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追日》

  符征心情颇好。符征说,你布风是个明白人,你布风是不会轻易给我打电话的,你有什么事吩咐么

  布风说符省长你别拿我布风开玩笑了我敢吩咐省长么

  好了,咱俩谁都别客气了,你直说吧

  省市对房子都很重视,这我知道,可我对文明城市什么的检查评比有看法……

  你具体说吧。一年四季检查评比从未断过,我总的感觉是有的或许是必要的,可大多数恐怕是劳民伤财……

  你的意思我听懂了几分了,你是对文明城市评比有意见,评比太多了就有形式主义之嫌……怎么说呢,就是一层层一级级的官样文章吧

  符省长,你是知道基层———我说的基层是指县以下———基层的辛苦不是一句话一篇文章一本书就能说得清楚的,基层苦啊……

  符征笑了说,布风呵,你今天是向我诉苦么 你听我说下去———你是辛苦的,你比我辛苦,这我知道,我想要说的是你布风在官场上几乎还是一个“盲”,在小说家笔下是优点,是亮点,可是在实际生活中在我们这个特定的历史背景里,你的优点往往就成了缺点了,你听得懂我的话么布风?

  布风说我听懂了一点点可我……我和赵书记高副书记都沟通了我感觉不错呢……

  符征带着笑意问道,你知道一个上级主要领导对下级是怎么要求的么

  布风不知布风说不出来。

  符征说,你要是太团结了,上级不会开心———为什么 你团结一心了出问题搞腐败上面不会知道;你团结一心了不出问题但要是越级向上说什么事上面也不知道 再有,一团和气的班子也不会有战斗力。所以高明的上级往往是不让你太团结也不让你四分五裂势不两立———这样,既让你互相磨擦,又要你互相竞争,又要做好工作,又不致出太大的问题……

  布风似有所悟布风又汗毛凛凛———官场,官场有这么多“学问”官场竟如此险恶么

  符征说你布风索性什么也别去想,什么也别去说,你就做好你自己的工作吧,好不好 须知,有激情是为官之大忌呵……

  布风被浇了一盆冷水似地清醒了许多,他说请省长放心———对了,我听说苗部长和那个钱克要一起到房子来

  符征说钱克是代表市里陪同苗新。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钱克钱处长的确是有些背景的,你也要注意搞好关系,免得因小失大,明白我的话么

  布风说,谢谢省长!

  省、市文明办常务副主任苗新和钱克一起到房子县是上午才接到通知的。市委办公室先是电话后是传真。王晓还亲自给赵友打了个电话,强调这次“检查”的重要性。其实赵友比谁都清楚文明城市的创建对他具有什么样的作用。可以说是最后一搏了。成,是他在房子县从政半辈子的圆满句号。败,他只好黯然退出政界。所以他一举一动都精心策划,连赶小姐的行动方案他都和周宏商量了好几次,最后上报数字也是他煞费苦心拍板的。城区每一个公共厕所他都亲自检查了,为此他差点将了高加一军,高加只“亲自”看了一半左右听说赵友要逐一审查他才连夜查了个遍。金全也连看几个通宵,尤其是饭店和几个居民住宅区,工作量之大检查之细是可以和一九五八年灭四害抓苍蝇打老鼠相比较的。一个小姐罚五千块,一只苍蝇也罚五千块 尽管金全暗下咂嘴可事实上他又不得不这样说更不能不这样做。创建指挥部正好没钱用,抓几个苍蝇也好“创收”呢!

  赵友和布风感到更为棘手的还在于这次两位“钦差”不是别人而是钱克和苗新。先是房间安排,就颇费了一番脑筋。按理,苗新是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主持日常工作的,苗新住套间合情合理。但钱克虽然差了一截偏又是个有来头的,稍有怠慢了便可能得罪了人,也就再拿一个套间,可招待所真正够气派的套间只有一个,其余的套间仅仅是多了一个会客室而已,其他设施则一概阙如。布风说,将就一下吧 意思是钱克住一般套间。赵友说不行。不行又拿不出。最后还是改变方案,将最好的套间空着,苗新和钱克都住一个档次的套间。接着就是吃饭,吃饭很简单,至少在东南沿海,吃饱穿暖已经不成问题了,即便贫困地区,招待干部大吃大喝也是相沿成习,反正中国是吃不垮的。可这个带有“钦差”性质的上级来人就难安排了。下面当然是想用最好的标准来接待的,吃好喝好总是开心事啊。可有时候碰上“疙瘩”的他会板起面孔叫“撤”。那尴尬是什么滋味?何况,苗新是从房子出去的,多少年才复出政界,钱克又是心存芥蒂,这回得势,也不知会怎么样挑剔呢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六章 天京大火 3、彭玉麟私访水下道,杨岳斌强攻九洑洲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彭玉麟、杨岳斌统率湘军长江水师很快来到了落星寺。曾国荃亲到船上与他们见了面。第三天,三人乘坐一条小民船从大胜关一直划到燕子矶,借助千里镜查看太平军在这一带的设防。长江控制着金陵的西北两面,从杨秀清开始,便十分注意对进入金陵地段的长江水路的防守,经过十多年来的修筑,这一带堡垒林立,且高厚坚固,尤其以大胜关、九洑洲、草鞋峡、七里洲、燕子矶等处更是重点设防。其中九洑洲驻扎了一万人马,以康禄为主帅,呤唎为副帅,更是铁壁金汤,控扼着江浦至金陵的水上通道。彭、杨等人查看一番后,都觉得这场仗不容易打。  “再……去看看 

Of Sanctuaries. - 来自《论犯罪与刑罚(英文版)》

ARE sanctuaries just? Is a convention between nations mutually to give up their criminals useful?   In the whole extent of a political state there should be no place independent of the laws. Their power should follow every subject, as the shadow follows the body. Sanctuaries and impunity differ only in degree, and as the effect of punishments depends more on their certainty than their greatness, men are more strongly invited to crimes by sanctuaries than they are deterred b……去看看 

1-3 大革命如何是一场以宗教革命形式展开的政治革命,其原因何在 - 来自《旧制度与大革命》

一切国内革命及政治革命都有一个祖国,并局限于这个范围内。法国革命却没有自己的疆域;不仅如此,它的影响可以说已从地图上抹掉了所有的旧国界。不管人们的法律、传统、性格、语言如何,它都使人们彼此接近或者分裂,它常使同胞成为仇敌,使兄弟成为路人;不如说,它超越一切国籍,组成了一个理念上的共同祖国,各国的人都能成为它的公民。   翻遍全部史册,也找不到任何一次与法国革命特点相同的政治革命:只有在某些宗教革命中才能找到这种革命。因此如果想用类比法来解释问题,就必须将法国革命与宗教革命作一比较。   席勒在其《三十年……去看看 

第7篇 一支完全志愿者的军队 - 来自《弗里德曼文萃》

现行的召募人们服兵役的合法权限,将于6月30日中止。它中止于一个奇数年份这决不是偶然的。这是故意而为之的,从而确保征兵的重新开始将出现在这样一个时期:这时既没有国会选举的临近,又不存在着迫在眉睫的总统选举。迄今为止,这种策略效验如神——征兵分别于1955年、1959年及1963年重新开始,而几乎连轻微的公众关注或反对都不曾出现,只是进行了几次敷衍塞责的国会意见听证会。  今年,主要负责的那些委员会——即在参议院以参议员理查德·拉塞尔为首的,在众议院以众议员门德尔·里弗斯为首的那些兵役委员会——也象以往那样,一……去看看 

卷十一 - 来自《沉思录》

1、理性灵魂有下列性质:它观察自身,分析自身,把自身塑造成它所选择的模样,综自己享受自己的果实-而植物的果实和动物中相应于果实的东西是由别人享受的-它达到它自己的目的而不管生命的界限终于何处。它不像在一个舞蹈或一场戏剧或别的类似事物中那样,只要有什么东西打断,整个活动就是不完全的,它是全面的,无论它在哪里停止,综都使置于它之前的东西充分和完整,以致它可以说:我拥有属于我所有的。加之它横贯整个宇宙和周围的虚空,概览它的形式,它使自己伸展到无限的时间之中,囊括和领悟所有事物的时代更替,它领悟到我们的后人将看不到任……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