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永不瞑目》

  桂林公安局在他们到达的当天就为他们安排了去昆明的汽车。汽车在下午三时半从桂林
市区出发,沿滇桂公路向西飞驰。一路上但见奇峰挺拔,秀水萦回,田野似锦,步移景换。
驶出广西境界大也黑了。汽车亮着大灯,并不减速。这辆溅满泥浆的面包车终于赶在八月二
十六号的凌晨。风尘仆仆地开进了春城昆明。

  找到昆明公安局,知道这里已接到公安部的指示和桂林公安局发来的情况,从昨天傍晚
即在全市部署查找那几辆带桂字头牌号的卡车,在他们赶到之前已经有了下落。卡车是带篷
的,一共四辆,正停在一家公司的招待所里,车牌号与桂林公安局提供的牌号完全一致。据初步
侦察,车上已经装了货,全是一箱一箱的烟叶。何时启程,去往何处,均不清楚。跟车的司
机,一共八个,也都住在那个临街有院的招待所里。而他们的老板关敬山,则不明下落,昆
明市局正在查找。

  天亮以后,李春强打电话向处长汇报情况。杜长发跟昆明市局的几个侦察员去招待所看
看地形看看车。四辆车一上午都没有动。吃午饭的时候,接到五华区分局的报告,在他们辖
区的锦华大酒店里,查到了关敬山的住店登记。

  于是,昆明市局立即布置了对关敬山的监控,也许是有了公安部的通知,庆春看到桂林
和昆明方面都非常支持,不仅出动大批警力,而且夜以继日。这使她更加担心和怀疑那几位
文字分析专家是否“秀才误国”。他们只是凭了肖童从欧阳天的电脑中随意调出来的那一页
账单,便做出了如此玄而又玄的分析,迹近捕风捉影牵强附会。如果又是虚惊一场,那才真
是劳民伤财,让他们在兄弟局面前丢尽面子。

  但是走到这一步,也只能往下走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是盯住关敬山。今天正是八月二
十六日。

  关敬山中午是在酒店里吃的饭,饭后乘出租车离开了酒店。他离开酒店后,杜长发和昆
明市局的技侦人员一道,秘密搜查了关敬山所住的客房,结果毫无收获。如果真有两千一百
万元现金的话,随身带不了,屋子里也不会搜不着。

  欧庆春和李春强一道。盯着关敬山的行踪,尾随在他后面像个游客一样游览了倚江临海
的大观楼。站在大观楼上极目滇池,烟波浩渺,一碧万顷,风帆点点。下得楼来,穿堤岸,
过通桥,走蓬莱仙境,画舫游艇。关敬山像是无事一身轻,那份悠哉游哉的闲情逸致,怎么
看也不像是做作出来的。出了大观楼,他游兴不减,又去了不远的西山,看古木参天,听泻
涧流泉,如饱食终日的文人墨客似地沿山间石磴随处浏览。庆春心里越发狐疑,这哪里像是
有要事在身的行状,他到昆明来会不会就是押车和游玩?在关敬山离开西山他们跟踪他回市
区的路上,庆春把自己的疑惑去问李春强,李春强沉默不言。关敬山的那份闲在,几乎把他
们此行已经疲弱的信心,彻底地动摇了。

  晚上,昆明市局布置警力,在锦华大酒店和放车的招待所继续蹲守监控。一夜无事。

  二十六日就这么无是无非地过去了。李春强的面色,也一分一秒地变得难看。当二十六
日夜里十二点最后一分钟走完之后,他甚至和杜长发嘀咕说现在到了该认真考虑善后事宜的
时候了。庆春心里也清楚,这事闹大了,上惊了公安部,下扰了好几个省市局,何以善其后
呢?她想这事其实赖不着肖童,肖童只不过是把那文件拿过来让咱们看看,是处里那几个搞
文字分析的学究,纸上谈兵才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但李春强的脸色多少像是给她看的,因为
肖童送出来的虚惊已经是一而再,再而三了。

  二十七日早上,天刚放明,停在招待所的四辆卡车突然一齐启程。守候的侦察员用手持
电话请示怎么办,应李春强的要求,昆明市局命令守候的侦察员进行跟踪。

  奇怪的是,关敬山并未跟车走,早上他只是到招待所里来和司机们交待了几句,便乘出
租车去了机场,搭乘上午回桂林的飞机离开了昆明。

  他们马上通知了桂林。中午接到桂林公安局反馈回来的消息,说关敬山下了飞机从机场
直接回了家里,没与任何人发生联系。

  听到这个情况时,庆春和李春强等人正在吃午饭。她和李春强对视一眼,目光中都是绝
望,并且几乎都不敢往云南省厅陪着他们吃饭的同志脸上看。杜长发却聪明外露,非要点破
说:“瞧见没有,看来咱们这趟又得和前两次一样,竹篮子打水白忙活了。”他呼噜呼噜地大
声喝着汤,歪着头问:“队长,咱们是不是也该打道回府了?”

  不知是李春强的心情不好还是嫌杜长发的吃相难看,他皱着眉板着脸答非所问:

  “你喝汤别出那么大声儿成不成,显得那么没文化!”

  杜长发知趣地不再发问,索性连汤也不喝了,冲着庆春做苦脸。庆春也绷着面孔装没看
见。

  每个人的心情都败坏到极点。

  饭还没吃完,昆明市局的同志找来了,说跟踪卡车的侦察员报告,四部卡车现在已到达
开远市,正在市区停车吃饭。市局的同志婉转地表示这四部车子不仅早已驶出了昆明地界,
再往下走,马上就要走出云南省界,再这么继续跟踪下去,确有困难。

  “问题是我们只有一部车跟着,从昨天守在招待所到今天跟出去,他们已经二十四小时
没合眼了,汽油也不多了。路上车多人多岔口也多,跟紧了怕暴露,跟松了又怕丢,再跟下
去恐怕是不行了。下一站可能是砚山,我们市局的意见,最多跟到那里。而且他们的目的地
究竟在哪里我们不清楚,也许是去桂林,也许是去广东,也许是去贵州,到底应该通知哪个
地方的公安局接手呢?即便请几个省的省厅共同调集力量,这种在公路上的长途跟踪也不大
现实。”

  这一番话说得几个人默然无语。确实,车子再往下走就到了几个省的交界,再动员几个
省共同出动警力沿途跟下去显然不太现实。李春强一拍桌子站起来,孤注一掷地说:“干脆,
端了他!”

  大家全一愣,杜长发小心翼翼地提醒道:“队长,咱们在北京可是有两次都搞空了,这
儿辆卡车上能搞出什么东西来我看更是没谱的事了。”

  李春强像是决心已下,“既然走到这一步了,那素性就搞个放心,该采取的措施都要采
取,不留后患。就是什么也没搞到,心里也踏实!”

  庆春也表示赞成:“我也觉得应该搜一下这几辆车,别回去再后悔。”

  李春强马上拨了北京马处长的电话,汇报了想法,马处也表达了相同的意见。如果能跟
踪到底,查出目的地和收货人,最好。如果困难太大不现实,对这四辆车也一定要搜一下,
不管把握有多大,绝不放过一丝可疑。

  省厅的同志当然也赞成马上采取行动,一了百了。他们立即安排了车辆和警力随同李春
强等人沿公路全速追击。同时昆明市局也命令在开远执行跟踪任务的同志不能放弃,要他们
发扬宜将剩勇追穷寇的精神,克服困难继续往下跟。

  中午李春强一行从昆明市区出发,一共三辆小车,拉着警报器,顺公路全速前进。一路
上与在前面跟踪的同志不断保持着联系。晚上九点钟他们赶到了滇桂交界的富宁县。那四辆
卡车正静静地停在一家旅店的院子里,八位司机也就在这间略显简陋的旅店里歇息。他们和
当地公安局的同志经过短暂商议,决定动用武警,在晚上十点半钟包围了旅店。有的司机这
时已经睡下了,有的还在盥洗,一 个个张皇失措地被全副武装的橄榄绿警察带出卧室,带
到院子里,然后交出了汽车的钥匙。由公安局的司机连车带人统统弄到了县局大院。

  县局大院里有个篮球场,四角竖着晚上打球的大灯。四辆卡车在灯光通明的球场上一字
排开。八位司机中的六位押在二楼,由李春强逐一叫到会议室里问话。另两位被叫出来蹲在
球场边上,作为搜查的见证。

  离开了春城气温便不一样,富宁的这个夜晚闷热难当,武警战士们全都脱光了上衣,赤
膊爬上汽车拆卸车厢的雨篷和被粗绳捆住的纸箱。纸箱东一堆西一堆放了满场。打开的和没
打开的乱得难以分清。烟叶也被翻出来摊得到处都是。庆春和昆明来的同志一起参加干活儿,
只干了几下便大汗如雨。当地的同志笑着说,女同志靠边站,男同志向上冲,回头让女同志
给咱们唱支歌!庆春说,那我还是干活儿吧,比唱歌强。杜长发说,你还是上楼帮着李春强
去问那几个司机得了,这儿也不多你这一把手。

  庆春站在场边喘口气,说:“也好,男女有别。”又嘱咐杜长发:“我估计搜搜也就这样
了。你盯着点,武曾那帮小伙子动作太猛,你让他们别把烟叶都弄散了,万一人家有损失以
后来索赔也是麻烦事。”

  杜长发点点头:“刚才队长都跟他们说了。可你看这么多人这么多手,管得住吗,这些
小伙子哪知道咱们还想‘留有余地’呀。只能尽量和他们说吧。”

  两人说着活,庆春正要转身上楼,忽听有人发出惊天一 喊:“找着啦!”她和杜长发全
都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向喊声跑去。一群汗油油的兴奋的光背围着一个纸箱,七嘴八舌地大
声议论着那箱里的东西。杜长发替庆春扒拉开一条缝,庆春探进身去,她全身的汗毛孔豁地
扩张了一下,她清楚无误地看见在那纸箱里,在被扒开的烟叶下,齐齐密密地排列着一块块
像砖头一样大小的东西。庆春一看见那熟悉的赛璐玢包装便意识到胜利。昆明市局的一位干
部下手取出一块,刚撕开一角,手指头马上沾了些粉末,那粉末飘飘洒洒地落在地上,白得
刺目!

  市局和县局的同志冲上二楼,把正在接受询问的六名司机和球场边的两位,一并铐起。
八只喉咙顿时齐声喊冤,喊得声泪俱下。欧庆春看见李春强从会议室里冲出来,站在二楼的
露天走廊上向这边张望,她冲着他把右手高高举起,那手上托着的,是一包高纯度的精制海
洛因!

  在司机们的哭嚎和武警战士劳动号子般的吆喝声中,所有纸箱全被打开了,烟叶子被无
所顾忌地洒得满场都是,每发现一箱毒品大家就欢呼一阵。共有十五只箱子里发现了那些包
装严整的毒品。这十五只箱子全部是从一部卡车上卸下来的。搜出的毒品被运到楼上的会议
室里,整整齐齐地摆在桌子上。称重的结果令人瞠目,居然有九十五公斤!望着这价值两千
多万元的战果,大家颔首相庆,谈笑风生。有人抱来几个大西瓜,当场切开。又有人再次提
议要庆春唱歌,大家随之起哄。庆春没有应,她甚至连笑都没有开怀地笑一下,她站在堆得
高高的海洛因面前,只是在心里欢呼,为自己,为新民,也为肖童!

  李春强在隔壁屋里激动地给马处长挂电话,向他报告富宁大捷。庆春想这消息如果现在
肖童也知道该有多好,但只是想想而已

  尽管大家疲惫至极,但胜利之夜所有人都了无睡意。吃完西瓜落完汗,便分几组突击审
讯了八个司机。桂林方面也在凌晨采取行动,拘捕了正在熟睡的关敬山。

  对司机和关敬山的审讯分别在富宁和桂林同时进行,清晨太阳升起,李春强和桂林方面
在电话里沟通了情况。放下电话后他眉头不展,因为两地的审讯结果均不理想,让人无法满
意。

  关敬山和他手下的司机全都矢口否认与这批巨额毒品有任何牵涉,每一个人都做出被冤
枉死不瞑目的表情。司机们说我们只是开车拉货,出力气挣工资养家糊口。货不是我们出的,
也不是我们收的,连装车都不是我们干的。我们怎么知道这烟叶里还藏着“大烟”呢。

  关敬山说,这货是广东粤力达公司订了出口的,供货的云南石桥贸易公司也是他们自己
找的。我们环江运输公司只管运输,运到广州交货我们就没事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车里会
藏了杀头的东西。

  审讯的结果上午向北京做了汇报,公安部很快便通知广东和昆明方面,拘传了广州粤力
达公司和云南石桥公司的负责人。石桥公司和粤力达似乎更是坦然,一个说货是我们供的,
可供的是正宗的云南烟叶,不是从鸦片烟里提炼出来的海洛因。另一个说,境外一家公司要
货,境内一家公司有货,我们公司有进出口权,做做转手生意,代理进出口的业务,别的一
概不知。

  两个方面的讯问结果都通过北京传到富宁。无论是云南的石桥还是广东的粤力达,都拒
绝对运输途中查获的毒品承担责任。

  但在富宁的李春强和欧庆春他们看来,毒品几乎可以肯定不是在运输途中上的车。因为
一路上昆明市局的跟踪车从没掉过链子漏过梢,没有发现有半途装货的情况。

  对石桥公司和粤力达的审讯结果传到富宁以后,庆春和李春强。杜长发一行,随武警部
队一道将九十五公斤海洛因及八位涉嫌的司机押至了桂林。尽管在审讯和讯问中每个当事人
都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但案情毕竟还是有了一些眉目。

  最关键的是两个情节:第一,司机们交待,他们的车在石桥公司装完货以后,老板关敬
山没有着急让他们赶路,而是让他们在昆明休息到八月二十七号的早上,在二十六号的早上
关敬山自己借用了一辆车说是去昆明北郊的黑龙潭公园玩,中午又还了回来。他用的这辆车
正是搜出毒品的车子。另外,从关敬山的家里,搜出了一张八月二十八号去广州的机票。因
此可以假设,他二十六号上午把一辆车借出去,在十五箱烟叶中塞进了毒品。而二十八号他
又准备赶到广州去交接这批毒品。

  第二,广东粤力达公司反映,这批烟叶的求方和供方,都是广州红发公司联系的,运输
也是红发公司自己找的环江运输公司。只不过红发公司没有进出口权,因此找粤力达做代理。
粤力达一来可以收取代理费,二来可以扩大本公司的年进出口额,何乐而不为?红发和环江
又都和北京大业公司有投资关系。这两个情况使整个儿案情不言自明。

  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证据,那就是富宁大捷的最初动力,——肖童从欧阳天的电脑里
窃取的那张“现金账单”。

  广州市局拘捕了红发公司的负责人,红发的负责人也同样否认与这批毒品有关。根据马
处的意见,红发的负责人和环江的关敬山均留押当地,由当地公安机关继续审讯攻心。李春
强则率领庆春和杜长发班师回京,解决这个贩毒集团的老巢,欧阳天的“大业”公司。

  因为是旅游旺季,返程的机票最快只能搞到九月三号的,九月二号他们便在桂林休息,
当地公安局的同志就安排他们去游了漓江。

  他们清晨乘了游船,从叠彩山,象鼻山顺流而下。一路上的漓江,水波不兴,平滑如镜,
两岸奇峰异洞,如诗如画。杜长发站在船头的甲板上,和桂林公安局的陪同聊天,说上次来
就没有游成漓江,回去还被领导冤枉了一顿,鼓动当地的同志替他鸣冤作证。庆春见船头挤
着的人多,便绕到船尾,图个清静。

  船至斗米滩,李春强踱至船尾。与庆春一起,背风而立。望着岸上的仙人石和望夫石,
默默无言。庆春的目光随了舷边滑过的几只渔筏,眺向远方的峰峦云影,和山垄间的翠竹茂
林,无限感慨,油然而生。她又想到了那批祸国殃民的毒品,想到胡大庆。关敬山的嘴脸,
与这仙境般的山光水色,竟同日而在,同世而存。美丑对照,真是不可思议。李春强似乎也
被这胜景陶醉,傻傻地在她耳边说:“山水相依,真是个谈情说爱的地方。”

  庆春笑道:“天未下雨,你何来湿(诗)意?”

  李春强说:“自古以来,诗人灵感都来自江山如画,来自美女如仙。”

  庆春又笑:“那你可做首‘画中仙’。”

  李春强说:“什么叫‘画中仙’呀?”

  庆春说:“古词的曲牌呀,这也不懂。”

  李春强说:“我是不懂,曲牌只有‘临江仙’,哪有‘画中仙’。别忘了在警院的时候,
你的文学课就不灵。”

  庆春反躬自省以解嘲,索性做出诚恳征求意见状,问:“我还有什么课不灵?”

  “射击课也不灵,你眼睛有点近视。你说巧不巧,咱们系你的射击成绩最差,可现在你
的实战成绩最好,首次实战射击,首发命中,一枪就崩了胡大庆!”

  庆春再笑:“对了,我想起来了,你是咱们全系射击比赛的冠军。咱们系的同学中,你
一直是最出色的。功课门门全优,又是在学校人的党。毕业到现在,你也是提得最快的。上
次同学聚会,你的警衔最高。往他们当中一站,鹤立鸡群,魅力四射。我那天都不敢往你身
边靠,怕自己相形见绌。”

  李春强若有所思,似乎并未细想庆春的口吻,究竟是恭维还是奚落。这山水胜境大概是
一种气氛,可借以抒发情感,但露心声。什么日常不好说的话,在这儿都可以说了。

  “庆春,前些天我一直在想,等这个案子破了,我就向你正式提出求婚。我多少年来一
直做这个梦,可如果案子没有眉目就提出来,我怕你拒绝我。”

  他没有提到胡新民,。显然是一种故意的回避6胡新民牺牲已数月有余,庆春如果拒绝
的话,不应该还是这个借口。

  庆春自己也没有再提起新民。她的态度超然得几乎像在讨论别人的事情。

  “如果这案子破不了,你是不是就永远不提这个事情?”

  庆春的反问使李春强不明含义,他说:“我相信这案子一定会破,现在看来我没有想错。”

  “前些天这案子的工作还几乎停摆,你怎么这么自信?”

  “因为有你,有你的细致和耐心,因为有我们俩的配合。我觉得和你搭班珠联璧合。”

  “不,”庆春摇摇头:“我承认你的魄力和才能,我承认咱们配合得不错。但你别忘了,
这案子有今天的成功,也因为有马处的英明决断,有文字专家的聪明智慧,有方方面面的通
力支援,还因为,有一个肖童!”

  说到马处和专家的判断,说到方方面面的支援,李春强一说一点头,最后说到肖童,他
愣了一下,但还是点了头。他把庆春扯远的的话题又拉回来:

  “总之案子已经破了,我现在要向你说我爱你,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态度。”

  庆春依然摇摇头:“不,案子还没有破。主犯没有落网,整个这个犯罪集团还没有摧毁,
那两千一百万巨款付给谁了,那些毒品的来龙去脉,都还没有搞清楚……”

  庆春见李春强面色不悦,便冲他笑笑,缓和着气氛,又说:“咱们不到最后时刻,绝不
轻言胜利!”

  李春强也笑一下,他的笑既勉强又凶狠,却依然自信。他说:“你要的这些,已经是囊
中之物,最后的胜利,指日可待!我相信那时候,你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对!我这人就
是这么自信!”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0 经济学家们论赤字 - 来自《自由、市场与国家》

按照题意,以“赤字的经济后果”为题研讨会是非常及时的。然而遗憾的是,这方面的实际贡献还没有达到研讨的要求。尽管讨论会以上述题目为内容,关于与个人选择行为有关的公债与赤字的经济后果,还是被人们大大地忽略了。政治学家们的著作(阿伦逊、谢帕斯尔、雷伯锡卡)对赤字财政的政治经济学研究所作出的贡献比经济学家们的工作还要令人满意。阿伦逊(Aranson)、谢帕斯尔(Shepsle)与香伯锡卡(Rabushka)这三个人对于正在进行的关于政治与政策的讨论都作出了相应的贡献,而经济学家们的工作却令人费解地越出了关于赤字财政的解释分析或规范……去看看 

第五章 意识形态和组织符号体系 - 来自《组织中的传播和权力》

数年来,持解释论观点的组织理论家和研究人员一直把组织的符号体系视为他们分析问题的焦点。与功能主义学派不同的是,解释论者由于倾向于从信息传递的角度来看待组织传播,因而把重点放在对符号结构在组织成员中共享的意义体系中的作用的解释上。组织话语已被认为是组织现实随着时间而出现的过程中所固有的;符号结构不仅在组织成员中传布信仰、准则和价值观,它们本身也被视为是这些信仰、准则和价值观的基本组成部分。因此,从这一角度出发,甚至可以这么说,传播过程和组织形成过程是同一回事。   组织符号体系的观点抛弃了实证……去看看 

第12章 斯巴达的影响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一)》

要了解柏拉图,其实,要了解后来许多的哲学家,就有必要先知道一些斯巴达的事情。斯巴达对希腊思想起过双重的作用:一方面是通过现实,一方面是通过神话;而两者都是重要的。现实曾使斯巴达人在战争中打败了雅典,神话则影响了柏拉图的政治学说以及后来无数作家的政治学说。神话的充分发展,见于普鲁塔克的《莱库格斯传》;书中所赞颂的理想一大部分就形成了卢梭、尼采和国家社会主义①的学说。在历史上,这种神话甚至于比现实还更加重要;然而我们将从现实开始。因为现实是神话的根源。   拉哥尼亚,以斯巴达或拉西第蒙②为其首都,领有伯罗……去看看 

理想国 第八卷 - 来自《理想国》

苏:很好,格劳孔,到这里我们一致同意:一个安排得非常理想的国家,必须妇女公有,儿童公有,全部教育公有。   不论战时平时,各种事情男的女的一样干。他们的王则必须是那些被证明文武双全的最优秀人物。   格:这些我们是意见一致的。   苏:其次,我们也曾取得过一致意见:治理者一经任命,就要带领部队驻扎在我们描述过的那种营房里;这里的一切都是大家公有,没有什么是私人的。除了上述营房而外,你还记得吗,我们同意过他们还应该有些什么东西?   格:是的,我记得。我们原来认为他们不应当有一般人现在所有的那些个东西。但是由于他们要训练……去看看 

附录:历代官制名词简释(上) - 来自《历代职官沿革史》

二画九卿《周礼·冬官·考工记》“匠人”条谈到建筑宫室规模时说:“内有九室,九嫔居之;外有九室,九卿朝焉。九,分其国以为九分,九卿治之。”注云:“六卿三孤为九卿。”此指天官■宰、地官司徒、春官宗伯、夏官司马、秋官司寇、冬官司空以及少师、少傅、少保,合为“九卿”。秦汉通常以奉常(太常)、郎中令(光禄勋)、卫尉、太仆、廷尉、典客(大鸿胪)、宗正、治粟内史(大司农)、少府为九卿,实即中央各机关的总称。北齐改廷尉为大理,少府为大府。魏晋南北朝以后,设尚书分主各部行政,九卿专掌一部分事务,职位较轻。明清有大小九卿之别。明之大九卿……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