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弥儿 6-3 第三节

 《爱弥儿》

  要得出我们教义问答课本中第一个问题的正确答案,我想,新的教义问答课本大体上应当以如下的问法开始:
  
  阿姨:你还记得你妈妈当女孩子的时候吗?
  
  小女孩:记不得了,阿姨。
  
  阿姨:你的记忆力那样好,为什么记不得呢?
  
  小女孩:因为那时候我不在这个世界上咧。
  
  阿姨:那就是说你还没有出生?
  
  小女孩:没有。
  
  阿姨:你会不会永远活下去呢?
  
  小女孩:会的。
  
  阿姨:你现在是年纪轻还是年纪老?
  
  小女孩:我很年轻。
  
  阿姨:你的奶奶是年轻还是年老?
  
  小女孩:她年纪老了。
  
  阿姨:她是不是曾经有过年轻的时候?
  
  小女孩:有过的。
  
  阿姨:她为什么现在就不年轻了呢?
  
  小女孩:因为她已经老了。
  
  阿姨:你将来会不会象她一样的年老呢?
  
  小女孩:我不知道。
  
  阿姨:你去年的衣服到哪里去了?
  
  小女孩:已经把它们拆掉了。
  
  阿姨:为什么要把它们拆掉呢?
  
  小女孩:因为我穿起来太小了。
  
  阿姨:为什么你穿起来太小了呢?
  
  小女孩:因为我长大了。
  
  阿姨:你还要往上长吗?
  
  小女孩:啊!还要往上长的。
  
  阿姨:女孩子长大了,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呢?
  
  小女孩:会变成妇人。
  
  阿姨:妇人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呢?
  
  小女孩:变成妈妈。
  
  阿姨:成了妈妈以后又怎样呢?
  
  小女孩:以后就老了。
  
  阿姨:你也会老吗?
  
  小女孩:等我当了妈妈的时候。
  
  阿姨:年纪老了以后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小女孩:我不知道。
  
  阿姨:你的爷爷是怎样的呢?
  
  ①虽然我用的是“我不知道”这几个字,实际上那个小女孩讲的是另外一个意思;应当斟酌她回答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并且叫她好好地解释一下。
  
  小女孩:他死了。
  
  阿姨:他为什么会死呢?
  
  小女孩:因为他已经老了。
  
  阿姨:老年人的结果怎样呢?
  
  小女孩:他们都会死掉的。
  
  阿姨:当你老了以后,你……
  
  小女孩(打断阿姨的话):啊!阿姨,我不愿意死。
  
  阿姨:孩子,谁都不愿意死,可是谁都要死的。
  
  小女孩:怎么!妈妈也要死吗?
  
  阿姨:同大家是一样的。女人和男人一样,也是要老的,女人年老了以后,就要死的。
  
  小女孩:要怎样才能够多活一些时候才老呢?
  
  阿姨:在年轻的时候老老实实地生活。
  
  小女孩:阿姨,我以后一定要老老实实。
  
  阿姨:好极了。不过,你是不是以为你能永久活下去呢?
  
  小女孩:当我很老,很老……
  
  阿姨:什么?
  
  小女孩:当一个人年老以后,你说他一定会死的。
  
  阿姨:你是不是只死一次呢?
  
  小女孩:唉!是呀。
  
  阿姨:你的前一辈人是谁?
  
  小女孩:我的爸爸和妈妈。
  
  阿姨:他们的前一辈人又是谁呢?
  
  小女孩:他们的爸爸和妈妈。
  
  阿姨:你的后一辈人是谁呢?
  
  小女孩:我的孩子。
  
  阿姨:他们的后一辈人又是谁呢?
  
  小女孩:他们的孩子,等等。
  
  顺着这条线索,通过具体的归纳推理,我们就可以象寻找任何事物的起源和结束一样,找到人类的起源和结束,也就是说,找到不是由父母生养的父亲和母亲,并找到以后不再生养子女的孩子。只有把一长串这样的问题问过之后,才算是有了充分的准备,可以问教义问答课本中的第一个问题了;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们才能问这个问题,而孩子也才能了解这个问题。从这个问题到第二个涉及神性的定义问题,中间还隔着多大一段距离啊!要什么时候才能走完这段距离呢?上帝是一种精灵!什么叫“精灵”?我要不要使一个孩子把她的心思用来探究这个连大人也摸不着头脑的晦涩的形而上学?这些问题,不能够由一个小小的女孩子来解答,顶多只能够由她提出来。所以我将简单地告诉她说:“你问我什么叫上帝,这是很不容易讲清楚的,上帝是我们听不见、看不见和摸不着的,我们只能够通过他所做的事去认识他。为了要弄清楚他的存在,那就要先知道他做了些什么事情。”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14章 拉瓦锡与化学革命 - 来自《科学中的革命》

化学革命在科学革命中占据首要位置,因为它是最早被普遍认识并且被它的发起者A-L.拉瓦锡称为革命的主要革命。拉瓦锡之前的科学家们已经认识到,他们的计划将导致某种全新的东西,而且将直接违反公认为真实的科学信条的既定规范;然而,与其他人不同,拉瓦锡也想到作为思想中一种特别变革的科学革命的概念,而且他断定,他本人所从事的工作,实际上将构成这样一场革命。其他人曾著述讨论科学中的革命,但这些已是在久远的过去发生的事情,或至少是昨天的事情了,而并非目前所为。就我所知,只有罗伯特·西默尔先于拉瓦锡描述了他对作为“革命”一创……去看看 

后 记 - 来自《官僚主义的起源和元模式》

本书是几年来学习先师王亚南教授所著《中国官僚政治研究》一书的部分心得,也可以看做是自己研习中国官僚政治史和广义官僚政治比较史的引论。除本书所收的两篇论文,《起源论》和《元模式论》之外,本来还包括第三篇《形态论》,用以分析官僚政治诸构成要素的形态的,但是,由于本职工作繁忙,来不及将草稿整理成篇,只好待日后另册出版了。  官僚主义是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现实问题和理论问题。就它的野蛮残忍,专横暴虐,在现实世界无所不用其极地造成的无数悲剧来说,足以使十亿神州为之痛定思痛,齐声恸哭。但是,就它的虚伪渺小,卑鄙愚蠢,在……去看看 

逻辑学——自由的学问 - 来自《纯粹人格》

黑格尔逻辑学的总结概要、最高成就和实质,就是辩证的方法,——这是绝妙的。还有一点:在黑格尔这部最唯心的著作中,唯心 主义最少,唯物主义最多。——列宁  由于拿破仑的军队侵占了耶拿,大学停课了。黑格尔在《班堡报》当了一段时间的记者之后,来到纽伦堡中学任校长。  继《精神现象学》之后,黑格尔又花了近十年的时间研究逻辑学。  黑格尔的逻辑学著作有《大逻辑》和《小逻辑》两部。  大体上讲,《小逻辑》是《大逻辑》的缩写。  我们知道,逻辑学在黑格尔哲学体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是“第……去看看 

1-1.4 在高山之谷修筑“宫殿” - 来自《走向混沌》

一鸟离巢,百鸟迁窝。   崔振国和王复羊于8月初离京,我们这些在京都改造的右派,于该月下旬卷起铺盖“打道回府”。当然,我们这些被打入另册的人,市区绝非久留之地。在9月17日,重新把行李装运到卡车上。向西——再向西——沿着环山的石子儿公路,扎进了大山环抱的潭柘寺。在寺庙内住了一个多月,当了开山筑路的壮工。公路修完,卡车又拉着我们向西——再向西 ——进入了人烟稀少的高山大峒。这儿离北京虽然只有百十里路,由于山峦重叠,进了一山又一山,两山形成漫长峡谷,日本人在侵华战争中占领北京之后,他们的足迹也没有到过这大山沟沟。……去看看 

20 悔恨 - 来自《吃蜘蛛的人》

我从北京回到村里,不知为什么,觉得凉水泉样样不对劲,我像是突然换了一副眼睛。也许如四季膻递,在我离开的这阵子这个地方真的起了变化?一个早晨我睁开眼睛,夏天嘎然到了尽头,每一样东西都沾上了秋的气息:花儿从野地里消失了,落木萧萧,风的刀口也磨快了。虫鸣凄厉,仿佛知道自己的大限将临。   迎接我的头条新闻便是老眯子被强奸了,调去了一个偏僻的村子。陈丢了职位,他总是躲着我,也许他自己也感到难为情?   我被任命为猪号的班长,安排自己和其他人干活,于是不再做关于陈的梦。毕竟,这不叫爱情,我很快把他给忘了。忘了老眯于则不太容易……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