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追日》

  布风问张达,那个叫做常里的工作做得怎么样了

  张达挠挠头皮说,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布风说,还得抓紧啊,他一个人拆不动,很可能影响到全局———县政府要今年完成这个项目,恐怕关键就是拆迁。

  姚多也说,施工队已经准备好了,鸭子浜那边可能如期进场,状元弄么,至今还没什么把握。

  张达说,我们一定抓紧拆迁这一步,保证不影响你们的进场

  金全说,老张,这个常里是不是一个老山东啊

  张达说,就是哎,他是南下干部,当过物资局的副局长,身上还留着过长江的几颗子弹呢,所以对他我也不敢把话说重了。

  金全说,这几天,我来找他做做工作好不好

  布风说,对,老金来了,老金的人事关系比老张和我都熟,他出面说说或许会比我们的作用都大。

  金全说,也没有把握,试试看吧,总之是布县长说的,我们齐心协力,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在离开状元弄时,姚多意欲和布风单独说话,布风也感觉到了,就留步问,还有什么事么

  姚多顿了下说,布县长最近忙不忙 什么时候有空,我……

  布风说要说忙我忙得连生病的时间都没有了,要说空我除非躺到医院的病床上才有空———怎么,你还有什么事

  姚多支吾着摇了摇头。

  这天夜晚没有电话,但是门却轻轻地响了,布风装作没听见也只当没听见所以不理不睬。已经十一点多了还会有谁找他呢?他对叶凡说过你别再往我住处打电话更不许过来看我。果然叶凡很懂事从未上门也很少有电话。那么,会是朵玉么 朵玉到了县委办公室之后多多少少是有了一些变化了,朵玉忙得晕头转向了怎么可能还有很多心思想他布风呢?

  布风便不无落寞地嘘了口气。

  就是神仙来他也懒得开门了

  可是叩门声很顽固。

  布风不得不披衣起身说,哪一位

  我……我是姚多……

  布风绝没想到会是姚多。这么晚了姚多找上门来———他是怎么知道他住在这里的

  门开了,姚多贼一般闪身进来。姚多完全换了一个人。白天姚多是条堂堂的汉子,夜晚了反见得鬼鬼祟祟了,布风想想日前姚多吞吞吐吐的神情,不由得疑心顿起,他说,姚经理,有要紧事么

  姚多见布风没有让坐,知道他是不受欢迎的人,可是,他既然来了,也不是轻易就会走的,他说布县长,我听说你儿子读书费用很大,家里收入也不宽裕……

  布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立刻就觉得浑身不舒服起来,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上爬下,他说这是我的家事私事你不必为此费心

  姚多略显拙讷但依然堆着笑脸说,布县长我也知道你是怎样的一个人,你跟他们不一样,所以我……我来的时候心里也是很矛盾的,可是我……我想我……我无论如何也总得表示一下……

  布风锐眼直立,他说姚经理,你这叫做明知故犯———好了,请走吧。

  布风下逐客令,姚多却不肯走,他说,就我一个人……老实说,我当了十多年的东海公司经理了,我就得出一个结论,像我们这样没有什么背景的公司,要生存要发展要赚钱,就得靠两条,一条是本事,另一条是钞票———我几十上百回送钞票我还从来没有一回送不成功的。送了钱就一路绿灯!有钱走遍天下 我姚多的公司之所以很争气,就在于我们的技术、管理都是很过硬的,同时我们也不很笨,我们适应了我们就成功了……

  姚多说说就振振有词了,布风倒也觉得可爱,就改变了主意说,好吧,你说几个送钱行贿的故事给我听听———你可以不说名字,就是说我不是要你揭发谁,但你要如实说,说得让我相信了,我今天就依你。

  姚多说,真的布县长

  布风从橱里拿出了一瓶大曲说,反正也睡不成了,我被你闹得毫无睡意了,你就干脆陪我喝酒聊天吧

  姚多还有些疑疑惑惑,布风早已倒了酒,又打开袋装的五香豆和花生米,撮了一口在嘴里说,来,敬你

  姚多小心喝了一杯说布县长真不好意思了让你破费……

  布风自嘲地一笑说,你以为这酒是我自己掏钱买的么

  姚多“啊啊”地应着,却不敢顺了往下说,便敬布风说,布县长,我敬你一杯……

  布风说,好事成双,再一杯

  姚多顺敬,第三杯,三羊开泰……

  布风敬,第四杯,事事 四四 如意

  姚多说,五子登科……

  布风接下去,六六大顺……

  姚多酒多了话也多了,连到第七杯时就有些激奋了,布县长,七星高照……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就用二十一万块铺……

  布风说二十一万铺了路 铺什么路

  姚多说铺……再喝一杯吧布县长

  布风说你不是答应了给我说这方面故事的么,你先说这个二十一万的故事好不好

  姚多说好,我……我先后去他家里九回,九种机会九种理由送了二十一万。

  布风说请道其详。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8 Structures and Methods for Meeting Uncertainty - 来自《风险、不确定性和利润(英)》

Part III, Chapter VIII Structures and Methods for Meeting Uncertainty To preserve the distinction which has been drawn in the last chapter between the measurable uncertainty and an unmeasurable one we may use the term "risk" to designate the former and the term "uncertainty" for the latter. The word "risk" is ordinarily used in a loose way to refer to any sort of uncertainty viewed from the standpoint of the unfavorable contingency, and the term "uncertainty" similarly with ……去看看 

附录 - 来自《谁是最好的管理者》

1997年度25名最佳经理人(《商业周刊》评选)   贝尔纳德·J·埃贝斯        世界通信   川本信彦             本田技研工业公司   威廉·W·乔治           梅特罗尼克公司   张忠谋              台湾集成电路公司   斯科特·麦克尼利         太阳微系统公司   詹姆斯·F·哈尔平         CompUSA公司   埃伦·R·马拉姆          国民饼干公司   哈维·格鲁布           美国运通公司   洛伊丝·D·朱利伯  ……去看看 

出版前言、作者简介、内容简介 - 来自《东晋门阀政治》

[b]出版前言[/b]此书为北大名家名著文丛之一种,曾获第一届国家图书奖。本书以丰富的史料和周密的考证分析,对中国中古历史的门阀政治问题作了再探索,认为中外学者习称的魏晋南北朝门阀政治,实际上只存在于东晋一朝;门阀政治是皇权政治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出现的变态,具有暂时性和过渡性,其存在形式是门阀士族与皇权的共治。本书不落以婚宦论门阀士族的窠臼,对中国中古政治史中的这一重要问题提供了精辟的见解,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b]作者简介[/b]田余庆,1924年生,湖南湘阴人。北京大学史学系毕业,历任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及历史系助教……去看看 

第三十章 - 来自《生死抉择》

李高成一回来就病倒了。     病得非常厉害,头晕、头疼、高烧、恶心、呕吐、胃痛,重感冒引起的诸多并发症,颈椎骨质增生突然产生的疼痛让他的半个身子无法动弹,脸上的肿胀也似乎进一步加剧了病情。他本来想在家里躺一躺算了,结果只躺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就被救护车送进了医院。他当时生病的样子,差点没把家里的保姆给吓死。因为他当时已经完全处于一种昏迷状态,而且满嘴胡话,瞎喊瞎说,似乎已经失去了任何意识。     几十年了,这是第一次,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情况。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他会病得这么厉害,以至于会在失去知觉的情况下……去看看 

人口原理 第一章 - 来自《人口原理》

问题的提出——相互对立的两派严重对立,使这一问题几乎不能指望得到解决——否认人类和社会的可完善性这一基本论点,从未得到过圆满答复——人口会带来什么样的困难——概述本书的基本论点。近年来,自然哲学方面伟大而意外的发现层出不穷,印刷术的普及加速了一般知识的传播,执著而不受约束的探索精神在整个知识界乃至非知识界空前盛行,新颖而奇特的政治见解把人搞得头晕目眩、目瞪口呆,尤其是政治领域发生的法国大革命,惊天动地,犹如一颗炽烈燃烧的彗星,看来注定要给地球上畏缩不前的居民注入新的生命与活力,或注定要把他们烧尽灭……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