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我就是那神灯里的精灵(专一创造实相)

 《与神对话》


我并不确定这本书将要走向何处。也不确定从何开始。

让我们再花一点时间(take time)。

我们究竟需要花多少时间呢?从上一章到现在,已经花了我五个月的时间。我知道读这本书的人会以为这一切都是连续不断写下的。他们不会想到从第三十二段第三十三段之间,隔了二十个星期。他们不会明了有时候灵感与灵感之间要隔半年,我们到底必须花多少时间?

这不是我们的意思。我是说,把“时间”(take time)作为我们第一个话题的开始之处。

哦。好吧但既然以这为话题,为什么完成一段有时要花好几个月呢?为什么你在两次来临之间要隔那么久呢?

我亲爱的好孩子,我在“来临”之间,隔的时间并不长。我从来就不曾不与你同在。只是你并没有经常觉察到。

为什么?为什么如果你经常在,我却没有觉察?

因为你的生活卷在别的事情里。让我们面对它吧。你这五个月很忙。

对。我这五个月很忙。一大堆事情在进行。

你让这些事情比我还重要。

这好像并不是我的实情。

请你看看你的行为。你这段时间深深卷入你世俗的生活中。你很少注意你的灵魂。

那是一段艰困的时期。

没错。正因如此,才应把你的灵魂涵括在这过程中。过去几个月,若有我帮助,会平顺得多。所以我是否可以建议不要与我失去接触?

我试着要贴紧,可是我似乎失落——或像你所说的,卷入——在我自己的戏里。再说,我也找不出时间给你。我没时间默想①。我没有祈祷,当然我也没有写作。

我知道,当你最需要我们的接触时,你却走开,这是人生的讽刺。

我该怎么才能不这样做呢?

不这样做就是了。

这是我刚说的。但是要怎么才行?

你不这样就不这样。

没有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我倒希望是这样。

那它就真是会这样,因为你的希望就是我的命令。要记得,我亲爱的,你的欲望就是我的欲望。你的意愿就是我的意愿。
好吧。好得很。那么我希望这本书三月份完成。现在是十月了。我希望再也不要有五个月都全无音讯了。
那就会这样。

好。

除非它不是这样。

哦,天哪。我们非得玩这个游戏不行吗?

不是。但到现在为止,你都是这样在决定你的生活。你随时在改变主意。记住,生活是持续的创造过程。你每一分钟都在创造你的真相②。你今天做的决定,往往不是你明天的选择。然则所有大师们的秘密却是一直只选同样的东西。

一而再,再而三的选?一次不够?

一而再,再而三,一直到你的意愿变成为你的实况。

有些人要好多年,有些好几个月,有些好几个星期。那些近于大师级的人,要几天,几小时,甚至几分钟。对大师们来说,创造是当下的事。

当你看到意愿和经验之间的距离缩短时,你可以说是走在大师之路上了。

你说“你今天所做的决定,往往不是你明天的选择”。那又怎样?你是说我们不应老是改变心意?

你爱怎么改就怎么改。但要记得,你每改变心意,都把整个宇宙的方向做了改变。

当你对某件事“下定决心”,你就推动了宇宙。有超乎你理解的力量——其微妙与复杂远超过你的想像——涉入这个过程,其巧妙的动力是你们现在才刚刚开始了解的。

这些力量与这种过程都是相互作用的能量之超凡网路的一部分,这网路组成存在之全体,你们称之为生命与生活。
本质上,它们是我。

那么,当我改变主意,会为你制造困难,是不是?

没有什么对我是困难的――但你却可能把事情弄得对你来说非常困难。所以,对事情要专心。在你让它成为事实前,不要改变心意。要专心,要集中。

这就是心志专一之意。如果你选择什么,就用你全副的力量、整个的心去选择。不要优柔寡断。持续不懈!向着它前进。要有决心。

不要用“不”作为答案。

正是。

但设若“不”正是确实的答案又怎么办?如果我们所要的,不是我们应当要的——不是为我们好,不符合我们最佳的利益——那又怎么办?那你就不会给我们,对不对?

错。不论你们要求什么,不论对你们而言是“好”是“坏”,我都会“给”你们。你有没有看看你近日的生活?

但是我受到的教育却说,我们不能永远都得到我们所想要的——凡不是我对我们最好的,神就不会给我们。

这是当某些人不希望你因某些特别的后果而失望时告诉你的话。

首先,让我们先把我们的关系再说清楚。我并没有“给”你们任何东西——是你们召它过来的。在第一部中,我曾把这情况如何发生做了详细精确的解释。

其次,我对你们所召来的事物不做审判。我不说一个东西是“好”或是坏。你们最好也这样。

你们是有创造力的生命体——是以神的形象与本质造成的。你们可以得到你们选择的任何东西。但你们可能并不能得到一切你们想要的东西。事实上,任何东西如果你们要得太急迫,就不能得到。

我知道。这在第一部中也解释过了。你说过,“要”这个行为会把那东西推开。

对,你记得为什么吗?

因为心念是有创造力的,而要一个东西的心念是对宇宙的一个声明——一件真相的宣示——宇宙就会在我的实际生活中制造出来。

完全正确!完全正确!你已经学到了。你真的明了了。好得很!

对,就是这样发生的。你说“我要”(I want)某物时,宇宙就认为是“确实”,并给你那经验——“缺”(wanting)它的经验③!

不管你把什么放在“我”字的后面,都会变成你具有创造力的命令。神灯里的精灵——那就是我——之存在只是为从命。
你召什么,我制造什么!你怎么想、怎么感觉、怎么说,就怎么召!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那么,请再告诉我——为什么我要花那么多时间,才把我的选择创造为事实?

有好几个原因。因为你不相信你选择什么就可以有什么。因为你不知道选择什么。因为你一直在筹思什么是对你“最好”的。因为你事先想要保证你所有的选择都是“好”的。因为你不断改变心意。

让我看看我懂不懂这话的意思。我不应筹思什么是对我最好的吗?

“最好”是一个相对形容词,靠着上百的变数。这使得选择变得非常困难。当你做任何决定时,只应有一个考虑——这是不是表明我是谁?这是不是在声明我选择我是谁?

整个一生都该是这样一种声明。事实上,整个一生就是这一种声明。你可以让这种声明是出于偶然或出于选择。

由选择而过一生是有意识之行动(action)的一生。由偶然而过的一生是无意识之重复(reaction)的一生。

重复就是这样——是你原先做过的行为。当你“重做”(re-act),你是在评估进来的资料,在你的记忆库中探索相同或类似的经验,照你以前做过的去做。这是心智(mind,④)的作用,不是你灵魂的作用。

你的灵魂想要你在它的“记忆”中探索,看看如何能创造出你真正此刻的真实经验。这乃是你们经常听说的“灵魂探索”经验,但要这样做,你们必须真的“失心”⑤。

当你把时间花在想要筹思什么对你“最好”时,你是在浪费时间。最好是省时间,而不是浪费。

“失心”可以大量节省时间。决定很快就可以达成,选择迅速执行,因为你的灵魂只从现在经验来创造,不需回顾,分析与评鉴过去的际遇。

记得这一点:灵魂创造,心智重复。

灵魂以其智慧知道,你此刻所产生的经验,是神在你对它还没有任何有意识的觉察之前送给(sent)你的经验。这乃是“现在”(pre-sent,预先送给)经验一词的意议。即使在你正在寻找它时,它就已经上路——甚至在你要求之前,我就已经答应你。每一个此刻都是神的神圣礼物(present,⑥)。

灵魂直觉的知道去寻求此时所需的恰当境遇,以治愈错误的思想,并将你带到你真正是谁的正确经验中。

把你带回到神那里乃是灵魂的渴望——把你带回家,带给我。

灵魂的意图是以经验来认知自己——因而认知我。因为灵魂知道你跟我是一个——正像心智以思辨否认此一真相,肉体以行为否定这一真相。

因此,在重大决定的时刻,要离开你的心智,而以灵魂之探索来替代。

灵魂明白心智所不能领会之事。

如果你把时间浪费在想要筹思什么对你“最好”上,你的选择将小心翼翼,你的决定将永不能下,你的旅程将航入种种期望之海中。

喔!这真算个好答案!但我怎么听从我的灵魂呢?我怎么知道我是在听呢?

灵魂以感觉(feelings,感情)向你诉说。聆听你的感觉。遵从你的感觉。尊崇你的感觉。

为什么我却似乎正因为尊崇我的感觉,才陷在困难里呢?

因为你把成长贴上“困难”的标签,而把停顿贴上“安全”的标签。

我告诉你:你的感觉绝不会把你陷入“困难”中,因为你的感觉就是你的真相。

如果你过一种绝不遵从感觉的生活,处处要把感觉用心智的机械作用过滤掉,那你就去吧。靠心智对处境的分析而做你的决定吧。但别想在这样的机械作用中得到欢乐,也别想求得你真正是谁的欢庆。

记住:真正的欢庆是无心的(mindless).

如果你聆听你的灵魂,你就会知道何者于你“最好”,因为于你最好的,就是于你为真的。

当你只依何者于你的为真而行,你就在道上加速前进。当你以你的“现在真相”为基础而创造经验,而不是以“过去真相”为基础,而反覆某种经验,你就产生一个“新我”

为什么创造你所选择的真相要用那么多时间?这就是为什么:因为你没有去实践。

知晓真相(真理),真相会让你自由。

然则一旦你知晓了你的真相,不要一直改变主意。这是你的心智在意图筹思何者于你“最好”。停掉它!除去你的心智。回到你的感觉!

这就是“恢复神智”的含意。回到你的感觉,而不是如何思考。你的思想只不过是思想。是心智的构筑。是你的心智“虚构的”“捏造的”创造品。可是你的感觉——却是真实的。

感觉是灵魂的语言。而你的灵魂是你的真理(真相)。

好了。这样的说法连贯吗?

这是不是意谓我们要表达我们所有的感觉——不管它是多么负面或多么有破坏性?

感觉即非负面,也不具破坏性。它们只是真相。如何表达真相才是问题所在。

当你以爱来表示你的真相,很少会有负面和有伤害性的结果产生。而当有此情况发生时,那是因为有人选择要用负面或有伤害性的方式去经验它。在这种情况下,你可能没有任何办法避免此事的发生。

当然,失于表示你的真相也很难是得当的。然而大家时时都在这样做。他们是如此惧怕造成或面对可能的不愉快,以致他们完全掩藏了他们的真相。

要记得:最重要的是如何送出讯息,而非如何接近。

你无法负责别人如何接受你的真相;只能保证它在送出去的时候好不好。好不好,我指的还不只是清不清楚;我指的是何等爱、何等悲悯、何等明敏、何等勇敢和何等完全。

这里没有半真半假的空间,没有“残忍的事实”,或甚至“平白的真相”的空间。它只是真相,全部的真相,除了真相以外别无其他。神帮助你如此。

是这“神帮助你”带来了爱与悲悯的神圣素质——因为,只要你要求我,我一直都会帮助你用这种方式沟通。

所以,没错,去表示你所谓的最“负面”的感觉吧,但不要以破坏性的方式。

失于(未能)表示(即是推出去)负面的感觉,并不会使它们走开;那会把它们留在里面。“留在里面”的负面性会伤害身体,使灵魂背负重担。

但是,如果另一个人听到了你对他所有的负面想法,不管你用何等有爱意的态度告诉他,都会影响到你们的关系。

我说,去表达(推出去,清除)你负面的感觉——我并没有说如何或对谁。

并非所有的负面感觉都需跟引起此负面感觉的人分享。只有当失于表达此感觉会有损于你人格的完整,或造成对方误以非真相为真相时,才有必要表达。

负面的感觉从来就不是最终的真相,即使在当刻它似乎像是你的真相之际依然。它可以是起于你未痊愈的部分。事实上,一直都是。

这乃是为什么必须要把这些负面性的东西推出去,释放出去。只有让它们出去——推出去,置于你的面前——你才能清楚的看清它们,才能知道你是否真的相信它们。

许许多多说出来的话——恶毒的话——只有在表示出来之后,才发现它们不是真的。

许许多多表示出来的感觉——从恐惧到愤怒——只有在表示出来之后,才发现它们不再表示你真正的感觉。

感觉可以是很奇诡的。感觉是灵魂的语言,但你必须确定你倾听的是你真正的感觉,而不是由你的心智所铸造出来的假模型。

哦,好吧!现在我连我的感觉也不能依赖了。好得不得了!我原本还以为那是通往真理实相之路呢!我原本还以为那是你教我的呢!

是的。我是这样教你。但用心听,因为这比你现在所能了解的还更复杂。

有些感觉是真感觉——也就是产生自灵魂的感觉;有些感觉是假感觉——这是你的心智所制造的。

换句话说,它们根本不是“感觉”——它们是意念(思想),是伪装成感觉的意念。

这些意念是起于你以前的经验和自他人观察的经验。你看别人拔牙时脸皱成一团,所以你拔牙时也脸皱成一团。你可能根本就没痛,可是你还是皱脸。你的反应跟真相(事实)没有任何关系,只跟你如何接受事实有关,而这又是以别人的经验为基础,或以你往日的某件事为基础。

人类最大的挑战是要在此时此地,不要再捏造什么!不要对现在时刻(pre-sent moment,是在你对它尚未有意念之前“送给”你自己的时刻)制造意念。要在此刻。记住,你把此刻当做礼物,送给你的本我(self,⑦)这时刻涵藏着巨大真相的种子。那是一个你想要记得的真相。然而,当此刻到来,你却立即开始铸造关于它的意念。你不在此刻之内,却站在此刻之外,审判它。于是你重复反应。这是说,你像你以前曾做过的那样再做。

现在,看看这两个字:

REACTIVE(重复,反应)

CREATIVE(有创造性)

注意看看,它们是相同的字。只是把C挪动了!当你正确的C⑧事物,你就变为有创造性,而不是重复反应。
这很妙。

恩,神就是这样。

但是,你看,我想讲的是,当你干净的来到当刻,而不带着关于它的原先想法,你就可以创造你现在是谁,而不是反应你曾经是谁。

生命是一创造历程,而你却活得它似乎是一反覆历程!

但是一个有理性的人,怎么可能在某件事发生的当刻,忽视以前的经验呢?去思考我们所知有关此事的一切而做回应,这不是正常的吗?

可能是正常的,却不是自然的。“正常”意味通常是那么做。“自然”却是当你不想要以“正常”的方式去做事,你会怎么做!

自然和正常不是同一回事。在任何当下的时刻,你可以照通常的做法那样做,也可以照自然来之的作法做。
我告诉你:没有任何东西比爱更自然。

如果你以爱而行,你就是自然而行。如果你以惧而行、愤而行、怒而行、恨而行,你可能是正常而行,却决不是自然而行。

如果我以往的经验都对我嘶叫某一“当刻”很可能是痛苦的,我如何能够以爱而行?

不要管你往日的经验,直接进入当刻。要在此时此地。看看此刻你为创造新的自己有何可做。

记住,这就是你在此所做的。

你以此方式,在此时间,于此地方,来此世界,以知你是谁——并创造你想要的你。

这是一切生命的用意,生命是一个持续进行的、永不终止的再创造过程。

你依自己所订下的一个最高的理念来再创造你自己。

但这岂不像从最高有楼上跳下来,以确认自己会飞吗?这样的人忽略了他自己“往日的经验”和“观察到的他人经验”,从楼上跳下来,还一直宣称“我是神”这好像并不怎么聪明。

我却要告诉你:人曾达到比飞更伟大的结果。人曾治愈疾病。人曾使死者复生。

只有一个人做过。

你以为只有一个人被赋予过这超乎物理宇宙的力量?

只有一个人展示出来过。

不止。是谁分开红海?

神。

不错。但是谁呼求神这样做的?

摩西。

正是。又是谁呼求我要治愈病人,使死都复活?

耶稣。

对。好了,你是否认为摩西和耶稣所曾做的你不能做?

可是他们没有做!他们求你做?这不是同一回事。

好吧。我们目前就用你的说法。你是否认为你不能要求我做同样奇迹的事情?

我认为我可以。

我会答应吗?

我不知道。

这就是你与摩西不同的地方!这就是把你与耶稣分别的地方!

有许多人相信,如果他们以耶稣之名请求,你就会答应他们。

没错,许多人这样相信。他们相信他们没有能力,但他们看过(或相信其他看过的人)耶稣的能力,因此就以他的名字来请求。虽然他说过:“为什么你们惊奇呢?这些事情,和更甚于此的事,你们也可以做。”然则众人不能相信。许多人到今天仍然不信。

你们统统以为你们无值。所以你们以耶稣之名请求。或以至福童贞玛利亚。或某某“庇护者圣人”。或太阳神。或东方神灵。你们会以任何别人之名——唯不用自己的!

然而我告诉你们——要求,你就会得到。寻找,你就会找到。敲门,门就会为你开。

从高楼跳下,你就会飞

曾经有人浮在空中。你相信这个吗?

嗯,我听说过。

还有人穿墙走过。甚至有人离开他们的身体。

是,是。可是我却从来没有看过任何人穿墙走过——我也不去劝任何人去试这种事情。我也不认为我们应该从高楼跳下。这对你的建康可能并不是好事。

那掉下来摔死的人,并不是因为他如果出自正确的存在(Being)状态而不会飞,而是因为他永远不可能籍着想要显示他与你们有分别,而证明他的神性。

请解释一下。

在高楼上的人,活在一个自欺的世界中。在其中,他想像他自己有别于你们其他的人。以宣称“我是神”,他以谎言来开始他的证明。他希望使他自己与你们有分别。他希望更大、更有能力。

那是自我(the ego)的一项行为。

自我——是分离的、独自的——永远不可能复制或证明那是一体的那个。

那在高楼上的人,由于要证明他是神,却只证明了他与万物的分别,而非与万物的一体。因此,他以证明非神性来想要证明神性,因而失败。

耶稣,却以证明一体性来证明了神性——不论他看何处和看何人,他都看到一体性和整体性。在此中,他的意识和我的意识为一,而在这种状态中,不论他召唤什么,都会在那神圣时刻呈现在他的神圣真相中。

嗯。所以,要行奇迹,只要“基督意识”就行了!好吧,这当然会让事情简单一些……

当然比你想像的更为简单。有许多人达到了这种意识。许多人曾成为基督⑨,而不仅是纳撒勒的耶稣。

你也可以成为基督(can be Christed)。
怎么做呢?

由寻求,由选择。但那是你必须每日去做、每分钟去做的选择。它必须成为你生活的根本目标。

它本来就是你生活的目标——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而即使你知道,即使你记得你存在的精确理由,你似乎也不知道如何从你所在之处到达那里。

没错,就是如此。那么我如何可以从我现在所在之处,到我想要去的地方呢?

我再告诉你一次——寻找,你就会发现。敲门,门就会为你开。

我已经“寻找”和“敲门”了三十五年。如果说我已疲倦这条路,你应会原谅我。

也许该说你已“失望”吧,对不对?但事实上,虽然在“试图”上我给你甲等分数——就是,“努力甲等”——但我却不能说,也不能同意你所说,你寻找了和敲了三十五年的门。

应该说,你是时断时续的寻找和敲了三十五年的门——而大部分时间是断。

过去当你很年轻的时候,只有当你遇到了困难、当你有所需要的时候,你才来找我。等你又长大一点,又成熟一点,你认识到这可能不是跟神的正确关系,于是试着去创造一些更有意义的东西。即使那时,我也只有过是个时有时无的东西。
更后来,你了解到,跟神的结合只能藉由跟神沟通才能达到,因之你去做某些事、去行某些行为,可以让沟通达成,但即使那时,你仍是时而从事,而非经常。

你静思,你行仪式,你在祈祷与颂唱中呼唤我,你召我的灵到你之内,但这也只在适合你的时候,只在你觉得有感应的时候。

再说,即使在这些情况中,你对我的体验充满荣光,你生活的百分之九十五仍旧陷在分别的幻象中,体现最终真相的时刻仍旧只是偶尔的星火。

你仍旧认为你的生活就是汽车保养、电话费账单和人际关系要如何如何等等;你的生活所关注的,仍是你所创造的戏剧,而不是这些戏剧的创造者。

你还没有学会懂得为什么你一直在创造你的戏剧。你太忙着演它们了。

你说你了解生活的意义,可是你没有去实践你的了解。你说你知道走向与神沟通的路,但你却没有上路。你声称你在道上,但你没有举步。

可是你却来对我说,你已寻找和敲门了三十五年。

我讨厌做你的失望之源,可是……

现在是时候了,你不要再失望于我,而应当开始看清楚你真正是谁。

现在,我告诉你:你想要“受膏为基督”吗?那就像基督一样行,每一日每一分钟皆如此。(你并非不知如何行。他已向你们启示了途径。)在所有的情况下都像基督(不是你不能。他已为你们留下指示)。

在这方面,只要你寻求,你不是没有帮助。我每一天、每一分钟都在给你引导。我是那寂静的小声音,在其中知道转向何路,走上何途,如何回答,如何行为,说什么话——只要你真正寻求与我沟通,和我结合为一,就知道去创造什么样的实相。

只要聆听我。

我猜我是不知道应怎么做

哦,瞎说!你现在正在做!只要随时都这样做就好。

我不能每天分分秒秒都拿著个黄色活页本跑来跑去吧!我不可能样样事都停下来,开始写便条给你,希望你提供给我你精彩的答案吧!

谢谢你。它们确实是精彩!而现在又有一个:是的,你可以!

我是说,如果有人告诉你,你可以跟神有直接的沟通——直接的连线,直接的联系——而你要做的,只是随时准备纸笔,你愿意做吗?

那当然。

然而你刚刚却说你不要。或不能。那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的究竟是什么?什么是你的实情?

而好消息是,你甚至可以连纸笔都不用。我是一直跟你同在的。我不住在笔上。我住在你里面。

这是没错,可是……我是说,我真的能相信这个吗?我能吗?

当然你能。这是我自始就开始要求你们相信的。这也是每个宗教——包括耶稣——对你们说的。那是中心教旨。那是最终的真相。

我一直与你们同在,甚至直至时间之末。

你相信这个吗?

是了,现在我相信了。我是说,比以前更甚。

好。那就用我吧。如果纸笔有效(而我必须说,那似乎对你满有效的),那就带着纸笔。带的时间更多一点。如果必要,就天天带,随时带。

贴近我。贴近我!做你能做的。做你必须做的。需做什么就做什么。

念玫瑰经⑩。亲吻石头。向东方鞠躬。唱赞美诗。摇动摆锤。试试肌肉。

或写一本书。

做需做的。

你们每一个都有你们各自的结构。你们每一个都以你们自己的方式领会我——创造我。

对你们某些人来说,我是男人。对你们某些人来说,我是女人。对某些人来说,我两者皆是。对某些人来说,我两者皆不是。

对你们某些人来说,我是纯粹的能。对某些人来说,我是最终的感觉,而这,你们称之为爱。你们有些人完全没有概念我是什么。你们只知道我存在。

而也就是如此。

我存在。

我是吹拂你头发的风。我是温暖你身体的太阳。我是在你脸上舞蹈的雨水。我是空气中的花香,我是把香气发散的花朵。我是那负载花香的空气。

我是你最早的意念之始。我是你最后的意念之终。我是那在你最精彩之际迸发的观念。我是那观念成真时的光辉。我是那促使你做最有爱意的事之感觉。我是那让你一再一再渴望此种感觉的部分。

凡能与你有效的,凡能使之发生的——不论是仪式、表演、冥想、思考、歌唱、说话或行动,只要能使你“再接触”——就去做。

为记得我而做,为重归于我而做。

译注

①:meditate,默想,是天主教译法。此字又译为静思、沈思、打坐、冥想、入定等。

②:you are creating your reality,是新时代著作中最主要的讯息之一。reality 常译为“实相”,但我认为这两个字比较抽象(佛教有“实相无相”之说)。此字也可译为实况、实情、现实、真情实况等。

③:如果真是这样,则“宇宙”对人的心意与语言的领会力就太差了。读者用中文可能不会产生此后遗症,因为中文的“要”没有“缺”的意思。至少,不是同一个字。

④:本书三部曲中,神认为人是“身、心、灵”三位一体的生命。“心”,英文用mind,其文义有时又类似于“头脑”,本书译为“心智”。第一部中曾谓mind是ego(自我)(P129),又曾谓mind与脑brain不同。

⑤:out of mind此成语平常意指“精神不正常” “发狂”,此处则指“不要靠心智去思辨”“离开你的心智”。

⑥:英文的present既指“礼物”,又指“现在”。

⑦:本书中的Se1f常用大写,是指人与神本质相同的那个“我”。所以中译为“本我”。Ego则是指自我中心的那个“我”,本书译为“自我”。

⑧:C和See(看)发音相同。因此这句话意为“当你正确的看事物”。

⑨:be Christed其字源为“被涂油” (be anointed),意为被祝圣、被标示其身分。

⑩:rosary,在天主教也指念一串念珠(165颗)的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形而上学 卷译后记 - 来自《形而上学》

亚氏著作的编成、传习与翻译     (1)亚里士多德(公元前384—322)著作可分三类:第一类为“对话”,大都是早年在雅典柏拉图学院中(公元前366—348)写的。公元前第二世纪初海尔密浦(Hermippus)曾编有“亚氏书目”。第一世纪安得洛尼可(AnLdronicus)重订亚氏全部遗著时,亦曾编有“总目”,这总目今已失传。稍后又有希茜溪(Hesychius)书目。公元后第三世纪初,第欧根尼·拉尔修著“学者列传”,其中亚氏本传亦附有一书目,内容与“海尔密浦书目”略同。“第氏书目”一百数十书名中列有“对话”19种。这些“对话”所含题旨、思想与笔调,都是仿效柏拉图的,叙事属句较现存讲稿为……去看看 

2-2 中央集权制是旧制度的一种体制而不是像人们所说是大革命和帝国的业绩 - 来自《旧制度与大革命》

从前,当法国还有政治议会时,我听一位演说家谈论中央集权制,他说道:“这是法国革命的杰出成就,为欧洲所艳羡。”我承认中央集权制是一大成就,我同意欧洲在羡慕我们,但是我坚持认为这并非大革命的成就。相反,这是旧制度的产物,并且我还要进一步说,这是旧制度在大革命后仍保存下来的政治体制的唯一部分,因为只有这个部分能够适应大革命所创建的新社会。细读本章的耐心读者也许会看出,我对我的论点作了过分充分的论证。   请允许我先将所谓的三级会议省,亦即自治省或不如说表面上部分自治的省,放在一边,暂且不谈。   三级会议各省地处……去看看 

第六章 残害活人的医学 - 来自《侵华日军暴行纪实》

战争本来就是残酷的。可是,在战争中还有一种被公认为惨无人道而以国际公法的形式加以禁止的作战方式,这就是细菌战。半个多世纪以前,日本侵略者在美丽的松花江畔,集中了日本全国优秀的医生和科学工作者,组织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细菌部队。他们以3000 多俘虏为对象,施行了骇人听闻的活人实验,突击制造了大量的细菌武器,并把它投入于建立“王道乐土”的实战之中,犯下了器竹难书的罪行。日本陆军细菌部队的技术和技术情报,在日本战败时被美军生物、化学部队所独占。美国从全球争霸和安全防卫的角度考虑,“对日军细菌战班子的所有队员……去看看 

第一章 家庭:从传统走向现代 - 来自《家庭革命》

第一节 全球家庭的变动   家庭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历史产物。尽管在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家庭的意义不尽相同,但是家庭作为社会的细胞和最普遍的社会制度在相应的社会系统中占据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家庭既是一种制度,也是一种文化。家庭的状况、家庭的结构和功能、家庭的安危都与社会发展密切相关。社会的变迁必然影响家庭,家庭的变化同样影响社会。家庭的发展随着社会的变迁经历了无数次的变革,从血缘家庭到普那路亚家庭,再到对偶家庭,最后到一夫一妻制家庭。从此,家庭进入了一个长期相对稳定的发展阶段……去看看 

第十五章 - 来自《生死抉择》

李高成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今天的常委会竟能开成这样。     没有人议论,没有人表态,甚至没有人吭声!     市委书记杨诚的一个简短的讲话,然后是李高成的一个将近两个小时的情况报告。他既如实地谈了工人们的情绪和看法,也如实地谈了中纺领导们的情绪和看法。余下来的时间就是让大家讨论发言和各自发表意见和看法。     结果是会场上一片沉默,长时间的沉默。     书记杨诚督促了好几遍,李高成也一再地让大家都放开好好谈一谈,但就是没一个人说话。     连脸上的表情也看不出来!     然而当说到一个题外话……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