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永不瞑目》

  庆春也有过一个多梦的年龄。在她还是个中学生的时候,她也是一个最狂热的追星族。

  她心中第一个热恋的对象是齐秦,他的《大约在冬季》。《玻璃心》和《外面的世界》,
倾倒了她无数个日夜。随后她转而投向了童安格,这位情歌王子有很长一段时间也是她心中
的白马王子。她最后一个心逐的对象是黎明,但对那张娃娃脸的迷恋非常短暂,因为这时她已迈入梦
醒的年龄。

  多梦时节之后,她又走得格外极端,几乎拒绝了一切遥远的幻想,在大学毕业以前她己
变得极其现实。她最终能喜欢上老成持重的胡新民,最说明她已远离了那种少年式的浪漫和
激情。她哪会想到快二十七岁了竟会撞上一个疯狂追求自己的青春族。她比肖童大了差不多
五岁。尽管许多不熟悉的人常常看小了她的年龄,尽管她的外表确实一如少女般的柔嫩,但她心里早有了一
种沧桑历尽的感觉。似乎很难再习惯与小虎队式的少年为伍了。

  所以她很难解释为什么这些天的心情终于又有了一点纷乱。她的生活中突然闯入了一个
肖童,他不可抗拒地带来一股生气勃勃的青春之风。青春是每一个人都喜爱和羡慕的东西,
哪怕是垂垂将暮的老人。庆春倒并非觉得肖童的外表有多么赏心悦目,是他那份难得的天真
和执著,那种追求女孩的方式,还有他灿烂的笑,让人怦然心动。

  同时她也为自己的魅力而暗暗满足。她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意识了肖童对她的那些举动
和表情。在那一刻她自己也非常吃惊。当初她把肖童带到自己家里是因为他那时被打得全身
青肿,必须立即给予帮助。她跟肖童去了他的家是因为想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她作为他的
联系人必须掌握他的行踪。但是,一种初衷往往会带来另一种结果。当那个雨夜肖童脱口而
说我喜欢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之后,她几乎被他拉人梦境。

  胡新民也好,李春强也好,其他人也好,追求过她的人无一不含蓄矜持,肖童使她第一
次遭遇激情。

  幸亏,她站住了,她还清醒。

  幸亏,她克制了自己的冲动。

  也幸亏她坚守了自己的承诺,——没有任何人,可以怀疑她会放纵个人的感情和欲望。
她永远是一名最好的刑警!

  星期六肖童在她的BP机上呼了一行字:“是否有空,我想见你。”她也回呼了一句话:
“我很忙,如有重要事再打电话。”

  这是一句拒绝的话,既冷漠又严肃。

  星期六她确实很忙。前一天那么大的行动白忙一场,需要善后,需要检讨,需要总结分
析。6.16案的几个主办人员,当然不能休息。

  马处长对这个行动扑空几乎未动声色。他认为在桂林环江运输公司和广州红发公司被税
务部门突然查账之后,大业公司自己紧接着又被查账。红发公司的经理再因贩毒被狙击,胡
大庆继而在洛阳被击毙。这一连串事件发生后,欧阳天应成惊弓之势,按常规也该蛰伏一时,
停止活动。他用这么大价钱买工艺品,还投资了不少目前并不赚钱的夜总会之类,很可能是
一种洗钱行为。也就是说,把非法的,账外的黑钱,变成合法的有账可查的物业和收藏。那
个买下巨型工艺坐佛的香港天蓝公司,说不定就是欧阳天和欧阳兰兰自己在香港攒的。这次
行动虽然又是打草惊蛇,但意外地发现了一个以前在查大业的账时并不掌握的天津公司和天
蓝公司,等于又开辟了一个调查的方向,也算是一个收获吧。

  处长此论一出,欧庆春的心里自然宽慰了许多。但李春强认为马处对这次行动的评价是
不得已而为之。因为这次行动最后是他拍的板,把行动彻底论为失败,不仅会挫伤专案组的
积极性,他也要承担拍板的责任,因此李春强的心情并不轻松。他在小结会上做了一个检讨,
主动承担了责任。但会后他找庆春,很自然地,把气出在了肖童的身上。

  “这小子说话有准没准,他太玩世不恭了,让人都不敢相信。”

  庆春没有表态,只说胜败乃兵家常事。

  李春强说:“我会上必须检讨。处长虽然那么说,可他心里最窝囊。你是处里培养准备
提拔的干部,他得保你,保咱们队。所以我会上必须站出来当这个替罪羊。”

  李春强的分析不无道理,庆春的心情又转而沉重并且惭愧。李春强提醒道:

  “以后那小子送的消息咱们可得好好分析分析,千万不能轻举妄动了,你别让他给毁了。”

  对李春强的提醒,庆春表情上没有露出什么反应,心里却翻个不停。肖童的形象在她心
中突然变得轻率。主观。责任心差。能力低下。有一刻她甚至怀疑她是否把肖童对这案子的
作用和价值看得太重。

  星期天一早肖童又急急地呼她,说有重要事情请她回电。她搞不清是真有情况还是他借
故纠缠。犹豫了半天才回了电话,态度也故意做得冷淡。

  电话里她几乎没有寒暄,接通后直接问有什么事吗?肖童说有事必须面谈。她想了想,
问:“你现在在哪儿?”肖童说:“我刚从她家出来,在路边打公用电话,这儿是哪儿我不知
道,这儿离香山比较近。”

  庆春问:“你还有车吗?”

  肖童答:“有车。”

  庆春说:“我往北,你往南,咱们在颐和园见。颐和园西堤玉带桥,不见不散。”

  肖童在电话里笑:“你们接头都是选这种浪漫的地方吗?我以前还以为得在废墟,坟场
或者谁也不去的地下室呢。”

  庆春砰地挂了电话。

  这次接头她想好了,她要叫上李春强。一来要扫一扫肖童的兴,他别以为约个浪漫的地
方就一定有浪漫的故事,这回一定要让他失望,让他失望。二来肖童又提供什么情况你李春
强自己来听,信不信由你,你自己定!

  李春强接了她的通知,立即开车来接了她,然后同往颐和园。他们把车从西侧门直接开
进了园子,沿昆明湖西岸绕湖而行。远远地看见玉带桥飞扬的桥拱,与水中倒影交相辉映,
如一轮浑圆的满月,而肖童已经站在了那满月之上。他不时看表不时东张西望,但只顾远眺
忽略近观,以致他们走上桥头他才刚刚发现。

  不出庆春所料,李春强的到来显然使肖童感到意外和不快。他眨着眼看他们相偕而至出
现在桥上,僵僵地几乎忘记和他们打招呼。

  庆春怀着一丝快意看着那张生气的脸。

  李春强粗声粗气地问:“早来啦?”

  肖童郁闷地吭了一声:“啊。”

  桥上桥下除了他们三个人再没有任何过往游客,李春强便就地发问:“有什么情况,你
说吧。”

  任性的肖童看也不看队长李春强,不成体统地只冲着庆春说:“接头都是单线联络,你
们怎么来了一帮?”

  庆春脸上暗藏了幸灾乐祸的笑意,说:“我们队长亲自来,是重视你。你到底有事没事?”

  李春强则一脸严肃地说:“你不是约我们来昆明湖观鱼吧。今天你没课,休息,所以你
闷了,要约欧警官来汇报汇报思想,对不对!”

  庆春看着肖童,并不为他辩解。肖童脸涨红了,嘴唇哆嗦。他说了句:“那我还不说了!”
便大步走下玉带桥。庆春想叫住他,但见李春强的脸色,终未开口。

  肖童气急败坏地跑了。李春强扒在汉白玉桥栏上,观赏着那上面雕镂着的一只只振翅欲
飞的仙鹤,故作轻松地吟道:“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而庆春却毫无半点闲情
逸致,索然地问道:

  “他跑了,怎么办?”

  李春强说:“跑就跑吧,我看他也没什么情况。他居然把你约到这种风花雪月的地方来,
是不是想谈情说爱呀。”

  庆春说:“这地方是我约的。”

  “你约的?你干吗约到这儿来?”

  庆春不知该怎样答,她当然不能把自己对肖童恶作剧的念头说出来。只好胡乱搪塞地说:
“今天是星期天,这不是想让你们都轻松一下吗。”

  李春强笑一下,问:“你多久没逛公园了?”

  庆春记得今年和胡新民还去过一趟紫竹院。但她未即答言,李春强就说:“我从警院毕
业后就再没进过公园。没时间,也没心情。”

  庆春说:“没心情,那咱们走吧。”

  李春强看着庆春,一向严肃不苟的眼神变得温情脉脉了,他说:“今天开戒,咱们既来
之则安之,我今天有心情。”

  庆春说:“可我今天没心情。”她这时已开始对刚才肖童的事后悔。她走下玉带桥,对跟
上来的李春强说:“队长,我看还是再找他一下吧,他可能真有情况。”

  李春强沉默了一会儿。两人都没了心情,开了车向大门的方向走。李春强说:“你找吧。
不过你得知道,对他这种政治素质比较一般的特情,还是要加强思想工作,严格管理。别让
他拿你一把。你看他刚才多大的气性,我就说了他那么一句,扭头就走。他是想逼着我求他。
他上次误报军情连道个歉说声对不起都没有说,还要我们怎么着?”

  庆春说:“要不然怎么说一个特情不能谁都管呢。上次的事,我已经批评他了,你再对
他这个态度,他当然受不了。他又不欠咱们的。这和你利用那些有把柄在我们手里的社会渣
滓当耳目终归不同。他去卧底是凭他的积极性,凭觉悟。因为不管怎么说,多少要耽误他一
定的时间和精力,而且,多少有一定的危险性。他能干本身就反映他有基本的政治素质。对
这种人的管理方法就应该不同,至少应该当做自己的同志和兄弟那样爱护他。”

  庆春把自己的后悔和隐隐的内疚,全都表达在替肖童的这番打抱不平的议论中。李春强
嘴上虽然还硬,其实观念上还是认同她的看法:

  “我要是把他完全当自己同志,我早就处分他撤了他了。就因为怕打击他积极性,我都
没和他提前天那档子窝囊事。前天差点没把咱们折腾出毛病来。而且他既然是由你联络管理,
我还是一直比较尊重你的,很少过问插嘴。今天是你叫我来我才来的。他的情绪不好,这是
你的事,得你来负责。”

  两人把车开出公园。李春强把气氛缓和下来,问:“我送你回家?或者你想去哪儿?”

  庆春说:“你先开车走吧,我下来要到这附近有点私事。”

  李春强当然不便细问,只笑一 下:“你把见面地点约到这儿,敢情是公私兼顾呀。”

  他们就在路边停车分手。李春强驾车自去,庆春拿出手持电话就地呼叫肖童。然后她顺
着大路往公共汽车站的方向走。

  公共汽车还没来,肖童回电了。他说:“你呼我?”然后就不说话。庆春说:“还生气哪,
至于吗。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肖童说:“我讨厌你和那家伙在一起。”

  庆春息事宁人地解释:“他是我的领导……”

  肖童说:“他领导你可不领导我,我又不欠他的。”

  庆春顿了一下,问:“那你欠我的吗?”

  肖童哑了片刻,问:“你在哪儿,我过去。”

  庆春举目四望,街对面有一座雕梁画栋的酒楼,她便把会面约在那里。

  肖童显然并未走远,不到五分钟他就驱车而至。庆春上了车,他不看她也不主动开口说
话。庆春说:“你年纪不大脾气不小,一言不合,拔脚就走。将来大学毕业走向社会,怎么
和人相处啊。”

  肖童答非所问:“他怎么没来?”

  “谁?”

  “你领导。”

  庆春说:“你不是不想让他来吗。”

  肖童说:“你不是成心带他来吗。”

  庆春问:“既然你是因为工作要和我们接头,我们谁来都是可以的。你今天约我,到底
有没有情况?”

  肖童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他们有一批货,藏在延庆龙庆峡那边的一个小旅馆里。”

  “是什么货你搞准了吗?”

  “没有,我也搞不准。只是昨天晚上听他们谈话时这么说。欧阳天的助理老黄告诉欧阳
天那批货已经存在十八盘旅店了。欧阳天就说最近不大顺先存一阵儿再说。这是他们背着我
说让我听见的。”

  庆春面孔严肃起来:“你怎么知道那十八盘旅店在龙庆峡?”

  “老黄后来在吃饭的时候和欧阳天聊天,说今年北京这么热,老板你真该到龙庆峡住几
天。风景好不说,是真凉快,比开空调的感觉可舒服多了。不过十八盘那儿没法住,那儿条
件太差。他说可以往坝上。”

  有了上次的前车之鉴,庆春没有马上兴奋起来。她反反复复不厌其烦地又询问了许多昨
晚谈话的细节。肖童说,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庆春说,不是不相信,这事必须慎重,有些细
节必须问清。这些细节你不一定看得出问题但我却能分析。

  谈完了,她自己心里也分析完了,她对肖童说:“对不起肖童,我今天不能陪你多聊了,
你的这个情况我得马上报告一下。”

  肖童这回懂事地点头:“你要去单位吗?我可以送你。”

  庆春没有回单位,她拨了李春强的手持电话,然后让肖童把她送到离处长家不远的地方,
下车和肖童告别:

  “也许我很快还会呼你。”

  她赶到马处家的时候,李春强己在屋里端坐。就在客厅里那过于软陷的沙发上,马处和
他一起听了庆春不厌其详的汇报,似乎谁也不能马上挑出破绽,但谁也不急于发言。

  后来马处笑:“你们是不是都给上次弄怕了?”

  庆春说:“没错,一年遭蛇咬,十年怕井绳。”

  马处笑:“情报要是个个都准,也就不叫情报了,情报分析工作也可以取消了。”

  不知李春强是吸取了上次表态过急的教训,还是对肖童个人的不信任,他始终只是听着,
不发一言。最后还是处长先说:

  “这样吧,从理论上说,对这种情报,只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过既然那小伙子上
次的情报不准,对这次的可信度也不妨稍稍打个折扣。所以,咱们在行动上可以多留一点进
退的余地。”

  庆春和李春强把眼睛盯住处长,等待具体指示。马处长看着李春强说:“今天下午你先
派人去一趟龙庆峡。摸一摸有没有这么个十八盘旅店,踩踩点,再留两个人监视,今天晚上
用常规治安检查的方式也行,借口搜捕逃犯也行,搜它一下,万一情况虚假,也不致于找不
到个台阶下。”

  庆春和李春强对视了一眼,从互相的眼神上看,似乎都觉得这主意行。

  领了命令,他们从处长家出来,已接近吃午饭的时间。李春强提议由他请客就在外面吃,
庆春说还是早点回处里把人员安排妥当,今天是星期天找人要费时间。于是两人就开车回了
处里。午饭也是去机关食堂吃的。

  星期天在食堂里就餐的人照例不多,所以饭菜也是凑合,大多是前一大剩的。庆春吃了
一半就没了胃口,正思量着把剩的倒掉影响好不好。杜长发走进了食堂,见了庆春使牢骚满
腹:“真是没有一个星期天能过得好,我正带着我老婆做人工流产呢,这BP机就把我呼来
了。”

  庆春问:“你也该要孩子了,做什么人工流产?”

  杜长发大大咧咧地说:“我是想要,可我太太不干,她说了,你只管生不管养,没门儿!
要生你自己生去。我太太那工作,出差太多,生了孩子她也没精力管。你说咱们干的这工作,
真是把千秋万代的正事都耽误了。”

  庆春笑道:“我看那么多老同志,干公安几十年了,个个有子有孙的。你将来要是断子
绝孙,准是干了别的缺德事了。你最近没对不起你老婆吧?”

  杜长发憨厚地笑道:“不敢不敢,刚才门口来了个女的找你,长得还行,我连正眼都没
瞧一下。”

  庆春问;“是吗,谁找我?”

  “门口呢,你去吧,我打饭去了。”

  杜长发拿碗去了。庆春倒掉剩菜,没洗碗就来到机关大门口。她看见站在门口等着她的,
是肖童的女朋友郑文燕。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五编 论政府的影响 第04章 论货物税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若对所有商品课征货物税,则这种税会落在利润上  所谓货物税,通常是指对生产者课征的税,或指对介于生产者和最终消费者之间的运输者或商人课征的税。直接向某些货物的消费者课征的税,如房屋税或我国的车马税,虽然也可以称为货物税,但实际上并不是货物税,因为货物税这个词按习惯只用于指间接税,所谓间接税是这样一种税,某人缴纳了这种税后,可以从另一个人那里得到补偿。货物税或以国内的生产为课税对象,或以别国货物的输入为课税对象,或以国内运输或销售为课税对象,因而可分为消费税、关税、通行税、转口税等几类。无论货物……去看看 

第三章 墨绖出山 4、陈敷游说荷叶塘,给大丧中的曾府带来融融喜气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郭嵩焘五年前中进士点翰林,还未散馆,母亲便病逝,几个月后,父亲又跟着母亲去了,于是他母忧、父忧一起丁。太平军围长沙时,他估计马上就会到湘阴来,遂举家迁移东山梓木洞。在幽深的山谷里,郭嵩焘诗酒逍遥,宛如世外神仙。  这几天好友陈敷来访,他天天陪着陈敷谈天说地,访僧问道。  陈敷字广敷,江西新城人,比郭嵩焘大十余岁,长得颀长清癯。陈敷为学颇杂,三教九流、天文地理,他都曾用功钻研过;更兼精通相面拆字、卜卦扶乩、奇门遁甲、阴阳风水,颇有点江湖术士的味道。  这天,郭嵩焘正与陈敷畅谈江湖趣事,家人送来左宗棠的信。  “……去看看 

第二章 总督两江 4、定下西面进攻的制胜之策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上谕真的到了宿松:“曾国藩着先行赏加兵部尚书衔,迅速驰往江苏,署理两江总督。”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开了,驻扎在宿松的湘勇将官们纷纷前来祝贺,宿松、太湖、望江等县的县令们,一个个亲自坐轿来,连远驻徽州的左副都御史张芾也打发人飞骑奔来道喜。凡前来恭贺的人,曾国藩一律不见。他在大营墙上张贴一纸告示:“本署督荷蒙皇恩,任重道远,无暇应酬,贺喜者到此止步,即刻返回,莫懈职守,本署督已祗受矣。”  因为事先早已知道,曾国藩对这道上谕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欣喜,反而深感临危受命的重大责任。局面是严峻的:整个苏南,除……去看看 

第三辑 乌鸦的变脸(七) - 来自《黑乌鸦与折断的日子》

旋转的的世界  我不停地穿过一个又一个房间。   我以为她没有看见我。就在我转过身子,避免再去瞅她时,我感觉到她已转过头来,用那大大的、漂亮的眸子盯住我的后背。  我回过身去,正迎上她的目光。  她微微一笑。她很美丽,她的笑也很美,很动人。一进展厅,我就从众多纷乱的人丛中瞥见了她。她有种与众不同的地方,她光彩照人,象一块晶莹剔透的美玉,我一下子就从几百个相似的面孔中区别出她来。  她正是我梦中寻觅了好久的女孩。我不停地穿过一个又一个房间寻找的那个孤独而善良的女孩子。  "这只是一个梦。一个旋转的世……去看看 

第76章 - 来自《苍天在上》

小高今天已经是第几次借口进黄江北办公室来要跟黄江北说一说那件事,他自己也记不清了。走到办公室门口时,还挺有勇气的,但一走到黄江北面前,他就泄气了,他就会对自己说,算了,这又不是我份内该说的,多管这闲事干嘛呀。要是按他过去的脾气,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但今天却怪了,他怎么也放不下这件事。他总想“干预”一下黄江北的“命运”。说实话,这也是黄江北一大“超人”之处。他就是有能耐吸引注自己身边的工作人员,让他们渐渐地变得跟自己同心同德同呼吸同命运。你看夏志远是吵着要走,但你看到了吗,在走与不走,真走假走,走得潇洒走不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