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4 冥想幻觉

 《与神对话》

之前而曾经说过,当人类达到大师级时,没有任何事会命令他们不快乐。也曾说过,是有一个伟大的秘密让大师们到达了那个地方的。

我已经告诉过你这个秘密了,但并没有将它指明就是“那秘密”。所以你可能还不了解这个洞见却是每件事情的关键。
这里又再次提到这洞见。这就是那秘密。

分离并不存在。

这洞见能改变你对人生的整个经验。这洞见转译成了一个简单的声明,而如果你们在生活中时时实践它,它将会把你们的世界倒转过来:

“我们全是一体的。”

这句话真的会将你们的世界扶正!因为,当你们了悟有“一件东西”,并且只有“一件东西”;“一个”实相的,并且只有“一个”实相的;“一个”存在,并且只有“一个”存在,你们就会理解有某个层面,而那一个层面是——且必然是——永远可以逐其所愿的。

换言之,失败并不存在。

而当你达到了这层次的清明,你也能清楚地看到,既然没有失败,那么一个存在便什么都不缺。

所以,需要并不存在。

然后突然,随着开悟,骨牌向后倒了。你们幻觉的构造崩塌在它自己身上。并不是幻觉本身粉碎,而是它们所支撑的构造物,即你们以之建立在自己人生上的文化故事。

从在你的想像中能让你的人生此时此地好好运作的故事,到你所想到它们全都是如何开始的故事都是迷思,与终极实相毫不相干。

做为一个人类,你们现在若要在深化中更进一步,就必须与这些故事切断。切断的方法有好几个。其中最有效的就是:静定。

在静定中,你将找到你真正的存在。在安静中,你会听到你的灵魂——及神——的呼吸。

我告诉过你们许多次,在此我要再告诉你:在静定中你们会找到我。

每天做冥想。问问自己:你可以每天早晚给神十五分钟吗?

如果不能,如果你没有时间,如果你的行程表太忙碌,如果有太多你必须做的事,那么你已陷入了幻境、陷入了幻觉,比你所以为的陷得还要深。

然而,要脱离那幻觉,看见它如它本是的样子,并利用它来让自己经验到你真正是谁的终极实相还不算太迟——永远不会太迟。

你只要每天将你清醒时间的一个小小百分比,用来与我做再一次的沟通,这样就可开始——仅仅这样就够了。

我在召唤你们与神合一,我在邀请你们去经验与造物主的相遇。

在那合一的瞬间,你将明白,统一是你存在的真相。当你冥想之后,你将了解,且从你的经验中看到,永续那幻觉之负面效应的,就是对这真相的否认。

那幻觉本意是要让你们喜悦。它本来是要做为你们的工具的。它从来不是要成为你们的负担和你们的悲伤、你们的试炼和苦难。当你们了解了并没有分离这终极实相的时候,幻觉就不存在了。

并没有任何东西分离自任何东西。只有统一。只有一体。

你们并没有彼此分离,也没有从生命的任何部分分离。也没与我分离。

由于分离并不存在,“不足够“就无法存在。因为唯一存在是自足于他自己的。

由于“不够”并不存在,“必备的资格”无法存在。因为当你不需要任何东西时,你并不必做任何事以去获得任何东西。
由于没有你必须做的事,你便不会因做了或没做而被审判。

由于你不会受审判,你就不会被定罪。

由于你永远不会被定罪,你就终会明白,爱是无条件的。

由于爱是无条件的,在神的王国里,就没有哪一个人或物是比较优越的。没有等级或阶层组织,没有哪些人比其他人得到更多的爱。爱是一个整体和完全的经验。不可能爱一点点,或爱很多。爱无法量化。一个人能以不同的方式去爱,却无法以不同的程度去爱。

永远要记住这一点。

爱是无法量化的。

在神的王国里,爱是永远都在的。那是因为神并非爱的分配者,神就是爱。

现在,我说你们和我是合一的,而事实本就是如此。你们 是以我的形象和肖似所造。所以,你们也是爱。一言以蔽之,那就是“你们真正是谁”。你们不是接受爱的人,你们是你们寻求接受的那个。这是个重大的秘密,明白了这秘密,可以改变人的一生。

人穷其毕生之力都在追赶求他们已然拥有的东西。他们拥有它,是因为他们就是它。

所以你们要拥有爱,所需做的就是“成为爱”。

你们 是我的爱。你们每一个人。你们全体。你们没有人比另一人更可爱,因为,你们没有人比另一个人更是我——虽然你们有些人多记得我一些,所以就记得你们自己多些。

所以,别忘了你自己。

亲爱的,成为爱。

这样做来纪念我。

因为你们全是“我”的一部分,“神躯体”的一个肢体。而当你“忆起”你真正是谁时,你真的就是照着字面这样去做。就是说,你在重组——再度变成躯体的一员。

只有一个躯体。

一个存在。

永远要记住些。

由于没有优越性,所以就没有哪些人比别人知道得较多,或哪些人知道得较少。只有对那永远已知的东西记起较多,和记起较少的人。

无知并不存在。

现在我来再一次的告诉你们,这是真的:爱是无条件的。生命是没有终止的。神是没有需要的。而你是一个奇迹。神的奇迹,就是成为人。

这是你们一直想知道的。是你们内心里一直都知道,而你们的头脑所否认的。它是你们的灵魂一而再地悄语,却被你们的身体和周遭消音的。

要让你认识我的宗教本身却在要求你否定我。因为他们曾告诉你,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即使你有这样的想法也是有罪的。

他们说,我们并非一体,而是造物主和被造物。然而,正是这拒绝接受并知道你自己和我是一体,带来了你人生中所有的痛苦和所有的悲伤。

我现在邀请你们来与造物主相会。

你们可以在自己的心内找到造物主。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六章 个人主义的道德问题 - 来自《古典自由主义与自由至上主义》

Ⅰ  到目前为止对自由的基础的讨论中,还留有一个令人尴尬的空白。虽然自由主义的哲学表述和流行的政治表述都强调个人的神圣不可侵犯性,但是对个人的在不同程度上受到窜改的不可侵犯的权利,对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可精确无误地指出的政府强制领域的不恰当性,以及对一种支撑这种思考的高深莫测的道德哲学,却都不置一词。确实,缺乏这样一种基础(如果像米斯、弗里德曼、斯迪格勒和布坎南这类论者确实对此不津津乐道的话)被当作一种人类的思想无力加以改变的智力必需品而加以接受。当然,所有论者都认识到这一事实:私人财产交易经济的……去看看 

第廿五章 命运在人世事务上有多大力量和怎样对抗 - 来自《君主论》

我不是不知道,有许多人向来认为,而且现在仍然认为,世界上的事情是由命运和上帝支配的,以至人们运用智虑亦不能加以改变,并且丝毫不能加以补救;因此他们断定在人世事务上辛劳是没有用的,而让事情听从命运的支配,这种意见在我们这个时代就更觉得可信,因为过去已经看到而且现在每天看到世事的重大变幻远在每个人的预料之外。  考虑到这种变幻,有时我在一定程度上倾向于他们的这种意见。但是,不能把我们的自由意志消灭掉,我认为,正确的是:命运是我们半个行动的主宰,但是它留下其余一半或者几乎一半归我们支配。我把命运比作我们那些毁灭……去看看 

第13章 孤鹰哀鸣 - 来自《身残志坚罗斯福》

昔日英雄今狗熊,美国内部大蛀虫;   四处游说张敌目,吹捧纳粹“无敌鹰”。   在反对罗斯福修改中立法的斗争中,闻名世界的飞行英雄查尔斯·奥古斯塔· 林白上校和孤立主义者沆瀣一气,扮演了可耻的角色。他大长法西斯德国的威风,大灭被侵略人民的意志,是一条危害极大的思想蛀虫。   林白于1927年5月, 驾飞机从纽约一直飞到巴黎,创造了划时代的单人飞行记录,赢得了“孤鹰”的绰号。在这次飞行之前,林白是表演特技飞行的驾驶员和跳伞员,是陆军航空学校的学员,后来当了陆军后勤预备队的低级军官。   “孤鹰”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去看看 

第54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北京三里河附近,有一片五六十年代修建的中央国家机关宿舍区。清一色的青砖楼房,黑瓦大屋顶,加上比楼层还要高大的梧桐树所构成的林阴道,再加上它的居民中中年以上的那部分人特有的简朴和稳重的气质,使这个表面看起来已显得比较陈旧的住宅区,依然保持着一种独特的风韵。苏大夫的一个亲戚在这儿已经住了快20年了。     “这就是中央国家机关干部的住宅呀?!咦!也挺普通嘛。”来北京都快3 天了,廖莉莉还没从种种预先的想像中转过弯儿来。这时她注视着窗外,情不自禁地喃喃道。     苏大夫笑道:“你以为中央国家机关的干部都住豪……去看看 

第一章 裁撤湘军 7、恭亲王东山再起 - 来自《曾国藩 第3部 黑雨》

“拜见圣母皇太后。”待太监打起黄缎棉胎门帘后,醇郡王福晋轻移莲步,跨进养心殿西后阁,跪在棉垫上,向斜靠在躺椅上的慈禧太后请安。  “快起来,柳儿。”慈禧坐起来,脸上泛起亲热的笑容,指了指身旁铺着大红牡丹刺绣缎垫的瓷墩说,“坐到这边来。”  醇郡王福晋柳儿站起来,坐到慈禧身边的瓷墩上,笑吟吟地说:“姐姐这几天益发漂亮了。”  “死丫头,姐还有什么漂亮不漂亮的,该漂亮的是你。”慈禧笑着说,脸上现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微露两排雪白细密的牙齿。这两个迷人之处,正是她同样……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