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8 有条件的幻觉

 《与神对话》

这是第八个幻觉:

有条件的存在

为了要让定罪存在,对于爱,你们必然有些地方无法了解。

但这是你们的结论,所以你们发明了“有条件”做为生命的一个特性,以解决这结论呈现的两难之局。

在人生中的每件事都必须有条件。这不就不证自明了吗?你们中有些思想家问道:你们不是了解第二个幻觉吗?人生的结局是不一定的。

失败是存在的。

那意味着,你可能无法赢得神的垂爱。因为神的爱是有条件的。你必须符合“必备资格”,如果你无法满足“必备资格”,你将被分离。这不是第三个幻觉教你的吗?

你们的文化故事非常令人信服。在我和你的通讯中,我一直是借由西方的文化故事来谈,因为那是这个通讯开始于其中的文化。但东方的文化以及人类形形色色不同的文化和传统,也通通有它们的故事,且大半都建立在全部或部分的十个幻觉上。

我说得很清楚,幻觉不止十个。你们每天都造出上百个。你们的每个文化创造出它自己的,但它们多多少少全都建立在同样的错误观念上。这一点,借由它们全都创造出同样的结果这个事实而得以证实。

在你们星球上的生命,常是充满了贪婪、暴力、杀戮,以及几乎遍及世界的有条件的爱的经验。

不论你们是如何形成对上帝的概念的,你们从认为他的爱是有条件中学会了有条件的爱。或者是,如果你不相信有一位无上的神,却相信“生命本身”,那么你所理解的“生命”就是,在有条件的脉络内表达它自己的一个过程:也即是说,一个条件依赖另一个条件。你们有些人会称这为因果。

然而,“第一因”又怎么说呢?

那是你们全都未能回答的问题。纵使你们最伟大的科学家也都无法解开这个谜。纵使你们最伟大的哲学家也都不能解答这个难题。

谁创造出那造物主的?

如果你们想出一个因与果的宇宙,很好——但是谁生出了第一因的?这是你们教师跌倒的地方,这是你们的道途中止的地方,这是你们停在理解边缘的地方。

现在,我们就将要飞越那边缘。

在宇宙里没有条件。“如是”就是“如是”,并没有它不存在的条件。

你们了解吗?

“如是”不可能不是。在任何条件下,它都不可能不是。这就是生命是永恒的原因。因为生命就是如是,而如是永不可能不是。

生命永远会是,就是,将是,永生永世。

神也是一样,因为神就是生命之所是。

爱也是一样,因为爱就是神之所是。

所以,爱不知有条件。爱单纯就是。

爱不可能不“是”,而在任何条件下,都不可能令它消失。

在以上的句子里,你可以用“生命”或“神”来代换“爱”这个字,同样都是真的。

有条件的爱是修辞学上的矛盾修饰法。

你懂了吗?你了解了吗?两者是彼此排斥的。在同时同地,“有条件”的经验和“爱”的经验无法并存。

你们认为它们可以并存的想法,就是正在毁灭你们的东西。

你们的文明选择了在一个非常高的层面经验第八个幻觉。结果是,你们的文明本身面临了灭绝的威胁。

但你们并没有受到灭绝的威胁。你们不可能。因为你们即生命本身。然而在此刻你们表现生命的形式——你们创造出来,及尚未存在的文明——并非不可改变的。是“你们是什么”的神奇,让你们能随时随心改变形式。真的,你们一直都在这样做。

可是,如果你很喜欢你现在在其中体验自己的形式,又为什么要去改变它呢?

那就是人类要面对的问题。

你们曾住在乐园里。肉体生命的每一个可能的喜悦,你都可得。你们真的是在伊甸园中。你们那部分的文化故事是真的。然而,你们并没有与我分离,而且永远不必。你们可以体验这乐园要多久有多久。当然,你们也可以即刻毁灭它。
你们要选择哪一个?

你们快要选择后者了。

那是你的选择吗?那是你有意识的决定吗?

要非常小心地看这问题。很多东西都依靠着你的答案哦!

尽管在宇宙里欠缺真正的“条件”,你们却坚决相信有条件的存在。显然它存在于神的王国里。你们每一种宗教都那样教你,所以它必然是存在于整个宇宙里。你们认为它是生命的一个事实。所以,你们曾花了生生世世去试图想出,如果你并没有满足“必备资格”,那什么条件能容你创造你所渴望的人生-以及来生。如果你满足了“必备资格”,问题便不存在。但万一你没有呢?

这个追寻将你导入了一个死胡同,因为并没有条件。你只要选择它,你便可以有你渴望的人生,和你想像的任何来生。
你不相信这个,你说,这方程式不可能那么简单。不、不……你必须满足“必备资格”!

你不知道你自己是有创造力的生灵。你也不知道“我”是如此。你想像我不知怎地,可能会得不到我想要的东西(希望我所有的孩子都回到家里)——那意味着我必然根本不是一个真正有创造力的存在,却是个很依赖别人的存在。如果我真的有创造力,我就应该能创造任何我选择的东西。但我好像必须依赖某些条件,才能有我所想要的。

人类想不出为了让自己回家,回到神的身边,他们可能得满足什么必备资格。所以他们尽力而为……尽力假造出一些东西,而这些又借由你们所谓的宗教解释出来。

宗教不仅能解释那些“必备资格”,并且还能解释如果一个人没有满足“必备资格”,那他怎么样才能重获神的爱。因此,宽恕和救赎的观念才诞生出来。它们是爱的条件。神说:“我爱你,如果……”。这即那些“如果”。

如果人类曾客观地看事情,那么每个宗教对宽松和救赎的解释都不同这个事实,就可能已证明它们全是假造出来的。但是,“客观”并非人类已证明是他们所特别具有的一种能力。甚至今日,许多人仍然没有这项能力。

你们一直在宣称,你们并没有假造任何东西。你们说,你们回到神身边的条件是我制定的。如果有好几百种不同的宗教,指向好几千种不同的条件,那并非由于我给过混杂不清的讯息,而只是由于人类没弄对。

当然,“你”是弄对了。只不过是那些其他宗教里的其他人没搞对。

要解决这一点有许多方法。你可以不管他们。你也可以试着让他们皈依。你甚至可以决定消灭他们就行。

你们族类曾试过所有这些方法。而你们有权利那样做,不是吗?你们有责任那样做,不是吗?这难道不是神的工作吗?你们难道没被召唤去说服别人皈依你的宗教,以便他们也能明白什么是对的吗?而当别人无法被说服时,你们的杀伐和你们的“种族清洗“难道不也是合理的吗?难道没有一些东西、一些未明文的“东西”,给了你们这权利吗?

这些是人类开始问的问题。

很显然的,在第八个幻觉里有瑕疵。这显示出“有条件”的想法本来就是错的,但在某个非常深的层面,人们知道他们不能放弃那幻觉,不然,某个非常重要的东西便会终止。

再次的,他们是对的。但再次的,他们犯了一个错误。他们没有把幻觉视为幻觉,并且以它们应有的目的去利用它,反而,他们以为必须去修正那瑕疵。

就是为了修正第八个幻觉里的瑕疵,才创造了第九个幻觉。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身怀利器 - 来自《潜规则》

一   张居正大概是明朝最能干的大臣了。他深知官场上的种种弊端和权谋,圆熟地游刃其间,居然凭一己之力完成了明朝的中兴大业。如此高明的先生讲述大官怕小吏的官场故事,必定大有深意,不可不听。   张居正说,军队将校升官,论功行赏,取决于首级。一颗一级,规定得清清楚楚。从前有个兵部(国防部)的小吏,故意把报告上的一字洗去,再填上一字,然后拿着报告让兵部的官员看,说字有涂改,按规定必须严查。等到将校们的贿赂上来了,这位吏又说,字虽然有涂改,仔细检查贴黄,发现原是一字,并无作弊。于是兵部官员也就不再追究。张居正问道:将校们是升是……去看看 

九、逻辑演算和算术演算为什么可应用于实在 - 来自《猜想与反驳》

赖尔教授的文章①[f2] 局限于讨论逻辑规则的适用性,或者更确切地说,讨论逻辑推理规则。我打算跟着他讨论这个问题,只是到后面把讨论扩展到逻辑演算和算术演算的适用性。可是,我刚才作出的逻辑推理规则和所谓的逻辑演算(像命题演算、类演算或关系演算)的区别还需要作些澄清,我将在第i节里先讨论推理规则和演算之间的区别和联系,然后再讨论我们面临的两个主要问题:推理规则的适用性问题(第ii节里)和逻辑演算的适用性问题(第viii节里)。  我将间接提到和利用一些赖尔教授论文中的思想,以及他向亚里士多德学会作的主席致词:《认识……去看看 

第17章 - 来自《十面埋伏》

代英觉得老局长何波就像跟他在玩魔术一样,看似什么也没有,三晃两晃,布子一拉,便在你眼前显现出一群让你瞠目结舌的庞然大物!   一个王国炎怎么会带出这么一串人名来。   第一个便是省委常委、省城市委书记周涛和他的外甥!   第二个又是省人大副主任仇一干和他的侄子!代英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这一大堆照片上。   这同从张大宽那儿获得的信息完全吻合!惟一不同的是,又多出了一个省人大副主任的侄子!又多了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   难怪干了几十年公安的老局长会这么小心和慎重,交待了又交待,嘱附了又嘱附。一句一个切切,一……去看看 

人生在路(代序) - 来自《自由人心路》

上卷人生在路(代序)今天,从洲际喷气机到四通八达的火车到公路网,到处是上路的人流。古代地域封闭,经济自足,人不太用往外跑。今天经济一体化了,人的职业和谋生使人必须经常走动。不过这种为经济上路和古人的封闭没有多少区别,如果不出门照样有好收入,多数人就会宁愿留在家里。但是还有另一类人,明明可以挺舒服地呆在家里,却非要满世界跑,去自找苦吃。古人中有徐霞客和“行万里路”的人生理想,在今天则成了一种时代特色和文化现象。评价这一现象不太容易。在市场化的今天,任何领域都免不了功利因素渗透,因而变得复杂。为了清晰,我把这种……去看看 

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 - 来自《张学良传》

在蒋介石到达西安的第五天,即12月9日,是著名的“一二·九”运动一周年纪念日。1935年12月9日,在中共抗日救亡的号召和红军长征胜利的鼓舞下,北平学生数千人举行了大规模的抗日救亡示威游行,示威学生愤怒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反对华北自治运动”、“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等口号。国民党政府不仅不同情,不支持,反而竟派军警镇压。这一暴行激起全国人民的愤怒,北平学生的抗日爱国行动,获得了全国人民的热情支持和声援,掀起了更加广泛的抗日救亡运动,促进了中华民族的觉醒,使之成为全国抗日救亡运动高潮的起点。在这个具有重要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