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图书

《东西文化及其哲学》首次出版于1921年,是梁漱溟新儒学思想体系的理论基础,作者将西方的非理性注意和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相结合,对东西文化加以比较,极富开创性和启发性。在当时的东西文化论战中曾引起思想学术界的重视。自七八十年代起,随着海内外现代新儒学研究的兴起,此书再度受到人们的注意,并被视为现代新儒学的开山之作。现在以横排本重新问世,也主要是为适应人们了解和研究现代新儒学这一中国当代重要思潮的需要。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四章 荒野孤魂 - 来自《南京大屠杀》

这也许是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一幕:一条街道上面对面的两座楼顶,飘扬着两面大同小异和小同大异的旗帜。宁海路5 号国际委员会宫殿式的大屋顶上,插的是黑字白圈红底色的德国法西斯纳粹党党旗。国际委员会斜对面的二层青砖楼顶,飘动着一面世界红卐字会南京分会的白底红卐字会会旗。两旗遥遥相对,彼此频频呼应。在这个特定的时间和特定的地点——一九三七年十二月的南京,象征世界上最恐怖的“卐”和天底下最慈善的“卐”竟然手挽起手,这是历史的误会,人性并不完全依附于政治。用纳粹党党旗作为国际委员会的旗帜倒不是因为国际委员……去看看

晚年冯友兰 - 来自《逝去的年代》

一直没有读到冯友兰先生的最后遗著《中国哲学史新编》第七册,只从有关冯先生的传记和年谱中得到一些粗浅的了解,冯先生晚年写了一本不能出版的书,这不容易。1991年3月下旬,张毕来、丁石孙等7名政协委员向政协七届四次会议提出提案,呼吁出版《中国哲学史新编》第七册,宗璞为此还给有关领导写过信,但最终不了了之。人世苍茫,想到当年冯友兰先生的无奈选择,再看今日冯先生的执着,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冯先生如果没有晚年这部书,也许我们不会更深地理解冯先生。或者说句大不敬的话,要是冯先生不得长寿,那不知会有多少误解留存世间。……去看看

第四章 凉拌鸡肉与……之不同 - 来自《乔治·布什自传》

1964年 休斯敦   休斯敦11月1日美联社电:得克萨斯州民主党的美国参议员拉尔夫·亚巴勒星期六告诉哈里斯县支持者说,其竞选对手乔治·布什是“这次参议员竞选运动中约翰·伯奇协会的宠儿”。     ——《新闻报道》1964年11月1日   有时几年之后才觉得一件事好笑,但有时一件趣事刚一发生就让人忍俊不禁。“我真讨厌拿这个给你看,乔治,”一位竞选工作人员递给我一份关于亚巴勒的情况时说, “但我以为你应该知道……”   那是投票前的星期天,我很累,但我肯定注意到了这一点。对我的种种感受,大家似乎格外牵挂,好像我是一……去看看

第十章 积累民主实践 - 来自《政治改革与制度创新》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荀 子随着对民主之必要条件的充分认识和满足这些必要条件之意志的出现,我们就能行动起来保护民主,并且 ,更为重要的是,促进民主的理念和实践。——[美]罗伯特.达尔 宪政民主不是坐着等来的,也不是口号喊出来的,而是靠无数次的实践活动逐步争取来的。征诸世界各国的历史,凡是已经建立宪政民主体制的国家莫不如此。我们不妨以英、法、美三个最早建立宪政民主体制的国家为例,看看这三国的人民在争取宪政民主的过程中的所进行的实践活动,也许会对我们有一些启示。英国人争取自由、民主、……去看看

公共生活的个体立场 - 来自《公共生活的个体立场》

——试论欧阳江河《傍晚穿过广场》   1990年,也就是在海子骆一禾辞世后的第二年,欧阳江河写下了他的名篇《马》作为对整个乡土浪漫主义诗学和生存理想的挽歌。正如欧阳江河所说的,海子骆一禾所代表的那种依靠原始力量推动圣词增殖来写作的诗学在此后便失效了,因为它的细节的缺乏使之无力回应现代性造成的事物和人的巨大变形,无力回应极权主义下制度拜物教的生存真实。但是,《马》作为对浪漫主义诗学的批判性哀悼,其写作方式恰恰停留在浪漫主义的诗学范畴之中,它仍然没有细节,我们在其中甚至辨别不出浪漫主义的墓地的大致图景……去看看

第六章 文化的发现 - 来自《立法者与阐释者》

“文化”这一概念直到18世纪才形成。在这以前,在学术语言中“(更不用提日常语言)找不到这样一个词,其意义与“文化”一词试图把握的复杂世界观,哪怕存在着一丁点儿的相似之处。对于一个当代读者,对于那些把本社会的人的存在“方式”看作是一种无足轻重的存在事件的人来说,这一事实不但会令他们吃惊,而且让他们感到困惑,并激起他们的好奇。今天看来不值一提的事,曾经却是一个新的发现,一个使认识人类生活的方式发生了真正的革命性变革的发现。花点儿时间解开这一困惑是值得的。可以证明,解开这一困惑,与我们理解发生于欧洲半岛西北端……去看看

18 树欲静而风不止 - 来自《吃蜘蛛的人》

虽然我觉得知青同伴对赵的挑衅行为有欠明智,这决不意味我赞成赵。在我看来,赵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土皇帝”,他一向视“他”村里的农民如草芥尘土,所以我想那天他也并非在特意刁难北京知青,这只是他的一贯为人。村里许多人也不满他的霸气,却敢怒不敢言。慢慢地我们和村民混熟了,赢得了他们的信任,他们这才关起门来给我们讲一些赵和他的心腹的所作所为。   8年来,赵把他的亲信安插在凉水泉的关键部门,诸如拖拉机队、会计、食堂、养猪场、养马场、打谷场、统计、机修、小学,这些部门的负责人都是赵一手安置的。这样一来,整个村变成了……去看看

09 编织罗网 - 来自《新疆追记》

安全部门有伪装成不同面目的据点。我被捕的第一晚是在哈密一处不起眼的建筑。整座楼似乎没有别人,我被关在二楼一间类似招待所标准间的房子进行审问。开始我并没觉得事情有多严重。虽然我复印的文件名义属于秘密,但实际上在许多机关谁都能看。何况我又不是为出卖情报,而是研究如何解决新疆问题。不过我在开始没说复印文件的目的是为研究,也没有扯出Q的课题组。我想尽量自己承担,少别牵扯别人。虽然Q有言在先遇到情况时我可以说课题组,但我打著作协会员的身份,拿著作协介绍信,扯出个课题组反而容易使事情复杂化。于是我只说是为……去看看

第04章 在海军任上 - 来自《身残志坚罗斯福》

海军任上显才华,军备训练众惊讶;   雷厉风行浑身胆,邪气恶习被冲刷。   富兰克林·罗斯福担任海军助理部长,如鱼得水,情绪十分高涨。从此,这个 31岁的年轻人,要肩负起整个美国海军的技术领导和业务建设的重任,加上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前夕,公务十分繁忙。他曾风趣地对记者说:“今天罗斯福很忙。你们记得上次另一位姓罗斯福的人,担任同一职务时的情况。”这无疑指的是西奥多·罗斯福。1898年西班牙——美国战争爆发前夕,西奥多·罗斯福在海军部长缺席的情况下秘密命令乔治·杜威准将在宣战后立刻袭击西班牙在马尼拉的舰队……去看看

16 文明骤化为野蛮(Ⅲ) - 来自《九死一生》

一   春天来了。白天冰融雪化,不能拉爬犁,我们就改在夜晚拉。隔了些日子,黑夜也 没法拉了,全连只得散伙,各个排原来从哪个生产队来,再回到哪个生产队去。运木材 的任务,继续由伐木队派人通过狭窄的木轨路,向“十八公里”积木场艰难运送。   我们这个排,原属与云山场部在一起的畜牧二队打草队,就去了打算与畜牧二队合 并的距云山场部西南七八里地的第一生产队,伙房的女同志也跟我们一道去了那里。春 耕,播种,割干草,铲草坯,剥树皮,盖房子,忙个不停。   一天上午,我们正在屋顶上抹泥苫草,刚接到云山场部电话的第一生产队队长一跑 出队……去看看

第一章 近代西方法律职业和法律学术的社会-历史建构过程:韦伯法律理论的背景研究 - 来自《迈向一种法律的社会理论》

法学是一门古老的学科,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期。与哲学不同,法学并非产生于追求知识的“纯粹”动机,它的历史一直是与法律职业的历史密不可分的。人类的集体生活需要秩序,不同的人类群体在长期的共同生活中发展出了不同的秩序范式,这些秩序范式的不同在于其中蕴涵着不同的规则。古代希腊和罗马的人民选择了法律作为组织社会秩序的主要规则,因此发展出了不同于其它文明的独特的秩序范式。与其它约束个人行为的规则(比如中国的礼)不同,法律具有很强的“外在化”特征,即:它只能管束人的外部行为,而且只能靠外在于行动者的力量来……去看看

第32章 - 来自《十面埋伏》

罗维民不时的看着时间,眼看着一个小时过去了,仍然不见赵中和回来。他想了想,拨通了辜幸文的电话。   “……辜政委吗?我是罗维民。”   “我听出来了。”辜幸文的嗓音依旧是那么冷峻和生硬。   “我是想知道,赵中和是不是还在你那儿?”罗维民说得小心翼翼。   “是。”   原来赵中和一直在辜政委那里!怎么会这么长时间?“辜政委,我已经问过单昆科长了,他说他根本没有让赵中和交接武器库的钥匙。”   “我知道了。”   罗维民不禁有些发愣,从辜幸文的话音里,他几乎听不出任何暗示。“……辜政委,你看我现在该怎么办?是……去看看

第十章 反托拉斯法(上) - 来自《法律的经济分析》

   2009/10/01
10.1卡特尔和谢尔曼法   在竞争的卖方之间签订确定他们产品价格(或限定他们的产量,这是一样的)的契约像任何这种意义上的其他契约一样是不可能的,除非他们寄希望于它能使他们全部得到改善。但它又损害了其他人,如不是作为契约当事人的消费者;并且如我们在上一章中得知的那样,当替代的作用和垄断利润转化为成本的趋向被考虑进去时,消费者的成本就会超出卡特尔成员们的收益。事实上,消费者与卡特尔中的卖方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契约关系,所以看来好像科斯定理会起作用并且消费者也会对卖方将其产量扩大到竞争水平进行报答。但这可能……去看看

第67章 - 来自《英雄出世》

玉环的丧事和张天心的丧事都是岳大江一手包办的。   岳大江对两人的死都很伤心,一再说天帅死得冤,玉环死得也冤,并称自己和方营长都有责任。   岳大江说,他的责任在于过分大意了,知道天帅的仇家很多,不该请天帅到省城来散心;方营长的责任就更大了,自己的老婆自己管不住,硬让她偷了军装和枪,在车站闹出这场杀人自杀的惨剧。让他一下子失去了一老一小两个贴心体己的朋友。   岳大江恶骂了方营长一通,让方营长卷了铺盖。   办丧事时,方营长也来了。   岳大江又骂:“你还来干啥?玉环就是死在你手上的,你他妈还有脸来?!”   方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