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判断

 《人类理解论(第四卷)》

  1 我们的知识因为有所缺陷,所以我们就需要一种别的东西——人类之赋有理解能力,不独是要供他思辩玄想,而且是要指导他底生活,因此,人如果除了具有真正知识的确实性的东西以外,便不能再有指导自己底东西,那他就茫然不知所措了。因为真正的知识既然是缺乏而稀少的,因此,人在缺乏了明白而确定的知识时,如果便没有可依凭的东西,则他会完全处于黑暗中,而且他底一生的行动亦多半会停顿起来。一个人如果在解证出食物能益人以后方肯来食,在确知了他底事业能够成功以后,才肯来动,则他便不能做任何事情,只有坐以待毙而已。

  2 这种黄昏的状态,我们该如何来应用——我们知道,上帝已经在把一些事物置在大天白日之下,而且使我们对于少数的事物(比较而言)发生确定的知识,又从而刺激我们来希望并企求一个较好的生活(这种知识也许是对于有智慧的生物所能达到的成就的一种试味),不过说到人生大部分的事务,则他只供给了我们一种·概·然·性底黄昏之光;而且这种光明我想就适合于我们在尘世上的平庸状态和摸索状态。在这里,上帝为使我们降伏其过分自信和妄断起见,他要使我们在日常经验里感觉到自己底眼光短浅和容易错误。因为有了这种意识,我们就可以常常自己警觉,要在这个旅行底日子内,勤恳谨慎,追求正道,达于完美境界。在这里,我们纵然听不到启示,我们亦可以想象,人们既然利用上帝所给与他们的那些才能,因此,他们在日落夜晚停工时,一定会接受到他们底报酬。

  3 判断可以补充知识底缺乏——在有些情形下,我们既然没有明白而确定的知识,因此,上帝便又给了我们一种·判·断能力用以补充这种缺陷。借着这种判断,人心虽然看不到解证的明确性,亦可以看到它底观念之是否契合,或命题之为真为伪。人之施用这种判断能力,有时是出于必然的,因为有时候,解证的证明和确定的知识是不能得到的。不过在本有确定证明的地方,他们有时亦往往因为懒惰、笨拙或草率,而轻易施用这种能力。人们往往不肯细心考察他们所要知道的两个观念间的契合或相违;他们或则不能在一长串推论中保持应有的注意,或则急其从事,不能耐烦,因此,他们便不严究证明或竟然放过证明。因此,他们不用解证,在远处稍一观察之后,就决定两个观念是否相契,而且在这样粗疏观念之后,觉得那一造有可能性,他们就随便决定了。人心这种能力在直接运用于事物时就叫做臆断,在运用于文字所表现出的真理时,通常就叫做·同·意或·不·同·意。人心最常在这种途径下需要运用这种判断能力,因此,我就要用这些名词称它,加以研究,因为这些名词是在我们底语言中是意义最不含混的。

  4 所谓臆断只是在未见其然时,假定其然——因此,在真伪方面人心便施用有两种能力。

  第一就是·知·识,人心借此可以确然认知任何观念间的契合或相违,对之深信不疑。

  第二就是·臆·断,在这里,我们并看不到各种观念底切实契合或相违;我们只是·假·定它们底契合或相违,并且从而在心中把它们加以分合。因此,所谓臆断,就其本义而言,就是在未确知其然时,就假定其然的。它在分合各个观念时,如果与事物底实际相契合,那就叫做正确的臆断。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07章 绝顶聪明的人 - 来自《一百个人的十年》

1969年  15岁  男  B省S市某中学学生   那年全国人都疯了——白连长给我种神秘感——山东大汉抱一尊大瓷毛主席像定在前头 ——脚一滑摔得粉粉碎——荒郊野外黑压压跪着一大片人请罪——一泡尿全尿在裤裆里—— 摔碎的毛主席像竟然不翼而飞   我看过您几篇“文革”中人的经历,全都是受苦受难的。我给您变个样儿成不成?那时 候谁没受难,几亿人,可谓一个赛过一个。比您写的那些更苦更惨的多的是。我姐夫口才 好,能说善辩,大辩论谁也辩不过他,硬叫对立面逮去,拿剪子把舌头铰了。没舌头不单不 能说话,还没法子吃东西,后来……去看看 

第四编 社会进步对生产和分配的影响 第06章 论静止状态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著作家们所惧怕和嫌恶的财富和人口的静止状态  前面几章阐明了有关社会经济进步的一般理论。所谓社会的经济进步通常指的是资本的增加、人口的增长以及生产技术的改进。但是人们在思考任何一种有限的前进运动时,往往并不仅仅满足于探索运动的规律,而会不由自主地进一步问道,这种运动会把我们带向何方,产业进步正在把社会引向什么样的终点?当进步停止时,人类会处于何种状况,  政治经济学家们肯定已或多或少清楚地意识到了,财富的增长并不是无限的,在所谓进步状态的尽头便是静止状态,财富的增长只不过延缓了静止状态的……去看看 

疯癫与文明 第八章 - 来自《疯癫与文明》

新的划分  19世纪初,所有的精神病学家,所有的历史学家都被同一种愤怒情绪所支配。我们到处看到相同的义愤,相同的谴责:“居然没有人因把精神病人投入监狱而脸红。”埃斯基罗尔(Esquirol)历数了波尔多的阿城城堡,图卢兹和雷恩的教养院,在普瓦捷、康城和亚眠依然存留的“比塞特尔”以及昂热的“古堡”,然后写道:“而且,几乎没有一个监狱里没有胡言乱语的疯人;这些不幸的人带着手铐脚镣与罪犯关在一起。这种混杂是多么可怕!平静的病人受到的待遇比罪犯还要糟糕。”  整个19世纪都对此做出呼应。在美国,图克一家成为自己先辈工作的历……去看看 

19 绝望 - 来自《九死一生》

一   没有几天,我们又奉命到第二生产队的地里去挖排水沟。   第二生产队位于云山场部东北,相距只有两里地。但挖排水沟的地方,是在七八里 外的一座山坡下。为了省下出工收工路上的时间,我们就住在那一带1958年冬天大干水 利时,“左派”精英连队留下的破窝棚里。   干了不到一个星期,大约是1960年5月15日凌晨,我们又奉命转移到云山场部东边 小云山第四生产队去挖排水沟。   从“左派”精英连队的这些废窝棚直接去小云山,只有七八里地。按说,应该让我 们径直去,因为我们都已衰疲不堪,还得挑着行李与工具。   但是,不,那会使……去看看 

第卅一章 午夜后五分钟,或“船长与船一起下沉”(1945.4.20—30) - 来自《希特勒传》

(1)   盟国是用千机轰炸向元首祝寿的。但希特勒的信心似乎坚不可催。4月20日一整天,他都对前来祝寿的客人们说,他仍坚信俄国人将会败在柏林。下午,他在总理府花园内接见了一群“希特勒青年”,感谢他们在首都英勇奋战。之后,他便钻进地堡,接见海军上将卡尔·邓尼茨。邓尼茨觉得,希特勒像是负重不堪的老人。接着,元首又热情地问候了凯特尔。“在Atlentat期间你救了我,也是你把我弄出拉斯登堡的。我不会忘记你。你决策得对,行动得也对。”   凯特尔冲口说道,“谈判应立即进行,不然柏林会成为战场。”希特勒插嘴说:“凯特尔,我需要什么我心里清……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