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图书

米歇尔・福柯,20世纪极富挑战性和反叛性的法国思想家。这部著作是对知识的清洗和质疑。它把“自然”的一个片断交还给历史,改造了疯癫,即把我们当作医学现象的东西变成了一种文明现象。实际上,福柯从未界定疯癫;疯癫并不是认识对象,其历史需要重新揭示;可以说,它不过是这种认识本身;疯癫不是一种疾病,而是一种随时间而变的异己感;福柯从未把疯癫当作一种功能现实,在他看来,它纯粹是理性与非理性,观看者与被观看者相结合所产生的效应。疯癫不是一种自然对象,而是一种文明产物。没有把这种现象说成疯癫并加以迫害的各种文化的历史,就不会有疯癫的历史。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贾似道买公田 - 来自《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

《宋史》“奸臣传”一共四章,列举奸臣15人,又包括他们的子弟等7人,一 共22人。内中既有行新法的蔡确、章淳,也有怂恿徽宗挥霍的蔡京,和李纲为难的黄 潜善和汪伯彦,置岳飞于死地的秦桧,一意北伐的韩佗胄。而以南宋覆亡前夕以太师平 章军国重事兼都督的贾似道殿后。我们今日重新检阅他们的事迹,很难证实各人的“忠 奸”,确如作史者之所论列。但是以上15人为当时人及作史者认为是舆论之所不容, 则是事实。而且将他们摆在一朝国史之后,显然的已认为朝代之覆亡,应由这些奸臣负 道义上的责任。   贾似道,“少落魄,为游博,不事操行”,已具备……去看看

4-4 导致民主国家走上中央集权或避免中央集权的若干特殊的和偶然的原因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如果所有的民主国家都本能地趋向中央集权,那它们也要采用不同的方式。这取决于该国的特殊条件是可以促进或阻止社会情况的自然发展。这种特殊条件为数极多,我只想叙述其一二。在获得身分平等以前长期生活于自由之中的人民那里,自由所赋予的本性与平等所造成的倾向之间有一定的冲突。尽管中央政权在他们当中提高了自己的特权地位,但他们作为个人却是永远不会放弃其独立的。但是,当平等在一个从来不知道或长期以来不知道自由为何物的国家里(比如象在欧洲大陆人们所见到的那样)发展起来的时候,民族的古老习惯就要突然通过某种自然……去看看

第八章 静悄悄的危机 - 来自《世界是平的》

   2010/06/16
在以前的奥运会比赛中,美国队很少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现在看来,美国人应该逐渐适应这种情况了。  ——摘自2004年8月17日美联社发自雅典奥运会的评论文章,题目是《美国男篮以微弱优势战胜希腊》。  中国人现在对我们国家处在衰退态势中深表同情。很多中国朋友向我提及了他们的谚语:“富不过三代”,他们难以理解美国为何变得如此的无秩序、无理智和无节制。“莱温斯基丑闻”在他们眼中是一种难以理喻的时间浪费,他们过去的皇帝可以有成千个妃嫔。中国人同样惊叹美国人允许自己借贷泛滥,让公……去看看

四 知识资产(8篇) - 来自《卖桔者言》

新劳力经济学 一位新相识的朋友,见我屡次为文谈及产权的问题,认为我过于着重物质资产,忽略了人类知识资产的重要。但屈指一算,我起码已有五篇用中文写的文章是提及了知识资产的。我也曾指出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比起文革期间中国对知识的破坏,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不可相提并论。可能因为我从来未用“知识资产”为主题,我要强调的就不够明显了。 在“中国会走向资本主义吗?”这本小书里,我指出知识贫乏是目前中国经济发展的重大障碍,也指出目前在中国,人力资源——包括知识资产——并非私有。但舒尔兹( T.W.SchultZ )阅读这论文后,竟来信说:……去看看

第廿二章 论臣民的政治团体和私人团体 - 来自《利维坦》

讨论了国家的产生、形式和权力之后,按顺序往下就要谈谈它各部分的情况。首先要谈的是与自然人躯体类同的部分肌肉相类似的团体。根据我的理解,团体就是在一种利益或事业中联合起来的任何数目的人。其中有些是正规的、有些是非正规的。凡属有某一人或多人组成的会议被规定为全体的代表者的团体就是正规的,其他全都是非正规的。     正规团体有些是绝对的和独立的,除开自身的代表者以外不服从任何人,只有国家才是这种团体,在以上五章中我已经讨论过了。其他的团体都不是独立的,也就是从属于某一主权者之下的:团体中的每一个……去看看

序言 - 来自《回家的路》

远处一只白色风帆刚好驶人金红色的半轮落日里,被暗蓝色的波浪吞吐着,头顶上是火一般燃烧的云朵。沙滩上撒满多少年前死去的灰白色珊瑚骨质,白骨之下露出凝固了的铁色的火山岩浆。我在海滩上徒劳地寻找着,寻找我想要找的东西。其实我并不知道我想要什么,我只知道我不想要什么。   我不断地想要卸去肩头那份沉重感,我不想放弃“滚石”酒吧和“感谢上帝又是星期五”餐厅里一杯啤酒的逍遥,我不想放弃任何尚未体验过的生活,我不想对自己说“我活过了”。因此,我不断地想要中止我的飘泊,我想回家,我想沉人宁静的睡乡,我想再看一眼遥远……去看看

第63章 - 来自《苍天在上》

已是掌灯时分,田曼芳(万方汽车公司副总经理)给黄江北打了个电话,说是想见他。黄江北没心情见任何人,便说:“不行,我正忙着,一屋子的人。”田曼芳说:“您屋里连个灯都没开,你跟谁在开黑会?市长先生,请您抬起尊臀,走到窗前,向左前方看一看,我这会儿,就在路边那辆蓝色的小轿车里看着您的窗户哩。我有急事要找您。”黄江北说:“过一两天,咱们再找个时间,我现在没有心情……”田曼芳说:“我又不找您谈情说爱,心情什么!您有心情帮着田家的人搞走郑彦章,有那心情帮他们劫了夏志远手里的东西,就没那份心情来见一见我这样的平民小女?”黄江北哭笑不得地:“……去看看

第二部狼烟四起 17、转入战时体制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苏德战争爆发后,苏德战场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主要战场。苏联政府为了尽快扭转被动局面,采取了一系列非常措施,将国家的军事、政治、经济等迅速转入战时轨道。  苏德战争爆发的当天,苏联总军事委员会对西部各边疆军区进行了改组。波罗的海特别军区、西部特别军区、墓辅特别军区分别被改组为西北方面军、西方面军和西南方面军;敖德萨军区改编为第9集团军。6月24日,列宁格勒军区改编成北方面军,并组建了新的南方面军,驻守普鲁特河一线。6月23日,根据联共(布)中央政治局的决议,成立了以国防人民委员铁木辛哥元帅为主席,有朱可夫、……去看看

9-3 “情”“爱”之谜 - 来自《十大元帅之谜》

大凡出名之人,他的家庭生活及佚闻便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愈是不加宣传,对社会的诱惑力愈大。罗荣桓是一位“伟大的沉默的将军”,他的感情生活与家庭同他沉默的性格一样,本身就具有一种谜一般的魔力,鼓动着人们去探秘求胜。   3.1 戴眼镜的情人   1937年1月,罗荣桓在中国工农红军大学的学习结业,随后跟党中央到了延安,担任了红军后方政治部主任。   这时,由于内战已基本停止,延安也相对平静下来。每逢假日,分布在延安各个单位的一些老战友们,便常常邀集在一块游玩,有时围着火炉摆龙门阵,有时到延河边散步,到了一起总是亲热地谈个没……去看看

并非多余的结束语 - 来自《中国弱势群体》

经济社会学者的天职  从2004年7月27日写“缘起”到11月13日写“结束语”,前后100多天,除了非参加不可的学术活动和社会活动以及非写不可的应酬、应时、应景文章外,总算一气完成了几年来的夙愿。搁笔思忖,仍感到意犹未尽,不免再嗦几句。  所以意犹未尽,是有些话未讲完,有些看法未表述,有些问题未想通,有些材料未用好,不仅限于时间、限于篇幅,更是限于主观水平和客观气氛。  几年来,积累了不少材料,有关书刊有一橱,有关剪报有一米多高。这为我提供了动笔的充分条件。但是,有些警句和格言,应当摘引,竟没有放进去,现在补在这里:  一是……去看看

逻辑学概念的进一步规定和部门划分 - 来自《小逻辑》

§79     逻辑思想就形式而论有三方面:(a)抽象的或知性〔理智〕的方面,(b)辩证的或否定的理性的方面,(c)思辩的或081第一部逻辑学肯定理性的方面。     〔说明〕这三方面并不构成逻辑学的三部分,而是每一逻辑真实体的各环节,一般说来,亦即是每一概念或每一真理的各环节。它们可以全部被安置在第一阶段即知性的阶段,如是,则它们便被认作彼此孤立,因而不能见到它们的真理性。     我们此处所提出来的关于逻辑学的规定和部门的划分,在现阶段同样只能说是预拟的和历史性的叙述。     §80     (a)就思维作为知性〔理智〕……去看看

引子 惨痛一页 - 来自《铁血卫队》

人类自进入二十世纪就开始步入空前惨痛的历程。据盟国军事法庭的审讯记录,揭示了过去为党卫队组织的帷幕所严密遮蔽着的情况。证人的陈述和提出指控的证据,使人们看到了一幅不可思议的种族狂的图景,勾划出党卫队作为民族生物学上患有变态心理病狂人的一部骇人听闻的历史。这种恐怖所造成的恶果是:四五百万犹太人被屠杀,二百五十万波兰人被消灭,五十二万吉卜赛人被杀害,四十六万三千名苏联战俘被处死,十万名痼疾难治的病人根据无苦致死术的计划被毒气结束了生命。1946 年9 月30 日,盟国法官宣判希姆莱的党卫队是一个罪行累累的组……去看看

爱弥儿 1-4 第四节 - 来自《爱弥儿》

在生命开始的时候,记忆力和想象力尚处在静止的状态,这时候,孩子所注意的只是在目前对他的感官起影响的东西;由于他的感觉是他的知识的原料,所以要按照适当的次序让他产生感觉,这就要培养要他的记忆力,使它有一天能按同样的次序把这些原料供给他的智力;不过,由于他只知道注意他的感觉,所以先给他清楚地指出这些感觉和造成这些感觉的事物之间的联系就够了。他什么东西都想去摸一摸,什么东西都想去弄一弄:他这样地动个不停,你绝不要去妨碍他,因为这可以使他获得十分需要的学习。正是这样,他才能学会用看、摸和听的办法,特别是把看见的样子……去看看

17.只有一辈子 - 来自《沧浪之水》

一波在医院住了十七天,就出了院。   儿子出院后家里冷得像个冰窖。董柳沉默着,连儿子也沉默了许多,总是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眼睛转悠追随着大人的行动。我嚷嚷着跟一波说话:“来来来,爸爸给你讲葫芦娃。”可当我的声音一停,就只剩下了一片空寂,显出了这种嚷嚷的做作。   厅里有些人问一波的病情,我就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一边感叹着钱的重要性,却不涉及比钱更重要的权。说顺口了我也忘了对谁说过没说过,逢人就讲。有一天我在讲的时候,旁边一个人过去说:“大为怎么跟祥林嫂一样,天天,‘我真傻,我真傻’的。”我马上住了口,不再讲了。是……去看看