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图书

《爱弥儿》是法国杰出的启蒙思想家卢梭的重要著作,也是第一本小说体教育名著。写于1757年,1762年第一次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出版,轰动了整个法国和西欧一些资产阶级国家,影响巨大。在此书中,卢梭通过对他所假设的教育对象爱弥儿的教育,来反对封建教育制度,阐述他的资产阶级教育思想。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九章 社会保障 - 来自《自由秩序原理》

社会安全网络之说,虽足以摄取命运多舛者之心,但对于我们当中那些能自强自立者而言,公平分享之说才具有真实意义。——《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   1.在西方世界,向那些因自身无法控制的情势而蒙受极端贫困或饥谨的人提供某些救济,早已被视作社会的一项职责。自大都市兴起以及人口流动日益增长瓦解了旧有的邻里纽带以来,最初用以满足此类需求的地方性制度安排便已不敷需用了;而且(如果地方政府的职责不是阻碍人口流动)这些服务的供给也不得不在全国范围内加以组织,并由专门创设的特殊机构予以提供。我们在当下称之为公共援助或……去看看

作者简介 - 来自《致加西亚的信》

   2009/10/01
阿尔伯特·哈伯德1859年6月19日出生于美国伊利诺州的布鲁明顿,父亲既是农场主又是乡村医生。哈伯德年轻时曾供职于巴夫洛公司,是一个很成功的肥皂销售商,但他却不满足于此。于是在1892年,他放弃了自己的事业进入了哈佛大学。然后,他辍学开始徒步旅行英国。不久他在伦敦遇到了威廉·莫瑞斯,并且喜欢上了莫瑞斯的艺术与手工业出版社,即凯姆斯科特出版社。  回到美国后,他试图找到一家出版商来出版自己那套名为《短暂的旅行》的自传体丛书。当一切努力化为泡影后,他决定自己来出版这套书,于是罗依科罗斯特出版社诞生了。哈伯德不……去看看

前言 - 来自《论人的天性》

《论人的天性》是一首三部曲的终曲,这一点是本书将近完成时才清楚起来的,在此之前我并没有意识到它们之间有任何逻辑联系。《昆虫社会》(1971)一书的最后一章题为:统一的社会生物学前景。我在其中提出了,在解释社会性昆虫的严格系统时一直卓有成效的群体生物学和比较动物学原理,可以逐条运用于脊椎动物。我当时指出,我们最终将用同一套参数和同一种定量理论去描述白蚁群落和罗猴群组。为了把这一挑战性的意见述诸文字,我开始查阅大量有关脊椎动物行为的优秀文献,结果写成了《社会生物学:新的综合》(1975)一书。在这部书的最后一章"……去看看

第五编 论政府的影响 第05章 论其他一些税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契约税  除了直接所得税和消费税外,大多数国家的财政制度中还有各种各样的杂税,严格说来,它们既本属于所得税也不属于消费税。欧洲各国的现代财政制度中就有许多这种税,虽然其数目和种类要比尚未受到欧洲影响的半野蛮国家少得多。在一些半野蛮国家,几乎生活中的每件事都逃不脱纳税的义务;除日常工作外,不管干什么,都必须得到政府的允许,否则便干不成,而要得到政府的允许,就得纳税,特别是如果所干的事需要政府机关的扶助和特许的话,就更是如此了。在本章中,我们将仅仅考察不久前曾存在于或目前仍存在于通常被认为是文明国家……去看看

第二章 “生活就是我的学校”(1907.12—1913.5) - 来自《希特勒传》

1907年12月23日早晨,天气潮湿,大雾弥漫。盛在一口“坚硬、光滑、四周用金属镶紧的木棺”里的克拉拉,被抬出了布鲁登加斯9号。灵车沿着泥泞的街道,缓缓地朝教堂驶去。在举行简短的仪式后,小小的送葬队伍——一辆灵车和两辆客车——又缓缓越过多瑙河,翻过一座山,朝里昂丁驶去。遵照她的遗愿,她被安葬在丈夫的身旁,名字则刻在丈夫的墓碑上。全家人披黑,默默地站在雾茫茫的坟场里——离他们先前住过的舒适的小屋不远。阿道夫身穿黑大衣,手托一顶黑色高顶帽。库斯特尔觉得,他的脸色更苍白,“严峻而镇静。”   对希特勒一家而言,圣诞之夜……去看看

9.头脑风暴 - 来自《麦肯锡方法》

关于麦肯锡的头脑风暴当努力已经奏效,团队已经组建完毕,基本的研究也已经完成的时候,真正的工作就可以开始了。头脑风暴是进行战略咨询的必要条件。它才是客户真正花钱购买的东西,因此一定要正确对待。绝大多数的大型现代公司中都充满了智慧而又博学的管理人员,他们敢于而且善于解决日常的商业问题。麦肯锡提供了一套新的思路,一种不局限于"本公司思路"的行事方法。这就是当问题无法在其企业内部解决时客户所需要的东西,而其开端就是在会议室里摆张桌子,几把椅子,一沓本子、铅笔和钢笔,几把记号笔,还有一块干净的"白板"。在开第一……去看看

2-02 我就是那神灯里的精灵(专一创造实相)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我并不确定这本书将要走向何处。也不确定从何开始。 让我们再花一点时间(taketime)。 我们究竟需要花多少时间呢?从上一章到现在,已经花了我五个月的时间。我知道读这本书的人会以为这一切都是连续不断写下的。他们不会想到从第三十二段第三十三段之间,隔了二十个星期。他们不会明了有时候灵感与灵感之间要隔半年,我们到底必须花多少时间? 这不是我们的意思。我是说,把“时间”(taketime)作为我们第一个话题的开始之处。 哦。好吧但既然以这为话题,为什么完成一段有时要花好几个月呢?为什么你在两次来临之间要隔那么久呢……去看看

八 社会发展中的五个规律 - 来自《未来中国的选择》

依据前面对社会要素和社会矛盾的分析,我们发现,在社会发展过程中存在这样五个规律:第一个是“结构要素协调律”。其内容是:社会三要素之间在性质、水平和内容方面的对等协调是社会稳定均衡发展的必要条件。即:一定性质、内容和水平的社会机制因素客观上要求与之相适应的一定性质、内容和水平的成员精神素质,反之亦然;同时,社会机制因素中的结构要素与规则要素也必须对等协调。这一规律可以用以下式子简明地表示:D=F(J,G,S)…………………(1)式中:D——表示社会协调发展指标; F——表示一种函数关系,表示社会三要素间的协调(失衡)关系; J……去看看

第二章 亚圣与始皇 - 来自《中国大历史》

前言:武王伐纣,建立周朝,以封建方式制定了一种合乎当时农业扩张的统治形态,又以宗法制度使封建统治更加稳固。800年的统治中,影响之深远,常使历史学家难于区分,究竟某些特色是周朝的还是中国人的性格?——————————————————————————说来也难于相信,从个人说辩的能力和长久的功效两方面讲,孟子在传统政治上的地位要超过孔子,虽说他受业于孔子孙子的门人,因之被中国的皇帝和文人尊为“亚圣”,亦即第二个圣人。威利(Arthur Waley)在他的杰作《中国古代的三种思想》中即以孟子代表儒家,和道家与法家对立。孟子的生……去看看

第一章 殉道者 - 来自《省委书记》

1 骚动的路营村   生与死,肯定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除去不懂事的孩子和失语的老人,恐怕这是世界上最不容易搞错的一件事情。可是,有时它也是十分模糊的,模糊得还会让人感到吃惊:有的人明明活着,好像已经死了;有的人已经死了,却仿佛还活着。   丁作明已经死了,他的死不能说是“重于泰山”,但在他死后八年的二00一年二月十日,当我们走进淮北平原出了名的贫困县利辛县,向许多人打问去纪王场乡路营村的路怎么走时,回答我们的,首先不是去路营的路应该如何走,而是好奇地反问,问话的内容又几乎众口一词:“你们是到丁作明那儿去?”   丁作明不……去看看

十七、“瓮中之鳖” - 来自《走出迷惘》

陕北的冬天若论温度是够冷的,经常在零下,有那么几天还会下降到零下十八、九度。但那里不像北京的北风刮得那么彻骨透寒。窑洞冬暖夏凉,呆在里面不会冻手冻脚,火炕睡起来也挺解乏。春节刚过一个星期,实际上还是冬末季节住沟外的教工都已匆匆赶回沟里去上班。请探亲假回北京和外地去的“单身汉(婆)”们也都先后回来了,纪律严格,谁也不敢超假。回到了沟里,眼前的景象突然变了。好像呼啦一下子,满街满院,连厕所的墙壁上都贴满了白底黑字的大字标语,令人为之一震:“把狠抓‘五·一六’反革命集团的运动搞深搞透!”、“不获全胜决不……去看看

精神的流浪到达黄浦江畔时已是尽头 - 来自《文革流浪》

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沿着漫长铁道线向东南流浪的最终目的地是上海,正是这座曾名扬世界的远东都市,给了我一种朦胧的甚至不切实际的希望,诱使我不顾山高水远袖短手长,从红褐色的大巴山山地,走向那清秀碧润的江南。这也是一个陷入困境难以自拔的知识青年的无奈之举,只把原本虚幻的东西当做真实来想象,从中获得某些自己才能品出的安慰罢了。一个人到了走投无路哀告无门的时候,常会突发奇想举动反常。我以数千里的流浪,竟为去求证一个幻想。这也只有荒唐年代的狂热青年才干得出来。   简单地说去上海是为了见一位端庄、纯朴的女孩,在……去看看

第二章 调查区域 - 来自《江村经济》

1.调查区域的界定  为了对人们的生活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研究人员有必要把自己的调查限定在一个小的社会单位内来进行。这是出于实际的考虑。调查者必须容易接近被调查者以便能够亲自进行密切的观察。另一方面,被研究的社会单位也不宜太小,它应能提供人们社会生活的较完整的切片。  A·拉德克利夫·布朗教授、吴文藻博士和雷蒙德·费思博士①曾经讨论过这个基本问题。他们一致认为,在这种研究的最初阶段,把一个村子作为单位最为合适。费思博士说,应当“以一个村作研究中心来考察这村居民相互间的……去看看

第八章 哲学王 - 来自《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国家将树立纪念碑……来纪念他们。要把他们作为受崇拜的人……作为神一样的受神的圣宠保佑的人,祭品应当献给他们。——柏拉图”  柏拉图和苏格拉底之间信念的差别甚至比我已揭示过的还要大。我说过,柏拉图效仿了苏格拉底对哲学家的界定。我们在《理想国》里读到“你称谁为真正的哲学家?——那些热爱真理的人”。但当他作出这一论断时,他本人并不十分诚实。他并不真正相信这个论断,因为在别的地方他直截了当地宣称,充分地利用谎言和蒙骗是王家统治特权的一种:“它是城邦统治者的事,如果说它属于谁的话,去撒谎,为了城邦的利益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