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图书

在本书中,罗素不依任何高深的学说,而是把一些经由他自己的经验和观察证实过的通情达理的意见归纳起来,制做出一张献给读者的方子,希望无数感到郁闷的男男女女,能够在此找到他们的病案和逃避之法,能够凭着适当的努力变得幸福。该书晓畅明白,历来为广大读者所喜爱,国内也曾有多个译本刊行。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为什么“朝朝暮暮”? - 来自《论法律活动的专门化》

没有任何制度有可能建立在爱之上。——尼采一  在当下的城里人,特别是受过一些教育的人看来,结婚基本是、并因此也应当是男女双方之间个人感情上的事。男女相爱了,然后就结婚了;似乎是,基于性的爱情引发了个体的结合,也就引出了作为制度的婚姻。他们又从此反推,婚姻制度也就应当以爱情为基础。2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3这句恩格斯的话,往往成为论战者的一个屡试不爽的武器。  理想状态的婚姻当然是感情、性和婚姻的统一,这是许多爱恋中的男女的梦寐以求。但是,如果要睁眼看一看,就可以发现,爱情和婚姻在现实生活中似乎总……去看看

附录 - 来自《新乡土中国》

返回常识——评吴毅著《村治变迁中的权威与秩序》吴毅是我的学兄,一个生长在大城市的城里人,做农村研究以前,一直没有在农村生活过。1993年我们一起在华中师大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读研究生时,他切入到农村研究。一旦切入到农村研究,补农村生活一课便迟早要来。1998年,吴毅终于到川东双村生活了半年,并写出了这本《村治变迁中的权威与秩序》。读完这本带有人类学关怀的书,反观目前国内学术界的状况,感到有话要说,遂写以下数语。吴毅在反思自己的农村研究时说,他切入农村研究“首先接触的不是现实的农村,而是理论的农村,然而,我却以为……去看看

6-1 分配概论 - 来自《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全篇要旨。   本篇的宗旨在于表明这一事实,即自由人的培养而参加工作不能和机器、牛马、奴隶适用同样的原则。如果可以适用同样的原则,则价值的分配和交换几无区别;因为每种生产要素所获得的报酬足以抵偿它的生产费用、耗损等等;总之,除意料所不及的失败而外,常可使需求和供给相适应。但事实上,随着人类控制自然能力的增进,除生活必需品外,常可提供日益增大的剩余;而这种剩余并不能为人口的无限增长所吸尽。因此,存在的问题是,什么是决定把这种剩余分配给人民的那些一般原因?习惯上的必需品,即生活上的安适程度起着什么作……去看看

宗教的本质 第二章 - 来自《论宗教的本质》

古代的希腊人认为一切并、泉、河、湖、海等都源自奥克安诺斯(Okeanos,是希腊神话里的大海神,即大海的人格化。——译者),源自大濒海,古代的波斯人认为地上的一切山脉都是生自阿尔波地山(Albordy)。认为万物都源自一个完满的实体,这个思想是否有较高明的意义,其方式是否与上述二事不同呢?并不!这个思想和以上二种思想是完全基于同一思想方式的。正如阿尔波地山是一座和由它生出来的群山等类的山,那一切派生物的本源——神——也是和派生物等类的东西,从种类上说,与那些派生物并无分别;正如阿尔波地山之所……去看看

聪明的点子 - 来自《创新与企业家精神》

基于聪明的点子的创新恐怕比所有类型的创新总和还多。例如,十个专利中就有七八个属于这类创新。关于企业家与企业家精神的书籍所描述的大部分新企业都是建立在"聪明的点子"之上的:拉链、圆珠笔、喷雾器、易拉罐等等都是聪明的点子。许多企业所谓的"研究",其目的就是发现和挖掘聪明的点子,不论是为燕麦早餐或软饮料提供新口味,或是想出更好的跑鞋,或是更好的不烧焦的熨斗。然而聪明的点子是风险最大,成功机率最小的创新机遇源泉。这种创新中只有不到1%的专利可以获得足够多的钱补回开发成本和专利费用。只有很少一部分创新,可能……去看看

2-3.7 吕荧之殁 - 来自《走向混沌》

从海河工地回来,全队整体了两天。整体之后的第一次出工,是我劳改史中不能忘却的一天。那正是1969年的2月末,我与同组成员张奎令奉命赶着马车到靠近老残队的芦苇塘去拉芦苇,是冥冥中的天意?还是文化人的缘分?不知道,直到现在我也回答不出这个问题。那天,我见到了一度被打成胡风分子的美学家吕荧。在此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吕荧在 “文革”中被发配到了这里。十分凑巧,我们在苇垛上往大车上装芦苇的时候,老残队有一个看上去还很年轻的病号,也来这儿用小平车拉芦苇。他面黄肌瘦,在往车上装芦苇时,突然晕倒在芦苇垛旁。“都是天涯沦落人,相逢……去看看

1933——中华民国二十二年癸酉(2)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7.1(闰五,九)  甲、北平天津解严。  乙、西南政务委员会电英首相,反对宋子文借款。  丙、中英庚款董事会通过铁道部完成粤汉铁路借款合同,总额四百五十万镑(一作6.5)。  丁、四川战事又起,刘文辉、邓锡侯两军在荣县威远毗河接触(刘湘委潘文华、唐式遵、王缵绪、李家钰、罗泽洲为五路总指挥,助邓锡侯;刘文辉亦委张清平、林云根、夏仲实、唐英、陈鸿文、冷寅东为六路总指挥,相持于资阳仁寿间)。  戊、废止各省临时军法会审组织大纲及审判规则。  7.2(闰五,一0)殷同、雷寿荣与滦东伪军李际春之代表及日本关东军代表喜多诚一、……去看看

6-3 劳动工资 - 来自《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第三章至第十章的范围。   当我们在上篇讨论需求和供给的一般均衡理论和在本篇前二章讨论分配和交换的中心问题时,我们尽量不考虑生产要素的特殊性质及其枝节问题。我们没有详细研究,关于生产工具的价值和借它所制造的产品的价值二者的关系的一般理论,在多大程度上适用于雇主、工人或自由职业阶层得自先天能力或后天知识和技巧的那些收入。我们为避免和利润分析相关的各种困难,不去注意市场上对利润一词的许多不同的用法,甚至也不去注意利息这一更加原始的名词。我们没有估计各种租佃对土地需求的形式的影响。所……去看看

第一章 现象与实在 - 来自《哲学问题》

世界上有没有一种如此之确切的知识,以致于一切有理性的人都不会对它加以怀疑呢?这个乍看来似乎并不困难的问题,确实是人们所能提出的最困难的问题之一了。在我们了解到找一个直捷可靠的答案会遭遇障碍的时候,我们就算完全卷入了哲学的研究, ——因为哲学不过是一种企图,即企图解答这类根本问题。但是,哲学不像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那样,甚至于也不像我们在科学中那样粗率地、武断地来解答问题,而是先探讨这类问题令人感到困惑的所在,并认识潜伏于我们日常观念中的种种模糊与混乱,然后才批判地做出解答。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想象有许……去看看

第十一章 重新发现转座 - 来自《情有独钟》

   2009/10/01
分子生物学把基因从数十年的模棱两可和混乱解释中挽救了出来。它不再是虚构出来的、用以帮助遗传学家去安排他们实验结果的一个假设的实体了,也不是细胞学家所想的、能够通过显微镜看到的染色体上的一个“水泡”。基因是一个独特的化学实体,它的结构,使人联想起一幅简单而优美的遗传机理画。遗传学家最基本的问题之一是:基因是怎样复制它们本身的?对这个问题,双螺旋提供了直接的解答。瓦特森和克里克指出,DNA包含了两条互相缠结的链,它们通过每对互补碱基之间的化学键结合起来。每一条链与另一条链是互补的,就象一张相片与它的……去看看

2-3.4 夜宿“北砖窑”的停尸房 - 来自《走向混沌》

国庆节后的第一个公休,我请假去看我的妻子张沪。在我离开茶淀这几年中,张沪曾获准过一次回北京探亲的机会,也曾顺便到团河去看过我们的劳改环境。她看了以后,曾愤愤不平地对我说:“为什么单把我们女右派,扔在那块地方?”言外之意,她觉得我们的所在地,比她们的生活条件强多了。她请假回家的时候,正是“文革”前夜,忽然有一天,派出所民警把她找走了,再也没有回来。我找到派出所去询问,才知道是场里找她回去,理由不详。   我从北京给她写过信,询及这一情况。她在回信中没有回答。我想她们女号每一封信都要检查,她可能苦于在信中无法说明……去看看

1943—1947年 “我是一个爱国者” - 来自《江泽民传》

   2009/10/01
江泽民是南京中央大学机械电子系当年录取的8名学生之一。他与该系的其他3名新生合住一个寝室,他是他们中间年龄最小的一个。“我对江泽民的第一印象是,他还只是一个少年,他真的非常年轻,比一个孩子大不了多少。”他当年的室友童宗海回忆说。童当时19岁,是4个人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但是我们很快发现,他绝对不是我们的‘小弟弟’。”  “我们的初次交谈是关于我们的家乡和家庭,”童宗海说,“他让我觉得很自在。我感到我能够信任他。”  大学生活使他们部分地远离了战争所造成的混乱。6年前,日军侵入并强占了这里的大片校区,将……去看看

第八章 延安两宴庆功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二卷》

全面内战爆发前夕,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为了确保延安总部的安全,决定将陕甘宁晋绥联防军一分为二:另成立晋绥野战军,由贺龙指挥;原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则保留原番号,但改属中共中央军委直接指挥。全军共有3万人,由王世泰任代司令员,习仲勋任代政治委员。全面内战爆发后头4个月,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给陕甘宁战略区的任务就是做好应付全面内战准备,实施内线防御,确保延安总部的安全。  期间,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在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指挥下,发起了两次作战行动,一是南线出击接应王震北返延安,二成功策动了胡景锋起义,为此毛泽东两次在延安设……去看看

第三章 论想象的序列或系列 - 来自《利维坦》

我所理解的思维序列或系列就是为了和语言的讨论有所区别,而被称为心理讨论的一系列互相连贯的思想。     当人思考任何一种事物的时候,继之而来的思想并不象表面上所见到的那样完全出于偶然。一种思想和另一种思想并不会随随便便地相连续。但正象我们对于以往不曾全部或部分地具有感觉的东西就不会具有其想象一样,那么由一个想象过渡到另一个想象的过程便也不会出现,除非类似的过程以往曾在我们的感觉中出现过。原因是这样:所有幻象都是我们的内在运动,是感觉中造成的运动的残余。在感觉中一个紧接一个的那些运动,在感觉……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