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图书

《惊人的假说》是为那些对于意识问题有科学兴趣却没有专业知识的一般读者而写的。这意味着我必须用相对简单的术语去解释关于意识的方方面面。即便如此,某些读者仍会发现《惊人的假说》的某些部分难于理解。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部分第十七章 整个体系的概观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这个体系的基础是那些有关社会和个人的自然法则。在这里,科学中的成就和进步是整个体系的核心,社会的一切物质和精神力量都集中在这个核心里,然后,得到了新的生命力,又从这里流向社会制度的一切血管和脉络。只有这个核心是社会的唯一不变的基本法则,因为它是与社会制度有关的一切自然法则的集中以及一切改善和提高的总结。  其他的一切法规和指令都必须和它适应,因此它们对于社会来说不能是别的,而只能是一些暂时性的条例,因为进步的法则本身,除了现存事物的不断完善和提高以外,并没有为未来规定任何其他永久、不变的东西。  ……去看看

第六章 知觉瞬间:视觉理论 - 来自《惊人的假说》

   2009/10/01
“心理学是一门很不能令人满意的学科。”——沃尔夫冈·科勒尔(Wolfgong Kohler)图标记忆和工作记忆的衰减时间可能是相当短暂的。我们对引起意识的各种处理过程所需的时间了解多少呢?回忆一下第二章的内容就知道,某些认知学家喜欢把大脑的活动看成是执行计算的过程,他们认为,引起意识的不是计算本身而是计算的结果。有些人声称,某些脑的活动并不能达到意识水平,除非它们持续的时间超过某个最短的时间。如果这种活动较弱,这一时间可能要长达半秒。单是为了指导我们探索意识的神经相关物,就需要我们了解与单个“知觉瞬间”(moment……去看看

27 - 来自《跑官》

陈晓南从林中回来的当天下午,就找县委书记柳北汇报。柳北对陈晓南的“救驾” 十分感激,正考虑采取一种什么得体方式向这位下级表示感谢,正好陈晓南找上门来汇报,他就决定以支持写书的实际行动给以回报。他首先给陈晓南准了两个月假。并当即打电话给镇长郭友,要他在两个月之内全面主持工作。   陈晓南请了两个月的假,就一心一意写书去了。他同王丕中又将章节提纲由粗到细过了一遍,然后分了工,王丕中写前八章,他写后七章问题。哲学与法学相互联系和渗透的一门交叉学科。它为法,两人各在自家的书房奋战。   为了联系方便,陈晓南……去看看

第五章 供给曲线与成本曲线之间的关系(上) - 来自《价格理论》

   2009/10/01
供给曲线的定义  考虑一个二维曲线图,其横轴表示每单位时间的商品数量,纵轴表示每单位商品的价格(图5.1)。图上每一点都表示价格和产量的交点。就特定的一级供方(作为一种特殊情况,也可由单个厂商构成)、一种特定的商品和给定的供给条件(下面要更明确地给出),这里的某些点在这样的意义上是可以达到的,即这些供方愿意按所述的价格供应所述的数量,而其他的点在这样的意义上就不能达到,即这些供方不愿按所述的价格供应所述的数量。这些特定商品的特定供方群体,其供给曲线正是在给定的供给条件下,那些可得和不可得的点之间的分界线。  ……去看看

第廿七首 - 来自《神曲》

圭多·达·蒙泰菲尔特罗那火焰这时已经竖直,它停止跳动,不再言语,经温和的诗人的许诺,已经离我们而去。正在此刻,追随其后的另一团火焰却使我们那视线转向它的顶端,因为从那里发出丝丝的声咽。犹如那西西里的公牛,它最初便是随着吗人的哭泣哞哞而叫,这也是正当合理的:因为正是他用自己的锉刀把它制造,那公牛随着受刑者的呼海,不住嗥叫,虽然它全部都是同铜铸造,却仿佛只有它本身在痛苦号啕;这样,由于从一开始便从烈火之中找不到透气散热的孔洞和通道,惨痛的话语就变成烈火的呼啸。但是,既然这话语从火焰的尖端找到了通气的途……去看看

作者自序 - 来自《西藏生死书》

西藏是我的故乡。在我六个月大的时候,就进入我的上师蒋扬·钦哲·秋吉·罗卓(Jamyang Khyentse Chokyi Lodro)位于康省的寺庙。我们西藏人有一个殊胜的传统,就是寻找过世大师的转世灵童。他们的年纪很小,必须接受特殊的训练教育,准备日后成为老师。我被命名为索甲,虽然后来我的上师才认出我是拖顿·索甲(Terton Sogyal)的转世。我的前世是一位名闻遐迩的修行人,他是十三世Guru喇嘛的上师,也是蒋扬钦哲仁波切的一位老师。   就西藏人来说,我的上师蒋扬钦哲算是高个儿,站在人群中总是比别人高出一个头。他满头银发,剪得短短的;慈颜善……去看看

第28节 几点说明 - 来自《道路通向城市》

注意,上面这两节的分析并不是要否定法学教育在培养法律人因此也在培养法官中有作用,而仅仅想指出法学教育对法官专业素质的影响其实并不如同法学人想像的那么大。目前对于法官来说,特别是对于上诉审的法官来说,法学教育所能提供的远远不够。不够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不能提供司法实务的经验,另一方面是对某些高级法官来说缺乏其工作所具备的政策水平(政治家能力)。并且这两方面的缺乏甚至靠两年德国、日本式的司法培训也很难弥补。  当然,人们会对我的上述分析表示强烈的怀疑,并习惯性地认为这类教育培训的作用是很大的……去看看

十九、“领袖弃孤” - 来自《走出迷惘》

校“批清办”把原校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尤敏杰押交H系关押看管。可能是看中了H系地处一隅,可以避免“五·一六”分子们互相窥见到对方的处境进而揣测风向,给他们造成一种迷离难测的假象,加重他们的心理压力。更重要的是校头头们看中了“两王”和他们手下一帮子人的“杆儿劲”。校专案组指派孙蔚平负责监视了解尤敏杰的日常行为、思想,催逼他写交代材料,与校专案组保持日常联络等工作。系核心组则指派原来在分校当保卫的工人老崔看守尤敏杰。老崔是个少文化的粗人。他只能看管尤的生活和劳动,纯粹就是一个“看监卒子”角色。一到夜……去看看

前言 - 来自《正义论》

在提出关于正义的理论时,我试图把过去十几年中我所撰写的论文中的思想集中起来,使之成为一种条理分明的观点。这些论文所讨论的全部问题又一次被提了出来,而且一般都更为详细。为了使这一理论圆满无缺,对另一些问题也进行了讨论。对这一理论的阐述共分三编。第一编涉及了《正义即公平》(1958年)和《分配的正义:补遗》(1963年)中所讨论的范围,而第二编的三章则分别相应地讨论了《宪法自由权》(1963年)、《分配的正义》(1967年)和《非暴力抵抗》(1966年)等问题,但有多处补充。最后一编的第二章涉及了《正义感》(1963年)方面的问题。除几个地……去看看

第二章:大炼钢祸延全国 - 来自《人祸》

在一九五七年十月举行的中共八届三中全会上,毛泽东屡次将「去年」的旧事重提,抨击两位党的副主席周恩来、陈云的「反冒进」,说他们「右倾」,将他们骂作「促退派」。会后,毛亲自审阅批发了十一月十三日的《人民日报》社论。号召批判右倾保守思想,「在生产战线上来一个大的跃进」。这是「大跃进」这个口号首次出现。毛对「大跃进」这个新名词十分赞赏,曾说「我要颁发博士学衔的话,建议第一号赠与这个伟大口号的发明家」。(注1:参见《华东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一九八九年第四期中虞宝棠的文章。)   上海市委第一书记柯庆施一贯紧跟……去看看

第九章 妞妞小词典 - 来自《妞妞》

一   妞妞醒了。她侧着脸,睁着眼,一动不动。阳光照在窗户上,屋子里很明亮。她是个小盲人,已经看不见这一切。但是,这无碍她享受酣睡乍醒的安谧的快乐。她静静躺着,品味着复苏的愉悦,如同一朵花慢慢开放,情不自禁地哺哺自语起来。   孩子醒来的第一阵话语,恰似早晨的第一阵花香,多么清甜。我常常虔诚地守在她的床边,唯恐错过这个珍贵的时刻。妞妞觉察到我在场,轻声唤:“爸爸。”然后甜甜地笑了。有爸爸迎接她返回人间,她感到高兴。   妞妞说话比较早。八个月,她会喊“爸爸”。九个月,会喊“妈妈”。一周岁,会自呼“妞妞”。一岁一……去看看

第七章 黑雨滂沱 2、一个苦甜参半的怪梦 - 来自《曾国藩 第3部 黑雨》

办完这件家中大事,曾国藩一阵轻松,回房稍作休憩。他一躺上床,便忽然见到了久别的祖父和父亲,心中十分惊讶。  张眼四处一看,这不到了荷叶塘吗!那绕山蜿蜒的流水,恰是魂牵梦绕的涓水河;那苍苍翠翠的峰岭,正是日思夜想的高嵋山。“啊,生我育我的家乡,我又回到了你的怀抱!”曾国藩心里有说不出的痛快,呼着喊着,孩子似地奔向涓水河,奔向高嵋山。  他沿着涓水河畔走,仿佛正是一个提着竹篮子,刚从祠堂告别雁门师回家的小学生,对草丛中惊飞的翠鸟、水边吓跑的游鱼充满着兴趣。驼背五爹还坐在那株古柳树下,悠悠闲闲地含着一杆三尺长……去看看

中文版序 - 来自《大棋局》

   2009/10/01
1997年已近岁尾时刻访问美国,有机会和前美国总统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博士晤谈。我告知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的同行已将他的新著《大棋局》译成中文,即将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他听后非常高兴,并希望向中国的读者致以诚挚的问候。布热津斯基博士一再强调发展美中关系对世界和平与稳定的重大意义。当前美国国内各派政治力量对今后美中关系发展前景存在着分歧。克林顿政府为了对付国内的压力,一时难以制订长远的、全面的对华政策。但是美国多数决策者认识到中国是一个兴起的大国,反对遏制中国,主张通过积极和建设性的接触政策,发展……去看看

人口原理 第十五章 - 来自《人口原理》

   2009/10/01
模式过于完美,有时反倒阻碍改进,而不是促进改进——葛德文先生有关贪欲与浪费的论述——不可能把社会的必要劳动适当地分配给每一个人承担——嘲笑劳动在当前会产生恶,将来也不会带来善——农业劳动总量的增加,对劳动者来说永远都是好事。在《询问者》一书的序言中,葛德文先生讲的一些话似乎暗示,自从他撰写《政治正义论》以来,他的观点已有所转变。《政治正义论》是他多年以前的作品,因而我不免想,我所一直反对的那些观点,大概葛德文先生自己也看出有必要加以修改了,不过我认为,在《询问者》一书的某些文章里,葛德文先生的独特思维……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