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 你的每句话都是给神的语音邮件

 《与神对话》

当我退得够远去看那设计,去看织入我人生布料的巧妙细微的美时,我充满了感激。

那是在创造与神的友谊里的最后一步,即第七步:

感谢神。

它是几乎自动的一步。如果你由第一步到第六步都做了,它便是那自然发生的、自然随之而来的东西。

你一辈子都没认识神如神真正是的样子。现在你可以了。

你一辈子都没信任神如你希望你能的样子。现在你可以了。

你一辈子都没有爱神如你想要的样子。现在你可以了。

你一辈子都没以一种亲近拥抱神,以使神成为你的经验之一个非常真实的部分。现在可以了。

你一辈子都没利用神如你会利用你最好的朋友的样子。然而现在,既然你们已如此亲近,你知道你能了。

你一辈子都没有有意的帮助神,因为你不知道神想要任何帮助,并且,纵使你知道,你也不知道如何给予助力。现在你知道了。

你不认识神并不是你的错。因为你如何能认识一事,当每个人都在告诉你另一件事的时候?

你不信任神并不是你的错。因为你如何能信任你并不认识的东西?

你不爱神并不是你的错。因为你如何能爱你并不信任的东西?

你不拥抱神并非你的错。因为你如何能拥抱你并不爱的东西?

你不利用神并不是你的错。因为你如何能利用你并没有握持的东西?

你不帮助神并不是你的错。因为你如何能有助于对你没有用处的东西?

并且,你不感谢神也不是你的错。因为你如何能感谢你无法有助于它的东西?

然而,今天是新的一天,现在是新的时刻。而你的选择是个新的选择。它是个重新创造你与我的个人关系的选择。它是个终于选择与神为友的选择。

世上的每个人都想要那样。至少每个信神的人。我们一辈子都在试想与你为友。我们试图取悦你,不得罪你,找到真正的你,希望你能找到我们——我们什么都试过了。但我们还没跟随这七步。至少,我显然没有。不是以你将它们铺陈在这儿的样子。所以,谢谢你。但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尖锐的问题。

当然可以。

为什么感谢是必要的呢?为什么我们感谢你是如此的重要?它为什么是七个步骤之一?你的自我难道有这样的需要,以至于如果我们不显示对你的感激,你便会拿走所有的东西?

正好相反,我是个如此有爱心的神,而你们借由显示感激,便会收到所有的好东西。

那听来像是以反向说同样的事。我必须显示我的感激,才能收到东西。

你并不必那样,那不是个要求。许多似乎毫不感激的人,却享受着好东西。

好吧,那么样我就完全晕头转向了。

我并不要求感激。它并不是个自我的安慰剂,讽刺短剧的润滑剂,轮子的注油器。它并不会使神下一次可能对你好些。不管你感恩与否,生命都会送你好东西。但有了感激,生命会更快的送它们给你。那是因为,感激是一种存在状态。

记得我说过“思考是最慢的创造方法”?

记得。我还为之大吃一惊呢。

你不该吃惊的。你只是毫不需思索的演出你身体最重要的机能。你不会去思考眨眼睛、呼吸或心跳的事。你不会思考有关出汗或说“哎哟”的事。这些事就这样发生了,因为你是人类(Human being)。也就是说,一个人(human),逗点,存在(being)。

是的,我记得。你先前说过,在所谓潜意识的经验层面,有些人生机能和经验是毫不费力的自动创造出来的。这是否就是我们的创造最有效率的地方?

非也。当你不是由潜意识创造,而是由超绝意识(supraconscious)创造时,就是你最有效力、最有效率,并且最迅速的创造。

超绝意识是给你达到的那经验层面的命名,就是当超意识(supraconscious)、意识和潜意识全都倦成一体——然后被超越时。这是个在思想之上的地方。它是你真正的存在状态,而这真正状态即你真正是谁 。它不被你的思想干扰、感动、或影响。思想并非第一因。真正的存在才是。

我们现在就正在非常深刻的探索最复杂的奥秘知识(esoteric understandings)。此地的区分,细微的差别,已变得非常的微妙了。

那没问题,我想我已准备好了。请说吧!

好的。但记得,这儿将是我们碰到一些语言问题的地方。我在此所必须做的是,跨越到一个更大的文本里去,而由一个终极实相的立足点去说,然后跨回到幻想里,那即你现在居于其中的实相,希望你能了解这样的转译。

我了解。让我们开始转吧!

你确定吗?此地路可不好走哦!这将是个很艰苦的进展:是我们对话至今最困难的部分。你或许会想要跳过这个,就真接相信我的话,继续下去算了。

我想要了解它。至少,我想试试看。

好吧,开始罗!

先来试试看这个声明:

存在即是,思维则做。(Beingness is,thought does,)

你觉得那是什么意思?

它们是说,存在并非一个行动,它不是做一件事,它不是发生的什么事。勿宁说它说是“是”(is-ness)它是个东西。它是个“如是”(is-ness)——它本是的样子。

很好。那思维又是什么呢?

它是说思维是个过程,一个“做为”(doingness),发生了的什么事。

非常好。那么,那整句话的意涵是什么?

任何“发生”的事都要花时间。它可以发生得非常快,像思维:但它们要花我们所谓的时间。不过,某个“是”的东西,只是是。他是当下。它不是“将要成”:它是在此时此地。

简言之,“是”比“做”要快,所以“存在”比“思考”要快。

你知道吗?我该雇你当我的口译员的。

我以为你已经雇了我了。

嗯,说得好。好吧,现在再试试这个:

存在是第一因(Being is fist cause)

你觉得那是什么意思?

它是说存在引发了每件事。你“存在”为什么,你便经验到什么。

非常好。然而存在引发了思维吗?

是的。如果那议题是正确的,那就是的,存在会引起思维。

所以,你是什么影响你如何想。

是的,你可以那样说。

然而我说过“思维是创造性的”。对不对呢?

如果你说它对它就对。

很好。我很高兴你开始信任我了。且说,如果“思维是创造性的”,那么思维能不能创造一个存在状态呢?

你是指,鸡或鸡蛋哪一个先?

一点都没错。

我不知道。我想如果我是“在”(being)悲伤,那我是可以对那点改变心意的。我能决意去想快乐的思想,去逗留在正面的事情上,而突然间,我就能“是”快乐的了。你告诉过我我能做到这点。你说过我的思想创造了我的实相。

我是说过。

是真的吗?

是的,是真的。然而,让我问你:你的思想是否创造了你真正的存在(being)呢?

我不知道。我以前没听过你用那句话。我不知道“不真正的存在”是什么。

你真正的存在是所有一切,是每样东西,是一切的一切。起点与终点,开始与结束,一。

换言之,是神。

是的,那是另一个字。

所以,你在问我,我的思想是否创造了神?

是的。

我不知道。

那么,让我就从这儿接手,替你解惑。

请。

如我已解释过好几遍的,我们在此将被言语和文本所限制。

我了解那点。

好的。你有关神的思想并没创造神。它只创造了你对神的经验。
神是(is ).
神是一切的一切,每样东西,所有曾是,现在是,并且将来可能是的一切。

到目前为止,都没问题吗。

当你思考时,你并没创造那一切。你是够到了创造你所选择对你一切之不论什么经验。

它的全部已经在那儿了。你并没借由思考到它而将它放在那儿。然而,借着思考它,你将你正在思考的、一切的那个部分,放在你的经验里。

你听懂了吗?

我想我懂了。请慢慢讲。非常慢的讲。我正试着跟上来。

你真正的存在,即你真正的谁,是先于每样东西的。当你在思考你现在希望是谁时,你是够到了你真正的存在里,进入你整个的自己里,而聚焦在你现在希望去经验的、你整个自己的一部分上。

你的整个自己是所有的一切。它是那快乐,以及那悲伤。

对,对!你以前说过这个!你说过我是“你是它的上与下,它的左与右,它的这儿与那儿,它的之前与之后。你是那快与慢,那大与小,那男人与女人,以及你所谓的善与恶。你是所有的一切,而没有什么是你不是的。”
我以前听过你对我那样说!

你说对了。我曾说过。我跟你说过许多次。而你现在比以前要更了解得多了。

所以,“思考”会影响“存在”吗?不会。以最大的说法是不会。你是你之所是,不论你怎么想它。

然而,思考能不能创造对你存在的一个立即的不同经验?可以的。你想的东西,你集中焦点在其上的东西,会在你个人现在的实相里显现出来。于是,如果你在悲伤,而你去想正面的、欣悦的思绪,你就会非常容易的“想通到”快乐去。
你只不过是由你自己的一部分挪到另一部分!

然而,有一个“捷径”——这就是我们在此试图达到的。这是我们一直在谈的东西。

你能挪到你希望的任何存在状态——那即是说,你能召唤你真正存在的任何部分前来——在任何时候,立即到来,只借由知道它就是如此,而且宣告它就是如此。

你有一次跟我说过:“你所知的就是所是的。”

是的,我说过。而这就是我那样说的意思。你对你真正存在所知道的,就是现在你的存在状态将是的样子。当你宣告你所知的,你便使之成真。

宣言带着“我是”的声明时最为有力。这其中最著名的一个宣言,即是耶稣所做的一个声明:“我是道路与生命。”(I am the way and the life.)而所曾做过最总括无遗的这类声明,则是我所做的:“我是我之所是”(I A m That I Am.)

你也可以做“我是”的宣言。事实上,你每天都在如此做。“我又烦又累。”我深深的陷溺在ⅩⅩ中”等等。这些是存在的声明。当你有意识而非无意识的做这些存在的声明时,你是有意图的过活:你有意的活着。记得吗,我建议过你,要

  ·有意的、

  ·和谐的、

  ·有益的活着……

你整个的一生就是个信息,你知道吗?每个行为都是个自我界定的行为。每个思维都是你心幕上的无声影片。你的每句话都是给神的语音邮件(voice-mail)。你思、言、行的每件事都在送出关于你的一个信息。

所以,将你的“我是”宣言想成是国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 Message”译注:美国总统每年元月向国会提出对美国现状之说明,有点像我们的总统元旦文告之类。)这是你的存在咨文(State of The Being Message).你在做有关你现状的一个声明。你是在说“你所是的样子”。

嘿,等一下!我刚想起了一些东西!由于我们全是一体,所以它真的是个国情咨文耶!

说得好。说得非常好。

且说,当你在做一个宣告时,那是对你的存在状态的一条捷径。宣告是对你真正是谁的一个召唤——或,更精确的说,对你现在希望经验的你真正是谁的那个部分的召唤。

这是存在创造,而非思维在创造。存在是最迅速的创造方法。那是因为:是什么,现在就是。

真正的“存在宣告”是在没有有关它的思考下做的。因为如果你思考它,好的话,你也许会延缓它:而最糟的,你则会否定了它。

延缓会发生,只因为思考得花时间,而存在根本不花时间。

而否定之可能发生,是因为思考你所选择要是的,往往会让你以为你并不是那样——并且永远无法变成那样。

如果你说得没错,那么我能做的最糟的事就是思考喽!

以某种说法看,是没错。所有的性灵大师们都是摆脱头脑的。(out of their minds.译注:原意为发狂。)也就是说,他们不去有意识的思考他们是什么。他们只是是它。一旦你去思考它,你就无法是它了。你只能延缓是它,或否定是它。

用一个非常家常的例证来说,就是当你在恋爱时,你只能在爱。如果你在思考它,你就无法在爱。如果某个爱你的人问你:“你爱我吗?”而你说:“我想想看。”那这爱很可能就不大会成功。

好极了!你很了解了。

且说,如果时间不很重要,如果不是分秒必争的事(很少事情是),如果在你经验到你选择的(比如说“在恋爱中”)之前,花多少时间并不重要,那么你可以花所有你想要的时间去“思考它”。

而思考是个非常强有力的工作。别会错我的意思哦,它可是创造的三个工具之一。

思,言与行。

一点都没错。然而今天我给了你另一个你可以借之体验生命的方法。这并不是一个创造的工具,而是对创造的一个新理解:它不是事物借之发生的过程,却是你借它对已然发生的事变得觉察的东西——对于现在所是,永远曾是,并且永远将是的永远永远的觉察。

你了解吗?

是的,我开始有点了解了。我开始明白整个的宇宙论,整个的结构了。

很好。我知道这并不简单。或者说,它是很简单,但并不容易懂。

你只要记住这点就好了:存在是即刻的。与之比较,你的思维则是非常缓慢的。思想虽然很迅速,但与存在比较,是非常缓慢的。

让我们用你们非常人性的恋爱做例子。

回想当时你掉入爱河的一次。有一个片刻,一个神奇的瞬间,当你第一次感受那爱时。你总喜欢那样说的,它就像“有一吨的砖头”打到了你。突然间,它占据了你。你看着房间的另一边、餐桌的另一边、汔车前座另一边的那个人,而猛然间,你知道你爱他。

它是突然的。是即刻的。它并不是什么你必须去思考的东西。它只是“发生了”。你后来可能思考过它。你甚至可能事前思考过它——我很好奇爱上那个人是什么感觉——但当你第一次感觉到它,第一次在心中知道它,它只是横扫过你。它发生得太快。你无法“思考”它在那儿。你只不过发现你自己在那儿,在恋爱中。
在你甚至想都没想过它之前,你便可能在恋爱中了!

天哪!我难道不知道吗?

感激也是一样的。当你觉得感激时,不需要人告诉你,是“该觉得感激的时候了”。你只是十分自动自发的觉得感恩。在你甚至想到它之前,你便发现你已在感恩。感恩(gratefulness)是一种存在状态。在你们的语言里,没有像“满怀爱”(loverfulness)这样的字眼,但应该有的。

你是个诗人,你知道吗?

有人这样说过。

好吧,那么现在我对存在比思考要快已清楚了,但我仍不明白为什么为某样事物“心怀感激”反而能更快达成,比——等一下,我想在我说这句话时,我已经知道答案了……你先前曾说过,感激是一种存在状态,它是在宣布我很清楚我已有以为我需要的东西。换言之,就是如果我在为某样东西感谢神,而非向神要什么东西,那我必须知道它是已然在的。

一点都没错。

那就是为什么七步骤是“感谢神”。

一点都没错。

因为当你感谢神,你就是“在”觉察所有在人生中的东西都已然到这儿来了,来表达、经验和演化如你选择的样子,你所需要的每样事物——正确且完美的、地与事件——都已替你放在适当的位置了。

甚至在你要求前,我已答应复了。是的,就是那样。

那么,也许感谢神该是你做的第一件事,而非最后一件!

那应该是非常具力量的。你刚已发现了一个了不起的秘密。达到神的七个步骤之神奇处,就是它们可以被转回头。它们可能被逆转。

如果你在感谢神,你就是在帮助神来帮助你。

而如果你在帮神来帮助你,你便是在利用神。

如果你在利用神,你就是将神拥入了你的生活。

如果你在拥抱神,你就是在爱神。

如果你在爱神,你就是在信任神。

而如果你在信任神,你就必然认识神。

令人惊讶。太令人惊讶了!

你现在知道如何创造一个与神的友谊了。一个真实的友谊。真正的友谊。一个实际的、实用的友谊。

太棒了!我能不能立刻开始用它呢?你可别说什么“你能的,但你不可以”

你说什么?

哦,我有位国小三年级的老师,她总是在改正我们的文法。当我们举手问“修女,我能不能去厕所?”时,她总是说:“你能,但你不可以。”

啊,对——我记得她。

你能有忘记的时候吗?

我能,但我不可以。

Ba-da-boom。请敲响铙钹。

非——常——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

但,老兄啊,严肃的说……我很想开始用这友谊。你说过你会带我了解如何练习,如何使《与神对话》里的智慧发生作用;如何运用它到我们的日常生活里。

嗯,那是与神为友的目的。它是为了帮你记起这些事。它是为了使你的日常生活更经松些,你每一刻的经验便能表达你真正是谁。

这是你最大的愿望,而我已建立了一个使用权你所有的愿望都可以实现的完美体系。它们现在——就在这一瞬——正在实现。你与我间的唯一不同就在,我知道这一点。

在你全然知道的那一瞬(那一瞬可在任何时候降到你身上),你也会有如我一向有的感觉:全然的喜悦、爱、接受、祝福与感恩。

这些是神的五种态度,而我答应你,在我们的对话结束前,我会让你看到,现在在你生活中应用这些态度如何能、并会带你到神性。

很久以前,在《与神对话》第一册里,你的确做过那承诺,我想是你遵守那诺言的时候了!

你也答应了要告诉你们有关你的生活,尤其是自从出版《与神对话》之后的经验,而到现在为止,你只给了我们一个粗浅的轮廓。所以也许我们两个都该学习如何实践我们的诺言!

酷。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尾声 - 来自《东京大审判》

一个月以后的十二月二十四日,各驻日军事代表团和法律代表团陆续撤离东京。  一个星期前,商震和梅汝璈分别收到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行政院寄给他们的委任状,任命商震为中央军委副委员长,任命梅汝璈为司法行政部长,按说,这是受到特别重用。但他们想到西安事变张学良和杨虎城的悲剧,而没有回国赴任。商震辞去了驻日军事代表团团长职务,与原代表团英语秘书安田作子结成伉俪,然后定居日本。不久,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对此,商震极为兴奋,并一直密切地注视着祖国的建设和发展,对于祖国大陆与台湾的分割,更是使他深感痛心和不安。一九七……去看看 

经济解释之四:具解释力重于斟酌对错 - 来自《经济解释(文选)》

第四节:可能被事实推翻的重要性   假若读者问:在整个科学方法的结构中,哪一点最重要?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理论的推测一定要“可能被事实推翻”。不可能被事实推翻的理论,是没有解释能力的。可以说,所有实证科学(Empirical Science)的主旨,是要创立一些可能被事实推翻的句子或言论来作推测的。换言之,科学不是求对,也不是求错;科学所求的是“可能被事实推翻”!可能被事实推翻而没有被推翻,就算是被证实(confirmed)了。前文我说过,推测现象的发生与解释现象是同一回事。推测可能被现象推翻,但却没有被推翻,现象的发生证实了推测,那么现象就……去看看 

第九章 对量子论的若干意见 - 来自《科学发现的逻辑》

我们对概率论的分析,已使我们掌握一些工具,我们现在可通过应用它们于现代科学一个主要问题来检验它们;并且我将借它们之助试图分析和澄清现代量子论若干更为模糊不清的论点。   我用哲学或逻辑方法解决物理学中心问题之一的有点大胆的尝试,必定会引起物理学家的怀疑。我承认他的怀疑是正当的,他的怀疑是有充分根据的,然而我希望我也许能够克服他们。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在每门科学分支中,成堆的问题主要是逻辑的。量子物理学家一直渴望参与认识论讨论,这是事实。这提示他们本身感到量子论中某些仍未解决的问题的解法不得不在逻……去看看 

前言 - 来自《周恩来的最后十年》

敬爱的周恩来总理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年了。二十年时间只是弹指一挥问。回首往事,许多情景依旧历历在眼前,就好像发生在昨天。  我作为周恩来的专职保健医生在他身边工作了十年多一点时间,而这十年恰恰是“史无前例”的年代……  周恩来为国家和民族建立的丰功伟绩彪炳千古。他不仅为中国人民所敬仰,同样赢得了世界人民的尊敬。  以前,曾有不少同志对我说过:“你在周总理身边工作这么多年,为什么不写一点东西啊?”  说实在的,要我写点医学科普文章还能凑合,可叫我写周恩来,确实勉为其难了,简直不知道从何写起与怎样落笔。  ……去看看 

第09章 - 来自《梅次故事》

朱怀镜回到梅次,马上去缪明的办公室汇报。缪明又在修改什么文稿。他摘下眼镜,把皮圈椅转斜了,微笑着望着朱怀镜,请他坐下。缪明手闲着了,就放在下腹处了。胖胖的右手来回划着圆圈,就像是打太极拳。朱怀镜坐在办公桌斜对面的沙发里,仰望着缪明。他今天感觉缪明再怎么微笑,总有点居高临下的意思。他才准备架上二郎腿的,可是见缪明的二郎腿正抖得悠游自在,便不想掠人之美,终于平放双腿,样子恭谨地汇报了荆都之行。在缪明面前,他有时恭而敬之,有时漫不经心。也不是他恭倨无常,不过因时依势,随机而动罢了。   缪明知道陈香妹终于答应调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