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图书

在本书中,以塞亚·伯林讲述了他的思想及政治哲学的发展历程,其中穿插着许多个人回忆。他谈到了马克、维柯、赫尔德、赫尔岑等令他着迷并给予他深刻影响的思想家,也谈到了他的诸多挚闪,如诺埃尔·安南、W.H.奥登、大卫·塞西尔、阿尔弗雷德·布伦德尔、斯蒂芬·斯彭德,尤其是他与阿赫马托娃和帕斯捷尔纳克的颇富传奇色彩的交往。从伯林精彩纷呈的谈话中,读者可以分享他对自由主义与宽容的信念,可以分享他对音乐与文学的激情,也可以对他的生活与个性获得一种独特的认知。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七章 经济控制与极权主义 - 来自《通往奴役之路》

对财富生产的控制,就是对人类生活本身的控制。——希莱尔·贝洛克大多数曾经认真地考虑过其任务实践方面的计划者并不怀疑:一个受指导的经济必须或多或少地遵循独裁性的路线。如果要对那种互有关联的活动的复杂体系加以有意识的指导的话,就必须由一批专家来进行,而最后的责任和权力则必须置于一个总指挥之手,他的行动必须不爱民主程序的束缚,这是中央计划的基本观念的很明显的结果,不会不博得十分普遍的同意。我们的计划者给我们的抚慰是,这种独裁主义的管理“仅仅”适用于经济事务。例如美国最著名的经济计划者之一蔡斯向我……去看看

克里斯托夫·豪里斯(三) - 来自《宽恕?!》

   2009/10/01
多罗蒂·索勒   对西蒙·威森塔尔追问他自己和追问我们大家的问题,我有两个互相矛盾的回答。这个矛盾包含在威森塔尔的叙述当中。他一方面说:“不,我不能宽恕你,年轻的德国好青年和党卫队杀人犯。”另一方面又说:“没错,我相信你的悔悟,你安心地去吧。”不管是在静得出奇的房间里,还是在与其他国友讨论这个问题时,或是在拜访那位年迈的母亲时,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有说不宽恕的地方,就一定可以发现说可以宽恕。   或许,作为一名德国人,我除了说不宽恕之外最没权利再多说什么。作为一名基督教徒,不管我喜欢不喜欢,我总是犹太传统的后裔……去看看

第十一章 反知识霸权的中国对策 - 来自《挑战微软霸权》

一、中国IT业的危机   “惶者生存”   中国计算机业究竟有没有危机?危机究竟有多重?许多人可能会认为这些问题的提出很不合时宜。因为虽然98 年遭受国际产业大环境、东南亚金融危机和国内打击走私等因素影响,计算机业发展速度有所放缓。但近几年 中国计算机业的成绩还是十分引人注目的。尤其是国产PC崛起,将洋品牌份额从95年的70%左右挤压到98年的 30%左右。其中联想更是一枝独秀,不但在国内市场遥遥领先,而且跻身亚太三强。但是除个别的成绩,除去由于市场快速膨胀所带来的表面繁荣,透视中国计算机业的深处,我们就会发现,中 ……去看看

第九章 社会控制的多元化和地方恶势力的兴起 - 来自《十字路口的中国》

※ 农村社会基层组织的“非组织化”过程   改革以来,中国农村原来的基层组织处于解体状态,开始了“非组织化进程”。由于各地农村的历史文化积淀不一样,“非组织化”的后果也很不一样。在中部地区及安徽、广西等“低工业化、低集体化”地区,宗法组织特别发达;在东南沿海这类“高工业化、低集体化”地区,形成了工业化的市场模式,社团组织和宗法组织都有发展,但宗法组织的社会作用不象中部地区那样大;苏南地区和京津地区则属于高工业化、高集体化类型,形成了工业化的组织模式,经济组织和行政组织合二为一。   ※当代中国农村宗……去看看

第23章 全线反击 - 来自《彭德怀传》

第一节 转守为攻   1951年4月初,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番入朝部队第十九兵团和第二兵团共6个军先后到达朝鲜战场,加上原在朝鲜作战的9个军,共有15个军约100万兵力(含后勤部队)。  4月6日,彭德怀主持召开志愿军第五次党委扩大会,讨论和部署第五次战役。参加会议的除先期入朝的9个军的领导人外,增加了新入朝的第三兵团和第十九兵团各军领导人,同时邀请朝鲜人民军前线指挥员金雄、金一等列席会议。会场设在上甘岭一个大矿洞里,由十几个炮弹箱垒成的会议桌摆在矿洞的中央。会议开始,彭德怀环视坐在两旁那些熟悉的和不熟悉的面孔,面带……去看看

附文2 中国对美国的三个真正挑战 - 来自《中国不高兴》

   2010/06/14
本文作者:[美]傅立民(前美国助理国防部长)  许多观察家认为,中国重新崛起为富裕强国是对美国显要地位的直接威胁。然而,正如查尔斯.弗里曼所断言的那样,美国要想确保继续充当全球领袖的角色,就必须克服在经济、科学和政治等各个层面的自满情绪。  最令人担忧的是,当我们忧心忡忡地面对来自中国的双边挑战时,很可能会把注意力放错了地方。而且,我们没有认识到,中国对于我们国内的自满情绪——特别是对美国在经济、科学和技术以及政治方面处于领袖地位的自满情绪——构成的至少三大挑战。  现在就说中国……去看看

“道法自然”的界限 - 来自《公共生活的个体立场》

——由《老子》中的法的精神所想到的      海德格尔在晚年一次与日本学者的对话中提到,如果语言是存在和思想的家,那么东方思想与西方思想就不是住在一个家中,这种不可通约性使两者间的有意义的对话都变得几乎不可能(《走向语言之途》)。如果这一命题成立,由于现代汉语主流思想实质上已迁入西方思想的”家”中居住(这一点没什么好否认的),那么它对于中国古代法的精神就无权指手划脚;而仍然居住于中国古代的”家”中的汉语边缘思想以那些先哲的高论为地基,它也不可能反省到自身前提的界限而自己拆台变成对这些高明论断的批判……去看看

第十二章 工资决定和失业 - 来自《价格理论》

   2009/10/01
前述关于工资决定的分析与就业和失业总水平出现波动之间的关系如何,是介于价格理论和货币理论之间的一个难题。若各类工资是由供求相互作用所决定,那么,怎么会存在“非自愿”失业?工资为什么不发生变动以使劳动市场全部吸收。  一种回答是经济学家们因为不能对一些观察到的现象提出令人满意的解释而采取的杂货箱式的说法:市场的各种不完全性,在此情况下,表现为“刚性”或“不易变动的”工资。这一观点最简单的形式,如图12.1所示,工资率Wo可以使有Eo单位的劳动力为市场所吸收。但是存在着一些使工资率不能从Wu降下来的不完全性……去看看

扑朔迷离的民意 - 来自《总统是靠不住的》

卢兄:你好!   今年的美国大选终于临近了。我想最后给你谈谈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因素,影响美国的民众选择。之所以我直到最后一刻才提这个,显然是因为这个话题很吃力。   你一定记得,去年我试图给你介绍美国的时候,一开始就介绍了美国的移民大背景,以及来自全世界的人们共同在一起生活,是多么的洋洋大观。   美国人有着不同的肤色发色和“眼色”,有着不同的语言,文化背景甚至与国籍无关的故土认同。同时,他们又生活在一个除了遵从法律,不要求任何思想统一的国家。在这样一个地方要搞竞选,要琢磨出选民们会以哪一个指标作为首要考……去看看

第十一章 灵长类的视皮层 - 来自《惊人的假说》

   2009/10/01
“我们应当尽可能把事情简化,但又不能过分。”——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灵长类的大脑皮层由左右两片薄板构成,而每片薄板又可分成许多各异的皮层区域。如何确定皮层上一块特定的区域是否同属于一个皮层区呢?可能有效的判断标准有很多种。第一种方法是在显微镜下观察其剖面的结构形状——比如说,它是否具有延伸的第4层。我们已经观察到明确限定17区的条纹。这种简单的差异只在少数情况下是有用的,尽管可使用的分子探针更多时情况会有所改变。另一种方法是通过检测一个视觉区域的视觉映射的细节来寻找它的边界。但这种方法通常不……去看看

第十六章 中国的土地问题 - 来自《江村经济》

上述一个中国村庄的经济生活状况是对一个样本进行微观分析的结果。在这一有限范围内观察的现象无疑是属于局部性质的。但他们也有比较广泛的意义,因为这个村庄同中国绝大多数的其他村子一样,具有共同的过程。由此我们能够了解到中国土地问题的一些显著特征。  中国农村的基本问题,简单地说,就是农民的收入降低到不足以维持最低生活水平所需的程度。中国农村真正的问题是人民的饥饿问题。  在这个村里,当前经济萧条的直接原因是家庭手工业的衰落。经济萧条并非由于产品的质量低劣或数量下降。如果农民生产同等品质和同样……去看看

前言 - 来自《卡斯特罗传》

卷首语  “我可以把自己想象为一个充满灵感的艺术家,他企图把人熔铸进根据他的独一无二的眼光所设计出的模式,就象画家掺和颜料或作曲家组合音响;人成为一种我可以把自己的创造性意志加诸其上的原材料。即使人在此过程中受难甚至死去,他们也被升华到这样一个高度,一个如果没有我对他们生活的强制——创造性的强制——他们永远也不可能到达的高度。”  ——艾赛亚·伯林《菲德尔·卡斯特罗:二十世纪最后的革命家》序言(1998。9)  在完成了本书之后,我再一次翻阅那些从古巴革命胜利(一九五九年初)到六十年代中期卡斯特罗和格……去看看

丘吉尔生平 - 来自《丘吉尔传》

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带领英国人民取得反法西斯战争伟 大胜利的民族英雄,是与斯大林、罗斯福并立的“三巨头”之一,是矗立于世界史册上的一 代伟人。   丘吉尔出身于声名显赫的贵族家庭。他的祖先马尔巴罗公爵是英国历史上的著名军事统 帅,是安妮女王统治时期英国政界权倾一时的风云人物;他的父亲伦道夫勋爵是上世纪末英 国的杰出政治家,曾任索尔兹伯里内阁的财政大臣。祖先的丰功伟绩、父辈的政治成就以及 家族的荣耀和政治传统,无疑对丘吉尔的一生产生了十分巨大的影响,在他成长为英国一代 名相的……去看看

3-5 制度的变化 - 来自《经济增长理论》

(一)变化的过程   到目前为止,我们只从社会制度与经济增长相一致的角度探讨了社会制度问题。下面让我们来探讨制度如何变化以及这种变化是否符合事先确定的路线。   或许最好从一开始就提醒我们自己,经济的变化并不完全产生于制度的变化。经济增长可能产生于资本形成的增加,新技术知识的应用,或者不是源于制度变化的其它因素。说明这一点的一个明显的例证产生于外国人带来新知识或者新资本的时候。源于这些因素之一的增长差不多肯定会造成制度的变化。相反,制度的变化可能不是产生于经济的变化,比如由宗教、政治或自然动乱……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