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第一章 社会的原始状态

 《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我们发现,最初的人类发展的踪迹是在地球上最肥沃和最美丽的地方。在这里人类度过了他的童年,他们在这里玩乐、欢笑、戏谑和享受,除了大自然加给他们的阻力以外,没有其他的法律和障碍,除了努力去克服这些障碍以外,没有任何其他劳作。

  当时,丰富的大自然所供应给人类的,远超过他们的需要千百倍而有余。地球对于人类是辽阔而广大的。他们所认识的还不到地球面积的十万分之一;因为他们还没有必要,为了满足他们的需要而四面八方徨徨奔走,一直搜寻到地球的一切角落。

  打猎、吃喝、恋爱、游戏,这就是他们最心爱的生活。劳动、懒惰、奴役和统治欲,私有财产和盗窃这些概念,他们还完全没有。

  打猎、采集果实、建造他们的窑洞或草棚,这些事在他们看来,并不是象今天劳动这个概念。因此也从来没有人想到,把这些事让别人去做,把这些叫作劳动,而把休息叫作懒惰。

  凡是人类所需用的东西,他们随时遇到就收集起来。有一个人准备好了一顿丰盛的餐饭,邻居们不必邀请就坐下来共享。因为当时的人类根本还没有我的、你的这种观念。

  人类,这个慈爱的上帝和大自然的骄子,在那洪荒初开的原始时代,在这个美丽的地球上所享受的,真正是一种极乐的幸福。

  在当年和今天之间有怎样一道鸿沟!在我们今天的各个文明国家里是怎样一种完全变更了的社会状态!

  真的,今天的美洲野蛮人生活在他们的森林里,要比我们生活在这些筑上围墙的城市和画成小圈圈的田地、篱笆里幸福得多;因为他们的生活是自由的。

  但是,真正说来,原始人类根本没有现代文明所提供的这一切生活上的便利,那么,他们的幸福生活状态主要的原因究竟在于什么呢?

  在于他们全体都生活在里面的自由和独立。

  他们所需要的不多,而当时还是人烟稀少的大地,不必付出劳动,就可以满足他们的需要而绰绰有余。而正是由于这种状态,它使每一个人都能够对于其他的人保持一种独立、自由的地位,没有必要经常防范其他人的侵犯,来保卫他自己的独立和自由。

  一个人只有感到满足才能感到幸福,而一个人只要别人所具有的他也都能具有,就能感到满足。因此愈是使社会里每个人都有可能得到其他每个人所有的一切,这个社会也就愈是满足,并从而也就愈是幸福;但是只要任何一个人,在社会里感到在他周围和在他近旁有这样一些人享有一种比他更优越的生活地位,他和他们接触,或者——更烦恼的是——如果附属于他们,他就既不能满足,也不能幸福,即使按他的社会地位说他也许还算是富足的、有权势的。

  并且这也是一种不该有的情况;因为满足并不是一种道德,并不是象人们数千年以来,自从不平等和压迫的统治开始以来,向我们喋喋不休地宣传的那样一种道德,满足是一种出于自然的欲望和能力之间的和谐感。那被人们作为一种道德向我们推荐的满足,只是一种怯懦。如果一个人的需要得不到满足,而这个需要在别人却是能得到满足的,他就不能、不该、也不容许满足;因为这是一个奴隶的满足,这是一个在鞭挞之下的畜生的满足。

  满足,这是人类欲望和能力的平衡。凡是某一个人凭借这种欲望和能力而侵害到其他人,在这里就有不满足。

  今天的社会,不做它应该做的事,它不是努力用一切可能的方法去为每一个个人保证这种平衡,而是去包庇那种最可恶的不平等。

  难道你们不觉得,现在该是时候了,把那为了另外一些人的利益而压抑一个人的欲望和能力的钱袋抛掷于你们的道义的秤盘以外,以便恢复原来的平衡吗?

  是的,已经到时候了!让我们把那伪造的砝码,把那使明眼的人变成瞎子,会说话的变成哑吧的发光的财神抛开,以便在我们之中重新恢复自然的平衡,从而重新建立起满足、和平和自由。

  人类在他的童年时代生活得自由自在,因为每一个人都能够按照他的喜好满足他的欲望,按照他的心意发展;今天,如果你们要想使人类重新自由,就要给社会一种组织,这个组织便利一切人在同等的地位上满足他们的欲望,发展他们的能力。

  一个人的欲望和要求产生于社会能力的产品在他感官上所造成的印象。因此人所食求的主要只是眼前所实有的、对于它们的存在和用途有所认识的东西;因此人类的欲望从属于人类的能力。

  正因为这样,因此人类每一代的能力的总和和它的需要的总和永远是一致的。如何使这种总的一致和每一个个人的能力与欲望的不相等互相和谐,这就必须是社会的任务。大自然给了社会执行这个任务的手段,但是如何运用这个手段则委之于社会本身。

  正是由于这种能力和欲望的和谐,人类在他们童年时代的状态是一种幸福的状态,因为那时候每一个人都具有他所需要的一切东西,并且每一个人都能够得到另一个人所具有的一切东西。

  因此他们是满足的,幸福的;因为如果说他们还不知道今天豪门富户的山珍海味,他们也不知道饥饿、贫乏和随之而来的一切罪恶。

  如果说他们还不知道咖啡和糖的享用,他们也不知道奴隶贩卖,奴隶鞭笞及其一切恐怖。

  如果说他们还不知道我们的大量药品,他们也不知道我们的大量疾病和体格上的缺陷。

  如果说他们还不知道我们的含酒精的饮料,他们也不知道酗酒的恶习及其一切可怕的后果。

  如果说他们还不知道我们的华丽的住宅和宫殿,他们也不知道我们的监狱、兵营和碉堡,我们的刑事监所、关税署、劳役所和警察局等等。

  如果说他们还不知道我们的华美的家具,他们也不知道那种牺牲别人而装满自己的箱柜的恶癖,也不知道伪学者的讲座和贪污议员们的讲台。

  如果说他们还不知道我们时髦的服装,他们也不知道缝制这些服装的辛苦,他们也不会由于长年累月的坐在那里而造成健康上的残疾。

  如果说他们还不知道我们的种种发明、艺术和科学成就,这是因为,为了生活的幸福,他们还不需要这些东西,并且他们也不知道那种可怕的不平等,后者正是由于某些人为了私人利益而利用发明,利用艺术和科学所产生的后果。

  如果说他们还不知道我们的真理,但是他们也不知道我们的异端邪说。他们不知道我们的享受,但是也不知道我们的艰难和辛苦;不知道我们的道德,但是也不知道我们的丑恶。

  幸福在于满足,而满足在于自由。但是自由而没有共有共享,对于某些人部分地来说也许可以,但是对于全体的人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事。

  如果从今天起,地球上的一切穷人都能过一种王侯一样的生活,而王侯们则都过皇帝一样的生活,并从而每一个人都生活得比从前好一百倍,人并不因此就能感到满足,因为在这样一个不平等的组织里他并不自由。

  但是如果地球上的一切人都生活在一种共有共享的生活中,并且是从这种共有共享的生活中培养起来的,他们就全体都会比今天这个不平等状态下的特权阶级生活得更自由、更满足,即使他们每个星期只能吃一次肉,只能喝一次酒。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05章 - 来自《我主沉浮》

著名企业座谈会在宁川开了两天,第三天集体移师平州。平州市派了五台豪华旅行车过 来,用警车开道,将与会企业家们接了过去。这一天的活动安排得很紧张,一大早抵达平州 ,一整天就没闲下来。说是参观休息,实际上主要是参观,休息几乎谈不上。市委书记丁小 明和市长石亚南都十分热情,二人亲自上阵,充任总导游,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不厌其烦地 向企业家们介绍平州的投资环境和优惠政策。  赵安邦事太多,本来不想去平州,可考虑到平州同志的情绪,还是去了。然而,看着平 州美丽的海景山色,听着丁小明和石亚南热情洋溢的介绍,心里却没多想平州的……去看看 

第十九章 论政府的解体 - 来自《政府论(下卷)》

211.谁想要明确地讨论政府的解体问题,谁就应该首先把社会的解体和政府的解体区别开来。构成共同体并使人们脱离涣散的自然状态而成为一个政治社会的,是每个人同其余的人所订立的协议,由此结成一个整体来行动,并从而成为一个单独的国家。解散这种结合的通常的和几乎唯一的途径,就是外国武力的入侵,把他们征服。在这场合(因为他们不能作为一个完整而独立的整体实行自卫或自存),属于由他们所构成的那个整体的这一结合就必然终止,因此每个人都回到他以前所处的状态,可以随意在别的社会自行谋生和为自己谋安全。一旦社会解体,那个社会的……去看看 

北京中南海紫光阁1号会议室 - 来自《黄祸》

把自身命运交到别人手里,与其说是解决危机的办法,不如说办法本身就是危机。娃娃脸的女服务员第三次掀开石戈的茶杯盖,见仍是没动一口,索性换上一杯新茶,随后端上一盘香喷喷的擦脸巾。石戈接了一块擦掉额上汗珠。她像得了奖赏,忙把空调制冷量加大一些。开会前她因为石戈忘记关门“呲儿”了他一句,那声调很像外面公共汽车上的女售票员。这个矮墩墩的光头来得最早。只他一个人,那么普通,丝毫没有掌握权力者的威严,也不像后到的那些头头脑脑,前呼后拥一大帮。所以她把他当成了一个生怕迟到的跟班,第一次能进这里的土老帽。假如他风度翩……去看看 

第二篇 分配 第14章 论工资因职业而异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工资因各种职业的引诱力不同而不同  以上对于工资所作的论述,只是限于对工资普遍发生作用的各种原因,也就是通常所谓支配正常的或平均的劳动报酬的各种法则。但是,不同种类的工作,在某种程度上受不同法则的支配,从而通常所支付的工资率也不同。关于这一点,我们尚未讲到。现在我们要考虑这些不同点,研究这些不同点以什么方式对前面所说的各种结论产生影响,或受到这些结论的影响。  关于工资问题的这一部分,在过去所有的说明中,说得最好的是亚当·斯密的著名的和人们非常熟悉的一章 。但我实在不能认为他的处理……去看看 

第十章 展望未来 - 来自《乔治·布什自传》

一位候选人说“你提出这个问题我很高兴”时,那些政治上喜欢冷嘲热讽的人马上就会朝向反方向想:这个问题实际上是这位候选人不愿让人提出来的问题。但真正的情况是,很多你想回答的问题好像别人总提不出来。见过数十位来访者后,我自问,这些记者为什么对我想谈的某个问题或题目连边都不沾。我不知为什么如此,甚至想,假如我是一名记者,我会怎样提出这个问题和其它问题。   问:听了你的生平介绍后,有一点已相当清楚:你的每项工作好像都没干多久。   布什:你同巴巴拉谈过了吧,她也这样说。我们在40年中搬了28次家。实际上,我们结婚以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