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第五卷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幻象与谜

  一

  当水手们知道查拉斯图拉在船上以后,——因为同时幸福之岛上另一个人也趁这船过海去,——他们都起了一个很大的期待心与好奇心。但是查拉斯图拉两天不曾发言,他被悲哀所冻住,所噤住;他既不反应别人的目光,也不答复问题。直到第二天的夜晚,虽然他还沉默着,他的耳朵却已重开:因为在这自远处来,往更远处去的船上,是有许多奇特的冒险的事可听的。查拉斯图拉是一切爱长途旅行者爱与危险同住者的朋友。看吧!当他正听着的时候,他的舌头终于松缚了,他心里的冰终于解冻了。于是他开始如是说:

  你们这些勇敢的寻求者,探险者啊,你们这些在可怖的海上与狡狯的帆同航的人啊——

  你们这些醉于谜和爱好黄昏的人啊,你们这些让灵魂被笛声诱到叛逆的湾港去的人啊:——

  因为你们不愿用怯懦的手握住一根线而摸索着;因为你们如果能够猜想,决不会去归纳。——

  我只向你们才愿说出我亲见的谜,——最孤独者之幻象——

  我最近忧郁地严重地咬着嘴唇在灰色的黄昏里走着。许多太阳都为我西匿了。

  我的路固执地在剥蚀的泥土中上升着,一条恶意的寂寞的无草无木的小径:一条山径,它在我挑战的脚步下锐叫着。

  我的脚嘶哑地踏着沙沙作嘲弄声的石子走着,压碎使它溜滑的石子:这样,它勉强自己向上去。

  向上去:——反抗着拖它向下,向深谷的精神,这严重的精神,我的魔鬼和致命的仇敌。

  向上去:——虽然严重的精神半侏儒半鼹鼠似地瘫坐在我身上,使我也四肢无力;同时他把铅滴倾入我耳里,铅滴的思想倾入我脑里。

  “啊,查拉斯图拉,”他一字一咬地讥刺地说“你智慧之石啊!你把自己向空高掷,— —但是一切被抛的石块,必得落下!

  啊,查拉斯图拉,你智慧之石,被抛的石,星球之破坏者啊!你把自己向空抛掷得很高,——但是一切被抛的石块,必得落下。

  啊,查拉斯图拉,你被判定被你自己的石块所击毙:你把石块抛掷得很远——但是它会坠落在你自己的头上!”

  于是侏儒沉默起来;而很久不发言。这沉默重压着我;真的,虽然我和他有两个人,但比我一个人还孤独些!

  我登着,登着,梦着,想着,——但是一切都重压着我。我像一个病者:刚因为他的恶劣的痛苦而疲乏入睡,却又被一个恶劣的幻梦惊醒来。——

  但是我身上有一件东西,名叫勇敢:它一直是失望之杀戮者。这勇敢终于吩咐我站住,说道:“侏儒!你或是我!”——

  因为勇敢,攻击时的勇敢,是最好的杀戮者;一切攻击中,必有战乐。

  但是人是最勇敢的兽:所以他克服了其他一切的兽。他在战乐奏着的时候,克服了一切痛苦;但是人类之痛苦是最深邃的痛苦。

  勇敢也杀戮深谷旁的昏眩:在什么地方,人就不是在深谷旁呢?他不是只要望一望,— —便发见深谷吗?

  勇敢是最好的杀戮者:它也杀戮怜悯。怜悯是最深的深谷:一个人看到的痛苦的深度,同于看到生命的深度。

  勇敢,攻击时的勇敢,是最好的杀戮者:它也杀戮死亡;

  因为它说:“这曾是生命吗?好吧!再开始一次吧!”

  在这种格言里,战乐是很多的。让有耳的人听吧。——

  二

  “站住吧,侏儒!”我说。“我!或是你!但是,我是我俩中的强者:你不知道我最深的思想,你不能藏孕它!”——

  接着,那减轻我身上的负担的事发生了:因为这侏儒从我肩上跳下,这疏忽者!他坐在我面前一块石上。在我俩站住的地方,恰有一个柱门。

  “侏儒!看这柱门吧!”我又说:“它有两个面貌。两条路在此会合:但是谁还不曾走到它们的尽头。

  那向后退的长路:延伸着一个永恒。这向前进的长路——

  这也是一个永恒。

  这两条路互相背驰,直接冲突:——而这柱门却是它们的会合点。柱门的名字被刻在上面:‘刹那’。

  但是如果有人遵循任何一条路,——永远前进着:侏儒,你相信这两条路永会冲突吗?”

  “直的一切必说诳,”侏儒轻蔑地低语道。“一切真理是弯曲的;时间自己也是一个环。”

  “你,严重的精神啊!”我愤怒地说了,“别轻率地回答我吧!否则我把你这跛者抛在你正坐着的地方,——别忘记我背你到高处!

  看看这刹那吧!”我继续说。“从这刹那之柱门起,一个长无尽头的路向后去:我们后面有一个永恒。

  万物中之能跑者不应当已经跑完了那条路吗?万物中之能到达者不应当已经到达了完成了而过去了吗?

  如果一切都已存在过了:侏儒,你对这刹那作何解释呢?——这柱门不也应当已存在过了吗?

  万物不是如此地纽结着,为使这刹那挽着未来的一切吗?

  而也决定了它自己吗?

  所以,万物中之能跑者:它们应当再遵循前面这条路!——

  这个在月光下蠕行的蜘蛛,这月光,柱门下低说着永恒的万物之我与你,——不应当都已存在过了吗?

  ——我们不应当再来跑完前面这条路,——这鬼魅光临的长路吗?我们不应当永恒地再来吗?”——

  我用渐低的声音如是说:因为我怕我自己的思想与思想后的思想。忽然我听到一个狗在我俩旁叫吠了。

  我曾听到一个狗这样叫吠过吗?我的思想向后跑了。是的!当我还是一个孩子,在我最远的童年的时候:

  ——那时候,我曾听到一个狗这样叫吠过。并且我看见它毛竖颈伸地战栗着,在那最死寂的午夜,在那狗也会相信有鬼的午夜:

  ——于是我怜悯起它来。正当那时候,一轮满月死寂地在屋上出来,它停着不动,这灼红的球——宁静地停在平屋顶上,像在别人的财产上一样:——

  因此,这又使狗害怕了:因为它也相信偷儿与鬼魅之存在。我又听到它叫吠,我又对它起了怜悯之心。

  现在侏儒哪里去了呢?柱门呢?蜘蛛呢?和一切的低语呢?我曾做梦吗?我醒了不曾?我忽然发现我独自站在粗野的岩石间,在最荒凉的月光下。

  但是一个人躺在那里!看啊!那毛竖的狗跳跃着,呻吟着。——它看见我走近,——它又叫吠起来:——我曾听到一个狗这样叫吠着呼救吗?

  真的,我那时候看见的一切,我从不曾看见过。我看见一个年青的牧者,喘着气,面部痉挛着,歪扯地扭动着身体,一条粗黑的蛇悬在他的口外。

  我曾在一个面孔上看见过这样极度的厌恶与灰白的恐怖吗?他也许曾睡熟了?于是这蛇爬入他的喉内——而紧咬着。

  我用手去拖这蛇,我拖着:——枉然!我的手不能把它拖出牧者之喉。于是一个喊叫从我口里爆发出来:“咬吧!咬吧!

  咬去它的头吧!咬吧!”——我的恐怖,恨恶,厌弃与怜悯如是喊,我的一切善恶异口同声地从我口里喊出来。——

  我四周的勇敢的寻求者,探险者啊!你们这些在可怖的海上与狡狯的帆同航的人啊!谜之爱好者啊!

  给我猜透我亲见的谜吧,给我解说这孤独者之幻象吧!

  因为这是一个幻象,一个预象:——我在这比喻里看见的是什么呢?谁是那迟早要来的人呢?

  谁是那蛇悬口外的牧者呢?那忍受最黑暗最痛苦之物的是谁呢?

  ——但是,牧者果然照我的呼喊所忠告的咬了;他用全力咬了!他把蛇头吐出很远:— —而自己跳起来。——

  他不再是一个牧者,也不是一个人,——他变形了,而且顶着圆光。他笑着!大地上任何人不曾如他一样地笑过!

  啊,兄弟们,我听到一个不似人笑的笑声,——现在一个干渴,一个不可满足的渴望,吞食着我。

  我对于那个笑声的渴望吞食着我:啊,我怎能忍受着生活下去呢?我又怎能忍受着现在就死呢?——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意外的幸福

  查拉斯图拉心里藏着这种谜与痛苦,飘过了大海。但是当他别离了幸福之岛与朋友们,四天以后,他已经克服了他的整个痛苦:——他胜利的足跟坚定地重新站在他的命运上。于是查拉斯图拉向他的快乐的心说:

  我现在又孤独了,我愿意如此,独自与清明的天与自由的海在一起;而下午又重新围绕着我。

  从着我第一次找到我的朋友们,是在一个下午,第二次也是在一个下午:——一切光最宁静的时刻。

  因为各种还在天地间旅行着的幸福,找寻一个光明的灵魂,作它的安居所:幸福使光更宁静些。

  啊,我的生命之下午啊!有一次,我的幸福也降到谷里去,找寻一个安居所:于是它找到那些坦白的仁慈的灵魂。

  啊,我的生命之下午啊!我什么都牺牲了,只为着要取得那唯一之物:我的思想的活花园与我的最高希望的晨曦!

  有一次,创造者曾找寻同伴与他的希望之孩子;后来他才知道:如果他不先自己创造他们,他不能找到他们。

  所以我在工作刚半时,我向我的孩子们走去而回到他们一起:为着这些孩子,查拉斯图拉必得完成自己。

  因为一个人从心的深处钟爱的,只是自己的孩子与工作;伟大的自爱所在的地方,便有孕育的征兆:这是我发现的。

  我的孩子们在同一种风的吹拂下,彼此挨挤地在他们初期的春天里绿着;这是我的园中与我的最肥的地上的树木。真的,这种树密种的地方,便是幸福之岛!

  但是,有一天我会移植它们,而分别地栽种着:使每个都学到孤独,高傲与谨慎。

  我要它多节地,弯曲地,刚里有柔地傍海立着,一个不可克服的生命的活灯塔。

  在那大风暴奔流向海的地方,在那山之长鼻饮海的地方,每个都得轮到它的日间值班与夜间值班,使它被认明被试验。

  它必得被认明被试验,使人知道它是属于我的族类与后代:——使人知道它是一个长时间的意志之主人,说话时也是沉默的,给与时如不得已而取得一样:——

  ——使它将来成为我的同伴,成为查拉斯图拉的共同创造者共同庆祝丰收者:——一个把我的意志,——万物之更圆满的完成,——写在我的表上的人。

  为着它与它的同类,我必得完成自己:所以我现在逃避幸福而自献于一切恶运;——使我得最后一次地被认明,被试验。

  真的,我离去的时候到了;旅行者的影子,最长的居住与最沉默的时刻——一切都向我说:“现在简直是时候了!”风在钥匙孔里吹着,向我说:“来吧!”门狡狯地自开,向我说:“去吧!”

  但是,我被我的对于孩子们的爱所绊住、热望,爱的热望,设了这陷阱给我,使我成为孩子们的俘虏,使我因他们而失去自己。

  热望——对于我而言,便是失去了自己。孩子们,我占有着你们!这个占有中,应有一切安全而无热望。

  但是我的爱之太阳在我头上燃烧着,查拉斯图拉在自己的汁里煎熬着,——那时候影子与疑惑曾在我上面飞过。

  我现在已经希望严霜与寒冬到来:“啊,让严霜与寒冬再使我发抖使我牙战吧!”我叹息了:——那时候冰雾由我身上上升。

  我的过去突破了它的坟茔,许多活埋的痛苦醒了:——

  它们化着装,在尸衣里睡足了。

  所以,一切以信号向我说:“现在是时候了!”但是,在我的深谷动荡以前,在我的思想咬我以前,我不曾听到。

  唉,我的思想啊,出自深谷的思想啊!什么时候我才会有能耐,听到你的挖掘而不战栗呢?

  当我听到你挖掘时,我的心跳到口里来!哑寂如深谷的你啊,你的哑寂要窒息我!

  我从不敢把你唤到面上来:藏孕着你,我已够受了!我还不够强,没有狮子的最后的勇敢与放肆。

  你的重量足够使我害怕:但是有一天,我要有狮力狮吼唤你到面上来!

  当我在这方面克服了我自己以后;我还得在一个较伟大的事里克服自己;而胜利将是我的完成之印!——

  直到那时候,我继续在不定的海上漫游着;机缘,蜜口的机缘阿谀着我;我前后地望着,——我仍不见尽头。

  我最后决斗的时刻还没到来,——也许现在正来着呢?

  真的,海与生命以恶意的美望着我!

  啊!我的生命之下午啊!哺前的幸福呵!大海中的碇泊处啊!不安定中的和平啊!我如何地不相信你们呀!

  真的,我不信任你们的恶意的美!我如情人一样,不信任一个太柔媚的微笑。

  如这妒忌者温柔地而又坚决地推开他的爱宠一样,——

  我也这样地推开幸福的时刻。

  幸福的时刻,离开我吧!你出乎意外地带了一个幸福到来!我却正准备接受最深的痛苦:——你的到来,多不是时候啊!

  幸福的时刻,离开我吧!你毋宁在我的孩子们那里找寻安居所吧!快些!把我的幸福在哺前祝福他们吧!

  夜晚已经近了:太阳西匿了。去吧,——我的幸福!——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他整夜地等候着他的恶运:但是,他枉然地等着。夜仍然是明静的,而幸福却越走越近。但是,天快破晓的时候,查拉斯图拉心里笑起来,他讽刺地说: “幸福追逐着我。这是因为我不追逐妇人的缘故。而幸福是一个妇人。”

  日出之前

  啊,我头顶上的天,无滓的深邃的天啊!光之深谷啊!当我望着你时,我因神圣的希望而战栗着。

  跃到你的高度上,——那是我的深度!藏在你的纯洁,——那是我的天真!

  神被他的美所遮掩:同样地,你也藏着你的星球。你不发言!这样,你向我宣示你的智慧。

  今天,你沉默地在怒海上为我而来:你的爱与羞涩向我的激怒了的灵魂说话。

  你美丽地向我走来,藏在你自己的美里,你用无字的语言向我说话,用你的智慧显示着自己:

  啊,为什么我不曾猜到你灵魂里的全部羞涩呢!日出以前,你已经向我走来,向这里最孤独者走来了。

  我俩向来是好朋友:我俩共有着我俩的悲哀,恐惧与深度。太阳也共属于我俩的。

  我俩不交谈,因为我俩知道得太多了:——我俩沉默地互看着,用微笑交换我俩的知识。

  你不是我的火放出来的光吗?你不是我的知识之姊妹灵魂吗?

  我俩曾同学到一切:同学到怎样超出自己,升华自己和无云的微笑:——

  ——自远处用明亮的眼睛无云地向下微笑,而禁锢,目的与错误在他们下面雨似地冒汽着。

  当我独自漫步着的时候:在夜里,在迷惑的路上,我的灵魂需要什么弃饥呢?我登山时,如果不是找寻你,我在峰顶上找寻谁呢?我的一切旅行与登山,只是策拙者之必要与下策:——我整个的意志想独自飞翔——向你飞翔!

  什么东西比那些飞过的云与使你混浊的一切更可恨些呢?我甚至恨我自己的恨恶,因为它也混浊了你!

  我恨那些飞过的云,那些爬行的贼似的野猫:它们夺去我俩的共有物,——一个无限的肯定与亚们。

  我俩厌恶那些依违两可者和好事者,那些飞过的云:它们是不彻底者,不知道从心底祝福,也不知道诅咒。

  我宁愿藏在桶里,只看见一块小天,宁愿逃在深谷里,简直没有天,不愿看见你这光明之天,为飞过的云所混浊!

  我常常想用闪电之金线系住它们,使我能像雷一样,在它们罐似的腹上擂鼓:——

  ——一个发怒的擂鼓者,因为他们从我偷去了你的肯定与亚们!我头顶上的天,无滓的光之深谷呵!——因为它们从你偷去了我的肯定与亚们。

  因为我喜欢闹响,雷声与风暴之诅咒,而不喜欢慎重的多疑的猫的安息:而在人群里,我也最恨那些悄步者,不彻底者和踌躇不定的飞过的云。

  “不知祝福须学诅咒!”——这清晰的教训从光明的天降给我,这星球便在黑夜里也在我的天上发光。

  但是,我是一个祝福者一个肯定者,如果你,无滓的天,光之深谷啊,在我旁边!—— 我把我的肯定与祝福,送到一切深谷里去。

  我成了一个祝福者与一个肯定者:而我曾因此奋斗过,我曾是一个奋斗者,使我有一个终于有自由的手去祝福。

  但是我的祝福是:高出于每一物件,像它自己的天,圆屋顶,蔚蓝的钟与永恒的信心一样:而如是祝福者也是被祝福的!

  因为万物都在永恒之泉受过洗礼,超出善恶以外;善恶自己也不过是逃遁的影子,雨天的痛苦与飞过的云。

  真的,当我说:“万物之上有机缘之天,天真之天,偶然之天,放肆之天”:这不是一个渎亵而是一个祝福。

  “偶然地”,——这是世界上最古昔的贵族称号;我把它还给一切事物;从目的之奴籍里解放出来。

  当我说:“万物之上,或万物之本身里,并无‘永恒的意志’”,我是把这个自由与这个天的晴明像蔚蓝的钟似地放在万物之上。

  当我说:“万事中一件事是永不可能的,——合乎理智”,我是把这个放肆与这个疯狂放在这个“永恒的意志”之位置上!

  不错,一点点理智,一粒智慧的种子,从这星球播散到那星球,——这酵是被混在万物里的:为着疯狂,智慧被混在万物里!

  一点点智慧,诚然是可能的;但是在万物里,我找到被祝福的信心:以致它们宁愿在— —机缘之脚上跳舞。

  啊,我头顶上的天啊!无滓的高爽的天啊!我觉得你是纯洁的,因为你无所谓理智之蛛,也无所谓理智之网:——

  因为你是一个神圣的机缘的跳舞场,因为你是一个神圣的骰子与赌博者的神桌!——

  但是你羞红了。难道我说了什么不可出口的事吗?难道我想祝福,却反渎亵了吗?

  或是因为有我们两个人而你害羞吧?——你吩咐我离去,莫再多言,因为白昼到来了吗?

  世界是深邃的:——远过于白昼所能想像地深邃。许多事情是不应在白昼前说出的。白昼到了:我们分别了吧!啊,我头顶上的天啊!羞涩而热烈的天啊!,啊,你,我的日出以前的幸福啊!白昼到了:我们分别吧!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侏儒的道德

  一

  查拉斯图拉登陆以后,他不径往他的山与他的洞府去,他仍到处漫游着,询问着这件事那件事;他自嘲道:“看吧,这是一条多曲的返于源泉的河!”因为他想知道:在他远去的时期内,人间又发生了什么!人变大了呢,或是变小了。一次,他看见一排新屋;他诧异地说道:

  “这些屋是什么意义呢?真的,任何伟大的灵魂决不会建筑它们作自己的象征!

  也许一个蠢孩子从玩具盒里拿出来的吧?我希望别一个孩子又把它们收入玩具盒里去呢!

  这些房间:人类可以进出吗?我觉得它们似乎是为丝制的玩偶,或贪吃的而被吃的猫做的。”

  查拉斯图拉站着沉思一会。最后,他悲哀地说了:“一切都变小了!

  到处我看见一些低矮的门:与我等高的人还可以过去,但是——他必得俯着!

  啊,什么时候我才能回到我的不必折腰的故乡,——不必向侏儒们折腰的故乡呢?”— …查拉斯图拉叹息了,望着辽远的地方。——

  就在这一天,他给讲说关于侏儒的道德。

  二

  我在这个人民里走过,而张开着我的眼睛:他们不能原谅我的不妒忌他们的道德。

  他们追着我吠咬,因为我向他们说:小道德,对于侏儒们是必要的,——因为我始终不了解侏儒们之存在是必要的。

  我在这里,像一个在陌生的饲场里的雄鸡,雌鸡们也啄我;但是我并不因此对他们怀恨。

  我对他们很有礼貌,如对于小小的烦恼一样;我觉得对于小物件竖起尖刺,那是刺猬的智慧。

  当晚间围炉的时候,他们都说着我。——他们都说着我;

  但是却不曾有人思索着我!

  这是我刚才学到的新沉默:他们的喧闹在我的思想上展开一件外衣。

  他们互相喊道:“这忧愁的云向我们要什么呢?当心别让它给我们带来一种传染病吧!”

  最近,一个妇人抓住她的孩子,不让他走近我:“让孩子们避开吧”,她喊道;“这种眼睛可以灼焦孩子们的灵魂。”

  我说话的时候,他们咳嗽着;他们相信咳嗽是对于烈风的反抗;——而他们全猜不到我的幸福的呼吸!

  “我们还没有时间给查拉斯图拉,”——他们如是反对着;但是一个“没有时间”给查拉斯图拉的时代,又值得什么呢?

  即令他们都称誉我:我能安睡在他们的称誉上吗?他们的称誉对于我是一条棘带:便是我解去了它,它还是刺我。

  而这也是我自人群中学来的:称誉者装作报答的模样,实在呢,他还想再多取得些!

  问问我的脚,是否喜欢他们的称誉与阿谀的音乐吧!真的,它不愿按照那滴答的拍子跳舞,也不愿站着不动。

  他们尝试向我赞颂自己的小道德,而引诱我;他们想用小幸福的滴答来说服我的脚。

  我在这个人民里走过,而张开着我的眼睛:他们已经变小了,还将变小些:——他们的变小,由于他们的幸福与道德的学说。

  因为在道德上,他们也要谦虚,——因为他们要安逸。但是只有谦卑的道德,才与安逸调和。

  不错,他们也用他们的方式学着走路前进:这是我所谓跛行。——这样,他们成为一切忙碌的人的障碍。

  他们中间许多人前进时,却用硬颈向后瞧望:我愿意碰撞他们。

  脚与眼睛不应说诳,也不应互相拆穿谎话。但是侏儒们的诳语是很多的。

  他们中间有些人“意志”着,大部分是“被意志”的。有些人是诚实者;大部分是坏的演戏者。

  他们中间有不自觉的,非情愿的演戏者,——诚实者是稀少的,尤其是诚实的演戏者。

  他们很少男性的特点:所以妇人们使自己男性化;只有男性十足的人,才能拯救妇人里的女性。

  而这是我在他们中间发现的最坏的伪善:命令者也假装着服务者的道德。

  “我服务,你服务,我们服务。”——统治者的伪善也如是歌唱。——如果最高的主人仅是最高的仆役,多不幸啊!

  唉,我的好奇的目光也曾发现他们的伪善;我猜透了他们的苍蝇的幸福和向阳玻璃窗上的营营。

  多量和善的地方,我就看见同量的软弱。多量正义与怜悯的地方,我也看见同量的软弱。

  他们相互间的圆滑,公平与慎重,有如光滑的圆粒,公平与慎重。

  谦虚地选择一个小幸福,——这是他们所谓“安命”!同时他们已谦虚地斜瞟着另一个小幸福了。

  在他们的愚蠢中,他们最由衷地希望一件事:别人不侵害他们。所以他们对别人体贴而善于应付。

  但是这就是怯懦,虽然这也被称为“道德”。

  当这些侏儒们偶然粗暴地说话的时候,我只听到他们的呼声,——因为每一阵风使他们音哑。

  他们是狡狯的,他们的道德有精巧的手指,但是他们没有拳:他们的手指不知道弯曲成为一个拳。

  他们认为道德可以一切谦虚而驯服:这样,他们使狼变成狗,人变为最好的家畜。

  “我们把椅子放在中间,”——他们的满意的微笑告诉我:——“隔濒死的角斗者与欢喜的猪豚距离相等。”

  但是这就是平庸:虽然这也被称为节制。——

  三

  我在这个人民里走过,掷落许多语言:但是他们不知道取得,也不知道保持它们。

  他们奇怪我的到来,不是为着责骂荒淫与恶;真的,我的到来也不是为着教人谨防小偷!

  他们奇怪我不曾准备训诲他们和刺激他们的智慧:好像他们中间的狡狯者还不够多,可是那些狡狯者的声音如石笔似地响着!

  当我说:“诅咒在你们身上的一切怯懦的魔鬼吧!它们喜欢呻吟,交叉着手而崇拜。” 于是他们喊道:“查拉斯图拉是无神的。”

  而他们的安命之教授喊得更响些;——但是我却正喜欢向他们的耳朵叫道:“是的,我是无神的查拉斯图拉!”

  这些安命之教授!卑鄙癣疥与病疾所在的地方,他们便虱似地爬行着;我的厌恶阻止我压碎他们。

  好吧!这是我给他们的耳朵的说教:“我是无神的查拉斯图拉,我问,谁比我更无神些,使我喜悦他的教训呢?

  我是无神的查拉斯图拉,我的同类何在呢?我的同类是那些给自己一个意志,而不知道所谓安命的人。

  我是无神的查拉斯图拉,我在铁锅里煮着一切机缘。待到机缘被煮得恰到好处,我才欢迎它做我的养料。

  真的,许多机缘岸然的走近我:但是我的意志用更岸然的态度向它们说话,——立刻他们在我前面跪下:——

  而哀求在我这里找到安居所和热烈的心,阿谀地向我说:‘看啊,查拉斯图拉,只是朋友才是这样访问朋友啊!’”

  任何人不倾听着我,我何必多说呢?所以我要向风喊叫:

  “侏儒们啊,你们永会变小些!你们这些安逸者,会粉屑似地剥落尽的!你们还会死灭:——

  由于你们许多小道德小省略与小安命!

  你们太敷衍了太退让了:这本是你们生长的土地!但是一棵树想长高,它必得抱着硬石,长出强韧的根!

  你们省略之物,正帮助着织成人类的未来的网;你们的无为也是一个蜘蛛网与一个生活于未来的血上的蜘蛛。

  小有德者啊,你们取得的时候,如同偷窃;但是,便是对于骗窃者,荣誉也有说话的份儿:‘只有不能抢掠的地方,才行偷窃。’

  ‘这是给与的。’——这也是一个安命的学说。但是我向你们这些安逸者说:‘这是拿来的,它将从你们那里渐渐地多拿来些!’

  唉,为什么你们不抛弃了你们的‘半意志’呢!为什么你们不立意懒惰如你们立意行动呢!

  唉,了解我的话吧!‘做你们所想做的事,——但是先成为一个能够意志的人吧。

  爱你们的邻人如爱自己吧,——但是先成为自爱的人吧。

  ——先成为用大热爱与大轻蔑爱自己的人吧!’”异端的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任何人不倾听着我,我何必多说呢?这个时候对于我还太早了!

  在这个人民里,我是我自己的前驱与黑巷里的鸡唱。

  但是他们的时候到了!我的时候也到了!一刻一刻地,他们变得更小些,更穷些,更不育些,——可怜的盆草与瘠地啊!

  不久,我会看见他们如干草与草场似地站着,真的,对于自己也生了厌倦。——他们毋宁需要火而不需要水!

  啊,被祝福的雷火之时刻啊!啊,日午前的神秘啊!——

  有一天我使它们成为飞奔的火,成为火焰作舌的预知者:——

  ——有一天它们会用火焰的舌预言着:那伟大的日午来了,近了!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在橄榄山上

  严冬,一个恶客,同我坐在家里;我的手因他的友好地握手而变得苍白。

  我尊敬这恶客,但是我喜欢让他独坐。我喜欢跑开,当然跑得紧,我离开了他——

  我以温热的足,和温热的思想,跑到大风平息的地方——

  到了我的橄榄山上太阳照耀着的一隅。

  在那里我嘲笑我的严肃的宾客!但也喜欢他;因为他肃清了我屋子里的苍蝇,并平息了一切小声的喧嚷。

  一两个蚊子的嗡吟,他不以为苦;他使一切道路岑寂,所以在那里,夜里的月光也感到恐怖。

  他是一个严厉的客人,——但我尊敬他,不向他祈祷如虚弱者之对于大肚子的火神。

  即使冷得齿战,也比崇拜偶像强!——和我同类的人如是意欲。尤其是我怨恨一切烟雾蒸腾的火神。

  我所爱的,我在冬天比在夏天更爱他;我嘲笑了我的敌人,当现在的寒冬住在我的屋子里,我嘲笑得更热烈了。

  真的,更热烈地,甚至于当我爬到床上——:甚至于这时我的隐秘的幸福也嘲笑而嬉戏;甚至于我欺诈梦也嘲笑。

  我是一个爬行者吗?在我的生涯中我永没有爬行在权力的面前;假如我躺下,我是为爱而躺下。因此,甚至于在我的冬时的床榻,我也是欢喜的。

  一张贫乏的床榻比一张丰软的床榻更使我温暖,因我嫉妒着我的贫乏。在严冬我的穷乏对我最忠心。

  我以一种恶事开始了我的一天;我以冷浴嘲弄着严冬:以此我的严厉的客人怨怼了。

  我也喜欢以一支蜡烛照耀他,所以最后他让青天从暗灰色的曙光中显现出来。

  尤其在早晨我做着恶事:在早晨,吊桶在井里响动,马匹在灰巷里喷着热气。——

  这时我焦急地期待,直到最后澄清的天空现出来,这须发皓白的冬时的天空,这沉默的冬时的天空,它甚至于常常闷闭了冬天的太阳!

  我从它学习了我的长久的澄清的沉默了吗?或者它从我学习了吗?或者我们各自发明?

  一切善事的来源有千端——一切恶剧,为快乐而存在:他们何能仅仅做一次!

  一种善事和恶剧便是这种长久的沉默,并如冬时的天空一样,从光辉的脸上以圆睁的眼睛窥望。

  ——如同冬时的天空一样,闷闭了自己的太阳,闷闭了自己的不屈不挠的太阳的意志:真的,我已将这种技艺和这种严冬的恶剧学习得很熟练了——

  那是我最爱的恶剧和技艺,我的沉默学会了不以沉默而泄露了自己。

  以言词和骰子的喋喋,我巧胜了这严厉的期待者:我的意志和目的当避开这些严肃的监视人。

  没有人能窥见我的深处和我的穷竟的意志——因此我为我自己希求着长久的清澄的沉默。

  我看出许多伶俐的人:遮蒙着他的脸面,使他的水溷浊,使人不会看到那底里。

  但更伶俐的不信仰者和击破核桃壳者,正临到他:正要从他捕捉了严密隐藏的鱼。

  但在我看来,最智慧的沉默者是光明、勇敢、透澈的人们:他们的底里是这么深沉,即使最澄清的水也不能把它显露——你须发皓白的冬时的天空,你圆睁着眼睛的沉默者哟!

  你便是我的灵魂和快乐之天上的标本。

  我必须不隐藏我自己,如吞没金子的人,怕他们搜出我的灵魂来吗?

  我必须不踩高跷走路;使我周围的嫉妒者和残害者不会注意到我的长腿吗?

  这些灵魂,烟熏的,窒息的,委惫的,发霉的,阴郁的,他们的嫉妒如何能忍受了我的幸福!

  我仅愿意指示他们以我的绝峰上的冰雪和严冬,——不愿指示他们以我的太阳之带围绕着的山岳!

  他们只听见我的严冬暴风雨的咆啸:他们不知道我也如同南方的热风一样,也渡过了温暖的大海。

  他们可怜我的灾祸和偶然:但我的道路是这让偶然随意来吧!它如同幼孩一样的纯真!

  他们如何能忍受我的幸福,假使我不将灾祸。严冬的困苦,熊皮小帽,和雪天的外衣,包裹在它的周围!

  假使我不可怜这些嫉妒者和恶意者的慈悲!

  假使我自己没有在他们的面前太息,并与冰冷谈话,并隐忍地让我自己被包围在他们的慈悲里!

  这便是我的灵魂的聪明的恶剧和慈善,它并不隐匿了自己的严冬和雪风;它甚至于也不隐匿了自己的冻疮。

  有一种孤寂是病弱者的逃避所;另有一种孤寂则是远避疾疫的安全室。

  所有那些我周围的可怜的斜眼的无赖汉,让他们听着我为冬天的寒颤和太息吧!

  在这样的寒颤和太息之中,我逃离了他们的闷热的屋子。

  让他们为我的冻疮而对我同情和悲叹:我们将看着他会冻死于知识的冰窖!——他们如是悲叹。

  同时我以炽热的足在橄榄山上这里那里的行走:在橄榄山上太阳照耀着的一隅,我唱歌,我嘲弄着慈悲。——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离开

  查拉斯图拉这样汗浸地游历了许多民族和不同的城池,又绕道回到了他的高山和洞府。但是看哪,在行路的时候他不觉走到了伟大城池的大门了。这里一个满嘴白沫的傻子,张着两手,向他奔来,挡住了他的去路。这也就是人民所谓“查拉斯图拉之猿”的那个傻子:因他曾经从查拉斯图拉学到了某种言语的转折和音调,也无意识地搬用了查拉斯图拉的智慧的宝藏。这傻子对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哦,查拉斯图拉,这里便是伟大城池:这里你失去了一切而一无所得。

  你为什么踏着这里的尘土?爱惜你的步履吧!宁唾于城门而转回去!

  这里是一切高洁思想的地狱:这里一切伟大思想被活活煎熬,被碎断蒸煮。

  这里一切伟大的感情都凋败了:这里只有骷髅的哀鸣!

  你嗅到精神的庖房和肉铺的臭味了吗?这里不是蒸腾着一切被屠杀的精神的热气吗?

  你不见那些灵魂悬挂着如干瘪而污脏的破布吗?

  但他们却从这些破布中制造新闻!

  你不听见吗,这里,精神如何地成为一种言语的游戏?精神呕吐着可憎厌的言语的污水!他们也从这言语的污水制造新闻。

  他们互相追逐而不知何往!他们互相煽惑而不知所谓!他们敲击着他们的金色铜,他们叮当着他们的黄金。

  他们畏冷却从蒸馏水中寻求温暖!他们畏热却从冻结的精神寻觅清凉;他们都从舆论受病和受伤了。

  这里是一切贪欲和罪恶之家;但这里也有道德;有许多有用的,实用的道德。

  许多道德有着办事员的手指和耐于文坐和期待的肥臀,以装饰女郎的乳房和腰肢为光荣。

  这里在军队之神的面前,也有很多虎信,很多正教,实行谄媚。

  “从上头落下来勋章和光荣的唾沫;所以没有勋章的人都仰望着上头。

  月亮有它自己的朝堂,朝堂有自己的月光之牺牲;所以乞食的人民,怀着乞食的道德,祈祷着一切从朝堂里面降下来的。

  我服役,你服役,我们服役”——一切有用的道德对王子如是祈祷:最后这功绩勋章就会簪在尪弱的胸脯!

  但月亮围绕着一切世俗的东西回旋:王子也围绕着一切最世俗的东西回旋——那即是小贩的黄金。

  军队之神不是金块之神;王子计划着——但小贩子处理着!

  哦!查拉斯图拉哟,在你的心中一切都是灿烂,刚强,而美丽!吐唾于这小贩子之城而转回去吧!

  这里血液在血管中流动:腐败,微温,而凉薄。吐唾于这巨城,这里是一切废物流汇的大陋窟!

  吐唾于这缩压的灵魂与弱的胸脯之城池,这尖突的眼睛与胶粘的手掌的城池——

  吐唾于这恶棍之城池,这厚脸皮,这笔之奸雄与舌之奸雄,这太热衷的野心家的城池:——

  这里一切残缺,畸形,贪欲,无信,烂熟,黄病,脓溃而有毒:——

  吐唾这巨城而转回去吧!

  但在这里,查拉斯图拉说:你的言语,你的同类,我久已厌恶!

  为什么在泥塘边住得这久,直到你自己成为一只青蛙和一只蟾蜍?

  不是有一腐败的、凉薄的血,奔流在你的脉管里,所以你才学会咯咯鸣叫和咒骂吗?

  为什么你不到森林里去?为什么你不耕种土地?大海中不是充满了葱绿的岛屿吗?

  我蔑视了你的污蔑;假使你是警告我——为什么你不警告你自己呢?

  只是为爱,我的污蔑和警告的鸟才展翅飞腾;但不是从泥沼中飞腾!

  你满嘴白沫的傻子哟,他们称你为我的猿猴!但我称你为我的不平鸣的猪。由于你的不平鸣,甚至于破坏了我对于傻子的赞美。

  最先使你不平鸣的是什么呢?因为没有人十分谄媚

  你:——所以你生在污水旁边,你可以有更多的不平鸣的理由,——

  你可以有更多理由报复!你懒怠的傻子哟,你的报复便是你的全部的嗔怒;我看透了你了!

  你的傻话伤了我,即使你说着真实!假使查拉斯图拉的言语一百倍真实,你还是永远错误地应用了我的言语!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于是他眺望着这伟大城池而太息,并且沉默得很久。最后他如是说:

  我不单是厌恶这傻子,我也憎恨这伟大城池。无论何处都无所可善,也无所可恶。

  悲哉,这伟大城池!但愿我看见了那烧灭它的火柱吧!

  即使这样的火柱也必在伟大日午之前来到。它有一定时刻和一定命数。——

  傻子哟,在临别的时候我对你说这教言:自己不能再爱的地方自己应当——离开!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于是离开了这傻子和伟大城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8 公债与资本 - 来自《自由、市场与国家》

一 关于某些观念与它们的后果的概要历史对于维多利亚时代的人来说,对资本的消费本身是一种贪污行为,即使是对收入的全部消费,也被看成是一种极端的挥霍行为。通常的节俭观念要求人们把收入中的一部分积存起来,以增加资本存量。在他们那个世界中,资本一旦被创造出来,实际上就是一种永久性的财产了,无论是从每个家庭各自的资产选择角度看,还是从统一的国民总资产的角度看,资本都是永久性的。进一步说,在家庭遵循的财政节俭戒律与一个国家要遵守的财政节俭戒律之间,实质上没有什么差别。在维多利亚时代,法律体制、政治体制与经济体制……去看看 

七 评新黑格尔主义者及某些黑格尔研究家对《精神现象学》的论述 - 来自《精神现象学(上卷)》

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在20世纪以前很少受到资产阶级哲学家和哲学史家的重视:或者(如鲁一士)说“这书文字粗拙晦涩无法了解”,或者(如文德尔班)说“能了解精神现象学的那一代人已经死去了。”在所有早期英美新黑格尔主义者中,除鲁一士在其死后才出版的《近代唯心主义演讲》中有三章①专讲《精神现象学》外,很少有人提到这书。自从狄尔泰于1906年发表了《黑格尔的青年史》一书后,一般讲黑格尔哲学的人才开始重视《精神现象学》以及黑格尔青年时期写成的但迄未出版过的早期著作。但也就从狄尔泰起开始了把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朝着……去看看 

悲剧的诞生 04 - 来自《悲剧的诞生》

关于这种素朴的艺术家,若以梦境为喻,可以给我们一些启发。试设想一个做梦的人;他沉湎于梦境而不愿惊扰其梦,对自己说:“是梦吧,我索性梦下去呵!”我们由此可以推断:他在梦的静观中体验到一种深刻的内心快感;另一方面,为了能在静观中心满意足地梦下去,他必须完全忘掉白昼现实以及迫人的忧患。所以,凭解梦神阿波罗的指导,我们对这一切现象可以作如下的阐明:虽然在生活的两面,在醒和梦中,前者确实似乎是无比地更可取,更重要、更可贵、更值得体味,而且是唯一身受的生活;然而,若论我们身为其现象的存在之神秘根源,我坦白地主张我们对于梦也应予以……去看看 

2-2 资本积累的主体和工业化的道路 - 来自《中国的道路》

第二节 资本积累的主体和工业化的道路  假如我们将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变的整体过程比作一曲交响乐的话,那么工业化是现代化乐章中的主旋律,而资本积累又是工业化进程中的最强音。  资本积累作为一种现实的经济运动,就像任何一种社会运动一样,有它的承担者和推动者,我们将之称为资本积累的主体。从人类200年的工业化历史中可以发现,不同的国家,或不同的时代,担当资本积累使命的主体是不同的。而正是由于资本积累主体的性质的不同,导致了它在投资过程中建立起来的人与物和物与物之间的经济关系以及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都相……去看看 

3-20 关于某些民主国家里的求官谋禄问题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在美国,一个公民有了一些知识和一些财源之后,便去经营工商业以求致富,或买下一块上面有林木的荒地开垦。他有求于政府的,只是不要干扰他的辛勤劳动,保证他由此获得成果。在大部分欧洲国家里,一个人开始感到自己有能力和要实现自己的愿望时,他首先想到的是找一个官当。由同一个原因产生的这两个不同结果,值得我们在这里停下片刻加以研究。当公职的位数不多、待遇不高和经常变动,而经营工商业的门路很多和可以赚钱时,则平等的思想每天都在制造的新的急欲求成的欲望,会使人全去经营工商业,而不去政府当官。但是,当等级已经平等,人们的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