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关于知识的一些附论

 《人类理解论(第四卷)》

  1 我们底知识一部分是必然的,一部分是随意的——我们底知识和我们底视觉有许多有相似的地方;而最显著的一种相似关系,就是,知识亦如视觉一样,既不是完全必然的,亦不是完全随意的。如果人底知识是必然的,则一切人底知识不只是相似的,而且人人都会知道一切能知道的事情;如果它完全是随意的,则有些人竟然会不注意它,竟然会完全没有知识。人只要有感官,则他们便不能不由此接受到一些观念;他们只要有记性,则他们便不能不保留一些观念;他们只要有分辩的能力,则他们便不能不知觉到一些观念间相互的契合或不契合;正如人有了眼睛,在睁开以后,就不能不看到一些东西,不能不知道它们底差异似的。不过在光明之下,一个人在睁开眼睛以后,虽然不能不有所见,可是有些物象,他仍然可以自由选择究竟要看不要看。在他底书中亦许有悦目的画图,和启发人的理论,不过他亦许没有心思来打开书,费心一看。

  2 看与不看虽是随意的,可是我们只能按事物底真相来知道它,不能按自己底意思来知道它——人还有可以随意行止的另一件事,就是,他在转眼向物时,仍可以决定自己是否要注意观察它,是否要专心来精究其中所能见的一切情节。

  不过他所能看到的,仍限于他所看到的那样,并不能有所更改。现象为黄的东西,他不能任意看做是黑的,烫烧他的东西,他不能说那是冷的;地球亦不能跟着他底意志满被了花草,田野亦不能照着他底心思蒙盖了翠色,在深冬里,他只要向外一观,则他所看到的不能不是一片苍白。说到我们底理解亦是一样,在知识方面我们所有的自由,只限于运用官能来思考此种物象,或收回官能不思考彼种物象;只限于观察它们时,可以或详或略。但是我们只要一应用它们,则我们底意志便没有能力来决定人心所知道的事物。能决定知识的,只有那些明白被我们所看到的各种物象。因此,我们底感官只要运用于外界的物象上,则人心便不能不接受它们所呈现出的那些观念,便不能不知晓那些外界事物底存在。同样,人底思想只要一运用于有定的观念,则它便不能不有几分看到它们底契合或相违。这就是所谓知识。人们如果对自己所考察的那些观念又有相当的名称,即他们对于表示这种契合或矛盾的各种命题,又不能不确信其真理。因为一个人看到什么,他就不能不看什么,知道什么,他就不能不知道自己是知道的。

  3 举数目为例——因此,一个人如果得到数目底观念,并且费心来比较,一,二,三之和同六,则他便不能不知道它们是相等的。一个人如果得到三角形底观念,并且找到方法来度量它底角度和其面积,则他会相信,它底三角等于两直角。而且他之不能怀疑此点,正如其不能怀疑“一物不能同时存在而又不存在”似的。

  举自然宗教为例——一个人如果观念到有一个有智慧而甚脆弱的东西,而且又观念到那个东西依靠于另一个永恒,全能,全智,全善的存在着,则他便会确知,人应当尊敬,恐惧,服从上帝,正如他在看见日光时,确知它是照耀的一样。

  因为一个人心中只要具有这两个观念,并且在那方面来运思想,那他一定会确知,低级的,有限的,依赖的东西应该服从优越的和无限的,正如他在数了“三”“四”“七”三个数以后,确知它们小于十五似的,正如他在清晨转睛向日时,确知道它是升起来似的。不过这些真理虽然极其确定,极其明白,可是一个人如果不肯用自己底才能,来求知它们,那他是永不会知道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9-4 盛顿 五角大楼 - 来自《黄祸》

华中国全部十六艘导弹潜艇如在眼前澡盆里一样清楚。麦戈文上校面对着一张半个桌面大的彩色卫星图片端详了足有一小时。那是中国胶东半岛一个海军基地的局部照片。不管中国人搞得多神秘, 美国情报机构老早就知道那个蟹壳形收缩的石崖之下有一座可供潜艇出入的岩洞, 而且一年前也已确切掌握, 一艘新型潜艇正在那里装配。这张照片是一百三十三天前例行侦察中拍摄的。本来没有引起任何注意, 直到成立对中国实施核打击的指挥部, 才随成堆的参考资料转到负责制定打击海上目标方案的麦戈文小组来。照理说有用的情报早被整理出……去看看 

第四章 自由主义的衰落 - 来自《极端的年代》

第一部 大灾难的年代第四章 自由主义的衰落  纳粹现象超乎理性范围所能分析。其首领以上天之口吻谈世界霸权及毁灭;其政权,以最恶劣的种族仇恨意识为基础;其国家,却是欧洲文化经济最先进的国家之一。然而这样的国家却一心为祸,灭绝5000多万人口,犯下骇人听闻的暴行无数——其恶行之极至,竟以机械化手法屠杀犹太人达数百万众。史家面对奥斯威辛(Auschwitz),只能哑然无语不知从何说起。  ——克肖(Lan Kershaw,pp.3-4)  为祖国、为理想献出生命!……不,光死不足以成事。即使在最前线,杀敌才是第一。……死算不得什么,死并不存在。……去看看 

第九章 鼓动工作的复活——宪章运动领袖们获释 - 来自《宪章运动史》

最后几名宪章运动被告还未被提审时,有些人已在努力 对宪章运动团体进行改组了。读者们已经看到,为了实现宪 章而成立的协会最初都是地方性的,虽然它们的努力都集中 于成立一个全国性的机构。其中许多协会现在已经解散了; 1840年7月20日,星期一,代表们在曼彻斯特开会,商讨这 个问题,拟订计划,使这个团体的地位有所改善。约翰·阿 伦和约瑟夫·哈特菲尔德代表约克郡的西赖丁出席;詹姆斯 ·利奇和詹姆斯·泰勒代表兰开夏南部;J.迪根代表斯特利 布里奇和利物浦;戴维·约翰代表默瑟尔提德维尔和蒙默斯; J.B.汉森代表卡莱尔;W.蒂尔曼代表曼彻斯特;乔……去看看 

附录(二) - 来自《自然法典》

摩莱里的共产主义理论[苏]B.沃尔金刘元慎 何清新译  摩莱里这个名字是十八世纪法国文学史上最神秘的名字之一。从1743—1755年这个短短的时期内,曾出版了六本关于哲学、政治和社会问题的书,这些书显然是出自同一个作者,其中有几本署了摩莱里这个名字,另外几本是匿名出版的。但是,关于这些书的作者、作者的生平和他的友人,当时几乎什么都没有记载下来;就是后来史学家的考究也不能帮助我们更多地了解他。事实上一切有关摩莱里的传说都带有假说的性质。例如,不久以前人们还在争论:摩莱里的那些书究竟是一个人写的还是两个人写的;又……去看看 

理想国 第十卷 - 来自《理想国》

苏:确实还有许多其它的理由使我深信,我们在建立这个国家中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特别是(我认为)关于诗歌的做法。   格:什么样的做法?   苏:它绝对拒绝任何模仿。须知,既然我们已经辨别了心灵的三个不同的组成部分,我认为拒绝模仿如今就显得有更明摆着的理由了。   格:请你解释一下。   苏:噢,让我们私下里说说,——你是不会把我的话泄露给悲剧诗人或别的任何模仿者的——这种艺术对于所有没有预先受到警告不知道它的危害性的那些听众的心灵,看来是有腐蚀性的。   格:请你再解释得深入些。   苏:我不得不直说了。虽然我从小就……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