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 人生的目的是在每一个瞬间重新创造你自己

 《与神对话》

或许一座墓园不太像是能找到启发的地方,但我却是在那儿找到的。至少,找到其中的一片。

我去安那波里斯的圣安尼教堂参加捷的丧礼,但去晚了,发现那儿几乎已座无虚席。城里一半的人必定都在场,但不知为什么,有所有那些公众的哀悼者在,我多少觉得多余。我猜我是想要一个只有我俩的私人片刻吧!我失去了一位挚友。他对我就像个大哥一样。

我离开了教堂,决定当天迟些时候再到他的墓旁,给捷一个我个人的“仪式”,我自己私人的道别。两小时后,我想每个人都应该去过并离开了,我就出发去圣安尼墓园。我猜对了,已没有一个人在那儿。我开始找捷的墓,跟他到别。但却到处找不到。我看着一行又一行的墓碑,但就是没有艾尔墨·捷·捷克森二世。我回头再找一遍。还是什么都没有。
但我可以发誓,我听到了捷的声音。

然后我又听到了:

我变得挫败起来。也许终究我是该紧跟着送葬人群的。我是否来错了墓园?我是否找错了地方?我真的想跟捷道别。我真的想要这个片刻。而现在天已开始下毛毛雨,也起风了,看起来像是正在酝酿一场暴风雨。喂,老捷,我在我脑子了大叫,你在哪儿?

你知道,当站在红绿灯前,你想要他变,而他不变时,你在脑子里就会大叫:喂,快变哪,该死的!我现在就是在这样做。虽然你并没真的期待那灯就在那一刹那、就在当下改变。而我也并不真的期待在一座墓园里听到一声回答。(事实上,最好不要。)

但是我听到了。而我也被它吓呆了。

在这边。

他只是说了这些。但那是他的声音。捷的,像钟声一样清脆清晰。它来自我的正后方,而我很快的转过身来,几乎鞋子都掉了。

没有人。什么都没有。

在这边。

这回它来自更远的地方,在我现在面对的方向,但是在上方,过一个小丘之后。一股寒气窜上我的背脊。那是捷的声音,而不是某个听来像捷的人。那是捷。

但那儿没有任何人。所以我随即以为可能是墓园的管理员晃进来了。也许他看到我在找,而猜到我在寻找一个新挖的墓。也许他是某个真的听起来很像捷的人。

可是真的没有人在那儿。我真希望这时有个人在那里。我真的希望。因为这声音并非我想象出来的。我听见它,就像片刻后我听见自己心跳一样的大声又清楚。

我快跑到小丘后。也许有人在那儿,我只是无法由这里看见他而已,我推理着。我在丘顶找到了一个有利的地点,望向四周。

没有人。

然后我又听见那声音——现在轻柔些了,字句被安静的说出来,好像捷就在我身后。

在这里。

我转过身,这次是慢慢的转。我害怕了我必须承认。但恐惧很快就变成了讶异。捷的墓碑就正对着我。我站在他的坟墓上。

我跳离那一坯土,好象我站在一只鲤鱼身上一样地。对——对不起,我道歉的说。我不知道我在跟谁说话。

不,我是知道的。我是在跟捷说话。那时我知道他就在那儿。我知道他“死”而犹存,并且,他叫我到他墓旁,以便我们有个最好的、私人片刻。

我眼中溢满了泪水。我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喘口气,看着新刻在大理石上的捷的名字。我等着他说些别的什么。但他没有。

“那么,”一会儿我说,“死是什么感觉?”

我在试图轻松(lighten)一下。但是,我看见了远处的闪电(lightening)。暴风雨正在接近中。

“听着,捷,”我在我心理说,“我想要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并且谢谢你对每一个人所做的。你曾是这么多人的灵感。你会以这样一种仁慈而关心的方式触及这么多生命。我只想说谢谢你。我会想念你的,捷。”

我开始轻轻哭泣。然后我收到了捷最后的交流。这回不是以语言的方式。它是种感觉。一阵席卷过我的爱的感觉,好象有人在我肩头披上披风,并且轻轻地挤压我的手臂。

我无法进一步的描写它。没有言语。但我就是知道,捷没什么事,他很好,而我也会很好。我了解当下的每样事都是完美的。它正是它本该是的样子。

我站了起来。“OK,捷我懂了。”我展开笑颜,“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当我转身走下小丘时,我可以发誓,我听到了一声低低的轻笑。

你俩再那儿分享了美丽的一刻。谢谢你。

他是在那儿,对不对?我的确听到了他,对不对?而他也真的听到了我。

是的。

是有死后的生命的,是不是?

生命是永远的。死亡并不存在。

我很抱歉我还是问了这个问题。时至今日,我该永不怀疑这些事了才是。

永不?

永不。一位像佛陀、克里希那和耶稣那样的真大师,永不会怀疑。

那么,“父啊,你为何舍弃了我?”这句话又怎么说呢?

哦,那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怀疑,我的孩子。那是怀疑。虽然或许只有一刹那,只有一秒钟。所以,我的朋友,请明白这个:每位大师都过他的革责马尼花园。〔译注:见新约耶稣受难前,在革责马尼花园守夜的故事。前一句及这些话皆出自其中。〕

在那儿,他问了每位大师都会问的问题。这可是真的吗?我有没有假造出这一切?是否神的意志要我喝这苦杯?〔译注:同上,苦杯指被订上十字架的整件事。〕或它可以不入我口吗?

有时候我会有一些这种问题,我也并不勇于承认。

我知道,如果你现在没在跟我说话,你会轻松些。在许多方面都会轻松些。你可以释放所有这一切,放下这一切——所有你担起的这些责任,以带给人类一个信息,并有助于改变世界;所有这些你吸引到你身上的公众注意力,那曾将你的人生放在这样一盏聚光灯下的。

然而,我明白是你的意志要你继续下去的。在你人生中,所有一切都是你的意志要它发生的。是所有你人生的事件引领你到这一刻的。

你被给予了完美的母亲和完美的父亲,以让你准备好给你自己的这个任务;完美的家庭状况与完美的童年。

你被给予了传播上的天生才能,以及发展那些才能的机会。你在正适当的时候被放在正适当的位置,而别人也以正合适的方式被放在那儿跟你在一起。

那就是你为何会遇见杰·杰克森,以及他为何在你人生中有这样深的冲击的理由。那是你为何曾在巴尔的摩的黑人、南方的白人、非洲的土人用厄瓜多尔人之间工作的原因。那是你为何与住在外国、一无所有的活在极权统治下,受压迫而满怀恐惧的人们,以及住在你自己国家里,享有一切的世界著名的电影明星、电视名人和政治领袖结合在友谊及有意义的对话中的理由。

没有一件事是出于意外的发生在你身上,没有一件事是偶然发生的。所有一切都是被召唤来的,以使你能体验并知道你所选择来体验和知道的东西,以使你能体验你对你是谁所曾抱持的最伟大憧憬之最恢宏版本。

那么,我想我与乔·阿尔顿的相遇也是出自同一类吧!

你想得没错。

你知道,如果我得以每一种有效的方式,将你的信息带给全国——并且,的确是带给全世界——那么有一天,我想我会需要知道有关政治界的一切。

知道的是你。你一向知道,你想带给世界新希望,而在一个很深的层面你非常了解,如果新希望要诞生,更别说能持久下去,政治和宗教会是必须做改变的两个区域。

从我是个小孩开始,我便一直对政治有兴趣。我刚巧(嗯哼)被给予了一个大半生都浸淫在当地政治里的父亲。他替候选人助选,他一定要认识政府官司员,而我们家永远挤满了法官司、市议员、桩脚和选区领队,他们许多人经常与我爸玩牌。

当我在十九岁到达安那波里斯时,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认识市长乔·葛利斯康和那警长乔·阿尔顿。既然我是在当地的广播电台工作,名义上我就是“实际的新闻工作者”的一员喽!所以去见这些人就比较容易些。我也有些事可提供——一点广播时间从不会不利于任何政客的——而我给了这两个乔很多时间。

在我遇见乔·阿尔顿不久之后,他出来竟选我们那区的州议员代表,并且获得胜利。我非常喜欢乔;大多数老百姓也一样。他高票当选,而当安妮·阿仑戴郡的一些公民开始鼓吹一种特许状开式的政府时,(译注:即由政府给予一群公民许状,特许其成立组织,并给予其他应享之权利。)乔被推去主导那个运动。而我也就卷入了要求“自家治理”的运动里,当那运动得胜时乔·阿尔顿即进一步选为安妮·阿仑戴尔的第一位郡行政长官。

几年之后,当我发现自己回到安那波里斯的“安妮·阿仑戴时报”时,有一天乔·阿尔顿打电话给我。

他喜欢我报导郡政府的方式,而现在他正在竟选行政官,需要一位新闻副官。但他们的电话并没直接打给我,而是打给杰。

我猜他是不想得罪本地周报的所有人,而忖度他最好在提供我工作前先探探口风。在他死前约三、四个月,有一天下午,杰走进我的办公室,说:“你的朋友,乔,要你去为他的竞选做事。”

我的心猛跳了一下。我总是被给予这些不可思议的机会。它们老是突然落在我怀里。杰看到了我的兴奋。“我猜你会去,嗯?”

我不想领他失望。“如果你真的需要我,我不会离开,”我说,“你一直对我那么好,我欠你的情。”

“不,你没欠我。”?纠正我说,“你欠你自己。永远记得这个。如果你能不伤任何人而得到某些你想要的东西,你就有义务去追求它。清好你的桌子,走吧!”

“现在?”

“为什么不呢?我可以看见你的心已在哪里,强留你,叫你数着日子直到离开没什么意义。所以你走吧!”

杰伸出他的手,而我握住了它。“我觉得很有意思,”他笑着说,“从初出茅庐的记者到编辑部主任。这趟旅程不错吧!”

“是啊!”

“我们也玩得不错。谢谢你带我们走这一趟。”

“不,谢谢你们带我同行。”我哽住了,“谢谢你给我机会。当你给我这份工作时,正是我最需要它的时候。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回报像那样的事。”

“我知道。”杰说。

“怎么办?”

“传下去。”

就是嘛!我怎么能离开这家伙?我怎么能舍弃报社?杰看见了我脸上的表情。“想都别想。”他说“整理好你的东西,离开这里吧!”

然后便走了。就是那样。走出我的办公室,走上大街。但当他离开的同时,他头没回的抛下了一句话:“别回头,朋友,永远别回头。”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他。

他给了你很好的忠告。

真的?我们永远不该回头,永远吗?回头得不到任何好处吗?

他的意思是:“别事后有先见之明。”要向前进,而不要有事后的先见之明,不要一直自觉有罪,不要迟疑不决。你的人生是走在你前面,而非在你后面。往者已矣,你无法改变它,但来者犹可追。

是的,但心有遗憾不行吧?

只要你不将遗憾与愧疚感混淆不清便没问题。它们是不一样的。遗憾是你宣告你没对你之是谁展现你最高的想法。愧疚则是你决定再也不值得去展现你最高的想法了。

你们的社会与宗教教你们的是一种要求你被处罚,而没有改过自新希望的愧疚。

然而我告诉你;人生的目的是在每一瞬间重新创造你自己,按照你曾对你是谁所持有的下一个最伟大憧憬之最恢宏版本。
在这事上,我加入了你做共同创造者,看见你走向何处,看见你为自己设定的途径和工具去分毫不差的让你体验你所需体验的,去创造你所需创造的东西。所有这些都曾被你和我一同召唤前来。

那么,是谁的“意志”呢?

我告诉你那是神圣的意志。永远记住这个:

你的与我的意志,

是那神圣的意志。

喔,老天,那真太棒了。哇!那才贴切,不是吗?那才将它兜转过来。你总有办法做到。你有办法以不到十五个字来表达它。那是以另一个方式说你在《与神对话》里所说的:“你对你的意志就是我对你的意志。”

是的。

可是你在当时说了一些冲击到我的话。你说我不过是在“利用神”以使我的人生发生。不知怎的,那听起来就是不大对。我是指,那好像不是我该与你有的那种关系。

为什么不?

我也不完全明白。但我会被教以的是我在这儿是要供神所用的。当我在米尔瓦基的圣劳仑斯小学时,我真的以为我以后会进神学院,我记得修女们曾说过神用我来达到神的目的。从来没人说过是我利用神来达到我的目的的。

然而这却是我愿意的样子。

是吗?你愿意?

是的。

你要我们利用你?我们不是在这来为你所用?

要了解这点、要解决这点的部分问题是在,这对话是建立在一个分离的范型(Separation paradigm)上的。那就是说,我们在聊天,但你和我不知怎的好像是彼此分离的——当然,那是大多数人类的想法。那是大多数人想像他们与神的关系的样子。所以如果为了更加了解,也许在那范型内谈是有用的。但我只想提醒你们,我们在此谈的是幻想,而非现实,非真实。

我了解。我同意谈到在“幻想”内的人生时,也许以幻想式的用语有

如果你们是在此为我所用,那么世界为什么是它现在的样子?这可能是我心中所欲的吗?或这可能是你们心中所欲的?我告诉你,答案是后者,而非前者。

你周遭的世界,分毫不差就是你心中所欲的。

我再说一次,因为你可能会听漏了。我说,你周遭的世界,分毫不差就是你心中所欲。

你心中所怀抱着对世界的想法,就是你将在周遭世界所看见的。你心中怀抱着对你自己人生的想法,就是你将在你的人生中所看见的。

如果我曾利用你来达到我的目的(如你在你狭隘的了解里所建构的),那我必然是个非常没效率的神。我仿佛什么都做不成!纵使用你做为我的信使和助手,即使派我唯一的儿子(如果你们有些人曾以为的)到地球去,我都无法改变局势,改变事件的方向,创造一个我所欲的世界。可不可能我的目的就是要创造世界如它的现状呢?当然不是……除非……我的目的是让你们创造你们所选择的样子。那样的话,才是你们已达到我的目的,而我曾“利用了”你们。

然而,你们也“利用了”我,因为唯有经由住在你们内的创造力量——我给你们的力量——你们才能创造你们梦想的世界。

这是我们梦想的世界?

如果你没梦到它,它不可能存在。

有很多时候,这仿佛是我最可怕的梦魔世界。

梦魔也同样是梦。它们是一类特殊的梦。

我如何能摆脱它们?

改变在你心中所抱持的对世界的想法。它是我先前说过的同样过程的一部分。累考你将要思考什么。思考美好而神妙的东西。思考光辉的片刻、光荣的愿景、爱的表达。

“首先寻找神的国度,而所有其他的都会加给你。”(译注:新约名句。)

一点都没错。

并且在过程中利用你,利用神?

神即那过程。过程即我是谁。它即你称为生命的过程。你无法不利用我。你只能不知你在那样做。然而,如果你有意识的用我,如果你带着觉察和意图用我,所有的事情都会改变。

这是创造与神的友谊的第五步。

利用神。

请告诉我该如何做。以那种说法来思考此事,还是觉得非常奇怪。我需要你帮助我了解,利用神是什么意思。

这是指利用我曾给过你们的所有工具和礼物。

创造性能量的礼物,它容许你去以你的思、言和行,来形成你的实相,并创造你的经验。

温和的智慧之礼物,它容许你明白什么时候最好不由外表下判断的真理。

还有纯爱之礼,它容许你去祝福和接受别人,不带条件,给他们自由去做他们自己的选择,实行它们,并且也给你神圣的自己自由去做同样的事。你们每个人重新创造你们自己,按照你们对自己是谁所曾抱持的下一个最伟大憧憬之最恢宏版本。

我告诉你,在宇宙里是有一个神圣的力量,而它是由创造性的能量、温和的智慧及纯爱所构成的。

而当你利用神,你只不过是在利用这神圣的力量。

“原力量与你同在。“May the force be wih you .译注:“星际大战”中的名句。”

一点都没错。你以为乔治·鲁卡斯是无意中想出那一句的吗?你以为那点子是无中生有的吗?我告诉你,是我启发了乔治去想出那些字眼,以及其背后的想法,正如我现在正启发你想出此地的字眼与想法一样。

所以现在走吧,去作你赋予你自己去做的事,“用力量”改变世界。

并且利用我。一直、每天利用我。在你最黑暗的时刻和你闪耀的时刻,在你恐惧的片刻和你勇敢的片刻,在你的快乐和你的沮丧时,在你的高潮和你的低潮时。

我告诉你,你曾拥有所有的这些,也将拥有所有的这些。因为每一件事都有它的良机,天底下的每个目的都有它的时机。

生有时,死有时:
栽种有时,收获栽种的亦有时:
杀戮有时,治疗有时;
拆毁有时,建筑有时:
哭有时,笑有时:
哀悼有时,舞蹈有时:
抛石有时,堆石有时:
拥抱有时,戒避拥抱亦有时:
寻找有时,遗失有时:
保存有时,舍弃有时:
撕裂有时,缝缀有时:
缄默有时,言谈有时:
爱慕有时,憎恨有时:
作战有时,和睦有时:

“译注:以上与“旧约训道篇”同。

现在是做什么时机?这就是问题所在。你现在选择要它是的是什么时机?你有过所有的这些时机,而现在是你选择你“这一次”希望经验什么的时机。

因为所有那些发生过的一切,现在都正在发生中,而所有将会发生的一切,现在也都正在发生中。这是永恒的片刻,你的新决定的时机。

世界在等着你和你的决定。它会将你置入存在你东西放到适当的位置。你会将你是的东西放入存在。

这是它运作的方式。这是它的模样。现在是你对这真相觉醒的时候。走出去,向所有的世界散播这信息:你们的拯救即将到来。因为你们曾向我祈求:“拯救我于凶恶!”(译注:耶稣亲授《天主经》的最末一句。)而我将以在此找到的信息再次这样做。我再一次伸出友谊之手。

与神为友。

我永远(always)在此等你。

以所有一切的方式(All wys)。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06部分 - 来自《克里传》

还是在那次采访中,30岁的克里评价了他两年前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参加国会选举的经历。“充满了喊叫,充满了高强度的工作,让人极度亢奋。”他说,“作为一个候选人,你总是要在很多场合说很多话,你根本没有时间思考。于是你总会就一些你根本不懂的事情说蠢话。随后你又不敢承认你说过的蠢话,因为你担心那会让你看起来更加愚蠢。这样你就处于一个你并不喜欢又无法改变的境地。”   在克里在校的第三年,凯里教授拜访了克里,请他加入波士顿大学的模拟法庭代表队。尽管克里百务缠身,他还是承诺优先加入代表队。凯里回忆道:“他每……去看看 

第三章 三重汇合 - 来自《世界是平的》

什么是三重汇合呢?为了揭示这一点,让我先讲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并和你分享我最喜欢的一个电视广告。  这个故事发生在2004年3月,当时我打算从巴尔的摩乘西南航空公司的班机到哈特福德(康涅狄格州首府)看我女儿奥利,她在该州的纽黑文市读书。由于我是一个乐于接受新技术的人,我并没有去买纸面的机票,而是通过美国运通公司定了一张电子机票。任何经常乘坐西南航空公司班机的人都知道,那里的低价航班是不能预定座位的,当你办理登机手续时,你的登机牌上只表明了A、B、C.A牌乘客先登机,B牌次之,C牌乘客排在最后,没有人愿意要C牌,因为持C牌……去看看 

第四章 基本原则 - 来自《重申自由主义》

一、寻找基石  演绎推理有一个不那么受人赞赏的性质,这就是当我们建立一个由一些公理(即一些应被看作是没有争议的前提)组成的体系的时候,我们通常不可能预言也许到适当的时候才会从中推演出来的全部后果。在选择本章所陈述的基本原则时,我抱着这样一个期望,即通过探索这些基本原则的潜在内容,逐步揭示出一种政治秩序的理论轮廓,这种政治秩序将是“严格的自由主义”的政治秩序。  我们打算让这种政治秩序成为“自由主义的”,这个词最低限度可以解释为,对于利用现有资源实现为自己选择的目标的男人和女人们障碍最小。一个自由……去看看 

第一章 彼德原理 - 来自《彼德原理》

我开始觉得可疑——M·塞万提斯   当我还小时,大人们教导我:在上位的人往往具有自知的睿智。他们说:“彼德,你懂得愈多,前途愈不可限量。”于是我用功读书,直到大学毕业、踏入社会、进而取得教师资格时,我仍然紧紧抱持着上述的信念。然而,在我教书的第一年里,我很失望地发现,许多教师、校长、督学和校务董事似乎都不自知他们的专职何在,因而也都不能尽到工作上的职责。例如,本校校长关心的主要是:所有窗帘要高度一致,教室必须保持安静,以及禁止任何人践踏或靠近花圃。另外,校务董事注意的是避免得罪任何少数团体(不论对方态度多恶劣),还……去看看 

第五章 明争暗斗 英美争当世界霸主 - 来自《石油战争》

〖一战之后,美国的政治与经济势力明显增强,英帝国的三大权力支柱受到全面威胁。为了确保在经济与政治角逐中的主导地位,英国进一步加紧对石油控制权的争夺。〗【英国打仗,摩根出钱】英国从1919年凡尔赛和会中脱颖而出,成为在许多方面主宰世界的超级大国。然而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背景下,一个极不引人关注的细节就是,英国是靠借钱打赢了这场战争。总额达到几十亿的美国存款,是英国打赢战争的决定性因素。这些存款都是由华尔街的摩根公司募集的。1919年凡尔赛和会期间,英国欠美国的战争借款数目惊人,达到了47亿美元。当时,英国的国……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