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 生命从来没有开始

 《与神对话》

在读这些字句时,我心中充满敬畏。谢谢你以这种方式与我同在。谢谢你与我们所有的人同在。因为百万千万的人已读过这些对话,更有百万千万的人将会读到。你来到我们心中,让我们感恩不尽,难以言宣。

我最最亲爱的宝贝们——我一直就在你们心中。你们现在真真实实的感觉到我在,让我十分高兴。

我一直与你们同在。我从没有离开过你们。我是你们,你们是我。我们永不会分离,从未分离,因为那是不可能的。

嘿,等等!这听起来有点似曾相识(deja vu)。我们是否刚刚说过这些话?

当然!请你读读第十二章的开头。只不过现在比那时的更具意义。

如果「似曾相识」是真的,岂不美妙!如果有时候我们真的「再度」经历某些事情,以便让我们更领会它的意义,不是很美妙?

你认为呢?

我认为这正是有时候发生的情况?

除非它不是。

除非它不是!

很好!真棒啊!你的领会进步得如此之快,真吓人。

真的,我也觉得:现在,我有些很严肃的话题想跟你讨论。

我知道。说吧。

灵魂什么时候跟肉体结合?

你以为呢?

当你选择要结合的时候。

说得好。

但大家会想知道更确定的时间。大家想知道生命从何时开始——就是大家一般认为的生命。

我暸解。

那么,生命的信号是什么呢?是从子官里诞生出来?是受孕的那一刻?还是肉体生命的元素开始结合的那一刻?

生命没有开始,因为没有终结。生命只是延伸;创造新的形象。

这一定像六○年代大为流行的熔岩灯:粘糊糊的东西,一坨一坨躺在瓶底,由于加热而浮起来,分裂、结合,成为新的坨,有大有小,奇形怪状,到了顶端,又结合成一大坨,重新来过。但在那瓶子里并没有「新」的糊状物,始终只是相同的那些坨,只不过一直重新改变形象,「看起来」像新的、不同的料子。变化永远是没完的,让人看起来大开眼界。

这个比喻很棒。灵魂就是这样。那唯一的灵魂——也就是一切万有——将它自己组成更小部分又更小部分。而所有的「部分」自始就是存在的。并没有「新」的部分,只是那一切万有的各个部分将它自己重新组合,使得「看起来」像新的、不同的部分。

琼·奥斯本(Joan Osborne),美日六○年代流行歌坛歌手)自写自唱了一首非常棒的流行歌曲,曲中问道:「如果神就是我们这些家伙,酒囊饭袋一个,不知会怎么样?」我要问问祂,是不是可以改成:「如果神就是我们这种家伙,粘糊糊一坨,不知会怎么样?」

嘿,太棒了!你知道,祂的歌大棒了。让所有的人都开了窍。大家都无法接受我和祂们差不多。

这种反应有趣得很。很能反映人对自己的看法。如果我们认为把神跟人一视同仁是亵渎,则人把自己看成了什么呢?

真的,看成了什么?

然而,你真的是「我们这些家伙」。这正是你在这里所说的。琼对了。

祂当然对。对极了。

我要再回到我的问题。关于我们所认为的「生命开始」,你能告诉我们一些实情吗?

灵魂究竟什么时候进入肉体?

灵魂并不是「进人肉体」。肉体是被灵魂所包着。记得我原先说过的吗?肉体不是灵魂的居室,灵魂反而是肉体的居室。

一切都永远是活的。没有「死」这么个东西。没有这么一种状态。

那永活者只是把自己形成新的形象——新的物质体。而此物质体永远都存有活生生的能量,生命的能量。

我是能量,如果你们称此能量为生命,则生命永在。它从未不在。生命无终,因此——怎么可能有一个开始之点?

噢,好啦!别这样说。你知道我想知道的是什么。

我当然知道。你想教我参与堕胎之争。

对,一点也没错!我的意思就是这样。既然神在这里,我就要问个有份量的问题。生命什么时候开始?

答案也是很有份量的,只怕你们听不进去。

试试看。

从没有开始。生命从没有「开始」,因为生命从没有终止。你们想要教我掉进生物科技的圈圈,好让你们假借「神的法则」来建立起一套「规章」,违反者受罚。

那有什么错?这可以让我们把产科医生枪杀在诊所停车场而自感无罪!

没错,我懂。世世代代你们都在利用我和你们所谓的我的法则,来做种种行为的借口。

噢,算了!你为什么不干脆说堕胎是谋杀!

你们谁也杀不了,什么也杀不了。

但是,你可以把它「个体化」的部分结束!在我们的用词中,这就是杀。

我个体化的某部分以某种方式表现它自己,这个历程如果不经过这部分的我同意,你们是不可能加以改变的。

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没有任何事情是违背神的意志而发生的。

生命,以及一切发生的事,都是神的意志——注意,也就是你们的意志——之表现。

我在本对话中已经一说再说:你们的意愿(意志)就是我的意愿(意志)。因为我们只有一个。

生命,是神的意愿之完美表现。假如有什么事情是违背神的意愿的,就不可能发生。从神是谁、是什么的定义而言,那种事情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你以为某一个灵魂可以为另一个灵魂决定某件事吗?你以为你们身为个体可以不得互相的同意,而相互影响吗?这样的想法是由于你们以为你们是互相分离的。

你以为你可以以神不要的方式去影响生命吗?这样的想法是由于你们以为自己与我是分离的。

两种想法都错了。

如果你们以为自己可以以宇宙不同意的方式影响宇宙,你们就太自大了。

你们所对待的是巨大的力量,而你们有些人以为你们自己比这巨大的力量还更大。并不。但你们也不比那巨大力量更小。

你们就是那最巨大的力量。不多,也不少。所以,让那力量与你们同在吧!「译注:此句在 Star War 中常用而变流行了。」

你是在说,我不可能不经过被杀者的同意而杀祂?你是在说,在某个高层次上,凡是被杀的都同意被杀?

你是在以世俗的眼光看事情,以世俗的观念想事情,所以那些话对你都是不可思议的。

我无法不用「世俗的眼光」!我身在此世,此时此地,是在俗世!在地球上!

我告诉你:你「身在此世,但不属此世。」

所以我世间的事实根本不是事实?

你真的以为它是?

我不知道。

你从没想过「这里有更大的事在进行」?

当然想过。

这就是正在进行的事。我正在向你解释。

好吧。我懂了。所以我猜我可以现在走出门去,见了人就杀。因为如果祂们不同意,我就不可能杀祂们!

事实上,人类一直都在这么做。有趣的是,你们竟然觉得那么难以接受——可是又把它视为理所当然的在做。

更糟的是,你们违背人的意愿杀祂们,好像那无所谓似的!

当然有所谓!只不过我们所想要的东西更有所谓。你明白吗?当人在杀人的时候,我们并不是说那无所谓。因为,那太轻率了。我们是为了更有所谓才杀人。

我明白了。所以,违背人的意愿杀祂们,你们可以接受。你们觉得杀而无罪。因为你们觉得祂们的意愿不对。

我绝没有这样说。这也不是人类的想法。

不是吗?让我告诉你有些人是多么虚伪。你们说,只要你们有充分的、言之成理的理由,就可以违背祂人的意愿杀祂——比如在战场、在刑场,或在为人堕胎的妇产科诊所停车场。然而,如果有人有充分言之成理的理由,想自己死掉,你们就不会帮助祂们死。那会是「助人自杀」,那是不对的!

你是在嘲笑我。

不对。是你们在嘲笑我。你们说,你们违背某人的意愿而杀祂,可以获得我的宽恕,而依照某人的意愿杀祂,却会受我诅咒。

这是疯狂。

可是,你们却不仅看不出这种疯狂,却说那指出这种疯狂的人是疯狂。你们自以为正直,而那些指出的人,却是麻烦的制造者。

这就是你们歪七扭八的逻辑,而你们整个的生活,整个的神学都建立在这上面。

我从来没有完全这样认为。

我告诉你们:你们以新的态度看待事物的时候将到。这将是你们重生的时候,个人重生,社会重生。现在,你们必须重新创造你们的世界,不然你们的疯狂将把它毁灭。

现在,请用心谛听:我们全是一个。我们只有一个。你们跟我是不分的。你们各自是不分的。

一切我们所做的,我们都协同在做。我们的实相是共同创造出来的实相。如果你们堕胎,就是我们堕胎。你们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

神的任何个体层面都无权左右神的任何其祂个体层面。一个灵魂不可能违背另一个灵魂的意愿而对它有所影响。没有牺牲者,也没有恶徒。

从你们有限的视角,你们不可能理解这个,但我告诉你们,事实如此。

去是、去做、去有任何事物,只有一个唯一的原因:就是直接表明你们是谁,如果你们——不论就个人而言,还是就群体而言——所是的就是你们想要是的,是你们选择是的,就无须改变。但如果你们认为还有更恢宏的经验等着你们——比目前所表现的样子更能表现神性——就向那真理前进。

由于我们是共同创造者,所以向祂人显示我们的某些部分所希望走的道路,是符合我们的目的的。你可以成为道的显示者,呈现你喜欢创造的生活,并邀请别人选取你的榜样。你甚至可以说:「我是生命与道路。请跟随我。」但要小心。有些人就曾因为这样说而被钉上十字架。

谢谢你。我会谨守这警告。我会摆低姿势。

我可以看出你这方面做得不错。

嗯,当你说你在跟神对话时,摆低姿势并不容易。

有人已经发现了。

所以我最好闭嘴。

迟了。

好啊!那错归谁呢?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没问题。我原谅你。

真的?

真的。

你怎么可以原谅我?

因为我能了解你为什么这样做。我了解你为什么来找我,开始这番对话。当我了解一件事为什么发生时,枝枝节节的麻烦,我都可以原谅的。

嗯——。这有趣了。如果你能认为神像你一样宽宏大量,多好啊!

答对了。

你跟我的关系非凡。有时候你认为你无法像我一样宽宏大量,有时候你又认为我无法像你一样宽宏大量。

你不觉得这很有趣吗?

好玩得很。

那是因为你认为我们是分别的。如果你认为我们是一个,你的那些想象就会消失。

这是你们文化跟宇宙中高度演化的文化之主要不同。你们的文化还真的是「婴儿」文化,原始文化。高度演化的文化与你们最重要的不同,在于所有有情众生都清楚在祂们自己和你们所谓的「神」之间没有分别。

祂们也清楚祂们彼此间没有分别。祂们知道祂们各自对整个有个别的经验。

啊,好得很。你终于要讲宇宙中高度演化的社会了。我一直在等。

没错,我想是可以探讨这个主题的时候了。

但我必须最后一次重提堕胎。你是说,由于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违背人的灵魂意愿而发生在它身上,所以杀人就没有什么关系?你是不是在宽恕堕胎?或者是对这个问题给我们一条「出路」?

我既不宽恕,也不诅咒堕胎,正如我既不宽恕,也不诅咒战争。

每个国家的人都认为,我宽恕祂们在打的战争,而诅咒祂们对方所打的战争。每个主张都把神拉到它那一边。其实,每个人也都觉得神站在祂那一边——至少,在做任何决定或选择时,都希望神是赞成的。

你知道为什么每个造物都相信神站在祂那一边吗?因为我真的是这样。所有的造物都直觉知道此事。

这只是用不同的方式在说:「你对你自己的心愿,就是我对你的心愿。」也是另一种方式在说:我将自由意志给与你们每个人。

如果以某种方式展开自由意志会招致惩罚,就没有自由意志,这会是对自由意志的嘲弄,使它成为冒牌货。

所以;不论是堕胎或战争,是买汽车或结婚,有性关系或无性关系,「尽义务」或不「尽义务」,都没有所谓对错。在这些事情上我没有偏好。

你们人人都处在界定自己的历程中。每一个行为都在为自己下定义。

如果对自己如何创造自己感到高兴(有乐趣),如果这种方式对你们有用,那就继续。如果不如此,那就停止。这称为演化。

这历程很慢,因为在你们演化时,对什么方式于你们真正有用,你们常常改变主意:关于什么是「乐趣」,你们的概念也常常改变。

记住我原先说过的话:一个生命或一个社会以什么为「乐趣」,可以看出其演化的程度。如果堕胎对你们有用,那就堕胎。在你们演化的过程中唯一改变的是「有用」的观念。而这又以你们认为自己想做什么为基础。

如果你们想去台南,车头却向台北,那对你们就没用。开向台北并非「道德」上有错,而只是不符合你们的目标。

因此,你们想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问题。不仅整个生活说来如此,而且时时刻刻如此,甚至更重要。因为生活是时时刻刻创造出来的。

所有这些都在我们的神圣对话的前部——你们称为第一部——做过详细的说明。我在这里之所以覆述,是因为你似乎需要提醒,不然你不会问我关于堕胎的事。

因此,当你准备堕胎,当你准备抽烟,当你准备烹食动物,当你准备在路上突然超某人的车——不论是大事小事,唯一当问的问题是:这真的是我吗?这是我现在选择要做的人吗?

要了解:没有任何事是没有后果的。什么事情都有后果。后果就是你是谁,你是什么。

你现在就在界定你自己。

堕胎的问题,答案在此。战争的问题,答案在此。抽烟,吃肉,以及你的每一思、每一言、每一行的问题,答案都在此。

每一个行为都是自我定义的行为。你的一切所思、所言、所行,都在宣布「这就是我」!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25节 中国法官素质问题之发生 - 来自《道路通向城市》

也许相对于中国社会的需要来看,今天的中国法官从总体上看确实存在各方面素质都不够的问题。但是,我们不应当忘记,在1980年代,尽管当时法官就总体而言比1990年代的法官无论在文化素质还是专业素质都明显差得多,为什么当时的法官文化专业素质问题就总体而言没有构成一个如同今天这么突出的问题--至少没有构成一个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事实上,经过多年的发展,如今的法院系统已经增添了不少法科以及其他学科的大学毕业生,甚至研究生,但为什么法官文化和专业素质问题到了1990年代后期反倒成了一个问题?    我同意这是因为现代社会和……去看看 

Article IV - 来自《美国宪法(英文版)》

Section 1 - Each State to give credit to the public acts, etc. of every other State.Full faith and credit shall be given in each state to the public acts, records and judicial proceedings of every other state. And the Congress may by general laws prescribe the manner in which such acts, records and proceedings shall be proved, and the effect thereof.Section 2 - Privileges of Citizens of each State. Fugitives from Justice to be delivered up. Persons held to service having esca……去看看 

第三章 漫漫上访路 - 来自《我们仨》

1享受冷漠   一九九四年十月一日,这是共和国第四十五个诞辰。到处是欢歌笑语,到处是火爆的鞭炮声,安徽省临泉县白庙镇王营村村民王俊彬,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这里是河南省沈丘县留府镇李大庄,虽然离他的家乡只是近在咫尺,他却是有家不能归。   临泉县公安局于两个月前的七月三十日,下达了《关于敦促王俊斌等违法犯罪分子投案自首的通知》,《通知》上虽把他的名字都给写错了,但他十分清楚,随着这个《通知》的到处散发,他被剥夺了人身自由的同时,也被剥夺了声辩权,他已不可能再回临泉县申诉自己的冤情,回去申诉无疑等于自投罗网,结……去看看 

疯癫与文明 第四章 - 来自《疯癫与文明》

激情与谵妄  疯癫的野性危害是与激情的危害、激情的一系列致命后果相联系的。  索瓦热(Sauvages)早就概述了激情的基本作用,认为它是导致疯癫的更恒在、更顽固、在某种程度上更起作用的原因:我们头脑的错乱是我们盲目屈从我们的欲望、我们不能控制和平息我们感情的结果。由此导致了迷狂、厌恶、不良嗜好、伤感引起的忧郁、遭拒绝后的暴怒,狂饮暴食、意志消沉以及引起最糟糕的疾病——疯癫的各种恶习。但是,这里所说的仅仅是激情在道德上的首要作用和责任,而且表述得很含混。而这种批评实际上是针对着疯癫现象与感情变化之……去看看 

第十章 两个国家,两种标志,其一:被诱惑者 - 来自《立法者与阐释者》

许多年来,在思想领域中,“清教徒”占据了一个极其突出的地位。这一“清教徒”的形象既不属于那种大逆不道、反对圣像崇拜、进行政治迫害的圆颅党人,也不属于虔诚的、敬畏上帝的、迷信的新英格兰的被放逐者,而且,他们不属于历史上曾出现过的任何一种特殊类型的清教徒。作为思想活动所急切关注的对象,这一“清教徒”形象出自那些圣哲的精深的杰出的著作,这一形象是根据现代性模式(理智与合理性就在此处)的设计,努力拼凑起来的。韦伯的道德传奇为知识分子提供了最强有力的关于现代性的起源神话(这个故事必然会讨好那些资本主义企业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