你们分几组行动,第一,马上查清那辆白色奥迪的下落。内线说是天津的牌
照,肯定停在什么饭店旅馆的停车场上。要马上通知各分局连夜查找。第二,马上派人到
004国道沿线的派出所去,查这条公路附近的所有仓库,包括单位内部的仓库。派出所对情
况一般会掌握。第三,对别墅里的欧阳天,只监视,暂不动,等交接现场我们的抓捕行动结
束后再动手。对欧阳兰兰,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倒是可以留一留,看看她以后会有什么动
作。”

  杜长发咧嘴笑了笑,李春强不满地问:“你笑什么?”

  杜长发看看处长,有些不好意思地忍住笑,说:“怎么像杀了李玉和,留个李铁梅似的。”

  全场都笑了。

  散了会,按照李春强刚刚分好的组,刑警们离开了指挥中心,分头出动了。处长还留在
指挥室里给主管局长的家里打电话汇报。庆春分工负责那辆汽车的查控工作,向各城区分局
部署完毕之后,已是凌晨三点,她坐在指挥中心等着各分局的报告。人一静下来,晚饭后吃
进去的感冒药和感冒好像同时发作,全身隐隐作寒。困顿百生。她想到肖童,那个既玩世不
恭又充满热情的大男孩,居然这么大的手眼,刚进欧阳家不到四十八小时,就奇迹般地拿到
了如此重要的情报,以前也真是看低了他。从肖童的神情上,她知道他更是希望这案子早点
结束,他也许已经对欧阳兰兰那种死缠硬打的追逐和他自己这种必须若即若离的角色感到厌
倦。也许他巴不得早一点干净漂亮地向她交了这个差……,庆春想想自己也笑了,如果明天
大功告成,肖童更该有资本缠住她没完没了了。

  凌晨五点三十分接到西城分局的电话,他们在民族饭店的停车场上找到了那部挂着津
E05320牌照的白色奥迪。从这时开始,一切部署都有了实现的可能。004国道沿线的派出
所也报来了几个可能会用做交货地点的仓库。一时间指挥中心忙乱起来——接听报告,调遣
力量,沟通情况,电话声此起彼伏。杜长发带着负责监控欧阳天的小组已经出发到樱桃别墅
那边去了。庆春用自己的手机呼了肖童,然后带人离开指挥中心开车前往燕京大学。接到肖
童回的电话,庆春叫他马上到老地方等。他们说的老地方,就是学校对面商场后门的那条胡
同。

  在胡同口他们接了匆匆赶来的肖童,往民族饭店走,这时整个城市刚刚苏醒,街上行人
的脸上还挂着睡意未消的倦容。马路上汽车喇叭的呜咽由稀疏而渐渐密集。车速慢下来,他
们不得不挂起警灯拉响警笛,在三环二环的车流中像Fl大奖赛那样摇摆超越。快到复兴门
立交桥他们才收起警灯和警笛,偃旗息鼓地悄悄开进民族饭店的停车场。

  先期到达的刑警已严密地控制了车场的各个出口。庆春的车停在那辆“津”字头奥迪的
斜对面,没有熄火。肖童坐在车的后座上,庆春让他透过贴了茶色太阳膜的车窗盯住那辆车
子。

  “他们什么时候出来呀,我今天上午有大课。”

  肖童被带到这里似乎有点不情愿,他拔出手机的天线要打电话:“我得打个电话先请个
假。我们现在考勤可严呢,缺课就扣分。回头我要是毕不了业到哪儿喊冤去。”

  车上的一个刑警说:“没事,真影响了你毕业,我们可以去和你们学校领导交涉。实在
不行让你再多学一年。”

  “留级呀,我可丢不起这面子。”

  庆春疑心地问:“你拿谁的电话?”

  肖童嘻地一笑:“是欧阳兰兰给我的,倒为你们破案发挥作用了。刚才我就是用它给你
回的电话。”

  庆春夺过电话,把它关掉,又扔还给他:“听着,以后凡是和我们联系,都不要用这部
电话,你知道他们扒没扒过机?你知道他们会不会串个分机?你用它和我们联系不是找死
吗?万一你打完电话没消号,电话号码留在里面也是个隐患。”

  肖童听罢,看一眼手上的电话,像拿了个炸弹似的脸色发白,“他们不会已经知道了吧?”
看上去他就像小孩子听了大人的吓唬,立即害怕起来。但庆春没有回答他,因为这时车上的
无线通话机已经发出了警报。

  他们一齐抬头往外看,有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向目标。庆春问肖童:

  “是不是他们?”

  肖童说:“开车门的那个是!”

  庆春马上用无线通话器发布命令,“注意,目标移动,跟紧了。”

  他们的车子也迫不及待地挂上了档,肖童急着说:“没我事了,我要下车。”

  开车的刑警说:“来不及了。”说话时他的车子已经开动。

  “让他下去。”庆春命令。司机踩了制动器。肖童拉开车门。在他下车的一瞬间,庆春
嘱咐了一句:

  “晚上别去那儿吃饭了。”

  “当然啦。”

  肖童把一句如释重负的回答留在了车里,车便开了出去。这时至少已经有四辆满载着刑
警队员的车,尾随着那辆白色奥迪离开了车场。

  路上,庆春和李春强通了电话,沟通了一下情况。这时的李春强,已经率队到达004
国道的起点,正等待着与庆春的会师。

  那辆白色奥迪果然连圈子也没绕,直奔了004国道。上了004国道以后,李春强命令用
三部车轮换着跟踪奥迪,其余车辆全部远远地跟在一里地以外,以防暴露。走了并没有多久,
白色奥迪便下了国道,改走小路。刑警们的车辆仍然分成前队后队两个阵形,互相用无线通
话器联络着,以便随时策应。

  庆春和李春强的车子都在押后的一队。当接到前队通报目标已经停车,并且已经进入了
一处院落时,他们才全队加速,旋即赶到了现场。那是一个有保安人员站岗的院子。从围墙
的展幅看,院子的平方并不大。从洞开的大门向里张望,里边果然有一幢大库房似的建筑。
刑警的车辆已开往围墙的四角,对院子形成了包围的态势。李春强用无线话机布置了一番,
然后集中了五辆车,从大门正面,对院子发动了强攻!

  庆春的车子是第三辆冲进院子的,她看见那辆白色奥迪和另一辆桑塔纳一左、一右停在
仓库的门口。他们下了车,如迅雷不及掩耳破门而入,齐声呐喊气势如虹。这间仓库大而空
旷,顶部有窗,像一个拆空了机器的大厂房。除了边边角角上堆着些货物外,房子正中央,
有四五个人正围着一只两三米高的大木箱在说着什么。众多警察荷枪实弹突然涌入使他们惊
慌失措,一个个面如土色。警察们大声命令:“举手,别动!不许动!”杀气腾腾。那五个人
全部高高举起双手。庆春快步上前,命令刑警将他们从木箱边带开。从上到下仔细地搜了身。
搜身时那五个人方开始喊冤。

  ——你们一定是搞错了!你们在抓什么?你们有没有逮捕证?我们要告你们侵犯公民权
利,侵犯自由……

  他们七嘴八舌不停地叫喊。李春强挥挥手,让刑警们将他们带出仓库,押上汽车。剩下
的刑警全部围住那只放在房子当中的高大的木箱。有人不知从哪里找来两根撬杠,破坏性地
撬劈着木箱。木箱的板子顷刻间开裂破碎,散落一地。当箱子里的货物完全暴露之时,包括
李春强和欧庆春在内,所有人都惊讶得鸦雀无声。

  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尊高至两米的释迦牟尼鎏金大佛,高髻长鼻,大耳垂肩,面容
慈祥,结迦跌叠于莲花座上,双眼庄严地凝视着前方。从仓库顶部的窗户里斜射进来的朝气
勃勃的太阳光,强烈地披散在佛像的头顶和两肩,使这尊释迦牟尼的金身,更加大放异彩。
刑警们全部仰起脸,看着那高不可攀的方额慧目,全都凝固在这艺术的辉煌中了。

  五位嫌疑人被就近押到了管界派出所,由欧庆春负责做了讯问。讯问中未发现任何问题。
那辆白色奥迪的车主,是天津津业贸易公司的经理,也是靠北京大业公司投资支持的私营企
业,他自称是替香港天蓝公司向北京通华工艺品公司购买工艺品,而在大仓库里同时被拘的,
就是通华工艺品公司的销售经理和仓库的管理人员。

  这个仓库也就是通华工艺雕刻厂的仓库。木箱里的那个坐佛,是按西藏大昭寺供奉的由
文成公主人藏时带去的释迦牟尼等身镀金佛像仿制而成的贴金铸铜工艺品佛,售价一百一十
八万元人民币。今天是由买卖双方当面议价验货。从五个人身上搜出的发票本。产品说明书
等物证上看,他们之间所进行的,确实是一场正常的,没有任何违法行为的商业交易。

  欧庆春还没审完,李春强就来了电话,告诉她对大佛的检查已经结束,未发现任何可疑。
李春强在电话里的声音带着不知是冲谁而来的明显不满和埋怨情绪:“赶快放人吧,杜长发
那个组我已经通知他们撤了。”

  庆春也知道这事是非常坐蜡了,但她还是压着懊恼问了一句:

  “对抓的这五个人怎么解释呀?”

  李春强没好气地说:“这不是你那特情提供的情况吗,你就再替他圆圆场吧,就说有人
举报你们走私文物。你该道歉的就别顾面子了,人家弄不好还告咱们呢。”

  庆春无话可说。放下电话,她到派出所的所长办公室里找到协助他们问活的所长,通知
放人。那五个人听说公安局承认搞错了,道声对不起要放他们走,竟一齐闹到所长办公室来
了,你们说抓就抓,说放就放,你们有没有法律手续?你们把我们的产品包装破坏了你们得
赔偿;你们拧伤了我们经理的胳膊得负责看病,报销医药费和营养补助和误工补助;你们必
须做出书面道歉承认错误没个正式结论不成!七嘴八舌,气势汹汹,不依不饶。

  正在这时,前边接待室有值班民警报告,说大业公司的负责人来了,要求见公安局的领
导,欧庆春请所长帮忙应付一下那几位闹个没完的人,自己到前边的接待室来了。

  她想,这也是一个机会,索性正面会一会这位大业公司的负责人。

  来人是个梳着背头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递上来的名片上写着姓黄名万平,职务是大业
公司的董事长助理。他说刚刚接到了通华工艺雕刻厂的电话,他们的人在这儿被公安局扣了,
所以特来交涉。

  “他们犯了什么法吗?”他问。

  “请问他们当中,谁是你们的人?”庆春反问。

  “曹万来和徐明德,是我们天津公司的人。”

  他显然在说那辆白色奥迪的车主。庆春问:“这尊佛像是你们大业买还是天津的公司
买?”

  “都不是,是香港天蓝公司买,我们是受托代理。”

  庆春见这位黄万平人虽臃肿,但口齿清楚,答得不慌不忙,并无破绽,遂改变了按部就
班推进谈话的策略,突然转移话题,问道:

  “广东红发公司也是你们大业的子公司吧,红发的经理贩运毒品被武警部队击毙了,你
们知道吗?”

  黄万平依然不疾不徐,应答如流:“这是他个人的问题,与大业和红发都没有关系。他
参与犯罪罪有应得。”停了一下,他也承认:“不过,对红发公司和我们大业,声誉上确实产
生了一些负面影响。”

  欧庆春其实也是试探一下,也只能到此为止了。她言归正传,说:“今天有人举报你们
走私国家文物,看来是搞误会了。我们很抱歉。”

  黄万平这时才做出义愤状:“这究竟是谁在诬告我们,啊!真是商场如战场,明着竞争
不过,就用暗器伤人,太卑鄙了!你不说我也能猜到是谁。商圈里真是小人太多,太卑鄙了!”

  庆春应和着他:“给你们带来的惊吓和麻烦我们深表歉意。希望你们能安抚一下你们公
司的人,另外也做做通华工艺雕刻厂那几位的工作。我们表示感谢了。”

  “这没问题,我们董事长交待我,只要事情搞清楚,就不要揪住不放,山不转水转,说
不定什么时候,还会碰头的。相逢一笑泯恩仇嘛。以后我们各方面的工作,还需要公安方面
多多支持。我们大业公司在各地的子公司分公司,和公安局的关系都很好。你们在经济上如
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们责无旁贷,出点赞助什么的绝没问题。也算我们对社会治安贡献
一点绵薄之力吧。”

  谈得很好,很融洽。黄万平又到后面和那五个人一说,果然全都息声消气,不再吵闹了。
雕刻厂的几位开始还多少有些耿耿于怀,在黄万平表态一定买下这尊坐佛,并且负担这个事
件造成的损失之后,也就不再较劲儿了。他们在离开派出所和庆春等人告别的时候,双方的
关系看上去甚至还有了几分亲热。

  他们走了,派出所的所长悄悄问庆春:“你们怎么搞的,这情报不准嘛。”庆春没有回答,
她走出派出所大门坐上了自己的汽车,周身都感到无尽的疲倦,心里恨不得宰了肖童!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形而上学 卷译后记 - 来自《形而上学》

亚氏著作的编成、传习与翻译     (1)亚里士多德(公元前384—322)著作可分三类:第一类为“对话”,大都是早年在雅典柏拉图学院中(公元前366—348)写的。公元前第二世纪初海尔密浦(Hermippus)曾编有“亚氏书目”。第一世纪安得洛尼可(AnLdronicus)重订亚氏全部遗著时,亦曾编有“总目”,这总目今已失传。稍后又有希茜溪(Hesychius)书目。公元后第三世纪初,第欧根尼·拉尔修著“学者列传”,其中亚氏本传亦附有一书目,内容与“海尔密浦书目”略同。“第氏书目”一百数十书名中列有“对话”19种。这些“对话”所含题旨、思想与笔调,都是仿效柏拉图的,叙事属句较现存讲稿为……去看看 

结论 - 来自《结构主义》

在要概括这本小书从一些主要的结构主义的立场里所力求阐发出来的论点时,我们首先应该指出,如果说这个方法的许多运用都是新的,那么结构主义本身出现在科学思想史上却已有很长的历史了;虽则它同演绎和实验结合起来相对来说是晚近才形成的。之所以要等待这么久才发现有可能使用这种方法,那不言而喻,首先是因为人类智慧的自然倾向是从简单到复杂地逐渐进步的,因而在分析工作遇到困难叫人不能不承认之前,是不知道有种种相互依存关系和各种整体系统的。其次,是因为结构之为结构是观察不到的,结构所处的不同水平,必须通过抽象出形式的形……去看看 

廿四 改革发展时期(1976-) - 来自《未来中国的选择》

粉碎“四人帮”,标志着“十年动乱”的结束。自此之后,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历史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期:改革发展时期。在这个时期里,指导建设实践的思想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历史运行的方向也由此产生了相应的转变;通过总结曲折时期的经验教训,我们终于初步找到了建设社会主义的正确道路,那就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在这种正确思想的指导下,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正向繁荣昌盛迈进。但由于众多因素的影响,这个时期的发展道路也并不平坦,仍然出现了一些波折,也走了一些小的弯路。回顾这段历史,对我们今后的发展将……去看看 

第六章 塔山!塔山!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四卷》

17.抢占塔山就是抢占胜利  蒋介石返回北平后,又于10月5日飞到天津,视察塘沽港后,第二天又带上“东进兵团”司令侯镜如、海军司令桂永清乘“重庆”号军舰赴葫芦岛。一下船,蒋介石就在第54军军部召集“东进兵团”驻葫芦岛部队的营以上军官训话,部署海空军协同地面部队向锦州增援。蒋介石戎装佩剑,拉开浙江乡音,大讲此次东进关系党国存亡,要发扬北伐军那种“为革命杀身成仁”的志气,一举打到锦州。他说:这一次战役关系重大,等华北两个军及烟台一个军运到后,协同沈阳西进兵团包围锦州共军,然……去看看 

第11章 我们对别的事物底存在所有的知识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四卷)》

1 这种知识只能借感觉得到——我们对自己底存在所有的知识是其直觉得来的。至于上帝底存在,则是理性明白昭示我们的。这是以前所说过的。   至于我们对任何别的事物底存在所有的知识,则只是由感觉得来的。因为实在的存在和一个人记忆中所有的任何观念,既然没有必然的联系,而且只有上帝底存在和特殊的人底存在才有必然的联系(其他任何事物底存在与人民存在并无此种关系),因此,任何东西只有现实地影响了一个特殊的人以后,他才能知觉到它,除此以外,他便不能知觉到别的东西。因为我们心中之具有任何观念,并不能证明那个事物底存在,正……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