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关于知识的一些附论

 《人类理解论(第四卷)》

  1 我们底知识一部分是必然的,一部分是随意的——我们底知识和我们底视觉有许多有相似的地方;而最显著的一种相似关系,就是,知识亦如视觉一样,既不是完全必然的,亦不是完全随意的。如果人底知识是必然的,则一切人底知识不只是相似的,而且人人都会知道一切能知道的事情;如果它完全是随意的,则有些人竟然会不注意它,竟然会完全没有知识。人只要有感官,则他们便不能不由此接受到一些观念;他们只要有记性,则他们便不能不保留一些观念;他们只要有分辩的能力,则他们便不能不知觉到一些观念间相互的契合或不契合;正如人有了眼睛,在睁开以后,就不能不看到一些东西,不能不知道它们底差异似的。不过在光明之下,一个人在睁开眼睛以后,虽然不能不有所见,可是有些物象,他仍然可以自由选择究竟要看不要看。在他底书中亦许有悦目的画图,和启发人的理论,不过他亦许没有心思来打开书,费心一看。

  2 看与不看虽是随意的,可是我们只能按事物底真相来知道它,不能按自己底意思来知道它——人还有可以随意行止的另一件事,就是,他在转眼向物时,仍可以决定自己是否要注意观察它,是否要专心来精究其中所能见的一切情节。

  不过他所能看到的,仍限于他所看到的那样,并不能有所更改。现象为黄的东西,他不能任意看做是黑的,烫烧他的东西,他不能说那是冷的;地球亦不能跟着他底意志满被了花草,田野亦不能照着他底心思蒙盖了翠色,在深冬里,他只要向外一观,则他所看到的不能不是一片苍白。说到我们底理解亦是一样,在知识方面我们所有的自由,只限于运用官能来思考此种物象,或收回官能不思考彼种物象;只限于观察它们时,可以或详或略。但是我们只要一应用它们,则我们底意志便没有能力来决定人心所知道的事物。能决定知识的,只有那些明白被我们所看到的各种物象。因此,我们底感官只要运用于外界的物象上,则人心便不能不接受它们所呈现出的那些观念,便不能不知晓那些外界事物底存在。同样,人底思想只要一运用于有定的观念,则它便不能不有几分看到它们底契合或相违。这就是所谓知识。人们如果对自己所考察的那些观念又有相当的名称,即他们对于表示这种契合或矛盾的各种命题,又不能不确信其真理。因为一个人看到什么,他就不能不看什么,知道什么,他就不能不知道自己是知道的。

  3 举数目为例——因此,一个人如果得到数目底观念,并且费心来比较,一,二,三之和同六,则他便不能不知道它们是相等的。一个人如果得到三角形底观念,并且找到方法来度量它底角度和其面积,则他会相信,它底三角等于两直角。而且他之不能怀疑此点,正如其不能怀疑“一物不能同时存在而又不存在”似的。

  举自然宗教为例——一个人如果观念到有一个有智慧而甚脆弱的东西,而且又观念到那个东西依靠于另一个永恒,全能,全智,全善的存在着,则他便会确知,人应当尊敬,恐惧,服从上帝,正如他在看见日光时,确知它是照耀的一样。

  因为一个人心中只要具有这两个观念,并且在那方面来运思想,那他一定会确知,低级的,有限的,依赖的东西应该服从优越的和无限的,正如他在数了“三”“四”“七”三个数以后,确知它们小于十五似的,正如他在清晨转睛向日时,确知道它是升起来似的。不过这些真理虽然极其确定,极其明白,可是一个人如果不肯用自己底才能,来求知它们,那他是永不会知道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章 市场秩序或偶合秩序(下) - 来自《法律、立法与自由》

正当行为规则所保护的只是物权领域而不是市场价值 任何人的产品或服务在市场上所具有的价值, 以及他由此而在总产品中所占的份额, 除了要取决于上文所述的条件以外, 还将始终取决于市场上的其他人根据他们所知道的变动不居的可能性而作出的种种决定。据此我们可以推知, 要想确使每一个人都能够从总产出中获得一个特定的价格或一项特定的份额, 就必须要求特定的其他人按照一种特定的价格从他那里购买产品。显而易见, 这种做法实是与自由社会所主张的这样一项原则极不相容的, 即只有在实施平等适用于所有人的统一的正当……去看看 

第二章 陕北高原挫袅锐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三卷》

6.捷报飞向任家山  一座延安空城,使蒋介石如获至宝,得意忘形。  蒋介石对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夸口:“到8月底或9月初,共产党人不是被消灭,就是将被驱往僻远的内地去。”他频频电令胡宗南立即查明毛泽东的去向和陕北共军主力的所在。  然而,几天来,飞机侦察,电台追踪,胡宗南用尽浑身解数,依旧一无所获。  毛泽东是最后撤离延安的。  国民党军已经进到金盆湾、南泥湾一带。前方西北野战部队为抗击国民党军进攻,正在激烈战斗,枪炮声终日清晰可闻。  敌人离得越来越近了,毛主席还是泰然自若,安安稳稳,丝毫看不出要……去看看 

第四章 名毁津门 7、轿队被拦在天津城外 - 来自《曾国藩 第3部 黑雨》

曾国藩带着赵烈文、吴汝纶、薛福成和几个兵弁,冒着六月酷暑,扶病上轿。彭楚汉建议:“大人身为直隶制军,天津又处动乱之中,此行宜以兵马壮声威。卑职愿带一千人随大人进津门。”  “不行。”曾国藩断然拒绝,“上谕说持平办理,以顺舆情而维大局。维护大局,则不能开仗。我带兵前行,不正好给洋人动刀兵以借口吗?”  彭楚汉默然退下。  “彭军门。”曾国藩又把他叫住。“洋人猖狂无礼,后果难以预料,直隶军队有捍卫京畿之责任。你要训饬部属,决不能掉以轻心,随时准备,以防不测。”……去看看 

第三章 空战 - 来自《制空权》

巴斯蒂科将军与阿塔尔工程师不一样,阿塔尔至少还承认我的文章思想是前后一贯的,巴斯蒂科却在本杂志发表的文章中用好几页篇幅力图证明我的罪过是在评价空战时有明显的矛盾。在这里,我肯定不来证明我在这个题目上是前后一贯的,我只是澄清误解,并指出我的反对者论点的真实面目,我将谈谈空战,这对我所支持的论点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较强的一方的行动准则的最简单的想法是,寻找敌人,在哪里遭遇,就在哪里把他们击败。在陆上战争中这是易于做到的。在地球崎岖不平的表面上只有少数通行路线,它们有很固定的位置,为要迫使敌人战斗,你要做……去看看 

第五章 太行布雄兵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二卷》

这里称刘邓大军为太行雄兵,虽然稍稍有点过时,它却能将不同作战方向上的两支野战部队包括进去,一支是刘伯承。邓小平指挥的晋冀鲁豫野战军,一支是中央军委直接指挥但隶属于晋冀鲁豫野战军的陈赓、谢富治兵团。自1938年刘邓率八路军第129师东进到抗战胜利,他们的总部一直设在太行山区,因此到解放战争时人们仍习惯称刘邓大军为太行雄兵。  全面内战爆发后,刘伯承、邓小平根据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战略部署,兵分两路,一路南下打击薛岳,一路西出打击胡宗南。两路大军连续作战4个多月,其中举行了陇海、定陶、郸城、等一系列战……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