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图书

卡尔·波普尔,被称为举世无双的最伟大的科学家,一些诺贝尔奖获得者公开承认从他那里所受到的影响。《通过知识获得解放》为波普尔关于科学、历史和艺术的论文选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4-3 培养愉快的心情 - 来自《卡耐基人际关系学》

大概谁都知道一个人的心情怎样对生活是无比重要的。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以好心情来度过每一天,人们常常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不愉快事情,从而破坏心情,影响生活。卡耐基看到了培养心情的重要性。   卡耐基的一个原则是:生活在完全独立的今日中。他谈到著名的加拿大医生奥斯勒,奥斯勒把生活比作具有防水隔舱的现代邮轮,而船长可以把各舱完全封闭。奥斯勒还把这种情形更向前引申一步。“我所主张的是你要学习控制(你生活的)机器,生活在一个独立的今天之中,确保航行的安全。   在你生活的每个阶段中,按一个钮,并且倾听你确实已……去看看

第16章 - 来自《梅次故事》

缪明从市里回来后,在走廊里碰见朱怀镜,只点了下头,就将自己关在了办公室里。朱怀镜颇感蹊跷,想打电话问问情况。电话号码没拨完,却忍住了。按说,缪明是同朱怀镜商量着才去市里的,回来后竟只字不提这事,其中必有缘由。   第二天下午,朱怀镜有个事情需要汇报,去了缪明办公室。缪明客气地请他坐,听他一五一十地汇报工作,然后作指示。只是绝口不提上市里的事。朱怀镜更加不便问了,完事就想走人。   '市委很支持我们。'缪明突然没头没脑说道,左手不紧不慢揉着肚子。   '那就好嘛。'朱怀镜还想听下去,本来站起来了,却不走了。   缪明……去看看

第九章 - 来自《河流如血》

早操一散,几乎所有同学都向保良发出疑问:保良你是不是病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黄啊,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你这个周末都干了什么,怎么弄得这么苦大仇深?  保良支支吾吾,回宿舍照了镜子,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怎么睡觉,镜中的面孔吓了他自己一跳。上午上大课讲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不是身边的同学不断推他,他说不定要睡得打起呼噜。  课后系主任过来问他:保良听说你爸爸病了,要紧吗,要不要我们过去看看?要严重的话我们得跟院领导报告一下,你爸要病了院领导肯定得关心啊。保良一通摆手:不用不用,我爸没什么,头疼脑热拉肚子,已经好了,已经好了。  ……去看看

第05章 - 来自《英雄出世》

朦胧醒来,大太阳已当顶照着了,一缕剑也似的白光直射到炕沿上。   光中有尘埃飞舞,堂屋对过的西房里有婴儿的啼声,这都让边义夫警醒。   边义夫想到了边郁氏和新得的儿子,又想到了要到城里去运动钱管带,才下了很大的决心,把眼睁定了。   睁定了眼仍不想起,只望着房梁发呆。   这时,王三顺在外面敲起了窗子,一声声唤着:“边爷,边爷……”   边义夫支起脑袋一看,正见着王三顺贴在半开着的窗子上的脸,那脸上满是讨好的笑。   这让边义夫及时想起了王三顺昨夜的不忠,——昨夜若不是误会,若是真碰上了官厅的暗探,他岂不完了?   ……去看看

1935——中华民国二十四年乙亥(2)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7.1(六,一)  甲、庐山之暑期训练团以日本反对,停办(改在四川峨嵋山举行)。  乙、北平军分会促何应钦北返。  丙、关内外电话实行通话。  丁、十五省法院施行三级三审制。  戊、新刑法实行。  己、胡汉民抵义大利威尼斯。  庚、红军毛泽东、朱德自马塘出动,徐向前部自北川西走(时红军决定北上,毛泽东率第一、第三方面军为左路,进向毛儿盖;张国焘率第四方面军为右路,进向卓克基)。  辛、苏俄抗议日军侵犯绥芬河边境事件。  7.2(六,二)  甲、日使有吉明在上海与外交部次长唐有壬谈判「新生周刊」事件(5.4),要求道歉,处罚……去看看

下篇 第12章 性教育 - 来自《幸福之路》

由于“性”这一主题处于禁忌和图腾的包围之中,我是在忐忑不安中探究这一问题的。我很担心那些接受我前面各项原则的读者会因处于这一种包围中而怀疑这些原则。他们也许很容易地承认,无畏和自由对儿童有利,却希望一遇到性问题就施束缚和恐惧。我不能这样限制那些我认为合理的原则,我在论述性的问题上,也将与造就人们品性的其他冲动一样对待。   性禁忌独立的一方面是,性很特别,这种本能成熟得很晚。的确如精神分析学家指出的一样(尽客极大地夸张了些),这种本能儿童期并非缺乏。但是儿童期性本能的表现与成人不同,力量也小得多,而……去看看

1960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 来自《历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为提前实现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而奋斗——1960年4月6日在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国务院副总理 谭震林  各位代表:  我受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委托,向大会作关于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的执行情况和争取提前实现这个纲要的报告。  一  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是中共中央政治局根据毛泽东同志的倡议提出的,在一九五六年一月以草案形式公布。一九五七年九月,中共八届三中全会,根据草案公布以后将近两年中情况的变化和工作的发展,作了一些必要的修改和补充,在同年十月间公布了纲……去看看

第一篇 生产 第05章 关于资本的基本命题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劳动受资本的限制  如果前面的解释已达到预定目的,则读者不仅对资本的定义已有了很全面的了解,而且还熟悉了具体的资本,熟悉了在各种复杂而含混的情况下出现的资本。这就足以使甚至外行的读者也能理解某些关于资本的基本命题或定理。全面理解这些命题或定理,乃是从黑暗走向光明的重大一步。  这些命题中的第一个乃是,劳动受资本的限制。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以致在日常用语中都有所表现;但是偶尔领悟某一真理是一回事,而经常承认该真理,不容许任何命题与其相违背则是另一回事,直至最近,这一公理还普遍受到国会议员和政……去看看

第74章 - 来自《苍天在上》

夏志远办完事,急急忙忙地赶回家,一推开门,就看见苏群和葛平在房间里等着他。见了夏志远,葛平眼圈一下便红了,眼泪忍不住地扑簌簌往下滴落,夏志远也着实难过了一阵。“还没回过家吧?”夏志远忙问。葛平只是摇了摇头。“郑局长怕她一回家,左右邻居传出去,又招那帮人跟她过不去。”苏群解释道。“那就住我这儿吧,我这儿有空房。”夏志远说。苏群说:“我已经安排好了,还是上我老舅那儿,吃的住的都现成。再说,那儿离圆觉寺也近,跟郑局长谈个事什么的,也方便。葛平把许多重要情况告到北京,凿凿实实立了一大功。听说,中央和省委要派工作组来章台……去看看

10、制度变迁的理论:概念与原因 - 来自《财产权利与制度变迁》

L·E·戴维斯 D.C.诺斯   引言   传统的历史学家已表现出对使人类行为得以发生的制度的兴趣,他们的许多著作中包括了对人们与这些制度之间的相互影响的检验。另一方面,经济史学家(尤其是“新”派史学家)则将他们的努力集中于用经济上的理性行为来解释过去的事件,制度被视为既定的,那些更为传统的史学家的“考古”癖有时会受到蔑视。或许是由于他们对长期变迁的关注,传统的史学家已承认,制度确实在很大程度上与经济增长的速度和模式有关(一种对它们来讲是很显然的相互关系,不过经济学家只是逐步领略到的)。许多史学著作往往热衷……去看看

爱弥儿 3-5 第五节 - 来自《爱弥儿》

在意大利,我们在商店里从来没有看见过妇女;对见惯了法国和英国的街道的人来说,再也想不出什么东西比这个国家的衔景更凄凉的了。看见那些卖杂货的男人向妇女们兜售花边、丝球、发网和绒线,我觉得,他们那一双原本是生来打造铁器的粗大的手拿着那些纤细的装饰品,实在是可笑之至。我心里想,在这个国家里,妇女们应该开设一些刀剑和枪炮店,来报复男人。啊!但愿每一个人都制造和售卖他或她那个性别的人使用的武器。为了要懂得它们,就必须使用它们。     年轻人,在你的工作上要印上男人的手的痕迹。你要学会用强有力的胳臂使用斧子和……去看看

第六卷第二篇:论个人的品质,就它可能对别人的幸福发生影响而言 - 来自《道德情操论》

引言  每个人的品质,就它可能对别人的幸福发生影响而言,必定是根据其对别人有害或有益的倾向来发生这种影响的。  在公正的旁观者看来,人们对我们不义的企图或实际罪行所产生的正当的愤恨,是能够在各方面证明我们危害或破坏邻人幸福的唯一动机。使他愤恨的另一动机,是行为本身违犯了有关正义的各种法律,这些法律的威力应当被用来约束或惩罚违法行为。每个政府或国家殚精竭虑,也能做到,运用社会力量来约束这样一些人,这些人慑于社会力量的威力而不敢相互危害或破坏对方的幸福。为了这个目的而制定的这些准则,构成了每个特定的……去看看

7.非洲在我脚下 - 来自《狗娘养的战争》

以下这些关于非洲战役的日记由于当时的保密审查限制而很少涉及实际作战。因此对那些军事战役作一概述也许对读者会有所裨益。   1942年11月8日,包括西线特遣部队在内的三支特遣部队在北非沿海登陆人它的地面部队由巴顿少将指挥,司令部是按一文集团军的规模结构设立的。登陆后称为第5集团军司令部民西线特遣部队由三支特遣队组成:卢西安·K·特拉斯科特少将指挥北线特遣队在利奥特港登陆;乔纳森·W·安德森少将率领中央特遣队在费达拉登陆;欧内斯特·A·哈蒙少将指挥南方特遣队在萨菲登陆。空军部队由约翰·K·坎宁安准将……去看看

第十四章 “明月几时有” - 来自《北京法源寺》

“到底指谁呢?”——同一个问题,在八指头陀死在法源寺后两年,一九一五年,中华民国四年,又被提起了。     这一年是令中国人痛苦的一年,因为中国人好不容易成立的中华民国,遭遇了空前的劫难——中华民国总统袁世凯居然做总统做得不满足,要当起皇帝来了。全国上下,一片劝进之声。     梁启超感到很可耻,他在天津家里,偷偷会见了从北京来的神秘人物,这人物不是别人,就是他十八年前在湖南时务学堂教书时的十六岁学生——改名蔡锷、蔡松坡的蔡艮寅。     蔡锷在戊戌政变以后,到日本读书,重新回到亡命日本的老师梁启超的门下。……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