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序言

 《复杂性中的思维》

  《复杂性中的思维》第二版问世一年后,献给中国读者的中文版现在也问世了。复杂性和非线性是物质、生命和人类社会的进化中最显著的特征。本书考察了物理和生物科学、认知和计算机科学、社会和经济科学以及哲学和科学史中的复杂系统。

  中国科学家已涉足所有这些研究领域。而且,中国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复杂社会的例子,它正以极大动力奔向21世纪。本书传达的思想是:自然科学、技术、经济学、管理和政治学中,线性思维显然已经过时。此外,中国文化总是具有自己的传统和特色,不同于西方的线性的机械论的世界观。因此,复杂系统探究方式就不仅能战胜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之间的隔阂,而且也能缩小西方文化和东方文化之间的距离。

  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复杂的非线性世界上,处在有序和混沌的边缘。因此,对自然和社会中的复杂性和非线性的管理,成为我们共同面临的世界范围的挑战。用德国数学家、计算机先驱和哲学家、对中国文化和科学充满敬意的莱布尼茨(1646-1716)的话来说,我们必须保持全球性“多样化统一”的目标。

  我要向译者曾国屏教授的细致工作表示感谢。一本跨学科的著作,涉及数学、计算机、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和社会学、经济学和哲学术语,翻译时需要特别的努力。他有效地掌握了这些。同样地,我还要向出版者——中央编译出版社(中国)和施普林格出版社(德国)表示感谢。它们使中文版的出版得以实现。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5 转型社会中的资产者阶层 - 来自《中国的道路》

第五节 转型社会中的资产者阶层  一、目前中国的资产者阶层的基本特征与处境    由于资本积累在促成前现代经济向现代经济转变过程中所起的轴心作用,由于私人资本是一切作为社会生产力的生产资料中最有效率和最有创造力的因素,因而,在促成中国经济向现代经济转型以及促成传统的计划体制向现代市场体制转变的过程中,一个核心的任务就是如何促成私人资本的健康高效的发展,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使它的发展和整个社会的观念和制度之间保持一种日趋和谐的关系。  像其它的经济要素(比如劳动和知识)一样,和私人资本这种要素紧密……去看看 

陌生的海岸 - 来自《美国人:开拓历程》

“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开辟了一个新世界。” ——贾雷德·埃利奥特  威廉·布雷德福总督一六二○年十一月中旬亲眼目睹“五月花”号船上的乘客登上北美大陆海岸时的情景,他作了如下报道:  “他们双膝跪下,感激上帝带他们越过了浩瀚汹涌的大洋,把他们从危险和苦难中解救出来,使他们安全无恙地又一次踏上了坚实的大地……现在他们越过了茫茫大洋和苦难之海之后……没有亲朋来欢迎他们,没有旅店来招待他们,为他们洗尘,也没有房屋,更没有城镇可以让他们歇脚,向他们提供帮助。圣经上记载基督的使徒及其同船的难友受到野蛮人热情的……去看看 

18 最彻底的否定之后(Ⅱ) - 来自《九死一生》

一   按说,依照那种环境中一般人被迫形成的“哲学”,我应该顺着隋凤祥指导员给我 的这根杆儿向前爬,爬出这片苦海。可是我不想也不会这样做。我的最大的悲剧式“劣 根性”之所在,就是不论处境之如何反常,对一切看不顺眼的现象,都不能永远保持沉 默。不仅对刚与我们混编在一起的、带有“基建大队细菌”的排长盛桂林届u班长王开 泽等人的狡诈、阴险、冷酷、残忍不能沉默,就是对烧炭队领导工作中的许多错误行为 也不能沉默。   刚来北大荒时,农场领导向我们一再阐明,山林是国家的财富,不能乱砍滥伐;如 果必须烧木炭,只能利用过去……去看看 

第四章 初办团练 7、停尸审案局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正当审案局这边为出了口气而快慰的时候,更大的麻烦事却来了。  原来,那四个挨打的镇筸兵中有一个名叫王连升的,年纪本有四十五六岁了,前几天又害着病。那天略好点,便被同伴拉去火宫殿喝酒,回来时便感了风寒,被捆绑到审案局已是受惊。这下又挨了五十军棍,穿了耳朵,一背到营房便昏蹶过去,抢救无效,当夜便气绝了。镇筸兵闻之,人人怒火冲天,声言要曾国藩偿命。  第二天一早,邓绍良便来谒见鲍起豹,将昨日的情形和王连升的死,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鲍起豹这一气非同小可,他挥舞着手中的长烟杆,嚷道:“好哇!曾国藩这个婊子养的,竟敢在老子……去看看 

第八章 土地 - 来自《革命的年代》

我是你们的领主,而我的领主是沙皇。沙皇有权对我下令,而我必须服从,但他不能下命令给你们。在我的领地上我是沙皇,我是你们在人间的上帝,因此我必须对你们负责……你们必须先用铁梳把马梳10次,然后再用软刷刷毛。而我只需把你们粗略地梳理一下,而且谁知道我有没有认真用刷子。上帝用雷和电净化空气,而在我的农庄里,当我认为必要时,我也将用雷和火来净化。——一位俄国领主对其农奴的训话  拥有一两头牛、一只猪和几只鹅,自然会使农民兴高采烈。在他的观念中,他的地位是处于同一阶层的弟兄们之上……在跟着牛群闲逛之中,他养成了懒……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